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上位靠的是手段(周骁陆嘉文)_(她上位靠的是手段)全本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她上位靠的是手段》,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周骁陆嘉文,作者“罗德岛”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周骁不知道自己前世是不是挖了陆家的祖坟,这才让她这一世与陆家人纠缠不清;先是三少

小说:她上位靠的是手段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罗德岛

角色:周骁陆嘉文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罗德岛”的一本书《她上位靠的是手段》。简要概述:晚上八点,周骁按照约定时间刷房卡进门。她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短裙,冷得手指发凉,只能靠着空调机附近取暖。四个小时过去了。迟迟没有人来。就在她以为今晚陆停山要失约的时候,突然,门咔哒一声,悄无声息地开了,紧跟着脚步声停在门前……

评论专区

异神崛起:为了作者给我们带来的欢乐,满分送上,祝下本好成绩

动漫之王的养成方法:妹控什么的最有爱了^O^

龙王的傲娇日常:不明白为啥打一星的前边书评已经很详细了。现实中你在飞机上见到一个张嘴说自己两亿岁不是人是龙的憨批你会搭茬吗?两亿岁的外太空生物一出场给我的感觉还不如华科上将钟司令呢,这么抽象的话不是低能儿说不出来

她上位靠的是手段

《她上位靠的是手段》精彩片段

第1章 主动

晚上八点,周骁按照约定时间刷房卡进门。
她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短裙,冷得手指发凉,只能靠着空调机附近取暖。
四个小时过去了。
迟迟没有人来。
就在她以为今晚陆停山要失约的时候,突然,门咔哒一声,悄无声息地开了,紧跟着脚步声停在门前。
男人像是感知到她的存在,步步逼近。
周骁猛地抬起头,紧盯着黑暗中越发清晰的男人的身影,心提到了嗓子眼。
周骁本能地想躲起来,但什么话都没说出口,啪。
房间所有的灯亮了。
她立即看清了他的脸,愣住了,一下就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男人双眼微微眯起,冷淡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深邃锋利。
她呆了,霎时间心里凉了半截,腿脚似乎钉在当场,一动不动。
他并不是给她发消息的陆停山,却比进来的是个陌生男人糟糕一万倍。
对方迟迟不说话,周骁晃了一下神,喉咙干涩发紧,有些不自然地称呼他,“三少。”
