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回到小时候》夏青周沂南_(夏青周沂南)全集免费阅读

《重生回到小时候》,是作者大大“天堂鸟”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夏青周沂南。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前世的夏青,命运多舛,败光家产气死奶奶去赌的老爸把她折磨的苦不堪言,老妈又是个抛

小说:重生回到小时候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天堂鸟

角色:夏青周沂南

《重生回到小时候》小说是作者“天堂鸟”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1985年6月,东河村。骄阳似火,在阳光的暴晒之下,麦子仅剩的绿色快要被一扫而光,一片片金黄布满了田间地头。树木葱郁,小河环绕中的村庄安静祥和,村北头的一户人家中,却传出“啪”的一声脆响。夏青猛地打了个激灵,睁开了眼睛。眼前没有周沂南,只有白色的蚊帐顶棚,透过蚊帐,隐约能看见木板拼接的房顶,和高高的房梁,跟她小时候的房子一个样

评论专区

乱世宏图:本来酒徒的书不应该给这么低分的,但是从巅峰的家园过后真的一本不如一本,最不能忍受的是角色全部都不会说话斤,几乎是通篇的大舌头,恶心

帝国的崛起:真他妈的水啊。28岁的王子娶了30岁的表姐公主,当时王子还是处,我就呵呵了。光是一战打了两百多万字还没打完。作者还老是抱怨订阅老是掉,呵呵,你不掉谁掉。

