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明李友桂(独家蜜宠:魅惑小娇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马明李友桂)完整版在线阅读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独家蜜宠:魅惑小娇妻》,这是“佚名”写的,人物马明李友桂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小说:独家蜜宠:魅惑小娇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马明李友桂

热门网文大神“佚名”的新书《独家蜜宠:魅惑小娇妻》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她重生了。李沫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侧头看着离自己不到十公分的暗黄色的泥墙,她的视线再往上调就是排列得整整齐齐的灰黑色的瓦片。她身下的木板床,草席,凌乱的缝了N个洞的烟灰色蚊帐,破破烂烂的毛毯……一贫如洗的房子。这种破旧又年代久远的房子,她在二十岁以前就住着这样的房子,此刻完全没有一点陌生和违和感。然而,违和的是,她明明在经历了七年的末世最后战斗死掉了,怎么一睁眼又回到了这样的房子里?不,比她当年生活过的房子还要破旧还要贫瘠,至少当年她家里除了床,还是有碗柜,各种洗脸盆,铝水桶铁水桶,长椅,饭桌和凳子,床上的东西也没这么破

评论专区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粮草航空工业文,前期有些剧情上的安排有点不合理,但是也算不上毒点,可能是那个时代的特殊情节?这书写的是,从无人机开始的航空业,切入角度还挺有新意的。

施法诸天:冰与火的部分又臭又长。

武侠世界侠客行:全篇毫无实质空洞水文,就是杀日本人的时候胆子挺大但是为什么放过八国联军呢?

独家蜜宠:魅惑小娇妻

第1章

第1章她重生了。
李沫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侧头看着离自己不到十公分的暗黄色的泥墙,她的视线再往上调就是排列得整整齐齐的灰黑色的瓦片。
她身下的木板床,草席,凌乱的缝了N个洞的烟灰色蚊帐,破破烂烂的毛毯……一贫如洗的房子。
这种破旧又年代久远的房子,她在二十岁以前就住着这样的房子,此刻完全没有一点陌生和违和感。
然而,违和的是,她明明在经历了七年的末世最后战斗死掉了,怎么一睁眼又回到了这样的房子里?
不,比她当年生活过的房子还要破旧还要贫瘠,至少当年她家里除了床,还是有碗柜,各种洗脸盆,铝水桶铁水桶,长椅,饭桌和凳子,床上的东西也没这么破。
她曾经已经死掉了,确认。
所以,这副身体绝壁不是自己的,她看着自己那只鸡爪子似的枯瘦又细长的手,在末世那样的条件下她也没饿成那样,更不要说摸到这样的排骨身体。
大姐,大姐,你终于醒了?”
突然,一个步伐急促的脚步声和一道迫不及待的惊喜的声音同时响起,随后一个瘦弱和营养不良的小姑娘红着眼睛扑到了她的床边,眼泪扑簌簌往下掉,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大姐?

这身体果然又是个当老大的。
李沫掩饰住自己内心的震惊,沉默的看着埋首在她肩膀旁边上伤心欲绝的小丫头,也许是因为她哭得实在是太伤心太绝望了,以至于李沫不忍心的伸出鸡爪子对小丫头来了一记摸头杀。
别哭了,我没事。”
李沫也不知道眼下是个什么状况,更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所以她采取了最保守的办法,最万金油的安慰台词。
许是她的苏醒和说的话起了作用,小丫头抽抽泣泣的抬起头来,用那只补了七八处的袖子在她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眼泪鼻涕,简单粗鲁又熟练的处理了一下自己,才用红通通的大眼睛看着她。
大姐,你没事就好了,吓死我了,你破了头流了好多血,家里又没钱送你去医治,妈都快急死了……对了,妈还不知道你醒了呢。”
妈,大姐醒了。
妈……”小丫头当然不知道眼前的大姐早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大姐了,刚刚经历完恐慌之后小姑娘的心情就轻松起来,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后知后觉又想起自家妈妈还不知道大姐醒来的消息呢,突然又刷的一下好像小兔子一样跳起来冲出去大喊大叫。
然后……友柳,你大姐真的醒了?”
友桂,友桂……”妈,大姐真的醒了,大姐还说她没事了。”
随之,传入李沫耳朵里的是妇女那一道惊喜又惶恐的声音,以及刚刚那小姑娘清脆的应和。
轰。
友……桂?

