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慕柳思)废物女婿高中状元全文阅读_《废物女婿高中状元》全章节阅读

主角是陈慕柳思的奇幻玄幻小说《废物女婿高中状元》,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奇幻玄幻,作者“我有一笔”所著,主要讲述的是:陈慕是个废物女婿,谁能想到这个人人不耻的软饭男,竟有朝一日高中状元!谁也不相信,

小说:废物女婿高中状元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我有一笔

角色:陈慕柳思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我有一笔”的新作《废物女婿高中状元》,这是一本奇幻玄幻分类的书。内容详情为:夜郎县外理河村。“死贱人!你听说过丧葬物件儿用了,还有退这一说吗?”女子带着一股哀求语气一边回应着。“刘掌柜,这些东西的确是我早上到你那地儿拿的,但你也看到了,我男人还有气儿,殓衣棺材也没用,我不要了,退了,你可怜可怜我家……可以吗?”“我说你个死女人还耍起赖了是吧?”也不知过了多久,陈慕终于在昏迷中恢复了一丝意识,不过身体仍觉得疲惫的很,难以睁眼,只能听到有两个人在不断吵嚷着。“这里是哪儿?医院吗?”依稀记着,自己不是被手下给出卖了吗?怎么还活着?不等陈慕细想,耳边顿时又传来两个人的吵闹声,似乎是一个中年跟一个女人。“人陈慕稀罕城里王才女,你个死女人一破落货,还护着这小子,真就一贱皮子!老子可不管你穷不穷,今儿若不给钱,别怪老子打女人!”等等……刚刚那老爷们儿,似乎……叫的自己的名字!一场宿醉过后,怎么多了个媳妇儿?陈慕越想越觉得异常,当即奋力睁开双眼

评论专区

刀笼:莫名其妙的的遣词造句,像精神病人的呓语。除了制造阅读障碍,能干啥?没有足够的学识见闻,安安心心的白话文吧。

北宋士大夫的非人生活:要抄,就不能好好的当个文抄公?猪脚以一个风评不太好的布衣身份在信任知州面前自己写了一首作者原创半文半白的“诗”,结果那知州亲自为猪脚倒酒,大声喝彩,这尼玛。。。

