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宇万白头(末世,我被系统绑定成水娃)全本在线阅读_《末世,我被系统绑定成水娃》完结版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末世,我被系统绑定成水娃》,由网络作家“万白头”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庭宇万白头,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有种系统应该叫倒霉催的系统
十七岁庭宇就被这么个倒霉催的系统绑定了水娃能力
这个水娃,它的水是纯净水也就罢了,关键它还真的有个娃
每次庭宇使用完能力都会变成五岁小孩,而且特势利那种
庭宇:“干就完了!”
少儿版庭宇:“等等,我先计算下收益”
末世,瘴气复苏,丧尸四起
自然天象也跟着凑热闹:沙漠精灵的狮子,带着它利爪般的沙尘暴;海洋精灵的鲸,带着汪洋,纷纷侵袭人类的城市
庭宇带着怨恨,去追寻已经成为联城将军的父亲
他有两件事要做:1,打败他,解散联城
2,当面问清他为何要放弃城主之位,抛弃自己和母亲?
末日艰险,我带着回忆和你上路

小说:末世,我被系统绑定成水娃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万白头

角色:庭宇万白头

热门网络作者“万白头”的热门书《末世,我被系统绑定成水娃》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庭宇深深地喘了口气:“海哥,鲸什么啊?”他的声音异常稚嫩。海哥被这突如其来的娃娃音吓了一跳,身子一直,把汽油桶顶开;一看外面,已经风平浪静,无论是沙尘暴,还是那片突然出现的深海,都已经消失不见。待他再回头看时,连庭宇也不见了。只有一个看上去五六岁的小男孩,正在一件湿漉漉地黄色风衣里埋着,大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他。“就离谱,你谁啊?”海哥这回真的朝后跳了半步……

评论专区

十日黑暗将至:小众,可能看着有点累,但是很有意思,算是比较纯正的西幻

阳神:洪易也配得上““仁爱、勇气、智慧、正直”??作者三观有问题。设定前后矛盾,一会说要”遵从本心,随性而为“,一会又满嘴”圣人云“,精神分裂吧!!吔屎啦。

汞合金不可能那么嚣张:额,该吐槽什么。

末世,我被系统绑定成水娃

《末世,我被系统绑定成水娃》精彩片段

第3章 鲸?

庭宇深深地喘了口气:“海哥,鲸什么啊?”他的声音异常稚嫩。

海哥被这突如其来的娃娃音吓了一跳,身子一直,把汽油桶顶开;一看外面,已经风平浪静,无论是沙尘暴,还是那片突然出现的深海,都已经消失不见。

待他再回头看时,连庭宇也不见了。

只有一个看上去五六岁的小男孩,正在一件湿漉漉地黄色风衣里埋着,大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他。

“就离谱,你谁啊?”海哥这回真的朝后跳了半步。

“我是庭宇啊,刚才不是告诉你名字了吗?怎么了海哥?你这刚救完我就装不认识是打算闹哪样?后悔了?还是说只是想要这个牌牌?抱歉啊,我已经绑定了。它彻底没用了。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鲸’是什么?”

“等等等,你慢点讲,我有点乱,一个一个问题来。”

海哥晕了,怎么这个庭宇一会大一会小啊?

庭宇倒是很镇定:“你是看我变小很奇怪吧?系统没给你讲吗?这是使用能力后的副作用。哦,这个大概是只有宿主才有的记忆信息吧?”

庭宇若有所思地说。

“我就离谱,你这啥破能力啊,搁这跟我装哪门子三档路飞啊?还整个副作用……”

海哥听庭宇这么一说,甚是无语。

但他很快也跟着镇定了心情,耐心地给庭宇解释——他怕庭宇又连珠炮地问:“‘鲸’是移动海洋,你在沙漠上走,这个都没听过?准确地说,是瞬移的海洋。不对劲儿啊,我还啥也没问你呢:你是谁?不是说问你叫啥啊;干什么的,从哪来?到哪去?咋就和‘豺狗队’扯到一起去了?”

“豺狗队?”

