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爷狠宠妻)沐晚笙司徒枭_枭爷狠宠妻最新章节阅读

以沐晚笙司徒枭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小说《枭爷狠宠妻》,是由网文大神“葡萄多多”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听说不近女色的枭爷,居然多了三个软萌可爱的孩子,所有人都怀疑是私生子,可没过多久

小说:枭爷狠宠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葡萄多多

角色:沐晚笙司徒枭

热门网络作者“葡萄多多”的新书《枭爷狠宠妻》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沐晚笙,敢跟踪我,你想死?”安缦酒店总统套房,司徒枭神色冷厉地盯着面前突然出现的女人。沐晚笙低垂着头,“对不起,枭爷,结婚一个多月了,你一直不回家……我只好亲自来找你,拿一样东西……”“呵,不就是想要钱?”司徒枭甩手,金卡落地,“啪”的一声,像是一记耳光——“拿着,滚。”他不禁冷笑,果然是乡下来的土包子!哪怕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获得了他家老爷子的欢心,也终究是登不得大雅之堂!可沐晚笙柔声道:“枭爷,我要的不是这个。”男人长腿交叠坐在沙发上,满脸不耐,“别装了,我警告你,不要对我痴心妄想!”沐晚笙笑容嘲讽,这自大狂,还真以为她稀罕做什么司徒家少奶奶?若不是为了她家妍宝的病,她才不会再一次跑到这渣男面前来自讨苦吃!可她抬头,表情只余楚楚可怜。“枭爷,人家都笑我,被你娶回家只是当个摆设,你就当可怜可怜我……”说着,沐晚笙将自己的薄纱外搭缓缓褪下……司徒枭狠狠拧眉,大掌攥住女人柔弱无骨的小手,一把将她按在墙上!“沐晚笙,原来你这么不知廉耻?”看着男人道貌岸然的样子,沐晚笙只觉得可笑……

评论专区

魔装:(后期跳到结尾)粮草–,东玄,可堪一看。 需要注意的是,有一本同名小说,龙友自行辨别

生活在异界:字数太少,虽然推荐的多,但是字数少,虽然评分高,但是字数少,虽然看起来很好,但是字数少。拒绝看。

域外天魔搞事日记:最近这几十张真是太带感了,开多少后宫、推多少妹子都比不上这种愉悦。这该死的作者,给我纯洁的心灵染上了奇怪的颜色。一个清冷仙子自愿沉沦于爱欲和**,这到底是不是她的本心呢?

枭爷狠宠妻

《枭爷狠宠妻》精彩片段

第1章

“沐晚笙,敢跟踪我,你想死?”
安缦酒店总统套房,司徒枭神色冷厉地盯着面前突然出现的女人。
沐晚笙低垂着头,“对不起,枭爷,结婚一个多月了,你一直不回家……我只好亲自来找你,拿一样东西……” “呵,不就是想要钱?”
司徒枭甩手,金卡落地,“啪”的一声,像是一记耳光——“拿着,滚。”
他不禁冷笑,果然是乡下来的土包子!
哪怕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获得了他家老爷子的欢心,也终究是登不得大雅之堂!
可沐晚笙柔声道:“枭爷,我要的不是这个。”
男人长腿交叠坐在沙发上,满脸不耐,“别装了,我警告你,不要对我痴心妄想!”
沐晚笙笑容嘲讽,这自大狂,还真以为她稀罕做什么司徒家少奶奶?
若不是为了她家妍宝的病,她才不会再一次跑到这渣男面前来自讨苦吃!
可她抬头,表情只余楚楚可怜。
“枭爷,人家都笑我,被你娶回家只是当个摆设,你就当可怜可怜我……” 说着,沐晚笙将自己的薄纱外搭缓缓褪下…… 司徒枭狠狠拧眉,大掌攥住女人柔弱无骨的小手,一把将她按在墙上!
“沐晚笙,原来你这么不知廉耻?”
看着男人道貌岸然的样子,沐晚笙只觉得可笑。
三年前上了就跑,如今还把她忘得一干二净,到底是谁不知廉耻?

她挣了挣被捏红的手腕,柔弱道:“既然你不愿意——”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转瞬间,沐晚笙变了脸,与此同时一道寒光在她指间闪过。
司徒枭还来不及惊讶,便觉后颈微微一痛,紧接着四肢发麻。
“你疯了?”
司徒枭愕然怒吼,他想要抬起手臂,却已经使不上力气,“沐晚笙,你要做什么!”
“枭爷记性不好?
刚刚说过了,我来拿一样东西——你的**!”
沐晚笙神色张扬明艳,活像一只小把戏得逞的猫儿。
司徒枭这会儿已经说不出话,只能死死盯着沐晚笙,恨不得将这个阴险的女人千刀万剐!
她无视男人狰狞的表情,在心中默数。
三、二、一,时间到!
男人头一歪,彻底陷入昏迷。
…… 三小时后,司徒枭手指微动,意识逐渐回笼。
蓦地,他想起那个卑鄙的女人,立刻从床上爬起!
只见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足以印证他昏睡之时发生过的事情!
司徒枭一拳狠狠砸向床头!
该死!
他这辈子,还从未被一个女人这样羞辱过!
还是一个处处被他瞧不起的乡下丫头!
是他低估了她的野心!
男人的面色比天边的乌云还黑。
无非就是想用他的亲生骨肉当筹码分家产,他岂会被她威胁?