瑟提瑟提!海贼天敌!:不错

重生回到小时候

第1章 我重生了

1985年6月,东河村。
骄阳似火,在阳光的暴晒之下,麦子仅剩的绿色快要被一扫而光,一片片金黄布满了田间地头。
树木葱郁,小河环绕中的村庄安静祥和,村北头的一户人家中,却传出“啪”的一声脆响。
夏青猛地打了个激灵,睁开了眼睛。
眼前没有周沂南,只有白色的蚊帐顶棚,透过蚊帐,隐约能看见木板拼接的房顶,和高高的房梁,跟她小时候的房子一个样。
她不会真的重生了吧?
她刚把父母下葬,就收到手机提醒,周沂南今天被执行枪决,她一边看一边往停车场走,还没看完,就被撞飞了。
然后就听到有个声音问她要不要重生,说只要她能让周沂南改邪归正,就给她丰厚奖励,什么技能加成、道具辅助、储物空间 再醒来,她就躺在这儿了。
夏青撩开蚊帐,想看看这到底是不是她家,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一声哭喊:“夏友斌,你给我回来!”
紧接着又是一声怒喝:“徐凤霞,你给我松开!”
夏青的心脏猛地收紧了,夏友斌是她爸,徐凤霞是她妈,她刚把他俩一起埋了啊!
来不及多想,夏青立刻跑了出去。
只见门外一片狼藉,椅子东倒西歪,花瓶茶杯碎了一地,塑料假花散落各处,其中两朵还被踩扁了。
披头散发的女人哭着揪住男人的衣摆,男人黑沉着脸,用力掰开她的手指,把她推开。
女人跌倒在地,手指摁在碎瓷片上,鲜红的血瞬间从指缝中流出,疼的她喊出了声。
男人却只顾着往外走,不肯回头看一眼。
女人明艳的脸上全是泪水,她不管不顾抓起碎瓷片朝男人砸了过去。
锋利的瓷片擦着男人的肩膀砸落在了门槛上,他扭过头,清秀的面容有些狰狞,恶狠狠瞪着女人,“徐凤霞,你有完没完?”
“没完!
夏友斌,今天你要是敢出这个门,这日子就不过了!”
“不过就不过!
就你这种泼妇,谁愿意跟你过!”
“你敢骂我是泼妇,我跟你拼了!”
“你别以为我不打女人!”
女人跟疯了一样冲上去挠男人,男人恶狠狠举起了拳头 夏青惊恐地攥紧了拳头,瑟瑟发抖。
自从靠自己的努力在大城市站稳脚跟后,夏青就很少再梦到小时候的情景了。
骤然看到这一幕,发自内心的恐惧,让她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方钻进去,躲起来。
“铛!
铛!
铛………” 悠扬清脆的钟声,吓的夏青一哆嗦,她僵硬地扭过头,看到屋子正中靠墙的长条案上,木质座钟的时针刚刚指到五点,下面的钟摆还在微微晃动。
而钟表旁边被撞歪的翻页日历上,清晰的显示着今天的日期——1985年6月3日!
她,真的重生了!
她不要再像上辈子那样,光知道害怕躲藏!
夏青用尽全力,大吼一声:“别打啦!”
尖利的女童声不仅惊到了正在厮打的男女,也震得夏青自己耳朵嗡嗡响。
夏友斌下意识松开手,徐凤霞也本能松手,却忘了他俩正在厮打,突然没了支撑,徐凤霞不由往后倒。
夏青只觉得眼前光线一暗,徐凤霞就朝她撞了过来,而夏友斌光顾着捞徐凤霞,都没看见她也要摔倒了。
“砰!”
的一声,夏青的头重重磕在了门框上,疼的她眼前一阵阵发黑,小星星乱飞。
“闹闹!”
“闹闹!”
夏青看着蹲在她面前,一声接一声喊她小名,吓的脸都发白的徐凤霞和夏友斌,心情十分复杂。
就在这个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他俩大吵一架,妈妈一气之下回了娘家,没过多久,跟人私奔了。
爸爸破罐破摔,天天打牌,越赌越大,把家产都败光了不算,还欠了一大笔高利贷,把奶奶气得吐了血。
姑姑们为了给奶奶治病,帮爸爸还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让她恨不得一夜长大,还钱报恩,不再拖累任何人。
结果,爸爸死在牢里的那天,她接到了电话,让她去认领尸体,失联多年的妈妈死在了红灯区。
而现在,这对害人害己的夫妻还光顾着抱怨对方: “夏友斌,都怨你,要不是你突然松手,我也不会撞到闹闹,闹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我也不活啦!”
“你爱活不活,我还不想活了呢,你看看你把我脖子挠的,都流血了!”
“你就光知道你的脖子,我的手也扎破了,你看,看!”
夏青看着举着手上的伤口,使劲往她爸脸上凑的妈,和一脸不耐烦躲避的爸,头更疼了。
拜托你们先管管孩子吧,我还在地上躺着呢!
“你们,我——” 夏青刚说了三个字,就听到院里传来一声怒喝:“我才出去多大一会儿,你们就又吵架,天天吵,天天闹,你们能不能消停点,让我省省心啊!”
夏青愣了下,眼泪哗哗往外冒,嗓子里像是堵了一团棉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奶奶,是奶奶的声音!
夏青从小就是奶奶带大,父母分开后,更是跟奶奶相依为命,可还没等她小学毕业,奶奶就去世了。
从那以后再也没人等她放学,笑着听她说学校的事,摸着她的头喊她的小名了。
夏青紧紧盯着门口,看到那个跟记忆中一模一样,头发永远梳得整整齐齐,面容白皙,温暖慈爱的奶奶,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夏奶奶正准备教训儿子媳妇的话,被宝贝孙女这一嗓子吓回了肚子,再一看,孩子头上鼓了老大一个包,不由急的三步并两步,冲到跟前。
“闹闹,宝儿啊,哎呀,头上咋鼓这么大个包?
这是咋弄的啊?”
夏奶奶刚想伸出手摸摸孩子头上的包,看看到底伤的严不严重,夏青却扑到她怀里大哭起来。
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吓的夏奶奶脸都白了。
压抑在夏青心中多年的痛苦和想念,都随着眼泪倾泻了出来。
夏家众人吓的够呛,生怕她磕坏了脑袋,手忙脚乱把她抬上了板车,赶紧去往镇上的卫生所。
去卫生所路上,夏青哭的太狠了,一下子停不下来,靠在奶奶怀里,抽抽搭搭。
脑中忽然听到冰冷的机械音:目标人物出现,系统启动。
 

