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璇明宴)情劫难历小说免费阅读_情劫难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情劫难历小说免费阅读》,主角分别是玉璇明宴,作者“明宴”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我的未婚夫爱上一个凡间女子,还要抽我的仙根助她成仙为了成全他们,我退婚了他却连腾云都不会了,赤脚跑来问我:十里红妆,八抬大轿,够不够我赎罪我望向他身后的女子,笑笑:这当妾的好福气,明宴君还是留给别人吧…

小说:情劫难历小说免费阅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明宴

角色:玉璇明宴

一听,我拍桌而起,说:这么赶?你为什么不早说?见我生气,他连忙扔下碗筷,抓住我的手,说:近日军务繁忙,抽不开空,新兵都没有上场杀敌的经验,我需要一点点教给他们,才没时间回来,璇儿,让你胡思乱想这么久,是我错了。原来,他不是生我气了,只是,新兵,那也就是说,昏迷的将士越来越多,他不得已要用新人上战场了吗?我低着头不说话,苏承修叹了口气,把我拽进他怀里,说:等我回来,我们就成亲,好不好?不好。我抬起头,看向他的眼睛,说:我要和你一起去。我讨厌等待,也不擅长等待,说好了要陪在他身边,我就绝对不会缺席,哪怕是在战场上。苏承修一怔,摇头,说:不行

评论专区

北地巫师:主角真的是和简介里一样,随波逐流,完全看不到主角的主观能动性。你要害我,好的;你要偷师,好的;你要偷我的宝贝,好的。一副得过且过的样子。一言以概之:five。

这世界危在旦夕:待看从某层楼回复上,我突然顿悟大部分男性说爱国就像阿q说革敏,只想站在优势一方借机发泄自己的私欲,至于组织纪律是绝不愿意被束缚的,这就是为什么总有各种整风运动果然是理性高于感性,利益重于情感