司徒枭烦躁不已地下床套上睡袍,却见一旁的矮几上留着一张纸条—— “你的臭钱,白给我都不要!
看在你刚刚表现还算及格的份上,我拟了新的协议,记得签。
PS:渣男会遭报应!
阴天下雨你出门小心被雷劈吧!”
她暗算了他,却反咬一口说他是渣男?

司徒枭恨得目眦欲裂,将那字迹清秀的纸条死死揉成一团,又气急败坏地拿起压在花瓶下的文件。
看清扉页上“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和最后她亲笔签下的名字,男人顿时一声怒吼!
“沐、晚、笙!
你竟敢耍我!”
男人咬牙切齿地将离婚协议撕碎,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被气得突突直跳。
这个世界上,敢如此玩弄、羞辱他司徒枭的人,还没有出生!
“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 沐晚笙消失后,司徒枭好整以暇地全城布满人手,等着她自投罗网。
可整整三个月过去,这女人就好像人间蒸发,没有一丝踪迹。
司徒枭咬牙切齿,她绝对是怀着他的孩子躲起来了!
他继续将沐晚笙的寻人启事登上全国所有的媒体滚动播放,无论是死是活,他必须要捉到那个女人!
可沐晚笙就好像根本就没有在这世上存在过。
若不是那纸离婚协议书和她亲手写下的侮辱纸条还在,司徒枭几乎要怀疑起自己的记忆。
她到底要干什么?
不择手段地得到了他,又躲得无影无踪,是在玩欲擒故纵?
而且,他记得那天,沐晚笙是用针扎晕了他。
难道她会医术……?
不,绝不可能,一个乡下的土女人,怎么可能会医!
与其想这些,司徒枭最关心的是,那天,他到底中没中?
就在沐晚笙消失的第十个月,一切有了答案。
司徒枭的特助齐盛,竟突然抱回来一个跟他长相酷似的男婴!

                       

小说:枭爷狠宠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葡萄多多

角色:沐晚笙司徒枭

热门网络作者“葡萄多多”的新书《枭爷狠宠妻》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沐晚笙,敢跟踪我,你想死?”安缦酒店总统套房,司徒枭神色冷厉地盯着面前突然出现的女人。沐晚笙低垂着头,“对不起,枭爷,结婚一个多月了,你一直不回家……我只好亲自来找你,拿一样东西……”“呵,不就是想要钱?”司徒枭甩手,金卡落地,“啪”的一声,像是一记耳光——“拿着,滚。”他不禁冷笑,果然是乡下来的土包子!哪怕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获得了他家老爷子的欢心,也终究是登不得大雅之堂!可沐晚笙柔声道:“枭爷,我要的不是这个。”男人长腿交叠坐在沙发上,满脸不耐,“别装了,我警告你,不要对我痴心妄想!”沐晚笙笑容嘲讽,这自大狂,还真以为她稀罕做什么司徒家少奶奶?若不是为了她家妍宝的病,她才不会再一次跑到这渣男面前来自讨苦吃!可她抬头,表情只余楚楚可怜。“枭爷,人家都笑我,被你娶回家只是当个摆设,你就当可怜可怜我……”说着,沐晚笙将自己的薄纱外搭缓缓褪下……司徒枭狠狠拧眉,大掌攥住女人柔弱无骨的小手,一把将她按在墙上!“沐晚笙,原来你这么不知廉耻?”看着男人道貌岸然的样子,沐晚笙只觉得可笑……

评论专区

魔装:(后期跳到结尾)粮草–,东玄,可堪一看。 需要注意的是,有一本同名小说,龙友自行辨别

生活在异界:字数太少,虽然推荐的多,但是字数少,虽然评分高,但是字数少,虽然看起来很好,但是字数少。拒绝看。

域外天魔搞事日记:最近这几十张真是太带感了,开多少后宫、推多少妹子都比不上这种愉悦。这该死的作者,给我纯洁的心灵染上了奇怪的颜色。一个清冷仙子自愿沉沦于爱欲和**,这到底是不是她的本心呢?

