江略夏千《江略林绘绘小说免费阅读》_(江略夏千)全本阅读

热门小说《江略林绘绘小说免费阅读》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江略夏千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林绘绘”,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只不过他醉心于学习,我又时常在外集训,他记不起来我罢了当年知道相亲对象是江略后我特意装得温婉大方,穿了一件针织毛衣和一条浅色长裙…

小说:江略林绘绘小说免费阅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林绘绘

角色:江略夏千

结婚一年,我坐高铁去哄不知道生什么气的异地老公。这人看到我蹲在他公寓门口,二话不说把我拉进了他公寓的卧室。后来迷迷糊糊醒来看见他**着上半身在我旁边捧着电脑办公,我实在气不过捶他两拳:你公寓的床怎么这么硬?!我和江略是家里安排相亲认识的,准确来说我们以前高中就当过三年的同班同学。只不过他醉心于学习,我又时常在外集训,他记不起来我罢了。当年知道相亲对象是江略后我特意装得温婉大方,穿了一件针织毛衣和一条浅色长裙

评论专区

末世图腾:末世文毒点多我是有预感的,可前两卷的末日氛围到了第三卷突然成了校园轻小说这操作我还真是看不懂……

掌清:古喊着攘外必先安内把东三省让给日寇的空一格,今有帮助说出宁与友人,不与家奴的清狗。还说帮清朝就是帮中国,拿平民当挡箭牌。还真有曲线救国汪汪汪的风范啊!

网游之金庸奇侠传:天啊,还在写

江略林绘绘小说免费阅读

江略林绘绘小说免费阅读第1章  

结婚一年,我坐高铁去哄不知道生什么气的异地老公。
这人看到我蹲在他公寓门口,二话不说把我拉进了他公寓的卧室。
后来迷迷糊糊醒来看见他**着上半身在我旁边捧着电脑办公,我实在气不过捶他两拳:你公寓的床怎么这么硬?

我和江略是家里安排相亲认识的,准确来说我们以前高中就当过三年的同班同学。
只不过他醉心于学习,我又时常在外集训,他记不起来我罢了。
当年知道相亲对象是江略后我特意装得温婉大方,穿了一件针织毛衣和一条浅色长裙。
他也二十五六岁了,但看起来和上学的时候没差别,引得咖啡店的小姑娘蠢蠢欲动。
他来相亲倒是随意得很,穿个卫衣加运动裤,不知道是不是压根没把和我相亲这事放在眼里。
他应该很多人追才对,怎么会来相亲,我看着对面和我一样尴尬的江略,还是问了出来:你……是被逼的吗?
江略挑了挑眉:林小姐是不情愿的?
我哪里敢不愿意,我只是打心底里觉得我和江略不般配,上学的时候我坐在江略前面,一到下课班里的女生就围过来问他问题。
他不仅长得帅,智商又高,而我从小学习就差,还好从小就对美术感兴趣,爸妈也很支持我,走艺考才考上了有点名气的美院。
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江先生条件这么好,怎么还来相亲?
我平时工作比较忙,没时间谈恋爱。
当时我内心窃喜,但是表面上还是装作温婉大方,如果我和江略真能在一起,简直是我做梦也没想过的事情。
我也没想到后来我和江略这么快就结了婚,估计迫于父母压力,他也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结婚人选,他一凑合,我俩这事就成了。
连我闺蜜夏千都震惊于我们俩的结婚速度,因为只有她知道我苦恋江略近十年的悲情人设。
订婚的那天,她为我竖起了大拇指:林绘绘,还得是你啊。
不过我希望我暗恋江略的这件事,江略永远不知道。
我和江略婚前见过的次数一双手就能数得过来,虽然速度快,可是有一说一江略在婚礼准备上属实没有亏待我。
江略的爸妈对我也很好,江略妈妈压根没有电视剧里演的恶婆婆一样刁难过我,反而对我很好。
毕竟能把江略这么优秀的人教养出来的妈妈又怎么会是无理取闹的人呢?
秉持着一生只结一次婚,婚礼一定要办好的原则,江略已经在他能力范围内给我最好的了,爸妈也对江略赞不绝口的。
我真有一种我们是真的因为相爱多年而在一起的错觉,可惜只是我单方面的爱……