                       

小说:重生回到小时候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天堂鸟

角色:夏青周沂南

《重生回到小时候》小说是作者“天堂鸟”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1985年6月,东河村。骄阳似火,在阳光的暴晒之下,麦子仅剩的绿色快要被一扫而光,一片片金黄布满了田间地头。树木葱郁,小河环绕中的村庄安静祥和,村北头的一户人家中,却传出“啪”的一声脆响。夏青猛地打了个激灵,睁开了眼睛。眼前没有周沂南,只有白色的蚊帐顶棚,透过蚊帐,隐约能看见木板拼接的房顶,和高高的房梁,跟她小时候的房子一个样

评论专区

乱世宏图:本来酒徒的书不应该给这么低分的,但是从巅峰的家园过后真的一本不如一本,最不能忍受的是角色全部都不会说话斤,几乎是通篇的大舌头,恶心

帝国的崛起:真他妈的水啊。28岁的王子娶了30岁的表姐公主,当时王子还是处,我就呵呵了。光是一战打了两百多万字还没打完。作者还老是抱怨订阅老是掉,呵呵,你不掉谁掉。

瑟提瑟提!海贼天敌!:不错

重生回到小时候

第1章 我重生了

1985年6月,东河村。
骄阳似火,在阳光的暴晒之下,麦子仅剩的绿色快要被一扫而光,一片片金黄布满了田间地头。
树木葱郁,小河环绕中的村庄安静祥和,村北头的一户人家中,却传出“啪”的一声脆响。
夏青猛地打了个激灵,睁开了眼睛。
眼前没有周沂南,只有白色的蚊帐顶棚,透过蚊帐,隐约能看见木板拼接的房顶,和高高的房梁,跟她小时候的房子一个样。
她不会真的重生了吧?
她刚把父母下葬,就收到手机提醒,周沂南今天被执行枪决,她一边看一边往停车场走,还没看完,就被撞飞了。
然后就听到有个声音问她要不要重生,说只要她能让周沂南改邪归正,就给她丰厚奖励,什么技能加成、道具辅助、储物空间 再醒来,她就躺在这儿了。
夏青撩开蚊帐,想看看这到底是不是她家,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一声哭喊:“夏友斌,你给我回来!”
紧接着又是一声怒喝:“徐凤霞,你给我松开!”
夏青的心脏猛地收紧了,夏友斌是她爸,徐凤霞是她妈,她刚把他俩一起埋了啊!
来不及多想,夏青立刻跑了出去。
只见门外一片狼藉,椅子东倒西歪,花瓶茶杯碎了一地,塑料假花散落各处,其中两朵还被踩扁了。
披头散发的女人哭着揪住男人的衣摆,男人黑沉着脸,用力掰开她的手指,把她推开。
女人跌倒在地,手指摁在碎瓷片上,鲜红的血瞬间从指缝中流出,疼的她喊出了声。
男人却只顾着往外走,不肯回头看一眼。
女人明艳的脸上全是泪水,她不管不顾抓起碎瓷片朝男人砸了过去。
锋利的瓷片擦着男人的肩膀砸落在了门槛上,他扭过头,清秀的面容有些狰狞,恶狠狠瞪着女人,“徐凤霞,你有完没完?”
“没完!
夏友斌,今天你要是敢出这个门,这日子就不过了!”
“不过就不过!
就你这种泼妇,谁愿意跟你过!”
“你敢骂我是泼妇,我跟你拼了!”
“你别以为我不打女人!”
女人跟疯了一样冲上去挠男人,男人恶狠狠举起了拳头 夏青惊恐地攥紧了拳头,瑟瑟发抖。
自从靠自己的努力在大城市站稳脚跟后,夏青就很少再梦到小时候的情景了。
骤然看到这一幕,发自内心的恐惧,让她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方钻进去,躲起来。
“铛!
铛!
铛………” 悠扬清脆的钟声,吓的夏青一哆嗦,她僵硬地扭过头,看到屋子正中靠墙的长条案上,木质座钟的时针刚刚指到五点,下面的钟摆还在微微晃动。
