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渣总追悔莫及(钟曦薄凉辰)_(钟曦薄凉辰)全章节免费阅读

钟曦薄凉辰是现代言情小说《离婚后渣总追悔莫及》中出场的关键人物,“苏小念”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两年的婚姻,钟曦就见过自己丈夫一次,还是在她父亲的葬礼上这个在父亲葬礼狠狠羞辱

小说:离婚后渣总追悔莫及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苏小念

角色:钟曦薄凉辰

热门新书《离婚后渣总追悔莫及》是由著名网文作者“苏小念”所著的现代言情分类小说。文章简述:北川市墓园,一场葬礼正在进行。钟曦一身黑衣,低调的站在人群之中,接受着父亲生前的朋友一个一个上前来祭奠。“钟小姐,节哀。”有人低声说。钟曦抹干眼泪,道谢来宾

评论专区

神级剑魂系统:爽文 适合小白看

小小魔王:《魔王神官和勇者美少女》。不合口味。

我的帝国无双:忍着看了几章,我吐了,这就是远古大神的水平?你点开作者,看看前几本在看看这本。捞钱之心不言而喻。

离婚后渣总追悔莫及

第1章

北川市墓园,一场葬礼正在进行。
钟曦一身黑衣,低调的站在人群之中,接受着父亲生前的朋友一个一个上前来祭奠。
“钟小姐,节哀。”
有人低声说。
钟曦抹干眼泪,道谢来宾。
一个月前,钟氏集团彻底倒闭,欠下千万巨债,继母生怕受到连累,直接跑路了,父亲突发心梗,不日之前长眠于世。
曾经风光无限的钟家,就这么没了。
众人唏嘘不已,却也并不敢轻视钟曦。
因为她不仅是钟家的千金,更是叱咤商场,跺跺脚便让人闻之色变的薄氏集团总裁——薄凉辰的妻子。
葬礼一直进行到中午,众人却不见薄凉辰的身影,直到快结束时,一辆低调的宾利车徐徐驶入墓园。
司机打开后车门,薄凉辰从车上下来,一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顺着笔挺的手工西装往上,是一张硬挺俊朗,棱角分明的脸,脸色很冷。
这是结婚两年后,钟曦第一次见到薄凉辰,多么讽刺,居然是在她父亲的葬礼上!
而所有的来宾都送了花篮,随了份子,薄凉辰却是空手而来的!
“凉辰。”
更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另一侧的车门随后打开,一袭红衣短裙的曼妙女人从车里出来,自然而然的挽上了薄凉辰的臂弯,“我要进去吗?”
看着她,薄凉辰面色暖了几分,把她手指从自己臂弯抽开,“你就在这里等我。”
“嗯,好。”
女人莞尔一笑,踮起脚尖直接在他脸上啵了一口。
而这一幕,无疑如同一巴掌,狠狠的抽打在了钟曦的脸上。
这是她父亲的葬礼,这个女人不仅身穿红裙,还当着所有来宾的面,亲吻她的丈夫!
钟曦狠狠的掐着掌心,无法让自己保持住平静的心态,而薄凉辰的脚步却已经迈上了台阶,走到了她的面前。
半晌,他转过头,迎着她的视线,一米八七的身高,沉沉的压迫着她,“怎么,两年不见,哑巴了?”
“你……”钟曦的心又疼又冷,薄凉辰的神情告诉她,他的到来绝非善意,“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
薄凉辰的眼底骤然变冷,比窗外的风雪仿佛更甚几分,“当然是,祭奠一下,我的好岳父。”
他居高临下的打量着面前的钟曦。
不得不说她比两年前长得更明艳动人了,长发齐腰,如果不是她是他仇人的女儿,或许他们也会拥有一段幸福的婚姻。
哦不,他们根本不会结婚。
因为他娶她,就是为了报复‘钟国魏’这个狗东西。
“所有人,出去。”
随着薄凉辰动了动嘴唇,所有祭奠的人无一例外的退出了场地,因为没有人敢惹怒他,敢和薄氏财阀作对。
在最后一个人离场之后,钟曦的手腕忽然传来一阵近乎脱臼的疼痛,她直接被薄凉辰大力的拽了进去,接着大门关上。