“就是刚才打你的那帮人……”

“哦,他们啊。我被他们的首领看上了。这事儿说来话长,我简单点给你说吧。”

“得,别,我对别人身世不感兴趣,没准咱们回头一分开,这辈子也见不着了,没那必要;我就想知道,你那牌牌还要不要了?反正也绑定完系统了,对你没啥用了。给我我还能拿去换点水母。”

海哥此时的样子像极了喜欢收集空饮料瓶的大爷。

结果还没等小庭宇回答,金属牌先发话了: “0号任务下达:杀死海哥。”

“执行时间:立刻。”

“任务奖励:‘水母’一只。”

“请宿主选择是否执行?”

“否否否!”

小庭宇想都没想就做出判断:“我现在这样子,还杀人?不被他杀掉就不错了!”

海哥觉得有点疑惑:“你不是绑定了什么水娃能力吗?”

庭宇看着眼前的海哥憨的可爱:“副作用的意思就是,我在现在这个小孩状态是没有能力的……不过我干嘛要给你讲这个呢?虽然你救了我,但你明显是冲着我的系统分配牌儿来的;反过来讲,如果你是坏人的话,就我现在的体型,你明明可以直接抢走系统分配牌。虽然你可能是忌惮我的能力,但说实话我实在看不出你有多害怕我能力;相反,狮子你都不怕,你只是对‘鲸’表现出恐惧。这很奇怪。”

“停停停……”海哥连忙叫停庭宇:“服了你了,你是一直就这么话痨?还是什么鬼的副作用?”

“应该是副作用,我记忆里,正常状态下的我并没有很多话。不过……”

“停!要说你找块儿镜子自个儿念叨去吧。”

海哥伸手一指废弃镇子的一个方向:“我可陪不起你了;顺着这条路,走上大概十五里左右,就到边城了。那里有人家,你……哎,看着办吧。”

他又挠挠湿漉漉地头:“这年头都是自己顾自己。刚刚瞬移海洋来过,会留下不少水母,我得趁‘水母采集队’来之前赶紧有多少摘多少,这趟咱就不白跑!”

“请注意,如果选择放弃任务,任务目标依旧无法离开宿主超过直线5000米的距离;否则视为任务失败,将直接销毁该任务,包括任务目标。”

系统再次发出指令。

海哥听了这话,心想这是不是在针对我说的啊?是吧?

他不等小庭宇接茬,直接去问系统:“那个销毁任务是啥意思?”

平白无故“砰”地一声,汽油桶炸了,就好像它里面装满汽油被点燃一样。

海哥和小庭宇都被吓坏了,哪怕爆炸碎片以巧妙地角度避开了二人,而且也没有燃起任何火焰。

“这就是销毁任务的方式。炸掉。”

系统平静地输出它那冷冰冰地机械音。

可在海哥听来,根本就是死神催命的低语。

“合着这玩意绑定的不光是你,还有我呗?”

小庭宇一脸严肃:“要不我现在就去完成这个任务?”

“那不还是一回事儿吗!”海哥都气得咆哮起来,瘦弱的身躯在微风里直打晃:“行行行,不跟你小孩计较,算我倒霉。”

海哥叹了口气:“这样,我不管你等下去哪,咱先把这倒霉催的系统解除了行不行?”

小庭宇认真地点点头,询问系统:“请求解除0号任务。”

“任务一旦下达,将无法解除,直到10项随机任务全部完成,将获得最终奖励。即可将未完成任务解除。”

小庭宇耸耸肩,面向海哥,那意思是你也听到了,不是我故意难为你,是系统就这鬼样子。

海哥见识过刚才油桶爆炸的威力,此时也认了命:“那行吧,不就10个任务吗,我陪你做完就得了。说吧,1号任务是啥?”

结果两人大眼瞪小眼等了半晌,金属牌牌也没动静。

一阵旋风卷过……

“喂,问你话呢!”