无限茶几:近期看的无限流 感觉可看

情劫难历小说免费阅读

情劫难历小说免费阅读第6章  

一听,我拍桌而起,说:这么赶?
你为什么不早说?
见我生气,他连忙扔下碗筷,抓住我的手,说:近日军务繁忙,抽不开空,新兵都没有上场杀敌的经验,我需要一点点教给他们,才没时间回来,璇儿,让你胡思乱想这么久,是我错了。
原来,他不是生我气了,只是,新兵,那也就是说,昏迷的将士越来越多,他不得已要用新人上战场了吗?
我低着头不说话,苏承修叹了口气,把我拽进他怀里,说:等我回来,我们就成亲,好不好?
不好。
我抬起头,看向他的眼睛,说:我要和你一起去。
我讨厌等待,也不擅长等待,说好了要陪在他身边,我就绝对不会缺席,哪怕是在战场上。
苏承修一怔,摇头,说:不行。
我没有和你商量,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会去,就算你不同意,我也有办法,只是到时候,可能会有些麻烦事,更会让你分心,不如直接带我去。
见我没在说笑,苏承修也收起了笑意,盯着我看了好久,我眼神坦荡,迎上他的视线。
当真要去?
对。
为什么,因为担心我?
对。
苏承修一愣,似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坦率,他笑了,摸摸我的头发,说:原来我的璇儿,这么爱我。
爱?
如果这就是爱的话,或许吧。
我没说话,被苏承修搂进怀里,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希望这几十年能够长一点,再长一点。
那一晚,苏承修连做做样子睡地上都没有。
我拦住他,说:你上来干嘛?
他唇边勾起一抹坏笑,说:夫人不是想我了吗?
我竟无言以对,把自己埋在了被窝里。
吹灭蜡烛,他亲了上来,亲了好久,黑暗掩盖了我颊边害羞的红,却能清晰看到他柔情似水的双眸。
我听到他哑着嗓子,说:璇儿,我好爱你。
我没说话,只是把脸埋在他的手掌心,蹭了蹭。
第二天一早,我跟随大军出征。
舞儿前来送我们,看着我,说:没想到,你竟然敢随军出征,我承认,是我输了,早点回来,我等着吃你们的喜酒。
我也看到了明宴,他看着我,眼底有一层浓郁的哀伤,说:璇儿,非要去吗?
我点点头,说:他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我不知道这句话会不会让明宴断了念想,但我知道苏承修很高兴,一直抱着我,说现在就想洞房花烛夜。
我给了他一拳,让他老实一点。
军营的生活艰苦,但是不得不承认,苏承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将才,大军频频告捷,只剩最后一战。
苏承修在看兵书,我窝在他怀里,懒洋洋地快要睡着了,他揉捏我的耳垂,说:明日打了胜仗,我们就能回去了。
嗯。
炉火烘烤着我,暖洋洋的,好想睡觉。
璇儿,回去之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嗯。
他笑了笑,亲了亲我的脸颊,温柔地哄道:睡吧,等你睡醒了,咱们就赢了。
我好像做了很长的一个梦。
醒来时,我已不在军营,身旁站着明宴,看我醒了,他关切地走过来,说:璇儿,你醒了。
他是宋昱?
不,不对,他周身笼罩着仙气。
他是明宴。
我没再看他,坐起来,问:他呢?
明宴一怔,脸上闪过一丝痛楚,说:璇儿,你睡了太久,凡间已经过去近百年……他呢?
我不想听这些,百年又如何,哪怕是万年,我也会找到他。
我还没有告诉他,还没有告诉他,我也爱他。
我站起来,拒绝了明宴的搀扶,想要去阎王殿。
这才发现,我的法力回来了。
苏承修不在阎王殿。
好,没关系,不在也没关系。
我可以找到转世的他。
但我翻遍了生死薄,也没有找到苏承修的名字,他没有转世投胎,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没有投胎,说明他不是正常死亡。
只有被仙或者魔所杀,才会魂飞魄散,无法投胎。
我的脑中好像丢失了一大块很重要的记忆,我去了司命殿,才发现明宴根本就没有历劫。
他不是宋昱,可是,为什么呢?
身后有脚步渐近,我回过头,才发现是明宴。
是你杀了他?
明宴看着我,目光有些急切,还有些恐惧,说:璇儿,那些都是假的,凡间的一切都是司命的话本子,不是真的,你会爱上他,只是因为司命让你爱上他,你并不是真的爱他,你清醒一点!
清醒?
我一掌把他拍出去,这才发现我的两条仙根已融为一体,我的修为又跃上了一大步。
是你杀了他。
我望着明宴,像是在看一只蝼蚁,现在的他,对我来说,就是一只蝼蚁。
我要杀了你,为他报仇。
明宴没躲,看着我,说:如果是死在你手下,璇儿,我心甘情愿。
好恶心,好恶心啊。
他凭什么说这种话,他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他凭什么想爱就爱,不想爱就不爱,想回头就会头,还要杀死我的爱人。
凭什么,我又做错了什么?
我看着他,目光接近疯狂,说:明宴,你当初爱上年年的时候,可没说过,那些都是司命的话本子,你全忘了吗?
明宴一愣,眼底盛起一片希冀,说:原来,我就知道,璇儿,你只是介意这件事,并不是真的爱上别人了,对不对?
他站起来,朝我走来,我这才发现他赤着脚,为了找我,他连腾云驾雾都忘了吗。
但我一点都不觉得感动,只觉得可悲,因为曾几何时,他也曾这样赤脚,去找另一个女人。
璇儿,是我错了,我被她蛊惑,没有看清自己的真心,你掉下诛仙台的那一天,我才发现,我爱的人那个人,从头到尾,只是你,但我不敢去找你,只能装作是宋昱接近你,可我没想到,竟会被他捷足先登。
他的眼底闪过恨意和杀气,很快被温柔冲散,看着我,说:以后没有年年,也没有苏承修,只有明宴,只有璇儿,我们重头来过,好不好?
痴心妄想。
我看着他,冷笑,问:你说呢?
璇儿,八抬大轿,十里红妆,够不够我赎罪?
我没回答,因为我看到了他身后的年年,终于,她也修炼成仙了。
这当妾的好福气,明宴君还是留给别人吧。
说完,我抬手就要杀了他,年年冲了出来,被我打倒在地,吐了一口血,可是她在意的人,始终没有看她一眼,明宴看着我,目光柔情似水。
好,他不是想被我杀掉吗?
那我偏不会让他如愿。
我收了手,用我能想出的最恶毒的话,刺痛他。
你就给我活着,好好活着,好好看着我是怎么爱他的,生生世世,我再也不会看你一眼。