                       

小说:江略林绘绘小说免费阅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林绘绘

角色:江略夏千

结婚一年,我坐高铁去哄不知道生什么气的异地老公。这人看到我蹲在他公寓门口,二话不说把我拉进了他公寓的卧室。后来迷迷糊糊醒来看见他**着上半身在我旁边捧着电脑办公,我实在气不过捶他两拳:你公寓的床怎么这么硬?!我和江略是家里安排相亲认识的,准确来说我们以前高中就当过三年的同班同学。只不过他醉心于学习,我又时常在外集训,他记不起来我罢了。当年知道相亲对象是江略后我特意装得温婉大方,穿了一件针织毛衣和一条浅色长裙

评论专区

末世图腾:末世文毒点多我是有预感的,可前两卷的末日氛围到了第三卷突然成了校园轻小说这操作我还真是看不懂……

掌清:古喊着攘外必先安内把东三省让给日寇的空一格,今有帮助说出宁与友人,不与家奴的清狗。还说帮清朝就是帮中国,拿平民当挡箭牌。还真有曲线救国汪汪汪的风范啊!

网游之金庸奇侠传:天啊,还在写

江略林绘绘小说免费阅读

江略林绘绘小说免费阅读第1章  

结婚一年,我坐高铁去哄不知道生什么气的异地老公。
这人看到我蹲在他公寓门口,二话不说把我拉进了他公寓的卧室。
后来迷迷糊糊醒来看见他**着上半身在我旁边捧着电脑办公,我实在气不过捶他两拳:你公寓的床怎么这么硬?

我和江略是家里安排相亲认识的,准确来说我们以前高中就当过三年的同班同学。
只不过他醉心于学习,我又时常在外集训,他记不起来我罢了。
当年知道相亲对象是江略后我特意装得温婉大方,穿了一件针织毛衣和一条浅色长裙。
他也二十五六岁了,但看起来和上学的时候没差别,引得咖啡店的小姑娘蠢蠢欲动。
他来相亲倒是随意得很,穿个卫衣加运动裤,不知道是不是压根没把和我相亲这事放在眼里。
他应该很多人追才对,怎么会来相亲,我看着对面和我一样尴尬的江略,还是问了出来:你……是被逼的吗?
江略挑了挑眉:林小姐是不情愿的?
我哪里敢不愿意,我只是打心底里觉得我和江略不般配,上学的时候我坐在江略前面,一到下课班里的女生就围过来问他问题。
他不仅长得帅,智商又高,而我从小学习就差,还好从小就对美术感兴趣,爸妈也很支持我,走艺考才考上了有点名气的美院。
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江先生条件这么好,怎么还来相亲?
我平时工作比较忙,没时间谈恋爱。
当时我内心窃喜,但是表面上还是装作温婉大方,如果我和江略真能在一起,简直是我做梦也没想过的事情。
我也没想到后来我和江略这么快就结了婚,估计迫于父母压力,他也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结婚人选,他一凑合,我俩这事就成了。
连我闺蜜夏千都震惊于我们俩的结婚速度,因为只有她知道我苦恋江略近十年的悲情人设。
订婚的那天,她为我竖起了大拇指:林绘绘,还得是你啊。
不过我希望我暗恋江略的这件事,江略永远不知道。
我和江略婚前见过的次数一双手就能数得过来,虽然速度快,可是有一说一江略在婚礼准备上属实没有亏待我。
江略的爸妈对我也很好,江略妈妈压根没有电视剧里演的恶婆婆一样刁难过我,反而对我很好。
毕竟能把江略这么优秀的人教养出来的妈妈又怎么会是无理取闹的人呢?
秉持着一生只结一次婚,婚礼一定要办好的原则,江略已经在他能力范围内给我最好的了,爸妈也对江略赞不绝口的。
我真有一种我们是真的因为相爱多年而在一起的错觉,可惜只是我单方面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