友桂。
李沫一听友桂这个称号就知道绝对是这副身体的名字,只是这两个字听起来怎么这么熟悉?

还没等她进入深入的猜测,小姑娘和一个瘦弱矮小型的中年妇女匆匆忙忙的走进来直奔床上的李沫。
友桂,太好了,你真的醒了,头还痛吗?
还有哪里不舒服?
你饿不饿?”
李母几步就来到床边,眼圈红红的向李沫伸去了同样枯瘦的手,很小心翼翼的落到了她的额头上。
而此时此刻,李沫完全没有听见妇人的声音,她震惊又死死的瞪着近在咫尺的这张似乎又熟悉又陌生的脸孔。
瘦瘦的脸,矮小的身材,以及……一模一样的黑痣,她原来也有,几乎同版,不变的位置……纵观前世她李氏家族几十号人口,这痣的形状和位置只有她和她……天,她奶啊,惊。
李沫几乎失态的直接突然刷的坐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妇女。
是了,怪不得有些眼熟,这完全就是她奶中年时的样子啊。
惊悚。
那,她现在是谁?
轰。
友桂。
李友桂。
想起了,她想起来了。
那可是她亲亲姑妈的名字。
但是,现在却成了她的名字了。
李沫,不,这会儿应该叫李友桂的她生无可恋的坐在厨房前的小凳子上茫然的看着火堆,灶里塞着三四根手指大的树枝,一口被烧得漆黑的瓦锅正煮着野菜米汤。
前因后果她从李友柳这个小姑娘喋喋不休的小嘴里知晓了,李友桂是在和别人抢挖野菜的时候被人打了个头破血流,昏过去之后她李沫就穿过来了,这绝壁是亲亲的一家人,没乱穿。
问题是,她姑成了她自己,她奶成了她妈,她爷她倒从来没见过,因为她出生的时候她爷早八百年前就挂了。
她惊悚而又难以置信的是,前世的她爸现在成了她弟,她伯伯们成了她哥哥,她小叔也成了她小弟啊。
风中凌乱啊。
这会儿,她爸和她叔不就是两个小豆丁?

已经成了李友桂表示她很心塞很心累。
煮个野菜粥并不用花费多长时间,没一会儿,李友桂已经和弟弟妹妹们一起坐到了一张桌子边上一人一碗稀拉的野菜粥,当然也是她首次与小时候的叔伯和她爸见面。
她奶和她小姑,不,她妈和她妹李友桂早就被李友桂悄无声息的打量了无数次了,除了李友柳这个妹妹她一点都不熟悉之外,她妈梁英作为曾经她奶多少还是更熟悉一些的。
因此,这会儿,李友桂的目光更多的是放在她曾经的爸李建环,小叔李建业和三伯李建文身上,李建业是个两岁的小豆丁,面黄肌瘦头发稀松一副营养不良,小小的一团正窝在她妈的怀里猛盯着桌上的碗呢。
李建环和李建文也分别是五岁和十二岁,兄弟俩虽然年纪相差好几岁一高一矮,可那副同样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样子不要太明显。
不过二弟李建环却明显长得比大弟李建文要斯文好看得多,一个骨架小模样清秀,一个有点五大粗的感觉,李友桂当年曾经看过她家这一支的全家集体照,就数她那个老爸最帅最英俊。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上一篇 2022年9月24日 pm6:57
下一篇 2022年9月24日 pm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