点此继续阅读《情劫难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情劫难历小说免费阅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明宴

角色:玉璇明宴

一听,我拍桌而起,说:这么赶?你为什么不早说?见我生气,他连忙扔下碗筷,抓住我的手,说:近日军务繁忙,抽不开空,新兵都没有上场杀敌的经验,我需要一点点教给他们,才没时间回来,璇儿,让你胡思乱想这么久,是我错了。原来,他不是生我气了,只是,新兵,那也就是说,昏迷的将士越来越多,他不得已要用新人上战场了吗?我低着头不说话,苏承修叹了口气,把我拽进他怀里,说:等我回来,我们就成亲,好不好?不好。我抬起头,看向他的眼睛,说:我要和你一起去。我讨厌等待,也不擅长等待,说好了要陪在他身边,我就绝对不会缺席,哪怕是在战场上。苏承修一怔,摇头,说:不行

评论专区

北地巫师:主角真的是和简介里一样,随波逐流,完全看不到主角的主观能动性。你要害我,好的;你要偷师,好的;你要偷我的宝贝,好的。一副得过且过的样子。一言以概之:five。

这世界危在旦夕:待看从某层楼回复上,我突然顿悟大部分男性说爱国就像阿q说革敏,只想站在优势一方借机发泄自己的私欲,至于组织纪律是绝不愿意被束缚的,这就是为什么总有各种整风运动果然是理性高于感性,利益重于情感

