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再看我一眼(沈月清顾封邑)最新热门小说_沈月清顾封邑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你再看我一眼》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焱之”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沈月清顾封邑,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嫁给他之后,沈月清非常开心,可成亲后的三年里,她也体会到什么是绝望爱他,沈月清

小说:你再看我一眼

类型:言情

作者:焱之

角色:沈月清顾封邑

热门新书《你再看我一眼》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焱之”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寒冬腊月,天寒地冻。北齐王府一个偏僻的柴房里,一个衣着破旧单薄的女人正颤巍巍的拿着一个包子,慢慢的吃着。这个包子是沈月清求了好久,才有一个丫鬟好心给她的。自从顾封邑把她废弃丢到这里之后,她每天的伙食都只是一碗带着冰渣的稀粥,可最近恰逢她的月事,她疼的厉害,这才不得已求来一个热包子。然而,下一秒手中的抱着被人用力打掉

评论专区

猎赝:文笔没的说,写的很是诙谐幽默

一人的无限恐怖:··无限流的同人,也就这本有点气候。不过,中后期依旧失败。不是文笔或者处理能力的问题,只不过泥马选点靠谱的动漫来写。

我的女儿不可能是魔王:可以看出作者的绅士情怀和文学素养,希望有机会可以在体育器械室侵犯作者

你再看我一眼

第1章:全府皆斩

寒冬腊月,天寒地冻。
北齐王府一个偏僻的柴房里,一个衣着破旧单薄的女人正颤巍巍的拿着一个包子,慢慢的吃着。
这个包子是沈月清求了好久,才有一个丫鬟好心给她的。
自从顾封邑把她废弃丢到这里之后,她每天的伙食都只是一碗带着冰渣的稀粥,可最近恰逢她的月事,她疼的厉害,这才不得已求来一个热包子。
然而,下一秒手中的抱着被人用力打掉。
“沈月清,你还有脸在这里吃东西,还不赶紧把你偷梨白的九芝草拿出来。”
愣愣的看了会儿地上的包子,沈月清遗憾的叹了口气,“我说过了,我没见过什么九芝草。”
顾封邑怒气更胜,转眸看向一旁的丫鬟,“你敢私自给她送吃的的,来人,拖出去打四十大板,丢出府。”
“不要……王爷饶命啊……” 纵然拼命挣扎求情,小丫鬟还是被无情的拖走了,看着小丫鬟眼睛里的仇恨和恐惧,沈月清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声音都有些颤抖:“你就这么恨我,连这样无辜的人都不放过?”
顾封邑俯身,冷冷的看着她:“与你有关的人,都死有余辜!”
意味不明的话,让沈月清心中的不安骤然扩大。
“你做了什么?”
随着她的话,之间顾封邑拿出一张布告丢到她脚下。
看到白纸上森森的黑字和血印,沈月清脑中轰的一声,震得她无法思考。
上面写着,沈长庚谋逆,昨日沈府上下赐死抄家,九族流放。
顾封邑笑得残忍:“可怜沈家父母,生养了女儿,倒被女儿牵累了性命。”
“你个混蛋!”
沈月清心肝剧裂,疯了一般冲上去,却连他一片衣角都没摸到,就被他一脚踹到墙角,身体狠狠砸到了墙上。
后背痛,心肺脾胃到处都痛,却没有哪里痛过她的心。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当年没有爱上他,没有偷偷跟着他去战场继而机缘巧合救了他,结果落个断送了全家人性命的下场。
她用力将自己蜷缩起来,却无法减少丝毫心中的抽痛。
“啊!”
撕心裂肺的嘶喊声,再也克制不住脱口而出。
顾封邑愣了,这么多年,无论他怎么对待她,她都高傲到让他恨不得折了她的脖子,竟然从没见过她如此绝望悲恸的样子,好像所有的生机都瞬间从她身上抽离了。
看着她的样子,他心里无法控制的又生出异样的感觉,手指慢慢攥紧了袖里的半截短笛。
这短笛是救他的人留下来的,他记得昏迷间,反复听到那个人吹一首曲子,当无意间在一间小酒馆听见楚梨白吹出这段曲子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几年来魂牵梦绕,苦苦寻找的那个人,终于找到了。
而现在,因为沈月清偷走了她救命用的九芝草,导致她生命垂危,他可能再次失去她。
他没守住她一次,怎么可能让这种事发生第二次?
想到现在虚弱苍白的躺在病榻上的梨白,他的心又硬了下来。
“你的六弟还没死,你不想救他吗?”
声音冰冷。
沈月清浑身一震,猛地睁大眼睛,她的六弟,那个才五岁的弟弟,没死?
“你要什么?”
她一开口,声音是自己都吓了一跳的粗嘎。
“梨白病发了,大夫给她新创了一副药,但是毒性可能太大,怕有什么不妥,需要人试药。”
原来,又是为了那个女人。
心里痛得撕心裂肺,沈月清却笑得肆意:“好,我同意了。”
 

