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难断相思泪)慕晨阳孟芷颜_慕晨阳孟芷颜全章节在线阅读

穿越重生小说《相思难断相思泪》,是作者“夏楚一”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慕晨阳孟芷颜,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朱砂乃是赤凤血为了得到那至高无上的皇位,他不惜牺牲一切但是当他得到那梦寐以求的皇位时,他才发现,原来他最想要的只是那个早已被自己牺牲的人权利可以得到一切,却独独不能找回那个已经失去的人

小说:相思难断相思泪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夏楚一

角色:慕晨阳孟芷颜

火爆穿越重生小说《相思难断相思泪》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夏楚一”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小说精彩片段如下:听到这话,慕晨远愣住了,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从旁边的树丛中突然传出来一个明显压抑着怒火的声音:“质子这是想要去哪里?”
———–
紧接着从旁边走出来一个英挺的人影。
孟芷颜低下头,不肯去看慕晨阳。
而慕晨阳则是满脸怒火的盯着孟芷颜,还有那么一脸怜惜看着孟芷颜的慕晨远。
刚才他正四处找孟芷颜,结果有一个宫女告诉自己慕晨远已经来了,并且告诉他慕晨远进来了这边的林子里。
于是他赶过来找慕晨远,可是没想到,刚走进就听到孟芷颜说自己想要出宫……

评论专区

欺世盗国:语境不合,文字生硬,过度解读,至于剧情上的矛盾更多。

新雕英雄传:目前看到第十一章左右,看到一巴掌把一位小二的牙打掉几个,顿时有点懵,前面几章主角虽然自我了点,但是还算正派,怎么画风变的这么快!忍不住上网一搜,了解了作者其他几本书,顿时吓的不敢往下啃了!