无限茶几:近期看的无限流 感觉可看

情劫难历小说免费阅读

情劫难历小说免费阅读第6章  

一听,我拍桌而起,说:这么赶?
你为什么不早说?
见我生气,他连忙扔下碗筷,抓住我的手,说:近日军务繁忙,抽不开空,新兵都没有上场杀敌的经验,我需要一点点教给他们,才没时间回来,璇儿,让你胡思乱想这么久,是我错了。
原来,他不是生我气了,只是,新兵,那也就是说,昏迷的将士越来越多,他不得已要用新人上战场了吗?
我低着头不说话,苏承修叹了口气,把我拽进他怀里,说:等我回来,我们就成亲,好不好?
不好。
我抬起头,看向他的眼睛,说:我要和你一起去。
我讨厌等待,也不擅长等待,说好了要陪在他身边,我就绝对不会缺席,哪怕是在战场上。
苏承修一怔,摇头,说:不行。
我没有和你商量,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会去,就算你不同意,我也有办法,只是到时候,可能会有些麻烦事,更会让你分心,不如直接带我去。
见我没在说笑,苏承修也收起了笑意,盯着我看了好久,我眼神坦荡,迎上他的视线。
当真要去?
对。
为什么,因为担心我?
对。
苏承修一愣,似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坦率,他笑了,摸摸我的头发,说:原来我的璇儿,这么爱我。
爱?
如果这就是爱的话,或许吧。
我没说话,被苏承修搂进怀里,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希望这几十年能够长一点,再长一点。
那一晚,苏承修连做做样子睡地上都没有。
我拦住他,说:你上来干嘛?
他唇边勾起一抹坏笑,说:夫人不是想我了吗?
我竟无言以对,把自己埋在了被窝里。
吹灭蜡烛,他亲了上来,亲了好久,黑暗掩盖了我颊边害羞的红,却能清晰看到他柔情似水的双眸。
我听到他哑着嗓子,说:璇儿,我好爱你。
我没说话,只是把脸埋在他的手掌心,蹭了蹭。
第二天一早,我跟随大军出征。
舞儿前来送我们,看着我,说:没想到,你竟然敢随军出征,我承认,是我输了,早点回来,我等着吃你们的喜酒。
我也看到了明宴,他看着我,眼底有一层浓郁的哀伤,说:璇儿,非要去吗?
我点点头,说:他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我不知道这句话会不会让明宴断了念想,但我知道苏承修很高兴,一直抱着我,说现在就想洞房花烛夜。
我给了他一拳,让他老实一点。
军营的生活艰苦,但是不得不承认,苏承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将才,大军频频告捷,只剩最后一战。
苏承修在看兵书,我窝在他怀里,懒洋洋地快要睡着了,他揉捏我的耳垂,说:明日打了胜仗,我们就能回去了。
嗯。
炉火烘烤着我,暖洋洋的,好想睡觉。
璇儿,回去之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嗯。
他笑了笑,亲了亲我的脸颊,温柔地哄道:睡吧,等你睡醒了,咱们就赢了。
我好像做了很长的一个梦。
醒来时,我已不在军营,身旁站着明宴,看我醒了,他关切地走过来,说:璇儿,你醒了。
他是宋昱?
不,不对,他周身笼罩着仙气。
他是明宴。
我没再看他,坐起来,问:他呢?
明宴一怔,脸上闪过一丝痛楚,说:璇儿,你睡了太久,凡间已经过去近百年……他呢?
我不想听这些,百年又如何,哪怕是万年,我也会找到他。
我还没有告诉他,还没有告诉他,我也爱他。
我站起来,拒绝了明宴的搀扶,想要去阎王殿。
这才发现,我的法力回来了。
苏承修不在阎王殿。
好,没关系,不在也没关系。
我可以找到转世的他。
但我翻遍了生死薄,也没有找到苏承修的名字,他没有转世投胎,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没有投胎,说明他不是正常死亡。
只有被仙或者魔所杀,才会魂飞魄散,无法投胎。
我的脑中好像丢失了一大块很重要的记忆,我去了司命殿,才发现明宴根本就没有历劫。
他不是宋昱,可是,为什么呢?
身后有脚步渐近,我回过头,才发现是明宴。
是你杀了他?
明宴看着我,目光有些急切,还有些恐惧,说:璇儿,那些都是假的,凡间的一切都是司命的话本子,不是真的,你会爱上他,只是因为司命让你爱上他,你并不是真的爱他,你清醒一点!
清醒?
我一掌把他拍出去,这才发现我的两条仙根已融为一体,我的修为又跃上了一大步。
是你杀了他。
我望着明宴,像是在看一只蝼蚁,现在的他,对我来说,就是一只蝼蚁。
我要杀了你,为他报仇。
明宴没躲,看着我,说:如果是死在你手下,璇儿,我心甘情愿。
好恶心,好恶心啊。
他凭什么说这种话,他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他凭什么想爱就爱,不想爱就不爱,想回头就会头,还要杀死我的爱人。
凭什么,我又做错了什么?
我看着他,目光接近疯狂,说:明宴,你当初爱上年年的时候,可没说过,那些都是司命的话本子,你全忘了吗?
明宴一愣,眼底盛起一片希冀,说:原来,我就知道,璇儿,你只是介意这件事,并不是真的爱上别人了,对不对?
他站起来,朝我走来,我这才发现他赤着脚,为了找我,他连腾云驾雾都忘了吗。
但我一点都不觉得感动,只觉得可悲,因为曾几何时,他也曾这样赤脚,去找另一个女人。
璇儿,是我错了,我被她蛊惑,没有看清自己的真心,你掉下诛仙台的那一天,我才发现,我爱的人那个人,从头到尾,只是你,但我不敢去找你,只能装作是宋昱接近你,可我没想到,竟会被他捷足先登。
他的眼底闪过恨意和杀气,很快被温柔冲散,看着我,说:以后没有年年,也没有苏承修,只有明宴,只有璇儿,我们重头来过,好不好?
痴心妄想。
我看着他,冷笑,问:你说呢?
璇儿,八抬大轿,十里红妆,够不够我赎罪?
我没回答,因为我看到了他身后的年年,终于,她也修炼成仙了。
这当妾的好福气,明宴君还是留给别人吧。
说完,我抬手就要杀了他,年年冲了出来,被我打倒在地,吐了一口血,可是她在意的人,始终没有看她一眼,明宴看着我,目光柔情似水。
好,他不是想被我杀掉吗?
那我偏不会让他如愿。
我收了手,用我能想出的最恶毒的话,刺痛他。
你就给我活着,好好活着,好好看着我是怎么爱他的,生生世世,我再也不会看你一眼。