庭宇的声音变粗了,他的个子又长了回来,变成了刚才的175身高;身上的伤奇迹般地痊愈了。并且由于在汽油桶里泡了个澡,脸上的血污也都洗干净,仔细看,却是个白净俊美的少年。

一绺半湿不干的头发贴在额前,反而衬托出他的阳光朝气,是个很容易让人亲近的大男孩。

“任务随机触发。”

金属牌依旧冷冰冰地回答。

之后,任凭两人再怎么连敲带打地问,金属牌也没了半点声响。

海哥一叹气,问庭宇:“这事闹得……那接下来你有啥打算呐?”

大庭宇比小庭宇有礼貌,就是有点神经兮兮:“实话跟您说吧,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小说:末世,我被系统绑定成水娃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万白头

角色:庭宇万白头

热门网络作者“万白头”的热门书《末世,我被系统绑定成水娃》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庭宇深深地喘了口气:“海哥,鲸什么啊?”他的声音异常稚嫩。海哥被这突如其来的娃娃音吓了一跳,身子一直,把汽油桶顶开;一看外面,已经风平浪静,无论是沙尘暴,还是那片突然出现的深海,都已经消失不见。待他再回头看时,连庭宇也不见了。只有一个看上去五六岁的小男孩,正在一件湿漉漉地黄色风衣里埋着,大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他。“就离谱,你谁啊?”海哥这回真的朝后跳了半步……

评论专区

十日黑暗将至:小众,可能看着有点累,但是很有意思,算是比较纯正的西幻

阳神:洪易也配得上““仁爱、勇气、智慧、正直”??作者三观有问题。设定前后矛盾,一会说要”遵从本心,随性而为“,一会又满嘴”圣人云“,精神分裂吧!!吔屎啦。

汞合金不可能那么嚣张:额,该吐槽什么。

末世,我被系统绑定成水娃

《末世,我被系统绑定成水娃》精彩片段

第3章 鲸?

庭宇深深地喘了口气:“海哥,鲸什么啊?”他的声音异常稚嫩。

海哥被这突如其来的娃娃音吓了一跳,身子一直,把汽油桶顶开;一看外面,已经风平浪静,无论是沙尘暴,还是那片突然出现的深海,都已经消失不见。

待他再回头看时,连庭宇也不见了。

只有一个看上去五六岁的小男孩,正在一件湿漉漉地黄色风衣里埋着,大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他。

“就离谱,你谁啊?”海哥这回真的朝后跳了半步。

“我是庭宇啊,刚才不是告诉你名字了吗?怎么了海哥?你这刚救完我就装不认识是打算闹哪样?后悔了?还是说只是想要这个牌牌?抱歉啊,我已经绑定了。它彻底没用了。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鲸’是什么?”

“等等等,你慢点讲,我有点乱,一个一个问题来。”

海哥晕了,怎么这个庭宇一会大一会小啊?

庭宇倒是很镇定:“你是看我变小很奇怪吧?系统没给你讲吗?这是使用能力后的副作用。哦,这个大概是只有宿主才有的记忆信息吧?”

庭宇若有所思地说。

“我就离谱,你这啥破能力啊,搁这跟我装哪门子三档路飞啊?还整个副作用……”

海哥听庭宇这么一说,甚是无语。

但他很快也跟着镇定了心情,耐心地给庭宇解释——他怕庭宇又连珠炮地问:“‘鲸’是移动海洋,你在沙漠上走,这个都没听过?准确地说,是瞬移的海洋。不对劲儿啊,我还啥也没问你呢:你是谁?不是说问你叫啥啊;干什么的,从哪来?到哪去?咋就和‘豺狗队’扯到一起去了?”

“豺狗队?”

“就是刚才打你的那帮人……”

“哦,他们啊。我被他们的首领看上了。这事儿说来话长,我简单点给你说吧。”

“得,别,我对别人身世不感兴趣,没准咱们回头一分开,这辈子也见不着了,没那必要;我就想知道,你那牌牌还要不要了?反正也绑定完系统了,对你没啥用了。给我我还能拿去换点水母。”

海哥此时的样子像极了喜欢收集空饮料瓶的大爷。

结果还没等小庭宇回答,金属牌先发话了: “0号任务下达:杀死海哥。”

“执行时间:立刻。”

“任务奖励:‘水母’一只。”

“请宿主选择是否执行?”