我对钱真没兴趣:交互式让我有了切实的代入感,投资了

相思难断相思泪

《相思难断相思泪》精彩片段

第五章:你不要想离开

听到这话,慕晨远愣住了,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从旁边的树丛中突然传出来一个明显压抑着怒火的声音:“质子这是想要去哪里?”
———–
紧接着从旁边走出来一个英挺的人影。
孟芷颜低下头,不肯去看慕晨阳。
而慕晨阳则是满脸怒火的盯着孟芷颜,还有那么一脸怜惜看着孟芷颜的慕晨远。
刚才他正四处找孟芷颜,结果有一个宫女告诉自己慕晨远已经来了,并且告诉他慕晨远进来了这边的林子里。
于是他赶过来找慕晨远,可是没想到,刚走进就听到孟芷颜说自己想要出宫。
出宫,出宫……难道她是想和慕晨远私奔?
想到这个可能性,慕晨阳简直要发疯了,他绝对不允许孟芷颜跟任何人走,他绝对不允许孟芷颜属于任何其他男人。
一想到那个男人可能是慕晨远,他恨不得立刻挥剑砍死慕晨远。
慕晨阳扭头看向慕晨远,声音有些硬邦邦的:“二哥,宴席就快开始了,你先过去吧。”
慕晨远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孟芷颜:“太子,我还是和小沅一起过去吧。”
慕晨阳索性语气强硬的直接说:“二哥,本宫和质子还有话要说,你先过去吧。”
见慕晨阳如此,慕晨远也无法再拒绝,毕竟是皇上亲自将孟芷颜送到这里的,这个宫里,除了皇上,只有太子对这个北国质子最有话语权了。
慕晨远只好先行离开。
眼看着慕晨远走远,慕晨阳立刻将孟芷颜压在了一颗大树的树干上,随后一把抬起孟芷颜的下巴,埋首亲吻上了那没有半分血色的双唇。
孟芷颜拼命的推着慕晨阳,口中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慕晨阳终于松开了孟芷颜,看着孟芷颜变得红润的双唇,他的眸色陡然加深。
经过那一夜,孟芷颜太熟悉慕晨阳这个眼神了,她的心更加慌了,她奋力推开慕晨阳,自己躲到了远离慕晨阳的地方:“你别过来。”
而慕晨阳则是彻底被她这个举动激怒了,他长臂一伸,将孟芷颜重新压回到树干上,他凑近孟芷颜的耳边,声音有些沙哑:“怎么?
本宫现在碰不得你了?”
孟芷颜努力偏过头:“太子请自重。”
砰,慕晨阳重重的一拳砸在孟芷颜耳边,连大树都被砸出了一个坑。
慕晨阳咬着牙说:“自重?
自重?
孟沅泽,你自己是什么货色你不知道?
你还让本宫自重?”
孟芷颜的手用力的抠着树干,眼神却愈发冷清:“太子,在下是什么货色不劳您费心,如果您看我不顺眼,尽管把我打发到其他地方去。”
慕晨阳眼中怒意更盛:“孟沅泽,你想去慕晨远那里?
你休想,除非是死,否则你不要想离开本宫这个东宫。”
孟芷颜偏着头,倔强的不肯看慕晨阳一眼。
慕晨阳捏着孟芷颜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本宫绝对不会放你走的。”
孟芷颜眼中仿佛有流星划过,灿烂的光芒一闪即逝,随后立刻变为一望无际的灰暗,她语气悲凉的说:“那你留下的无非只是我的肉体罢了。”
慕晨阳眼神决绝:“就算只是肉体,本宫也愿意。”
说着,他大力覆上了孟芷颜的身体。
孟芷颜扭过头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她绝对不想承认,就算是自己亲眼目睹了慕晨阳和太子妃的床笫之欢,就算是慕晨阳如此不管不顾的占有了自己。
她的心……却还在爱着慕晨阳。
可就是因为爱着他,孟芷颜更加不能让自己继续留在这里,不能让自己再眼睁睁看着他和太子妃恩爱了。
今日他是太子,不久后他就会是一国之君,到时候,他身边的女人,又何止太子妃一个人。
到那时,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孟芷颜的眼神更加空洞了,他刻意忽略慕晨阳带给自己的每一次悸动,而是把全部注意力都落在了自己后背上。
随着慕晨阳的每一次动作,孟芷颜的后背都用力的在粗糙的树干上摩擦着,但恰好是这份疼痛,才让她有活着的感觉。
原来……爱一个人,是这么痛苦的事情。
原来……爱的极致,就是无法再爱,不敢再爱,不愿再爱。

                       

小说:相思难断相思泪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夏楚一

角色:慕晨阳孟芷颜

火爆穿越重生小说《相思难断相思泪》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夏楚一”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小说精彩片段如下:听到这话,慕晨远愣住了,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从旁边的树丛中突然传出来一个明显压抑着怒火的声音:“质子这是想要去哪里?”
———–
紧接着从旁边走出来一个英挺的人影。
孟芷颜低下头,不肯去看慕晨阳。
而慕晨阳则是满脸怒火的盯着孟芷颜,还有那么一脸怜惜看着孟芷颜的慕晨远。
刚才他正四处找孟芷颜,结果有一个宫女告诉自己慕晨远已经来了,并且告诉他慕晨远进来了这边的林子里。
于是他赶过来找慕晨远,可是没想到,刚走进就听到孟芷颜说自己想要出宫……

评论专区

欺世盗国:语境不合,文字生硬,过度解读,至于剧情上的矛盾更多。

新雕英雄传:目前看到第十一章左右,看到一巴掌把一位小二的牙打掉几个,顿时有点懵,前面几章主角虽然自我了点,但是还算正派,怎么画风变的这么快!忍不住上网一搜,了解了作者其他几本书,顿时吓的不敢往下啃了!

