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瞎子男人(孙三是阴生子)_(孙三是阴生子)完结版阅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孙三是阴生子》,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刘瞎子皱着眉头,他似乎预感到什么,我盯着浮在水上的那具尸,刚才因为水流的缘故,尸的胳膊离开水面,我看的很清楚,尸的手指上………

小说:孙三是阴生子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任语丁

角色:刘瞎子男人

小说主人公是孙三的书名叫《孙三是阴生子》,小说《孙三是阴生子》作者为任语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叫孙三,阴命,五行属水,据说我出生那天雷雨交加,风刮的吓人,娘大着肚子快要临盆,我爹非要出船谁都拦不住,他手里拎着鱼叉眼珠子都红了,当时我妈一直哭,爷爷抽着老烟袋叹气,结果出了事,船被撞烂了冲到老河滩,人肯定是没了,娘知道了哭的死去活来结果动了胎气,当晚就不行了。家里连遭不幸,下葬的时候村里的刘瞎子嚷着说我娘的肚子在动,最后是我爷爷让人把尸抬出来,肚皮真的在动,就像是有东西从里面撞一样,当时村子里的人都吓跑了,只留下爷爷和刘瞎子,当天晚上爷爷把我抱了回去,奶奶也懵了,不清楚哪来的孩子,摸了一把说还有气,灌了一点小米汤,我小时候一直生病,几乎就是皮包着骨头,村子里的都说这娃活不成,愣是让我熬了过来,所以我是阴生子,出生就克死爹娘,从小到大村子里的人都躲着我。我生活的地方叫老河村,村子不远就是黄河老滩,老百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以前村子里的人都靠走船打鱼为生,虽不算富裕,倒也没闹过饥荒,后来鱼少了很多人封了网,为了生计,很多人开始干起捞尸的行当。说起捞尸,这一行其实由来已久,尤其是在黄河两岸,有一句谚语,黄河水一涨,鸟尸排两行,据说那种专门吃死尸的鸟在天上密密麻麻的飞,赶都赶不走

