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时光(易荷施然)_《幸福时光》完结版在线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幸福时光》,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易荷施然,由大神作者“易荷”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嘴角微微上扬,语气轻浮,怎么听怎么贱等到婚礼一切都结束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我拿回手机翻看了一下,姜澈不知道给我打了多少个电话,从头拉到底,全是他的未接来电我刚想看下他给我发的信息,电话又打了个过来我毫不犹豫的挂断拉黑几分钟后,一旁施然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小说:幸福时光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易荷

角色:易荷施然

姜澈那张清秀的脸又难看了几分。小荷,能不能别闹了!如果你是为了气我联合施然演这么场戏的话,那么你成功了。就此打住好吗?我直视着他,很认真说道,不好意思,没跟你闹,我真结婚了,领证了的那种。他高大的身子微微晃了晃,不可置信的低吼,我们还没分手!对啊,没分手。但是当你扔下我陪聂韵去过七夕的时候我就当你死了

评论专区

九重神格:从笔名就知道作者的心多大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又是无病**的文青病

我师叔是林正英:第一次看见起点抄袭飞卢的小说

幸福时光

幸福时光第15章  

姜澈那张清秀的脸又难看了几分。
小荷,能不能别闹了!
如果你是为了气我联合施然演这么场戏的话,那么你成功了。
就此打住好吗?
我直视着他,很认真说道,不好意思,没跟你闹,我真结婚了,领证了的那种。
他高大的身子微微晃了晃,不可置信的低吼,我们还没分手!
对啊,没分手。
但是当你扔下我陪聂韵去过七夕的时候我就当你死了。
他语气慌乱,我真的只是去上海出差,我没想到会遇到她!
我没忍住笑出声来,你自己信吗?
会不会遇到她你心里没数么?
姜澈噎住,过了一会儿,低下头跟我道歉。
对不起小荷,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刚想说话,可一双大手却搭在了我的肩上,把我拉在了身后。
施然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这不是姜大情圣吗?
我扭过头看他,惊讶的问道,你怎么来的这么快?
距离我给他打电话应该也就才过去十几分钟,我以为还要再等会儿呢。
刚好在附近处理点事,接到你的电话就抓紧赶过来了。
他笑着回完我,然后冲姜澈挑了挑眉,怎么,准备在大庭广众之下撬墙角?
姜澈攥紧拳头,浑身气的打颤。
他厉声道,明明撬墙角的人是你!
你趁人之危!
施然勾起嘴角,笑着怼了句,哦,那又怎样。
我们已经结婚了。
姜澈冲上来想要打他。
施然轻轻将我推开,生生挨了他一拳后才开始反击。
两人从小就就一静一动,在打架这方面实力悬殊。
很快,姜澈便被按在地上摩擦。
开始想趁机勒索我的那个司机看到这仗势,趁着绿灯开着车悄无声息的跑了。
我们三个被一起带到了警局,车祸事件变成了打架斗殴。
可巧,处理我们纠纷的民警还是同一个大院的老熟人,比我们大上几岁的陈易。
他视线在我们三人身上来回巡视,八卦的嘴脸丝毫不掩藏。
“这是怎么回事?
为爱吃醋?
当街打人?
说吧,准备怎么解决。”
施然耸了耸肩,“陈哥,无所谓啊,他先动的手,我正当防卫来着。”
我额头上一阵黑线,难怪他要挨下那一拳,原来是在这等着呢。
“那你们就说说为什么打架吧。”
陈易笑了。
姜澈白他一眼,明知故问。
陈易也不恼,笑的蔫坏,夺妻之仇不共戴天?
姜澈眼眶猩红,沉声唤道,陈易!
陈易没再继续刺激他。
轻咳了两声,然后把我们批评教育了一番,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小说:幸福时光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易荷

角色:易荷施然

姜澈那张清秀的脸又难看了几分。小荷,能不能别闹了!如果你是为了气我联合施然演这么场戏的话,那么你成功了。就此打住好吗?我直视着他,很认真说道,不好意思,没跟你闹,我真结婚了,领证了的那种。他高大的身子微微晃了晃,不可置信的低吼,我们还没分手!对啊,没分手。但是当你扔下我陪聂韵去过七夕的时候我就当你死了

评论专区

九重神格:从笔名就知道作者的心多大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又是无病**的文青病

我师叔是林正英:第一次看见起点抄袭飞卢的小说

幸福时光

幸福时光第15章  

姜澈那张清秀的脸又难看了几分。
小荷,能不能别闹了!
如果你是为了气我联合施然演这么场戏的话,那么你成功了。
就此打住好吗?
我直视着他,很认真说道,不好意思,没跟你闹,我真结婚了,领证了的那种。
他高大的身子微微晃了晃,不可置信的低吼,我们还没分手!
对啊,没分手。
但是当你扔下我陪聂韵去过七夕的时候我就当你死了。
他语气慌乱,我真的只是去上海出差,我没想到会遇到她!
我没忍住笑出声来,你自己信吗?
会不会遇到她你心里没数么?
姜澈噎住,过了一会儿,低下头跟我道歉。
对不起小荷,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刚想说话,可一双大手却搭在了我的肩上,把我拉在了身后。
施然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这不是姜大情圣吗?
我扭过头看他,惊讶的问道,你怎么来的这么快?
距离我给他打电话应该也就才过去十几分钟,我以为还要再等会儿呢。
刚好在附近处理点事,接到你的电话就抓紧赶过来了。
他笑着回完我,然后冲姜澈挑了挑眉,怎么,准备在大庭广众之下撬墙角?
姜澈攥紧拳头,浑身气的打颤。
他厉声道,明明撬墙角的人是你!
你趁人之危!
施然勾起嘴角,笑着怼了句,哦,那又怎样。
我们已经结婚了。
姜澈冲上来想要打他。
施然轻轻将我推开,生生挨了他一拳后才开始反击。
两人从小就就一静一动,在打架这方面实力悬殊。
很快,姜澈便被按在地上摩擦。
开始想趁机勒索我的那个司机看到这仗势,趁着绿灯开着车悄无声息的跑了。
我们三个被一起带到了警局,车祸事件变成了打架斗殴。
可巧,处理我们纠纷的民警还是同一个大院的老熟人,比我们大上几岁的陈易。
他视线在我们三人身上来回巡视,八卦的嘴脸丝毫不掩藏。
“这是怎么回事?
为爱吃醋?
当街打人?
说吧,准备怎么解决。”
施然耸了耸肩,“陈哥,无所谓啊,他先动的手,我正当防卫来着。”
我额头上一阵黑线,难怪他要挨下那一拳,原来是在这等着呢。
“那你们就说说为什么打架吧。”
陈易笑了。
姜澈白他一眼,明知故问。
陈易也不恼,笑的蔫坏,夺妻之仇不共戴天?
姜澈眼眶猩红,沉声唤道,陈易!
陈易没再继续刺激他。
轻咳了两声,然后把我们批评教育了一番,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