眼前的人是陆家三子陆嘉文,也是她名义上的堂哥。
几年前在国外,负责陆氏海外业务,这个月刚回国。
最糟糕的是,他是陆停山的亲弟弟。
男人的脸在惨白的灯光下愈发冷峻矜贵,他掀了掀唇,嘲讽道:“我应该没记错,这是给二哥订的房间。”
他认出她来了。
周骁闭了闭眼,呼吸几乎停滞。
她攥着手指,被迫开口:“是的,三…三少。”
她不是陆倩,没有资格叫他三哥。
“那你为什么在这里,周小姐?”
陆嘉文接着靠近她,虽然在笑,但讥诮的意味怎么都遮掩不住,“我正好来这儿喝酒,看见一个女人进了二哥房间,一路跟着你,原来他在外面包养的那个情人是你啊?”
他的质问逼得周骁下意识往后退,空调暖风直直吹在她只穿了吊带裙的身体上,她却如同身处冰窖。
周骁紧张得心脏都紧紧地拧着,低声:“不是,是我走错了。”
“走错?”
“我来找我朋友,碰巧这间房开着,就进来了。”
一阵死寂。
这种粗制滥造的借口是个人都不信。
男人朝她走来,仿佛走在她沉甸甸的心上,下一秒就要踩碎。
“你想顶替丁思昀爬上我二哥的床,也要看看够不够格。”
他站定在自己面前,周骁只能低头看见他的皮鞋。
周骁思维一阵空白,“我不敢。”
身后就是落地窗,退无可退。
过高的高跟鞋微微一崴,她忍住疼痛,依旧站得笔直,只稍稍皱了下眉。
丁思昀是陆家二少陆停山的准未婚妻,名正言顺,她是母亲改嫁后带来的拖油瓶,任谁都觉得不敢。
周骁紧紧抿着唇。
陆嘉文挑了下眉,看着孤零零站着的女人,轻轻笑了一声,意味不明。
他对她的印象一直留在白天,乖巧,文静,死气沉沉。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边浓妆艳抹,一身吊带高跟超短裙,一边装无辜。
“原来你是这样的……” 周骁感觉到了难堪。
他冰冷修长的手放在她肩上时,周骁全身绷得像一根快断的弦。
好在陆嘉文真的对她没兴趣,修长的手轻擦过她裸露的肩头,帮她顺手拉起一根垂落的肩带。
然后很快挪开,从茶几上抽出一张纸,不紧不慢地擦手。
周骁以为他放过她了,松了一口气。
他却盯着她,“你跟着二哥多久了?”
周骁想了想,从她主动约陆停山开始算起,才两天时间。
而直到今晚,才有机会走进这间房。
她沉默片刻,和他对视:“您指的是什么?”
陆嘉文不打算再和她绕弯子:“这句话听不懂,那我和你说点听得懂的。”
他掏出打火机,取了一支烟出来。
“打算什么时候赔钱?”
“再宽限一段时间,可以吗?”
他嗓音低沉:“宽限?”
周骁后背紧贴着玻璃窗,重复一遍:“可以吗?”
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陆嘉文移开眼神,烟雾下他的神色模糊不清。
他说:“宽限时间利率翻倍。”
她咬咬牙:“好。”
男人笑了笑,可能觉得没什么可聊的了,主动侧身,为她让出一条路。
周骁也知道陆停山今晚不会再来了。
她把长发别在耳后,僵硬地往前走。
走到玄关处,他淡淡开口:“为了这点钱,你与其跟着下个月就要结婚的二哥,难道不是直接求我更有效?”
男人戏谑冷漠的声音像一条阴冷的蛇,钻进五脏六腑。
她脚下一停。
门再次关上,周骁没有回头。

