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郁助理(她喜欢看雪小说免费阅读)完结版阅读_(她喜欢看雪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她喜欢看雪小说免费阅读》,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林郁助理,由大神作者“白芷”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白芷看了眼荷官发出来的两张牌,手心有微微的汗湿,这么多年,她经历过无数次惊险的赌局,却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般,如此紧张又茫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赢,还是想输因为对手是他,好像输赢都无关紧要他们的赌注只有一个,无须加注,等同于简化了玩法步骤,所以只要荷官发了剩下的五张公牌,就能定下输赢…

小说:她喜欢看雪小说免费阅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白芷

角色:林郁助理

小说主人公是白芷林郁的书名叫《她喜欢看雪》,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白芷的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感受,只是觉得这一场赌局,好像是命运的一场博弈,将两个渐行渐远的人,又一次拉在了一起。“愿赌服输。”白芷摊了摊手。“既然愿赌服输,那就走吧

评论专区

我不是大明星啊:主角穿越了,阴差阳错当明星。心理他很憋屈。被各个慧眼大佬推着,被美女大明星追着。矫情。

恶魔指轮:不错,妖魔副本后,断断续续的更新,我就没看了。后面有个黑暗童话副本。半年没更新,emmm然并卵,跟着书友足迹发现又一本更新。

夺舍之停不下来:简单点说,这是关于老王的夺舍之旅

她喜欢看雪小说免费阅读

《她喜欢看雪小说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她喜欢看雪小说免费阅读第1章  

小说主人公是白芷林郁的书名叫《她喜欢看雪》,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主要讲的是:白芷的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感受,只是觉得这一场赌局,好像是命运的一场博弈,将两个渐行渐远的人,又一次拉在了一起。
“愿赌服输。”
白芷摊了摊手。
“既然愿赌服输,那就走吧。”
林郁站起身,脸上并无多少胜利的表情。
…白芷看了眼荷官发出来的两张牌,手心有微微的汗湿,这么多年,她经历过无数次惊险的赌局,却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般,如此紧张又茫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赢,还是想输。
因为对手是他,好像输赢都无关紧要。
他们的赌注只有一个,无须加注,等同于简化了玩法步骤,所以只要荷官发了剩下的五张公牌,就能定下输赢。
在赌桌上,白芷的运气向来很好,但是当她和林郁同时亮牌的时候,她知道,在林郁面前,她永远都是输家。
两个人的牌其实都很好,只是她的还是比林郁的差了一截。
白芷的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感受,只是觉得这一场赌局,好像是命运的一场博弈,将两个渐行渐远的人,又一次拉在了一起。
“愿赌服输。”
白芷摊了摊手。
“既然愿赌服输,那就走吧。”
林郁站起身,脸上并无多少胜利的表情。
“去哪儿?”
白芷一愣。
“自然是工作,一个月的助理期限,从现在开始。”
林郁说着,就提步往外走去。
白芷沉默了会儿,也站起身跟了出去。
“白姐,你还真跟他走了?”
七胖惊得连烟都不抽了。
白芷没有回头,却举起手挥了挥,那意思是:甭担心,玩你的去吧!
七胖果然也没有再追问,叼着烟去混别的赌桌了。
“有**,绝对有**!”
程赟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身影,若有所思地念叨。
白芷跟着林郁一路走到一辆风骚的红色跑车前面,林郁扔下两个字:“上车。”
白芷坐进副驾驶位,问道:“我们去哪儿?”
“你家。”
白芷一愣,又听林郁继续道:“回去收拾衣物,接下来一个月,你都会住在我那儿。”
“住你那儿?”
白芷瞬间提高了音量。
“身为我的助理,当然要24小时待命,你住自己家,怎么待命?”
林郁振振有词。
白芷沉默,所以24小时待命是认真的吗?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剥削员工的老板吗?
“怎么?
不愿意?”
等红灯的间隙,林郁瞥了白芷一眼。
“没有,愿赌服输。”
白芷撇了撇嘴。
到了青安商住区后,林郁跟着白芷进了小区,小区里鱼龙混杂,各色人等都有……每幢楼下的小吃店都热闹得不成样子。
白芷正要上楼,突然看到楼下的烧烤店正好空着,平时这个点可都是人满为患的,白芷连忙奔了过去:“老板,给我两串烤鱿鱼!”
说完,她回头问林郁:“阿郁,你要吃吗?”
话一出口,两人都愣了愣,白芷的脸色蓦地泛白了,过了会儿,她有些尴尬地说道:“算了,你肯定不吃的……”“我要一串。”
林郁突然开口。
“嗯?”
白芷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说我要一串烤鱿鱼。”
白芷听了,连忙让老板加了一串。
两人拿着烤鱿鱼,边吃边走在楼道上,楼道上黑乎乎的,白芷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照出了一道光。
“小心点,这个楼道的灯常年都是坏的。”
白芷边走边说。
林郁微微地蹙了眉:“为什么住这儿?
你不是赚了很多钱?”
“我喜欢这里。”
热闹,嘈杂,充满了人间烟火味。
说话的当口,两人走到三楼,白芷开门进去,漆黑的客厅里亮起暖黄的灯光。
这是个两室一厅的单身公寓,林郁站在门口,看着乱得跟战场似的客厅,驻足不前。
白芷这才发现自己的客厅乱得实在不像个女孩子的客厅,尴尬得微红了脸,强作镇定道:“你等会儿,我马上收拾下。”
说着,她奔到沙发前,把自己散落在沙发上的内衣、裙子、裤子迅速地堆到了一旁,空出了一块完整的区域,对林郁道:“坐吧。”
林郁环顾了一圈公寓,也没过去坐,颇有些嫌弃的样子,只淡淡道:“给你五分钟,收拾好出门。”
白芷迅速地奔进了卧室。
过了一会儿,她拎着一只行李箱从卧室出来,然后奔进浴室拿洗漱用品。