                       

小说:离婚后渣总追悔莫及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苏小念

角色:钟曦薄凉辰

热门新书《离婚后渣总追悔莫及》是由著名网文作者“苏小念”所著的现代言情分类小说。文章简述:北川市墓园,一场葬礼正在进行。钟曦一身黑衣,低调的站在人群之中,接受着父亲生前的朋友一个一个上前来祭奠。“钟小姐,节哀。”有人低声说。钟曦抹干眼泪,道谢来宾

评论专区

神级剑魂系统:爽文 适合小白看

小小魔王:《魔王神官和勇者美少女》。不合口味。

我的帝国无双:忍着看了几章,我吐了,这就是远古大神的水平?你点开作者,看看前几本在看看这本。捞钱之心不言而喻。

离婚后渣总追悔莫及

第1章

北川市墓园,一场葬礼正在进行。
钟曦一身黑衣,低调的站在人群之中,接受着父亲生前的朋友一个一个上前来祭奠。
“钟小姐,节哀。”
有人低声说。
钟曦抹干眼泪,道谢来宾。
一个月前,钟氏集团彻底倒闭,欠下千万巨债,继母生怕受到连累,直接跑路了,父亲突发心梗,不日之前长眠于世。
曾经风光无限的钟家,就这么没了。
众人唏嘘不已,却也并不敢轻视钟曦。
因为她不仅是钟家的千金,更是叱咤商场,跺跺脚便让人闻之色变的薄氏集团总裁——薄凉辰的妻子。
葬礼一直进行到中午,众人却不见薄凉辰的身影,直到快结束时,一辆低调的宾利车徐徐驶入墓园。
司机打开后车门,薄凉辰从车上下来,一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顺着笔挺的手工西装往上,是一张硬挺俊朗,棱角分明的脸,脸色很冷。
这是结婚两年后,钟曦第一次见到薄凉辰,多么讽刺,居然是在她父亲的葬礼上!
而所有的来宾都送了花篮,随了份子,薄凉辰却是空手而来的!
“凉辰。”
更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另一侧的车门随后打开,一袭红衣短裙的曼妙女人从车里出来,自然而然的挽上了薄凉辰的臂弯,“我要进去吗?”
看着她,薄凉辰面色暖了几分,把她手指从自己臂弯抽开,“你就在这里等我。”
“嗯,好。”
女人莞尔一笑,踮起脚尖直接在他脸上啵了一口。
而这一幕,无疑如同一巴掌,狠狠的抽打在了钟曦的脸上。
这是她父亲的葬礼,这个女人不仅身穿红裙,还当着所有来宾的面,亲吻她的丈夫!
钟曦狠狠的掐着掌心,无法让自己保持住平静的心态,而薄凉辰的脚步却已经迈上了台阶,走到了她的面前。
半晌,他转过头,迎着她的视线,一米八七的身高,沉沉的压迫着她,“怎么,两年不见,哑巴了?”
“你……”钟曦的心又疼又冷,薄凉辰的神情告诉她,他的到来绝非善意,“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
薄凉辰的眼底骤然变冷,比窗外的风雪仿佛更甚几分,“当然是,祭奠一下,我的好岳父。”
他居高临下的打量着面前的钟曦。
不得不说她比两年前长得更明艳动人了,长发齐腰,如果不是她是他仇人的女儿,或许他们也会拥有一段幸福的婚姻。
哦不,他们根本不会结婚。
因为他娶她,就是为了报复‘钟国魏’这个狗东西。
“所有人,出去。”
随着薄凉辰动了动嘴唇,所有祭奠的人无一例外的退出了场地,因为没有人敢惹怒他,敢和薄氏财阀作对。
在最后一个人离场之后,钟曦的手腕忽然传来一阵近乎脱臼的疼痛,她直接被薄凉辰大力的拽了进去,接着大门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