枭爷狠宠妻

《枭爷狠宠妻》精彩片段

第1章

“沐晚笙,敢跟踪我,你想死?”
安缦酒店总统套房,司徒枭神色冷厉地盯着面前突然出现的女人。
沐晚笙低垂着头,“对不起,枭爷,结婚一个多月了,你一直不回家……我只好亲自来找你,拿一样东西……” “呵,不就是想要钱?”
司徒枭甩手,金卡落地,“啪”的一声,像是一记耳光——“拿着,滚。”
他不禁冷笑,果然是乡下来的土包子!
哪怕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获得了他家老爷子的欢心,也终究是登不得大雅之堂!
可沐晚笙柔声道:“枭爷,我要的不是这个。”
男人长腿交叠坐在沙发上,满脸不耐,“别装了,我警告你,不要对我痴心妄想!”
沐晚笙笑容嘲讽,这自大狂,还真以为她稀罕做什么司徒家少奶奶?
若不是为了她家妍宝的病,她才不会再一次跑到这渣男面前来自讨苦吃!
可她抬头,表情只余楚楚可怜。
“枭爷,人家都笑我,被你娶回家只是当个摆设,你就当可怜可怜我……” 说着,沐晚笙将自己的薄纱外搭缓缓褪下…… 司徒枭狠狠拧眉,大掌攥住女人柔弱无骨的小手,一把将她按在墙上!
“沐晚笙,原来你这么不知廉耻?”
看着男人道貌岸然的样子,沐晚笙只觉得可笑。
三年前上了就跑,如今还把她忘得一干二净,到底是谁不知廉耻?

她挣了挣被捏红的手腕,柔弱道:“既然你不愿意——”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转瞬间,沐晚笙变了脸,与此同时一道寒光在她指间闪过。
司徒枭还来不及惊讶,便觉后颈微微一痛,紧接着四肢发麻。
“你疯了?”
司徒枭愕然怒吼,他想要抬起手臂,却已经使不上力气,“沐晚笙,你要做什么!”
“枭爷记性不好?
刚刚说过了,我来拿一样东西——你的**!”
沐晚笙神色张扬明艳,活像一只小把戏得逞的猫儿。
司徒枭这会儿已经说不出话,只能死死盯着沐晚笙,恨不得将这个阴险的女人千刀万剐!
她无视男人狰狞的表情,在心中默数。
三、二、一,时间到!
男人头一歪,彻底陷入昏迷。
…… 三小时后,司徒枭手指微动,意识逐渐回笼。
蓦地,他想起那个卑鄙的女人,立刻从床上爬起!
只见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足以印证他昏睡之时发生过的事情!
司徒枭一拳狠狠砸向床头!
该死!
他这辈子,还从未被一个女人这样羞辱过!
还是一个处处被他瞧不起的乡下丫头!
是他低估了她的野心!
男人的面色比天边的乌云还黑。
无非就是想用他的亲生骨肉当筹码分家产,他岂会被她威胁?

司徒枭烦躁不已地下床套上睡袍,却见一旁的矮几上留着一张纸条—— “你的臭钱,白给我都不要!
看在你刚刚表现还算及格的份上,我拟了新的协议,记得签。
PS:渣男会遭报应!
阴天下雨你出门小心被雷劈吧!”
她暗算了他,却反咬一口说他是渣男?

司徒枭恨得目眦欲裂,将那字迹清秀的纸条死死揉成一团,又气急败坏地拿起压在花瓶下的文件。
看清扉页上“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和最后她亲笔签下的名字,男人顿时一声怒吼!
“沐、晚、笙!
你竟敢耍我!”
男人咬牙切齿地将离婚协议撕碎,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被气得突突直跳。
这个世界上,敢如此玩弄、羞辱他司徒枭的人,还没有出生!
“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 沐晚笙消失后,司徒枭好整以暇地全城布满人手,等着她自投罗网。
可整整三个月过去,这女人就好像人间蒸发,没有一丝踪迹。
司徒枭咬牙切齿,她绝对是怀着他的孩子躲起来了!
他继续将沐晚笙的寻人启事登上全国所有的媒体滚动播放,无论是死是活,他必须要捉到那个女人!
可沐晚笙就好像根本就没有在这世上存在过。
若不是那纸离婚协议书和她亲手写下的侮辱纸条还在,司徒枭几乎要怀疑起自己的记忆。
她到底要干什么?
不择手段地得到了他,又躲得无影无踪,是在玩欲擒故纵?
而且,他记得那天,沐晚笙是用针扎晕了他。
难道她会医术……?
不,绝不可能,一个乡下的土女人,怎么可能会医!
与其想这些,司徒枭最关心的是,那天,他到底中没中?
就在沐晚笙消失的第十个月,一切有了答案。
司徒枭的特助齐盛,竟突然抱回来一个跟他长相酷似的男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