博德大世界:啃了没多少就败退。干,简直就是挨了亚比达奇凋死术三连发一样的干。至少前面部分跟某些不走寻常路的博德攻略相比都嫌无趣。

废物女婿高中状元

第1章

夜郎县外理河村。
“死贱人!
你听说过丧葬物件儿用了,还有退这一说吗?”
女子带着一股哀求语气一边回应着。
“刘掌柜,这些东西的确是我早上到你那地儿拿的,但你也看到了,我男人还有气儿,殓衣棺材也没用,我不要了,退了,你可怜可怜我家……可以吗?”
“我说你个死女人还耍起赖了是吧?”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慕终于在昏迷中恢复了一丝意识,不过身体仍觉得疲惫的很,难以睁眼,只能听到有两个人在不断吵嚷着。
“这里是哪儿?
医院吗?”
依稀记着,自己不是被手下给出卖了吗?
怎么还活着?
不等陈慕细想,耳边顿时又传来两个人的吵闹声,似乎是一个中年跟一个女人。
“人陈慕稀罕城里王才女,你个死女人一破落货,还护着这小子,真就一贱皮子!
老子可不管你穷不穷,今儿若不给钱,别怪老子打女人!”
等等…… 刚刚那老爷们儿,似乎……叫的自己的名字!
一场宿醉过后,怎么多了个媳妇儿?
陈慕越想越觉得异常,当即奋力睁开双眼。
但眼前所看到的,并非他家,而是一间极为破败的农屋。
生在二十一世纪,可以说即便在老家农村,都没有见到过这么烂的屋子。
四周墙壁黄泥堆砌,都谈不上墙漆脱落一说,就连屋顶都是被一些木板茅草石板混合遮盖而成。
屋内弥漫着一股腥湿的气味儿。
奶奶的……这地儿到底是哪儿?
就在此时,一股记忆洪流突然而至,待陈慕一瞬消化完,他这才反应过来,眼下怕是穿越了…… 郁郁许久,终究认定了现实。
眼下所在的地界名龙夏王朝,乃是一个平行世界产生的封建王朝。
原主是一个书生,苦读诗书二十载,一个年纪的都考过乡试成举人了,他却连初级童试的门槛都没跨过,在前段时间,受了不小的刺激,竟是投河自尽了。
他也叫陈慕,但不论哪一方面,跟这一世相比都是千差万别,前世的他,是混黑的,在边界干着枪械贩卖这个行当。
“啐!
破落货,不给钱,老子打死你!”
下一刻,便听一清脆的巴掌声至屋内响起。
在看此时的柳思,随即一巴掌狠狠甩在脸上。
女子本弱,待压力承受到极致,柳思终于忍不住,捏着拳头掉起了眼泪,但即便被人**打骂,他仍是呜咽一句。
“不给!”
若不是村民欺人,丈夫在软弱不堪,柳思自己何尝愿意这番苦苦哀求?
家里本就穷的快揭不开锅了,自己还还好说,但陈慕好不容易保住性命,若没钱买药,谈何活命一说?
瞧柳思仍赖账,刘掌柜脸一黑,当即作势又要来一巴掌。
“咳咳……” 却就在刘掌柜准备下手之际,突然传来陈慕的声音。
先前没注意,却不知何时,陈慕已起身来到柳思身后。
见自家丈夫醒来,并且已能正常行走,柳思顿时喜极而泣,全然不觉脸上仍有余温的巴掌印。
“阿陈,你醒啦?
!”
陈慕深深看着这张清秀容颜,这是他的妻子柳思,是城里大哥给他寻的亲事。
原主虽一直自诩为文人墨客,但实则就混子一个,平日里拿个破扇子,就知去城里闲逛,家里大小事儿,都是这叫柳思的女人操劳,很不错的一个女子。
“哟,你这小兔崽子没死透啊?
这泼妇在我这儿赊了丧葬物件儿,不管你是死是活,既赊了,就没有退的道理!”
刘掌柜冷笑注视着两人,他本就是周边乡里的地痞头目,平日里嚣张惯了,理河村谁见了他不得绕着走?
何况陈慕这家破落门户,还不是任由拿捏?
陈慕冷冷瞪了刘掌柜一眼:“那么,你想要多少钱?”
刘掌柜伸出三指:“三百文。”
陈慕面色微微抽搐,东西不外乎一薄木棺材,跟几尺白绫,一百文只怕都够呛,明摆着趁自己死了,趁机挣死人钱啊。
“刘掌柜。”
“咋……啪!”
只听陈慕轻轻叫了他一声,但却就在回头的那一瞬,陈慕反手就朝他脸上来了一巴掌。
一时间,只感脸上跟被火烫了似的,活了五十年,还是第一次被人一巴掌上了脸!
至于一旁的柳思,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难想平日里张口之乎者也,闭口嗟乎的丈夫,会突然……掌掴别人。
这还是他的丈夫吗?
这是在保护自己吗?
想到这里,柳思寞然一笑,他恨自己都来不及,又怎会出手保护自己?
“陈……陈家小畜生,老子非……” 刘掌柜本就是名乡霸,手下足有十几号地痞手下,平日里向来都是进一步,别人就得退两步,被人给如此羞辱,还是第一回!
当下就要殴打陈慕,但就在抬手的那一刻,刘掌柜面色猛的一凉,瞬间就不敢动了。
宿主已死,可知如今是陈慕又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真正在道上混迹多年的汉子。
但光凭那份胆气狠意,都不是他这个痞子能招惹的。
就在这一瞬,陈慕眼疾手快,一把扯下柳思头上的木簪。
彼时,木尖正死死抵着刘掌柜喉管。
“老不死的,再敢打我女人,我真不介意弄死你!”
虽仍是那副面黄肌瘦的样子,但内里,却早不是之前那个懦弱的书生了。
随着陈慕手一松,刘掌柜连连后退。
刘掌柜后怕摸了摸脖子,本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被这么一恐吓,如今就他一人,还真有些怕陈慕了。
在古代,可知只要不被揍成残废,官府也没心思管。
“你……你小子疯了,等着!”
撂下这么一句话,提腿便逃了出去。
见人离去,陈慕苦笑一声,混了那么些年,什么场面没见过,对付这么个乡村老农自是不在话下。
当下又转身看向柳思,仍站在自己后边,她身形很消瘦,虽是一身农妇打扮,但骨相轮廓并不差。

上一篇 2022年9月27日 pm4:36
下一篇 2022年9月27日 pm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