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晋安林惜玥《林惜玥严晋安免费阅读》_(林惜玥严晋安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林惜玥严晋安免费阅读》是作者“林惜玥”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严晋安林惜玥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林惜玥轻扯唇角:“所以这一切都不过是我罪孽深重,所以罪有应得!你两天前就应该把刀拔出来再狠狠地给我胸口补上两刀,免得我现在又被救活了,脏了你的眼,污了你的耳,还让你吃饭都恶心到反胃!”…

小说:林惜玥严晋安免费阅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林惜玥

角色:严晋安林惜玥

不是……惜玥,我妈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了,那些真相我都知道了,一切过错都跟你没关系,确实是我误会了你。”严晋安一直是一个骄傲的人,这般急急的承认自己的错误是他自己也没设想到的。“哈!误会?不!误会的不是你,而是我!是我误以为自己真有多大能耐,迟早有一天能入你严晋安的法眼!是我误以为自己有多大面子,话语能入你严晋安的耳!也是我自以为是,把一颗不值钱的心交给了一个无情的人!”林惜玥轻扯唇角:“所以这一切都不过是我罪孽深重,所以罪有应得!你两天前就应该把刀**再狠狠地给我胸口补上两刀,免得我现在又被救活了,脏了你的眼,污了你的耳,还让你吃饭都恶心到反胃!”林惜玥的一字一句就像一根又一根冰刺一下下扎进严晋安的心口,扎得严晋安鲜血淋漓……他动动唇,却在眼前这双昔日里全是光芒,现如今已被仇恨充斥的眼眸里,说不出一句话来。他终于知道世上最狠、最毒的利器是什么,不是那些炼器师打造的武器,而是她字字诛心的话语以及对他满心满眼的仇恨。他多想抬手捂住她此时的眼睛,可最终还是没有力气,开口的声音很轻:“到底……要怎样你才肯原谅我?”他期盼甚至想求得她的原谅,不是因为其他,大概是安抚自己的良心,弥补自己愚蠢犯下的所有错误,也可能还想尽可能挽回支离破碎的这段感情,毕竟她曾是真心待过他的妻子,而且他现在发现自己真的不想失去她……“除非你死!”冰冷至极!掷地有声!…”就在两人之间陷入极致的沉默当中时,听说林惜玥醒来了的严母抱着鲜花,提着礼物就出现在了病房,满脸高兴:“小林,妈来看你了,这是你最喜欢的栀子花,我给你插床头花瓶里吧……”严母一向性格开朗,一下子就打破了冰封了般的氛围

评论专区

我靠写文在高危世界苟命:对女主提不起兴趣太无聊居然可以把咒术回战这个有趣的世界写这么无趣

不当小明星:白期待了一下,一本又蠢又小白的文,正在挣扎,如果没有回来追评就说明我毒发了。

影帝的日常:隆重推荐,仙草,主角比文艺时代的褚青要欢实多了

林惜玥严晋安免费阅读

林惜玥严晋安免费阅读第1章  

不是……惜玥,我妈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了,那些真相我都知道了,一切过错都跟你没关系,确实是我误会了你。”
严晋安一直是一个骄傲的人,这般急急的承认自己的错误是他自己也没设想到的。
“哈!
误会?
不!
误会的不是你,而是我!
是我误以为自己真有多大能耐,迟早有一天能入你严晋安的法眼!
是我误以为自己有多大面子,话语能入你严晋安的耳!
也是我自以为是,把一颗不值钱的心交给了一个无情的人!”
林惜玥轻扯唇角:“所以这一切都不过是我罪孽深重,所以罪有应得!
你两天前就应该把刀**再狠狠地给我胸口补上两刀,免得我现在又被救活了,脏了你的眼,污了你的耳,还让你吃饭都恶心到反胃!”
林惜玥的一字一句就像一根又一根冰刺一下下扎进严晋安的心口,扎得严晋安鲜血淋漓……他动动唇,却在眼前这双昔日里全是光芒,现如今已被仇恨充斥的眼眸里,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终于知道世上最狠、最毒的利器是什么,不是那些炼器师打造的武器,而是她字字诛心的话语以及对他满心满眼的仇恨。
他多想抬手捂住她此时的眼睛,可最终还是没有力气,开口的声音很轻:“到底……要怎样你才肯原谅我?”
他期盼甚至想求得她的原谅,不是因为其他,大概是安抚自己的良心,弥补自己愚蠢犯下的所有错误,也可能还想尽可能挽回支离破碎的这段感情,毕竟她曾是真心待过他的妻子,而且他现在发现自己真的不想失去她……“除非你死!”
冰冷至极!
掷地有声!
…”就在两人之间陷入极致的沉默当中时,听说林惜玥醒来了的严母抱着鲜花,提着礼物就出现在了病房,满脸高兴:“小林,妈来看你了,这是你最喜欢的栀子花,我给你插床头花瓶里吧……”严母一向性格开朗,一下子就打破了冰封了般的氛围。
“谢谢。”
林惜玥收起情绪,轻声道谢后又认真强调,“阿姨,我已经和你儿子离婚了,以后我还是会像以前那样对你,但称呼上该变的还是要变。”
严母哑然,赶忙道:“我知道是晋安这混小子对不住你,但他现在是真心悔过了,还有那十分讨人厌的女人,叫什么夏雨桐的现在都被他软禁起来了,他跟妈保证了,以后绝对一心一意的爱你,对你好……”“阿姨。”
林惜玥打断了严母的话,她知道严母的后半句肯定是假的,严晋安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所以她明白她的心思,但是她再也不可能如她所愿了,“我很感谢你对我的这份厚望,但我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再也没有心了……”林惜玥说这句话时,眼眸是那么平静,又那么空洞,空洞得没有一丝生气。
严晋安的心狠狠一抽,也不知为什么就格外窒息,却又深感无力。
“那好吧,妈也不能强迫你,不过你就当认了我这么个干妈,称呼上咱们还是像从前一样,妈也不想失去你这么个好女儿。”
话都到这份上了,林惜玥只好点头。
“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先修养好身体,以后的事情我们可以慢慢说……”“我累了。”
林惜玥缓缓合上了双眼。
“好,那妈就先不打扰你休息了。”
严母暗中狠狠地掐了严晋安一把,拉拽着他就出了病房。
“妈。”
出了病房严晋安有些不满的皱起了眉。
“你没看人家小林压根就不欢迎你吗?
现在她刚失去自己的父母,心灰意冷,一心寻死,哪还有心思理你,不拿扫把撵你真的是对你客气的了,你还是少刺激她,先让她自己冷静冷静,好好休养一两天。”
“我告诉你啊!
你要真心想求得她的原谅,就趁现在她无依无靠的时候,温柔些多陪伴她、照顾她,说不定哪天她就心软了……”接下来的两天严晋安都没有再和林惜玥打过照面,因为每次无论他挑什么时候来,她都双眸紧闭,眼都不肯睁开。
他知道大概是她不愿意看到他,好几次他站在床旁想跟她说些什么,最终都只是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道歉的话到了嘴边又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他知道现在的她内心一定是痛苦又煎熬的,而他……也一样。
有些伤害就像钉子,砸进了墙里,就算**也永远会是个黑洞。
如今,林惜玥已经是举目无亲,每天来看望她的人除了严母就只有……严晋安。

上一篇 2022年9月27日 am7:19
下一篇 2022年9月27日 am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