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逸洺沈念禾《所念皆忘川》_(所念皆忘川)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所念皆忘川》是作者“春雷炮”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楚逸洺沈念禾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他不爱她,却娶了她,只因为自己长得像那个女人!楚逸洺对沈念禾的恨,已经到了要将她

小说:所念皆忘川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春雷炮

角色:楚逸洺沈念禾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春雷炮”的热门书《所念皆忘川》,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新王妃当真与她长姐生得一模一样吗?”“尤其是那双眼,像极。可怜咱们王爷,往后要日日对着一双与自己所爱之人相似的眸子,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娶了一个不爱的女人。”新房外传来丫鬟的低语,沈念禾掐紧了喜服宽大袖摆下的手。隐隐的痛……“咣当——”门被粗暴推开。一股力将沈念禾从榻边捞起来,大红盖头堪堪滑落,露出一张清丽绝美的脸……

评论专区

女帝家的小白脸:剧毒,因为别人长得像自己老婆就想杀掉,这种思路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诸天福运:这个作者的书,打一星准是没错的

异界骷髅兵:不过现在才20万字,希望作者掌握好节奏

所念皆忘川

《所念皆忘川》精彩片段

第1章 娶了不爱的女人

“新王妃当真与她长姐生得一模一样吗?”
“尤其是那双眼,像极。
可怜咱们王爷,往后要日日对着一双与自己所爱之人相似的眸子,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娶了一个不爱的女人。”
新房外传来丫鬟的低语,沈念禾掐紧了喜服宽大袖摆下的手。
隐隐的痛…… “咣当——” 门被粗暴推开。
一股力将沈念禾从榻边捞起来,大红盖头堪堪滑落,露出一张清丽绝美的脸。
楚逸洺长臂扣紧沈念禾的纤腰,将她嵌入怀里,居高临下打量她,毫无波澜的眸子仿佛淬了三寸冰寒。
“嫁与本王,可欢喜?”
雄性气息呵吐在沈念禾脸上,沾着浓烈酒意。
“妾身,不胜欢喜。”
沈念禾无法避开那双如炬的目光,一颗心扑通狂跳。
楚逸洺邪魅勾唇,沁出一丝冷笑,“呵,你们沈家就这么迫不及待攀上高枝,你姐姐前脚嫁给本王的皇兄,你后脚便替你姐姐嫁与本王,想不到,沈家儿女的身子,这般轻贱。”
沈念禾微微一怔。
不等她反应,楚逸洺低头衔住她那瓣温软芳泽,似惩罚一般,他发狠咬了一口,辗转厮磨,粗暴蛮横。
沈念禾痛得呜咽出声,却无声地承受。
他也许不知,她是爱他的。
从一年前花灯诗会上,她对下他的诗起,她便早对他芳心暗许。
他也不知,后来他去寻那位蒙面对诗的女子,错将她的姐姐当成了她。
楚逸洺将她压倒在婚床上,撕去她身上的吉服,却扯过轻纱掩住了她半张脸。
她还没得及告诉他,她将自己交给他,望他好好珍惜,身上的人便横冲直撞闯了进来。
沈念禾疼得弓起身子,楚逸洺对她的痛楚置若罔闻。
身下的人秀眉紧蹙,晶莹的眸子逐渐凝结泪意,楚逸洺望着这双眼睛,动作猛地一顿,所有暴烈渐渐化作绵绵细雨,将沈念禾温柔包裹起来。
动情时,楚逸洺低唤:“予晴……” 沈念禾鸦睫微颤,哀戚地阖上眼,两行清泪自眼角滑落。
沈予晴。
沈念禾的同胞长姐,楚逸洺的心上人。
四更未过,楚逸洺便起身离去。
南香进来伺候,看沈念禾脸色不济,宽慰道:“小姐不必失落,王爷呀,八成是赶早朝去了。”
沈念禾知道南香是安慰自己,王爷大婚,圣上早就免了他的朝觐。
她强打起精神笑了笑,心头却一阵空落落的,“好在有你陪着我,来到这王府,也不算孤苦无依。”
“小姐说的什么话,如今小姐是楚王妃,有王爷可以仰仗。
至于南香,这辈子小姐不赶奴婢走,奴婢是死也不会离开小姐身边的!
“南香认真地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圆圆的包子脸笑起来憨态可爱,“小姐再躺下歇息歇息,明儿清早,还得受府里姬妾敬茶呢。”
翌日一大早,便来了人,说是王爷请王妃到藏娇苑一趟。
南香奇道:“藏娇苑不是妾室别院吗?
今日当是府中妾室到主院来给王妃敬茶,你是不是弄错了?”
那下人眉眼倨傲,瓮声瓮气回:“王爷让王妃去的,就是娇颜夫人的院子。”
说罢,又补了一句,“昨夜,王爷便是宿在那儿的。”
 

