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梦为魂)墨意韬温婉昕全章节在线阅读_《裁梦为魂》全集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裁梦为魂》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风闹”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墨意韬温婉昕,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温婉昕对墨意韬的爱有多少,他对自己的恨便有多深;他说的不爱,温婉昕是不相信的,只

小说:裁梦为魂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风闹

角色:墨意韬温婉昕

现代言情小说《裁梦为魂》的作者是“风闹”。故事梗概:“墨意韬,饶了我。不要在我哥哥的面前。”温婉昕和墨意韬虽未成亲,却早已有过数次的夫妻之实。他要,她就会乖巧地躺在他的身下。可今天却挣扎着想从他身下逃离高喊:“求饶……

评论专区

一品丹仙:忠粉,喜欢这一口的神作。八宝饭作品的前期值得相信。剧情流畅度爆表,一口气读完意犹未尽。作者写短篇的功力特别强,每段小剧情设计的都很好。大概最大的缺点是他的主角都是狡猾市侩的,有时候不太讨喜

艾泽拉斯之力:魔兽和黑魂的大杂烩,暂时没有见到十分出彩的地方。

美漫之超人:来,看我的嘴型,“呵,tui”我以为我能看到人间之神在漫威当个兴趣使然的英雄或者一个人逐渐成为神,没想到又是一个披着同人外衣的龙傲天写同人能麻烦你记得你写的是“同人”吗?

裁梦为魂

《裁梦为魂》精彩片段

第01章

“墨意韬,饶了我。
不要在我哥哥的面前。”
温婉昕和墨意韬虽未成亲,却早已有过数次的夫妻之实。
他要,她就会乖巧地躺在他的身下。
可今天却挣扎着想从他身下逃离高喊:“求饶。”
“饶了你?
是谁只穿着肚兜到本王书房送莲子羹,引诱本王的?”
“如今到喊着求饶,做出一副冰清玉洁的模样给你那半死不活的哥哥看?”
说完墨意韬将温婉昕拽到凤穿牡丹的屏风后面,屏风后的椅子上绑着一个男人,双目被剜,喉舌被拔。
曾经权倾朝野的温臣相,如今沦为可怜虫。
他虽然看不见眼前的画面,却听得一清二楚。
身体愤怒扭动,椅子发出剧烈响动。
温婉昕想逃走,却被墨意韬抓回压在八角桌上,放肆玩弄。
温婉昕羞愧欲死!
他怎么能当着她哥哥的面这么对她!
墨意韬看向椅子上的男人,“温初行,这就是你妹妹。
本王只要勾一勾手指,她就解了罗裙躺在床上。”
哐当—— 温初行愤怒扭动身体,连人带椅子摔到在地。
温婉昕不可置信地看着墨意韬,明明昨夜他还将她拥在怀中喊着心肝。
这不是真的!
“意韬!
这不是真的,你不会这么对我的!”
“呵。
温初行,你当年身为皇后走狗,在我母妃的坐胎药里下藏红花,让她在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难产而死!”
“温初行,你这妹妹可真是下贱。
本王将你温家抄家,都没有说过要娶她为妃,她还巴巴地贴在本王身上。”
温初行涌出两行血泪,想起身却重重摔倒在地。
温婉昕并不知道她哥哥和墨意韬之间竟然血海深仇!
可她和墨意韬这八年又算什么?
八年前她哥哥。
结党营私被罢官抄家,她结识离王墨意韬。
她十五岁便跟了墨意韬,他宠她疼爱,甚至将她带到王府,他却从未说过娶他。
她深知臣相府被抄家后没了靠山,若想成为离王妃,自是要比普通女子优秀,所以她这些年一直修行医术。
她爱了墨意韬整整八年!
女子能有多少个八年!
温婉昕心脏好似裂开一般疼痛,“墨意韬,你为什么要骗我!
为什么!”
凄厉的哭声响彻王府。
“为什么?
温初行就你这么个宝贝妹妹。
他害死本王母妃,本王玩弄他妹妹。
这是他该有的报应!”
报应?
温婉昕大笑了起来,笑得流泪。
她爱了墨意韬八年来,原来不过是一场报应!
这八年,她刻骨铭心的爱情只是个笑话!
温婉昕更没想到的,哥哥受刺激晕过去送去医堂,就被两名官兵给带走。
温初行通敌叛国,证据确凿!