评论专区

摇摆的前锋:心态差的一逼,哪像个快三十岁的人。情爱的狗血不忍直视

战地真人秀之血战甲午:平均水平,后期升级太快,崩。

回到明朝当海盗:这个书名,倭寇的另一种说法吗?会不会遇到戚继光?哈哈

孙三是阴生子

《孙三是阴生子》精彩片段

孙三是阴生子第1章  第1章

小说主人公是孙三的书名叫《孙三是阴生子》,小说《孙三是阴生子》作者为任语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主要讲的是:…我叫孙三,阴命,五行属水,据说我出生那天雷雨交加,风刮的吓人,娘大着肚子快要临盆,我爹非要出船谁都拦不住,他手里拎着鱼叉眼珠子都红了,当时我妈一直哭,爷爷抽着老烟袋叹气,结果出了事,船被撞烂了冲到老河滩,人肯定是没了,娘知道了哭的死去活来结果动了胎气,当晚就不行了。
家里连遭不幸,下葬的时候村里的刘瞎子嚷着说我娘的肚子在动,最后是我爷爷让人把尸抬出来,肚皮真的在动,就像是有东西从里面撞一样,当时村子里的人都吓跑了,只留下爷爷和刘瞎子,当天晚上爷爷把我抱了回去,奶奶也懵了,不清楚哪来的孩子,摸了一把说还有气,灌了一点小米汤,我小时候一直生病,几乎就是皮包着骨头,村子里的都说这娃活不成,愣是让我熬了过来,所以我是阴生子,出生就克死爹娘,从小到大村子里的人都躲着我。
我生活的地方叫老河村,村子不远就是黄河老滩,老百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以前村子里的人都靠走船打鱼为生,虽不算富裕,倒也没闹过饥荒,后来鱼少了很多人封了网,为了生计,很多人开始干起捞尸的行当。
说起捞尸,这一行其实由来已久,尤其是在黄河两岸,有一句谚语,黄河水一涨,鸟尸排两行,据说那种专门吃死尸的鸟在天上密密麻麻的飞,赶都赶不走。
在这之前捞尸的船夫是绝对不收钱的,只收三样东西,一块红布一盒烟再加一瓶烧酒,尸从水里捞上来,烟抽光酒喝完,红布拴在手上,从此两不相欠。
到了后来有人开始收钱,从几百到几千,遇到黑心的收几万的都有。
我们家祖上就是捞尸的,算是有些名气,不过传到我爷爷这断了,大伯胆子小,读完书就离开了村子,我爸十几岁就跟着爷爷捞尸,有人说是中了尸邪,否则怎么会在我娘快要生我的那天冒着大风雨出船呢?
水上人的规矩,遇到这样的天,绝对不会下水,他明明知道会出事还是要出去。
还有人说前一天晚上看到有东西进了我们家,如果不那么做,全家都得死,我还有个小叔,从我记事开始就没见过,听说是生下来就让奶奶给带走了,不想让最小的儿子当捞尸匠。
孙叔,你就帮帮我吧。
我从外面进来,听到里面传出说话声,家里来了客人,应该不是村里的,这些年村子里的人都绕着我们家门口走,就怕沾了晦气。
拿回去,这事干不了。
门半开着,我慢慢往里走,看到爷爷坐在炕头上抽烟袋,炕桌子上放了一沓钱,红彤彤的票子,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是我爸让我来求你的,他说当年帮过你,你答应过他以后会还这个恩。
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情绪明显有些激动,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站在外屋没敢进去,应该是来求爷爷帮忙。
爷爷拿起烟袋敲在桌子上,这捞尸至少三个人,你让我一个糟老头子咋去?
每年一到汛期,几乎村子里的人家家都出船捞尸,捞尸的行情也是一直往上涨,很多人都在城里买了楼,只有我们家最穷,自从我爸出事之后,爷爷就再也没捞过尸。
爷爷,我跟你去,答应别人的事,不能食言。
我推开门进去,不是为了钱,爷爷一直不让我下水,这些年一直有个心结,我要弄清楚二十年前的那个风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行。
爷爷瞪大眼珠子看着我,谁都能去,就是你不能去。
凭啥?
捞尸这一行规矩很多,不是谁都能干,必须是命理属阴,五行属水才行,而且必须是男人,所有这一切我都占了,说白了,我从出生就注定了是捞尸的命,不过现在为了赚钱,根本没人在意这些。
孙叔,算我求你了,谁家都有娃,现在人死了,尸都没见到,娃不能入土,我这辈子也没法活了。
男人直接跪在爷爷面前哭成了泪人。
爷爷犯了难,用力抽着烟袋,最后抓起那沓钱丢在地上,钱你拿回去,尸我帮你找回来。
爷爷还是不肯带我去,在黄河里捞尸,正常要三个人配合才行,一个人专门负责掌船,一个人捞,另外一个守尸,就是观察尸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有一些尸是不能碰的。
我站在院子里,整件事弄清楚,来找爷爷捞尸的中年男人,他老子以前对我爷爷有过恩,当时爷爷答应人家,日后如果有需要他的地方只要来找就行,结果他的女儿被人骗了,想不开跳了黄河,当爹的不想女儿那么惨,死了连个下葬的地方都没有,于是就来求爷爷。
老孙,你不是说这辈子都不干这玩意了吗?