我对钱真没兴趣:交互式让我有了切实的代入感,投资了

相思难断相思泪

《相思难断相思泪》精彩片段

第五章:你不要想离开

听到这话,慕晨远愣住了,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从旁边的树丛中突然传出来一个明显压抑着怒火的声音:“质子这是想要去哪里?”
———–
紧接着从旁边走出来一个英挺的人影。
孟芷颜低下头,不肯去看慕晨阳。
而慕晨阳则是满脸怒火的盯着孟芷颜,还有那么一脸怜惜看着孟芷颜的慕晨远。
刚才他正四处找孟芷颜,结果有一个宫女告诉自己慕晨远已经来了,并且告诉他慕晨远进来了这边的林子里。
于是他赶过来找慕晨远,可是没想到,刚走进就听到孟芷颜说自己想要出宫。
出宫,出宫……难道她是想和慕晨远私奔?
想到这个可能性,慕晨阳简直要发疯了,他绝对不允许孟芷颜跟任何人走,他绝对不允许孟芷颜属于任何其他男人。
一想到那个男人可能是慕晨远,他恨不得立刻挥剑砍死慕晨远。
慕晨阳扭头看向慕晨远,声音有些硬邦邦的:“二哥,宴席就快开始了,你先过去吧。”
慕晨远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孟芷颜:“太子,我还是和小沅一起过去吧。”
慕晨阳索性语气强硬的直接说:“二哥,本宫和质子还有话要说,你先过去吧。”
见慕晨阳如此,慕晨远也无法再拒绝,毕竟是皇上亲自将孟芷颜送到这里的,这个宫里,除了皇上,只有太子对这个北国质子最有话语权了。
慕晨远只好先行离开。
眼看着慕晨远走远,慕晨阳立刻将孟芷颜压在了一颗大树的树干上,随后一把抬起孟芷颜的下巴,埋首亲吻上了那没有半分血色的双唇。
孟芷颜拼命的推着慕晨阳,口中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慕晨阳终于松开了孟芷颜,看着孟芷颜变得红润的双唇,他的眸色陡然加深。
经过那一夜,孟芷颜太熟悉慕晨阳这个眼神了,她的心更加慌了,她奋力推开慕晨阳,自己躲到了远离慕晨阳的地方:“你别过来。”
而慕晨阳则是彻底被她这个举动激怒了,他长臂一伸,将孟芷颜重新压回到树干上,他凑近孟芷颜的耳边,声音有些沙哑:“怎么?
本宫现在碰不得你了?”
孟芷颜努力偏过头:“太子请自重。”
砰,慕晨阳重重的一拳砸在孟芷颜耳边,连大树都被砸出了一个坑。
慕晨阳咬着牙说:“自重?
自重?
孟沅泽,你自己是什么货色你不知道?
你还让本宫自重?”
孟芷颜的手用力的抠着树干,眼神却愈发冷清:“太子,在下是什么货色不劳您费心,如果您看我不顺眼,尽管把我打发到其他地方去。”
慕晨阳眼中怒意更盛:“孟沅泽,你想去慕晨远那里?
你休想,除非是死,否则你不要想离开本宫这个东宫。”
孟芷颜偏着头,倔强的不肯看慕晨阳一眼。
慕晨阳捏着孟芷颜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本宫绝对不会放你走的。”
孟芷颜眼中仿佛有流星划过,灿烂的光芒一闪即逝,随后立刻变为一望无际的灰暗,她语气悲凉的说:“那你留下的无非只是我的肉体罢了。”
慕晨阳眼神决绝:“就算只是肉体,本宫也愿意。”
说着,他大力覆上了孟芷颜的身体。
孟芷颜扭过头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她绝对不想承认,就算是自己亲眼目睹了慕晨阳和太子妃的床笫之欢,就算是慕晨阳如此不管不顾的占有了自己。
她的心……却还在爱着慕晨阳。
可就是因为爱着他,孟芷颜更加不能让自己继续留在这里,不能让自己再眼睁睁看着他和太子妃恩爱了。
今日他是太子,不久后他就会是一国之君,到时候,他身边的女人,又何止太子妃一个人。
到那时,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孟芷颜的眼神更加空洞了,他刻意忽略慕晨阳带给自己的每一次悸动,而是把全部注意力都落在了自己后背上。
随着慕晨阳的每一次动作,孟芷颜的后背都用力的在粗糙的树干上摩擦着,但恰好是这份疼痛,才让她有活着的感觉。
原来……爱一个人,是这么痛苦的事情。
原来……爱的极致,就是无法再爱,不敢再爱,不愿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