                       

小说:她喜欢看雪小说免费阅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白芷

角色:林郁助理

小说主人公是白芷林郁的书名叫《她喜欢看雪》,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白芷的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感受,只是觉得这一场赌局,好像是命运的一场博弈,将两个渐行渐远的人,又一次拉在了一起。“愿赌服输。”白芷摊了摊手。“既然愿赌服输,那就走吧

评论专区

我不是大明星啊:主角穿越了,阴差阳错当明星。心理他很憋屈。被各个慧眼大佬推着,被美女大明星追着。矫情。

恶魔指轮:不错,妖魔副本后,断断续续的更新,我就没看了。后面有个黑暗童话副本。半年没更新,emmm然并卵,跟着书友足迹发现又一本更新。

夺舍之停不下来:简单点说,这是关于老王的夺舍之旅

她喜欢看雪小说免费阅读

《她喜欢看雪小说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她喜欢看雪小说免费阅读第1章  

小说主人公是白芷林郁的书名叫《她喜欢看雪》,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主要讲的是:白芷的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感受,只是觉得这一场赌局,好像是命运的一场博弈,将两个渐行渐远的人,又一次拉在了一起。
“愿赌服输。”
白芷摊了摊手。
“既然愿赌服输,那就走吧。”
林郁站起身,脸上并无多少胜利的表情。
…白芷看了眼荷官发出来的两张牌,手心有微微的汗湿,这么多年,她经历过无数次惊险的赌局,却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般,如此紧张又茫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赢,还是想输。
因为对手是他,好像输赢都无关紧要。
他们的赌注只有一个,无须加注,等同于简化了玩法步骤,所以只要荷官发了剩下的五张公牌,就能定下输赢。
在赌桌上,白芷的运气向来很好,但是当她和林郁同时亮牌的时候,她知道,在林郁面前,她永远都是输家。
两个人的牌其实都很好,只是她的还是比林郁的差了一截。
白芷的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感受,只是觉得这一场赌局,好像是命运的一场博弈,将两个渐行渐远的人,又一次拉在了一起。
“愿赌服输。”
白芷摊了摊手。
“既然愿赌服输,那就走吧。”
林郁站起身,脸上并无多少胜利的表情。
“去哪儿?”
白芷一愣。
“自然是工作,一个月的助理期限,从现在开始。”
林郁说着,就提步往外走去。
白芷沉默了会儿,也站起身跟了出去。
“白姐,你还真跟他走了?”
七胖惊得连烟都不抽了。
白芷没有回头,却举起手挥了挥,那意思是:甭担心,玩你的去吧!
七胖果然也没有再追问,叼着烟去混别的赌桌了。
“有**,绝对有**!”
程赟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身影,若有所思地念叨。
白芷跟着林郁一路走到一辆风骚的红色跑车前面,林郁扔下两个字:“上车。”
白芷坐进副驾驶位,问道:“我们去哪儿?”
“你家。”
白芷一愣,又听林郁继续道:“回去收拾衣物,接下来一个月,你都会住在我那儿。”
“住你那儿?”
白芷瞬间提高了音量。
“身为我的助理,当然要24小时待命,你住自己家,怎么待命?”
林郁振振有词。
白芷沉默,所以24小时待命是认真的吗?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剥削员工的老板吗?
“怎么?
不愿意?”
等红灯的间隙,林郁瞥了白芷一眼。
“没有,愿赌服输。”
白芷撇了撇嘴。
到了青安商住区后,林郁跟着白芷进了小区,小区里鱼龙混杂,各色人等都有……每幢楼下的小吃店都热闹得不成样子。
白芷正要上楼,突然看到楼下的烧烤店正好空着,平时这个点可都是人满为患的,白芷连忙奔了过去:“老板,给我两串烤鱿鱼!”
说完,她回头问林郁:“阿郁,你要吃吗?”
话一出口,两人都愣了愣,白芷的脸色蓦地泛白了,过了会儿,她有些尴尬地说道:“算了,你肯定不吃的……”“我要一串。”
林郁突然开口。
“嗯?”
白芷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说我要一串烤鱿鱼。”
白芷听了,连忙让老板加了一串。
两人拿着烤鱿鱼,边吃边走在楼道上,楼道上黑乎乎的,白芷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照出了一道光。
“小心点,这个楼道的灯常年都是坏的。”
白芷边走边说。
林郁微微地蹙了眉:“为什么住这儿?
你不是赚了很多钱?”
“我喜欢这里。”
热闹,嘈杂,充满了人间烟火味。
说话的当口,两人走到三楼,白芷开门进去,漆黑的客厅里亮起暖黄的灯光。
这是个两室一厅的单身公寓,林郁站在门口,看着乱得跟战场似的客厅,驻足不前。
白芷这才发现自己的客厅乱得实在不像个女孩子的客厅,尴尬得微红了脸,强作镇定道:“你等会儿,我马上收拾下。”
说着,她奔到沙发前,把自己散落在沙发上的内衣、裙子、裤子迅速地堆到了一旁,空出了一块完整的区域,对林郁道:“坐吧。”
林郁环顾了一圈公寓,也没过去坐,颇有些嫌弃的样子,只淡淡道:“给你五分钟,收拾好出门。”
白芷迅速地奔进了卧室。
过了一会儿,她拎着一只行李箱从卧室出来,然后奔进浴室拿洗漱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