                       

小说:她上位靠的是手段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罗德岛

角色:周骁陆嘉文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罗德岛”的一本书《她上位靠的是手段》。简要概述:晚上八点,周骁按照约定时间刷房卡进门。她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短裙,冷得手指发凉,只能靠着空调机附近取暖。四个小时过去了。迟迟没有人来。就在她以为今晚陆停山要失约的时候,突然,门咔哒一声,悄无声息地开了,紧跟着脚步声停在门前……

评论专区

异神崛起:为了作者给我们带来的欢乐,满分送上,祝下本好成绩

动漫之王的养成方法:妹控什么的最有爱了^O^

龙王的傲娇日常:不明白为啥打一星的前边书评已经很详细了。现实中你在飞机上见到一个张嘴说自己两亿岁不是人是龙的憨批你会搭茬吗?两亿岁的外太空生物一出场给我的感觉还不如华科上将钟司令呢,这么抽象的话不是低能儿说不出来

她上位靠的是手段

《她上位靠的是手段》精彩片段

第1章 主动

晚上八点,周骁按照约定时间刷房卡进门。
她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短裙,冷得手指发凉,只能靠着空调机附近取暖。
四个小时过去了。
迟迟没有人来。
就在她以为今晚陆停山要失约的时候,突然,门咔哒一声,悄无声息地开了,紧跟着脚步声停在门前。
男人像是感知到她的存在,步步逼近。
周骁猛地抬起头,紧盯着黑暗中越发清晰的男人的身影,心提到了嗓子眼。
周骁本能地想躲起来,但什么话都没说出口,啪。
房间所有的灯亮了。
她立即看清了他的脸,愣住了,一下就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男人双眼微微眯起,冷淡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深邃锋利。
她呆了,霎时间心里凉了半截,腿脚似乎钉在当场,一动不动。
他并不是给她发消息的陆停山,却比进来的是个陌生男人糟糕一万倍。
对方迟迟不说话,周骁晃了一下神,喉咙干涩发紧,有些不自然地称呼他,“三少。”
眼前的人是陆家三子陆嘉文,也是她名义上的堂哥。
几年前在国外,负责陆氏海外业务,这个月刚回国。
最糟糕的是,他是陆停山的亲弟弟。
男人的脸在惨白的灯光下愈发冷峻矜贵,他掀了掀唇,嘲讽道:“我应该没记错,这是给二哥订的房间。”
他认出她来了。
周骁闭了闭眼,呼吸几乎停滞。
她攥着手指,被迫开口:“是的,三…三少。”
她不是陆倩,没有资格叫他三哥。
“那你为什么在这里,周小姐?”
陆嘉文接着靠近她,虽然在笑,但讥诮的意味怎么都遮掩不住,“我正好来这儿喝酒,看见一个女人进了二哥房间,一路跟着你,原来他在外面包养的那个情人是你啊?”
他的质问逼得周骁下意识往后退,空调暖风直直吹在她只穿了吊带裙的身体上,她却如同身处冰窖。
周骁紧张得心脏都紧紧地拧着,低声:“不是,是我走错了。”
“走错?”
“我来找我朋友,碰巧这间房开着,就进来了。”
一阵死寂。
这种粗制滥造的借口是个人都不信。
男人朝她走来,仿佛走在她沉甸甸的心上,下一秒就要踩碎。
“你想顶替丁思昀爬上我二哥的床,也要看看够不够格。”
他站定在自己面前,周骁只能低头看见他的皮鞋。
周骁思维一阵空白,“我不敢。”
身后就是落地窗,退无可退。
过高的高跟鞋微微一崴,她忍住疼痛,依旧站得笔直,只稍稍皱了下眉。
丁思昀是陆家二少陆停山的准未婚妻,名正言顺,她是母亲改嫁后带来的拖油瓶,任谁都觉得不敢。
周骁紧紧抿着唇。
陆嘉文挑了下眉,看着孤零零站着的女人,轻轻笑了一声,意味不明。
他对她的印象一直留在白天,乖巧,文静,死气沉沉。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边浓妆艳抹,一身吊带高跟超短裙,一边装无辜。
“原来你是这样的……” 周骁感觉到了难堪。
他冰冷修长的手放在她肩上时,周骁全身绷得像一根快断的弦。
好在陆嘉文真的对她没兴趣,修长的手轻擦过她裸露的肩头,帮她顺手拉起一根垂落的肩带。
然后很快挪开,从茶几上抽出一张纸,不紧不慢地擦手。
周骁以为他放过她了,松了一口气。
他却盯着她,“你跟着二哥多久了?”
周骁想了想,从她主动约陆停山开始算起,才两天时间。
而直到今晚,才有机会走进这间房。
她沉默片刻,和他对视:“您指的是什么?”
陆嘉文不打算再和她绕弯子:“这句话听不懂,那我和你说点听得懂的。”
他掏出打火机,取了一支烟出来。
“打算什么时候赔钱?”
“再宽限一段时间,可以吗?”
他嗓音低沉:“宽限?”
周骁后背紧贴着玻璃窗,重复一遍:“可以吗?”
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陆嘉文移开眼神,烟雾下他的神色模糊不清。
他说:“宽限时间利率翻倍。”
她咬咬牙:“好。”
男人笑了笑,可能觉得没什么可聊的了,主动侧身,为她让出一条路。
周骁也知道陆停山今晚不会再来了。
她把长发别在耳后,僵硬地往前走。
走到玄关处,他淡淡开口:“为了这点钱,你与其跟着下个月就要结婚的二哥,难道不是直接求我更有效?”
男人戏谑冷漠的声音像一条阴冷的蛇,钻进五脏六腑。
她脚下一停。
门再次关上,周骁没有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