                       

小说:你再看我一眼

类型:言情

作者:焱之

角色:沈月清顾封邑

热门新书《你再看我一眼》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焱之”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寒冬腊月,天寒地冻。北齐王府一个偏僻的柴房里,一个衣着破旧单薄的女人正颤巍巍的拿着一个包子,慢慢的吃着。这个包子是沈月清求了好久,才有一个丫鬟好心给她的。自从顾封邑把她废弃丢到这里之后,她每天的伙食都只是一碗带着冰渣的稀粥,可最近恰逢她的月事,她疼的厉害,这才不得已求来一个热包子。然而,下一秒手中的抱着被人用力打掉

评论专区

猎赝:文笔没的说,写的很是诙谐幽默

一人的无限恐怖:··无限流的同人,也就这本有点气候。不过,中后期依旧失败。不是文笔或者处理能力的问题,只不过泥马选点靠谱的动漫来写。

我的女儿不可能是魔王:可以看出作者的绅士情怀和文学素养,希望有机会可以在体育器械室侵犯作者

你再看我一眼

第1章:全府皆斩

寒冬腊月,天寒地冻。
北齐王府一个偏僻的柴房里,一个衣着破旧单薄的女人正颤巍巍的拿着一个包子,慢慢的吃着。
这个包子是沈月清求了好久,才有一个丫鬟好心给她的。
自从顾封邑把她废弃丢到这里之后,她每天的伙食都只是一碗带着冰渣的稀粥,可最近恰逢她的月事,她疼的厉害,这才不得已求来一个热包子。
然而,下一秒手中的抱着被人用力打掉。
“沈月清,你还有脸在这里吃东西,还不赶紧把你偷梨白的九芝草拿出来。”
愣愣的看了会儿地上的包子,沈月清遗憾的叹了口气,“我说过了,我没见过什么九芝草。”
顾封邑怒气更胜,转眸看向一旁的丫鬟,“你敢私自给她送吃的的,来人,拖出去打四十大板,丢出府。”
“不要……王爷饶命啊……” 纵然拼命挣扎求情,小丫鬟还是被无情的拖走了,看着小丫鬟眼睛里的仇恨和恐惧,沈月清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声音都有些颤抖:“你就这么恨我,连这样无辜的人都不放过?”
顾封邑俯身,冷冷的看着她:“与你有关的人,都死有余辜!”
意味不明的话,让沈月清心中的不安骤然扩大。
“你做了什么?”
随着她的话,之间顾封邑拿出一张布告丢到她脚下。
看到白纸上森森的黑字和血印,沈月清脑中轰的一声,震得她无法思考。
上面写着,沈长庚谋逆,昨日沈府上下赐死抄家,九族流放。
顾封邑笑得残忍:“可怜沈家父母,生养了女儿,倒被女儿牵累了性命。”
“你个混蛋!”
沈月清心肝剧裂,疯了一般冲上去,却连他一片衣角都没摸到,就被他一脚踹到墙角,身体狠狠砸到了墙上。
后背痛,心肺脾胃到处都痛,却没有哪里痛过她的心。
如果可以,她多希望当年没有爱上他,没有偷偷跟着他去战场继而机缘巧合救了他,结果落个断送了全家人性命的下场。
她用力将自己蜷缩起来,却无法减少丝毫心中的抽痛。
“啊!”
撕心裂肺的嘶喊声,再也克制不住脱口而出。
顾封邑愣了,这么多年,无论他怎么对待她,她都高傲到让他恨不得折了她的脖子,竟然从没见过她如此绝望悲恸的样子,好像所有的生机都瞬间从她身上抽离了。
看着她的样子,他心里无法控制的又生出异样的感觉,手指慢慢攥紧了袖里的半截短笛。
这短笛是救他的人留下来的,他记得昏迷间,反复听到那个人吹一首曲子,当无意间在一间小酒馆听见楚梨白吹出这段曲子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几年来魂牵梦绕,苦苦寻找的那个人,终于找到了。
而现在,因为沈月清偷走了她救命用的九芝草,导致她生命垂危,他可能再次失去她。
他没守住她一次,怎么可能让这种事发生第二次?
想到现在虚弱苍白的躺在病榻上的梨白,他的心又硬了下来。
“你的六弟还没死,你不想救他吗?”
声音冰冷。
沈月清浑身一震,猛地睁大眼睛,她的六弟,那个才五岁的弟弟,没死?
“你要什么?”
她一开口,声音是自己都吓了一跳的粗嘎。
“梨白病发了,大夫给她新创了一副药,但是毒性可能太大,怕有什么不妥,需要人试药。”
原来,又是为了那个女人。
心里痛得撕心裂肺,沈月清却笑得肆意:“好,我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