而钟表旁边被撞歪的翻页日历上,清晰的显示着今天的日期——1985年6月3日!
她,真的重生了!
她不要再像上辈子那样,光知道害怕躲藏!
夏青用尽全力,大吼一声:“别打啦!”
尖利的女童声不仅惊到了正在厮打的男女,也震得夏青自己耳朵嗡嗡响。
夏友斌下意识松开手,徐凤霞也本能松手,却忘了他俩正在厮打,突然没了支撑,徐凤霞不由往后倒。
夏青只觉得眼前光线一暗,徐凤霞就朝她撞了过来,而夏友斌光顾着捞徐凤霞,都没看见她也要摔倒了。
“砰!”
的一声,夏青的头重重磕在了门框上,疼的她眼前一阵阵发黑,小星星乱飞。
“闹闹!”
“闹闹!”
夏青看着蹲在她面前,一声接一声喊她小名,吓的脸都发白的徐凤霞和夏友斌,心情十分复杂。
就在这个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他俩大吵一架,妈妈一气之下回了娘家,没过多久,跟人私奔了。
爸爸破罐破摔,天天打牌,越赌越大,把家产都败光了不算,还欠了一大笔高利贷,把奶奶气得吐了血。
姑姑们为了给奶奶治病,帮爸爸还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让她恨不得一夜长大,还钱报恩,不再拖累任何人。
结果,爸爸死在牢里的那天,她接到了电话,让她去认领尸体,失联多年的妈妈死在了红灯区。
而现在,这对害人害己的夫妻还光顾着抱怨对方: “夏友斌,都怨你,要不是你突然松手,我也不会撞到闹闹,闹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我也不活啦!”
“你爱活不活,我还不想活了呢,你看看你把我脖子挠的,都流血了!”
“你就光知道你的脖子,我的手也扎破了,你看,看!”
夏青看着举着手上的伤口,使劲往她爸脸上凑的妈,和一脸不耐烦躲避的爸,头更疼了。
拜托你们先管管孩子吧,我还在地上躺着呢!
“你们,我——” 夏青刚说了三个字,就听到院里传来一声怒喝:“我才出去多大一会儿,你们就又吵架,天天吵,天天闹,你们能不能消停点,让我省省心啊!”
夏青愣了下,眼泪哗哗往外冒,嗓子里像是堵了一团棉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奶奶,是奶奶的声音!
夏青从小就是奶奶带大,父母分开后,更是跟奶奶相依为命,可还没等她小学毕业,奶奶就去世了。
从那以后再也没人等她放学,笑着听她说学校的事,摸着她的头喊她的小名了。
夏青紧紧盯着门口,看到那个跟记忆中一模一样,头发永远梳得整整齐齐,面容白皙,温暖慈爱的奶奶,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夏奶奶正准备教训儿子媳妇的话,被宝贝孙女这一嗓子吓回了肚子,再一看,孩子头上鼓了老大一个包,不由急的三步并两步,冲到跟前。
“闹闹,宝儿啊,哎呀,头上咋鼓这么大个包?
这是咋弄的啊?”
夏奶奶刚想伸出手摸摸孩子头上的包,看看到底伤的严不严重,夏青却扑到她怀里大哭起来。
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吓的夏奶奶脸都白了。
压抑在夏青心中多年的痛苦和想念,都随着眼泪倾泻了出来。
夏家众人吓的够呛,生怕她磕坏了脑袋,手忙脚乱把她抬上了板车,赶紧去往镇上的卫生所。
去卫生所路上,夏青哭的太狠了,一下子停不下来,靠在奶奶怀里,抽抽搭搭。
脑中忽然听到冰冷的机械音:目标人物出现,系统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