点此继续阅读《情劫难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情劫难历小说免费阅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明宴

角色:玉璇明宴

一听,我拍桌而起,说:这么赶?你为什么不早说?见我生气,他连忙扔下碗筷,抓住我的手,说:近日军务繁忙,抽不开空,新兵都没有上场杀敌的经验,我需要一点点教给他们,才没时间回来,璇儿,让你胡思乱想这么久,是我错了。原来,他不是生我气了,只是,新兵,那也就是说,昏迷的将士越来越多,他不得已要用新人上战场了吗?我低着头不说话,苏承修叹了口气,把我拽进他怀里,说:等我回来,我们就成亲,好不好?不好。我抬起头,看向他的眼睛,说:我要和你一起去。我讨厌等待,也不擅长等待,说好了要陪在他身边,我就绝对不会缺席,哪怕是在战场上。苏承修一怔,摇头,说:不行

评论专区

北地巫师:主角真的是和简介里一样,随波逐流,完全看不到主角的主观能动性。你要害我,好的;你要偷师,好的;你要偷我的宝贝,好的。一副得过且过的样子。一言以概之:five。

这世界危在旦夕:待看从某层楼回复上,我突然顿悟大部分男性说爱国就像阿q说革敏,只想站在优势一方借机发泄自己的私欲,至于组织纪律是绝不愿意被束缚的,这就是为什么总有各种整风运动果然是理性高于感性,利益重于情感