“否否否!”

小庭宇想都没想就做出判断:“我现在这样子,还杀人?不被他杀掉就不错了!”

海哥觉得有点疑惑:“你不是绑定了什么水娃能力吗?”

庭宇看着眼前的海哥憨的可爱:“副作用的意思就是,我在现在这个小孩状态是没有能力的……不过我干嘛要给你讲这个呢?虽然你救了我,但你明显是冲着我的系统分配牌儿来的;反过来讲,如果你是坏人的话,就我现在的体型,你明明可以直接抢走系统分配牌。虽然你可能是忌惮我的能力,但说实话我实在看不出你有多害怕我能力;相反,狮子你都不怕,你只是对‘鲸’表现出恐惧。这很奇怪。”

“停停停……”海哥连忙叫停庭宇:“服了你了,你是一直就这么话痨?还是什么鬼的副作用?”

“应该是副作用,我记忆里,正常状态下的我并没有很多话。不过……”

“停!要说你找块儿镜子自个儿念叨去吧。”

海哥伸手一指废弃镇子的一个方向:“我可陪不起你了;顺着这条路,走上大概十五里左右,就到边城了。那里有人家,你……哎,看着办吧。”

他又挠挠湿漉漉地头:“这年头都是自己顾自己。刚刚瞬移海洋来过,会留下不少水母,我得趁‘水母采集队’来之前赶紧有多少摘多少,这趟咱就不白跑!”

“请注意,如果选择放弃任务,任务目标依旧无法离开宿主超过直线5000米的距离;否则视为任务失败,将直接销毁该任务,包括任务目标。”

系统再次发出指令。

海哥听了这话,心想这是不是在针对我说的啊?是吧?

他不等小庭宇接茬,直接去问系统:“那个销毁任务是啥意思?”

平白无故“砰”地一声,汽油桶炸了,就好像它里面装满汽油被点燃一样。

海哥和小庭宇都被吓坏了,哪怕爆炸碎片以巧妙地角度避开了二人,而且也没有燃起任何火焰。

“这就是销毁任务的方式。炸掉。”

系统平静地输出它那冷冰冰地机械音。

可在海哥听来,根本就是死神催命的低语。

“合着这玩意绑定的不光是你,还有我呗?”

小庭宇一脸严肃:“要不我现在就去完成这个任务?”

“那不还是一回事儿吗!”海哥都气得咆哮起来,瘦弱的身躯在微风里直打晃:“行行行,不跟你小孩计较,算我倒霉。”

海哥叹了口气:“这样,我不管你等下去哪,咱先把这倒霉催的系统解除了行不行?”

小庭宇认真地点点头,询问系统:“请求解除0号任务。”

“任务一旦下达,将无法解除,直到10项随机任务全部完成,将获得最终奖励。即可将未完成任务解除。”

小庭宇耸耸肩,面向海哥,那意思是你也听到了,不是我故意难为你,是系统就这鬼样子。

海哥见识过刚才油桶爆炸的威力,此时也认了命:“那行吧,不就10个任务吗,我陪你做完就得了。说吧,1号任务是啥?”

结果两人大眼瞪小眼等了半晌,金属牌牌也没动静。

一阵旋风卷过……

“喂,问你话呢!”

庭宇的声音变粗了,他的个子又长了回来,变成了刚才的175身高;身上的伤奇迹般地痊愈了。并且由于在汽油桶里泡了个澡,脸上的血污也都洗干净,仔细看,却是个白净俊美的少年。

一绺半湿不干的头发贴在额前,反而衬托出他的阳光朝气,是个很容易让人亲近的大男孩。

“任务随机触发。”

金属牌依旧冷冰冰地回答。

之后,任凭两人再怎么连敲带打地问,金属牌也没了半点声响。

海哥一叹气,问庭宇:“这事闹得……那接下来你有啥打算呐?”

大庭宇比小庭宇有礼貌,就是有点神经兮兮:“实话跟您说吧,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