                       

小说:裁梦为魂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风闹

角色:墨意韬温婉昕

现代言情小说《裁梦为魂》的作者是“风闹”。故事梗概:“墨意韬,饶了我。不要在我哥哥的面前。”温婉昕和墨意韬虽未成亲,却早已有过数次的夫妻之实。他要,她就会乖巧地躺在他的身下。可今天却挣扎着想从他身下逃离高喊:“求饶……

评论专区

一品丹仙:忠粉,喜欢这一口的神作。八宝饭作品的前期值得相信。剧情流畅度爆表,一口气读完意犹未尽。作者写短篇的功力特别强,每段小剧情设计的都很好。大概最大的缺点是他的主角都是狡猾市侩的,有时候不太讨喜

艾泽拉斯之力:魔兽和黑魂的大杂烩,暂时没有见到十分出彩的地方。

美漫之超人:来,看我的嘴型,“呵,tui”我以为我能看到人间之神在漫威当个兴趣使然的英雄或者一个人逐渐成为神,没想到又是一个披着同人外衣的龙傲天写同人能麻烦你记得你写的是“同人”吗?

裁梦为魂

《裁梦为魂》精彩片段

第01章

“墨意韬,饶了我。
不要在我哥哥的面前。”
温婉昕和墨意韬虽未成亲,却早已有过数次的夫妻之实。
他要,她就会乖巧地躺在他的身下。
可今天却挣扎着想从他身下逃离高喊:“求饶。”
“饶了你?
是谁只穿着肚兜到本王书房送莲子羹,引诱本王的?”
“如今到喊着求饶,做出一副冰清玉洁的模样给你那半死不活的哥哥看?”
说完墨意韬将温婉昕拽到凤穿牡丹的屏风后面,屏风后的椅子上绑着一个男人,双目被剜,喉舌被拔。
曾经权倾朝野的温臣相,如今沦为可怜虫。
他虽然看不见眼前的画面,却听得一清二楚。
身体愤怒扭动,椅子发出剧烈响动。
温婉昕想逃走,却被墨意韬抓回压在八角桌上,放肆玩弄。
温婉昕羞愧欲死!
他怎么能当着她哥哥的面这么对她!
墨意韬看向椅子上的男人,“温初行,这就是你妹妹。
本王只要勾一勾手指,她就解了罗裙躺在床上。”
哐当—— 温初行愤怒扭动身体,连人带椅子摔到在地。
温婉昕不可置信地看着墨意韬,明明昨夜他还将她拥在怀中喊着心肝。
这不是真的!
“意韬!
这不是真的,你不会这么对我的!”
“呵。
温初行,你当年身为皇后走狗,在我母妃的坐胎药里下藏红花,让她在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难产而死!”
“温初行,你这妹妹可真是下贱。
本王将你温家抄家,都没有说过要娶她为妃,她还巴巴地贴在本王身上。”
温初行涌出两行血泪,想起身却重重摔倒在地。
温婉昕并不知道她哥哥和墨意韬之间竟然血海深仇!
可她和墨意韬这八年又算什么?
八年前她哥哥。
结党营私被罢官抄家,她结识离王墨意韬。
她十五岁便跟了墨意韬,他宠她疼爱,甚至将她带到王府,他却从未说过娶他。
她深知臣相府被抄家后没了靠山,若想成为离王妃,自是要比普通女子优秀,所以她这些年一直修行医术。
她爱了墨意韬整整八年!
女子能有多少个八年!
温婉昕心脏好似裂开一般疼痛,“墨意韬,你为什么要骗我!
为什么!”
凄厉的哭声响彻王府。
“为什么?
温初行就你这么个宝贝妹妹。
他害死本王母妃,本王玩弄他妹妹。
这是他该有的报应!”
报应?
温婉昕大笑了起来,笑得流泪。
她爱了墨意韬八年来,原来不过是一场报应!
这八年,她刻骨铭心的爱情只是个笑话!
温婉昕更没想到的,哥哥受刺激晕过去送去医堂,就被两名官兵给带走。
温初行通敌叛国,证据确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