无限茶几:近期看的无限流 感觉可看

情劫难历小说免费阅读

情劫难历小说免费阅读第6章  

一听,我拍桌而起,说:这么赶?
你为什么不早说?
见我生气,他连忙扔下碗筷,抓住我的手,说:近日军务繁忙,抽不开空,新兵都没有上场杀敌的经验,我需要一点点教给他们,才没时间回来,璇儿,让你胡思乱想这么久,是我错了。
原来,他不是生我气了,只是,新兵,那也就是说,昏迷的将士越来越多,他不得已要用新人上战场了吗?
我低着头不说话,苏承修叹了口气,把我拽进他怀里,说:等我回来,我们就成亲,好不好?
不好。
我抬起头,看向他的眼睛,说:我要和你一起去。
我讨厌等待,也不擅长等待,说好了要陪在他身边,我就绝对不会缺席,哪怕是在战场上。
苏承修一怔,摇头,说:不行。
我没有和你商量,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会去,就算你不同意,我也有办法,只是到时候,可能会有些麻烦事,更会让你分心,不如直接带我去。
见我没在说笑,苏承修也收起了笑意,盯着我看了好久,我眼神坦荡,迎上他的视线。
当真要去?
对。
为什么,因为担心我?
对。
苏承修一愣,似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坦率,他笑了,摸摸我的头发,说:原来我的璇儿,这么爱我。
爱?
如果这就是爱的话,或许吧。
我没说话,被苏承修搂进怀里,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希望这几十年能够长一点,再长一点。
那一晚,苏承修连做做样子睡地上都没有。
我拦住他,说:你上来干嘛?
他唇边勾起一抹坏笑,说:夫人不是想我了吗?
我竟无言以对,把自己埋在了被窝里。
吹灭蜡烛,他亲了上来,亲了好久,黑暗掩盖了我颊边害羞的红,却能清晰看到他柔情似水的双眸。
我听到他哑着嗓子,说:璇儿,我好爱你。
我没说话,只是把脸埋在他的手掌心,蹭了蹭。
第二天一早,我跟随大军出征。
舞儿前来送我们,看着我,说:没想到,你竟然敢随军出征,我承认,是我输了,早点回来,我等着吃你们的喜酒。
我也看到了明宴,他看着我,眼底有一层浓郁的哀伤,说:璇儿,非要去吗?
我点点头,说:他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我不知道这句话会不会让明宴断了念想,但我知道苏承修很高兴,一直抱着我,说现在就想洞房花烛夜。
我给了他一拳,让他老实一点。
军营的生活艰苦,但是不得不承认,苏承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将才,大军频频告捷,只剩最后一战。
苏承修在看兵书,我窝在他怀里,懒洋洋地快要睡着了,他揉捏我的耳垂,说:明日打了胜仗,我们就能回去了。
嗯。
炉火烘烤着我,暖洋洋的,好想睡觉。
璇儿,回去之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嗯。
他笑了笑,亲了亲我的脸颊,温柔地哄道:睡吧,等你睡醒了,咱们就赢了。
我好像做了很长的一个梦。
醒来时,我已不在军营,身旁站着明宴,看我醒了,他关切地走过来,说:璇儿,你醒了。
他是宋昱?
不,不对,他周身笼罩着仙气。
他是明宴。
我没再看他,坐起来,问:他呢?
明宴一怔,脸上闪过一丝痛楚,说:璇儿,你睡了太久,凡间已经过去近百年……他呢?
我不想听这些,百年又如何,哪怕是万年,我也会找到他。
我还没有告诉他,还没有告诉他,我也爱他。
我站起来,拒绝了明宴的搀扶,想要去阎王殿。
这才发现,我的法力回来了。
苏承修不在阎王殿。
好,没关系,不在也没关系。
我可以找到转世的他。
但我翻遍了生死薄,也没有找到苏承修的名字,他没有转世投胎,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没有投胎,说明他不是正常死亡。
只有被仙或者魔所杀,才会魂飞魄散,无法投胎。
我的脑中好像丢失了一大块很重要的记忆,我去了司命殿,才发现明宴根本就没有历劫。
他不是宋昱,可是,为什么呢?
身后有脚步渐近,我回过头,才发现是明宴。
是你杀了他?
明宴看着我,目光有些急切,还有些恐惧,说:璇儿,那些都是假的,凡间的一切都是司命的话本子,不是真的,你会爱上他,只是因为司命让你爱上他,你并不是真的爱他,你清醒一点!
清醒?
我一掌把他拍出去,这才发现我的两条仙根已融为一体,我的修为又跃上了一大步。
是你杀了他。
我望着明宴,像是在看一只蝼蚁,现在的他,对我来说,就是一只蝼蚁。
我要杀了你,为他报仇。
明宴没躲,看着我,说:如果是死在你手下,璇儿,我心甘情愿。
好恶心,好恶心啊。
他凭什么说这种话,他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他凭什么想爱就爱,不想爱就不爱,想回头就会头,还要杀死我的爱人。
凭什么,我又做错了什么?
我看着他,目光接近疯狂,说:明宴,你当初爱上年年的时候,可没说过,那些都是司命的话本子,你全忘了吗?
明宴一愣,眼底盛起一片希冀,说:原来,我就知道,璇儿,你只是介意这件事,并不是真的爱上别人了,对不对?
他站起来,朝我走来,我这才发现他赤着脚,为了找我,他连腾云驾雾都忘了吗。
但我一点都不觉得感动,只觉得可悲,因为曾几何时,他也曾这样赤脚,去找另一个女人。
璇儿,是我错了,我被她蛊惑,没有看清自己的真心,你掉下诛仙台的那一天,我才发现,我爱的人那个人,从头到尾,只是你,但我不敢去找你,只能装作是宋昱接近你,可我没想到,竟会被他捷足先登。
他的眼底闪过恨意和杀气,很快被温柔冲散,看着我,说:以后没有年年,也没有苏承修,只有明宴,只有璇儿,我们重头来过,好不好?
痴心妄想。
我看着他,冷笑,问:你说呢?
璇儿,八抬大轿,十里红妆,够不够我赎罪?
我没回答,因为我看到了他身后的年年,终于,她也修炼成仙了。
这当妾的好福气,明宴君还是留给别人吧。
说完,我抬手就要杀了他,年年冲了出来,被我打倒在地,吐了一口血,可是她在意的人,始终没有看她一眼,明宴看着我,目光柔情似水。
好,他不是想被我杀掉吗?
那我偏不会让他如愿。
我收了手,用我能想出的最恶毒的话,刺痛他。
你就给我活着,好好活着,好好看着我是怎么爱他的,生生世世,我再也不会看你一眼。

点此继续阅读《情劫难历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