                       

小说:所念皆忘川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春雷炮

角色:楚逸洺沈念禾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春雷炮”的热门书《所念皆忘川》,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新王妃当真与她长姐生得一模一样吗?”“尤其是那双眼,像极。可怜咱们王爷,往后要日日对着一双与自己所爱之人相似的眸子,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娶了一个不爱的女人。”新房外传来丫鬟的低语,沈念禾掐紧了喜服宽大袖摆下的手。隐隐的痛……“咣当——”门被粗暴推开。一股力将沈念禾从榻边捞起来,大红盖头堪堪滑落,露出一张清丽绝美的脸……

评论专区

女帝家的小白脸:剧毒,因为别人长得像自己老婆就想杀掉,这种思路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诸天福运:这个作者的书,打一星准是没错的

异界骷髅兵:不过现在才20万字,希望作者掌握好节奏

所念皆忘川

《所念皆忘川》精彩片段

第1章 娶了不爱的女人

“新王妃当真与她长姐生得一模一样吗?”
“尤其是那双眼,像极。
可怜咱们王爷,往后要日日对着一双与自己所爱之人相似的眸子,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娶了一个不爱的女人。”
新房外传来丫鬟的低语,沈念禾掐紧了喜服宽大袖摆下的手。
隐隐的痛…… “咣当——” 门被粗暴推开。
一股力将沈念禾从榻边捞起来,大红盖头堪堪滑落,露出一张清丽绝美的脸。
楚逸洺长臂扣紧沈念禾的纤腰,将她嵌入怀里,居高临下打量她,毫无波澜的眸子仿佛淬了三寸冰寒。
“嫁与本王,可欢喜?”
雄性气息呵吐在沈念禾脸上,沾着浓烈酒意。
“妾身,不胜欢喜。”
沈念禾无法避开那双如炬的目光,一颗心扑通狂跳。
楚逸洺邪魅勾唇,沁出一丝冷笑,“呵,你们沈家就这么迫不及待攀上高枝,你姐姐前脚嫁给本王的皇兄,你后脚便替你姐姐嫁与本王,想不到,沈家儿女的身子,这般轻贱。”
沈念禾微微一怔。
不等她反应,楚逸洺低头衔住她那瓣温软芳泽,似惩罚一般,他发狠咬了一口,辗转厮磨,粗暴蛮横。
沈念禾痛得呜咽出声,却无声地承受。
他也许不知,她是爱他的。
从一年前花灯诗会上,她对下他的诗起,她便早对他芳心暗许。
他也不知,后来他去寻那位蒙面对诗的女子,错将她的姐姐当成了她。
楚逸洺将她压倒在婚床上,撕去她身上的吉服,却扯过轻纱掩住了她半张脸。
她还没得及告诉他,她将自己交给他,望他好好珍惜,身上的人便横冲直撞闯了进来。
沈念禾疼得弓起身子,楚逸洺对她的痛楚置若罔闻。
身下的人秀眉紧蹙,晶莹的眸子逐渐凝结泪意,楚逸洺望着这双眼睛,动作猛地一顿,所有暴烈渐渐化作绵绵细雨,将沈念禾温柔包裹起来。
动情时,楚逸洺低唤:“予晴……” 沈念禾鸦睫微颤,哀戚地阖上眼,两行清泪自眼角滑落。
沈予晴。
沈念禾的同胞长姐,楚逸洺的心上人。
四更未过,楚逸洺便起身离去。
南香进来伺候,看沈念禾脸色不济,宽慰道:“小姐不必失落,王爷呀,八成是赶早朝去了。”
沈念禾知道南香是安慰自己,王爷大婚,圣上早就免了他的朝觐。
她强打起精神笑了笑,心头却一阵空落落的,“好在有你陪着我,来到这王府,也不算孤苦无依。”
“小姐说的什么话,如今小姐是楚王妃,有王爷可以仰仗。
至于南香,这辈子小姐不赶奴婢走,奴婢是死也不会离开小姐身边的!
“南香认真地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圆圆的包子脸笑起来憨态可爱,“小姐再躺下歇息歇息,明儿清早,还得受府里姬妾敬茶呢。”
翌日一大早,便来了人,说是王爷请王妃到藏娇苑一趟。
南香奇道:“藏娇苑不是妾室别院吗?
今日当是府中妾室到主院来给王妃敬茶,你是不是弄错了?”
那下人眉眼倨傲,瓮声瓮气回:“王爷让王妃去的,就是娇颜夫人的院子。”
说罢,又补了一句,“昨夜,王爷便是宿在那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