我听到声音转头,一个手里拿着棍子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就是刘瞎子,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当年如果不是他我就被埋在棺材里了,我也一直好奇,他是瞎子,为啥当年只有他看到我娘的肚子在动?
刘爷爷。
我连忙迎上去,挽着他的胳膊往里走,村子里的人都躲着我们走,只有一个人例外,就是刘瞎子,他和爷爷的关系很好。
欠人的情,得还。
爷爷说道,开始准备东西,有绳子还有钩子,从一个木盒子里拿出一块布,缓缓打开,那块布已经很破,上面有三个暗红色的大字,捞尸人。
那还少一个啊!
你掌船,我捞尸,谁负责看尸啊?
总不能让我看吧。
刘瞎子说完停下,手里的棍子在地上点了几下,我拉过椅子扶着他坐下。
我也蹊跷,爷爷居然找了一个瞎子去帮忙捞尸,正常人在水上捞尸都很难,何况是个眼睛看不到的!
够了。
爷爷冷冷说道,继续收拾手里的东西,这个木盒子爷爷一直收着,从来不让我碰,我偷偷看了一眼,放的都是一些没用的老物件,应该没什么值钱的。
那可不行。
刘瞎子摇头,这是老祖宗传下的规矩,你可不能破了,如果找不到守香的,我不去。
老刘,你!
爷爷皱起眉头,现在是汛期,村子里几乎能走船下水的都在想着法的捞钱,想找人帮忙几乎不可能,而且这一趟还没有钱赚。
该让三子去试试了,他命硬的很,没那么容易出事。
刘瞎子说完,爷爷看向我,慢慢将手里的绳子缠好,犹豫了片刻,你去准备准备。
哎。
我答应一声跑回屋,我们村子挨着老河滩,夏天经常涨水,所以几乎人人都懂水性,我也不例外,都是背着爷爷偷偷和村子里的人学的,爷爷从小就不让我下水。
记住了,这尸啊有三不捞,带棺的不捞,走水的不捞,带崽的不捞。
爷爷说完,我皱起眉头,一个都没听懂,刘瞎子笑了笑说道:这带棺的可能是从墓里冲出来的,不能动,走水的更邪乎,尸在水里泡上几天,几乎都浮上来,唯独有一种尸只露个脑袋,就像是在水里走一样,这不是尸是煞,在水里就是害人的,至于带崽的,就是死之前肚子有娃的,这种怨气太重,不能碰。
我连连点头,没想到捞尸还有这么多规矩,拎着爷爷准备好的大布袋子,扶着刘瞎子朝水边走,爷爷走的快,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刘爷爷,二十年前,你是咋看到我在肚子里动的?
刘瞎子停下,他的身体明显抖了一下,我不是看的。
那是咋知道的?
我继续问道,他是瞎子,据说以前也是个狠人,全国四处跑,做的都是大买卖,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眼睛瞎了才回了村子。
是你告诉我的。
刘瞎子说道。
我?
我皱起眉头,以前的事,爷爷一直都不愿意说,我当年还没足月差点就憋死了,怎么可能是我告诉他呢?
这也太扯淡了。
我笑了一声,怎么可能是我!
对。
刘瞎子微微点头,他的脑袋慢慢扭了过来,那双瞎了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虽然已经习惯了,当他盯着我的时候,还是觉得有点吓人,就是你,我当时听到棺材里有声音,是个小孩子在哭,他说自己还活着,我也不信,毕竟是条人命,于是我就摸了一下,尸的肚皮真的在动,于是就喊了出来,你小子真的是命大,在尸的肚子里那么久还能活,不简单。
快点走。
爷爷在前面喊我们,从村子下去,沿着一条小路往下走,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到了老河滩停船的地方。
因为最近一直在下雨,水里混着泥沙,整条河水都变成暗黄色,我们这里属于黄河的下游,我朝着水上看去,不断有东西冲下来,来找爷爷的那个人,他的女儿是三天前从上游跳下来的,中间有很多变数,这么大一条河到哪去找尸呢?

                       

小说:孙三是阴生子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任语丁

角色:刘瞎子男人

小说主人公是孙三的书名叫《孙三是阴生子》,小说《孙三是阴生子》作者为任语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叫孙三,阴命,五行属水,据说我出生那天雷雨交加,风刮的吓人,娘大着肚子快要临盆,我爹非要出船谁都拦不住,他手里拎着鱼叉眼珠子都红了,当时我妈一直哭,爷爷抽着老烟袋叹气,结果出了事,船被撞烂了冲到老河滩,人肯定是没了,娘知道了哭的死去活来结果动了胎气,当晚就不行了。家里连遭不幸,下葬的时候村里的刘瞎子嚷着说我娘的肚子在动,最后是我爷爷让人把尸抬出来,肚皮真的在动,就像是有东西从里面撞一样,当时村子里的人都吓跑了,只留下爷爷和刘瞎子,当天晚上爷爷把我抱了回去,奶奶也懵了,不清楚哪来的孩子,摸了一把说还有气,灌了一点小米汤,我小时候一直生病,几乎就是皮包着骨头,村子里的都说这娃活不成,愣是让我熬了过来,所以我是阴生子,出生就克死爹娘,从小到大村子里的人都躲着我。我生活的地方叫老河村,村子不远就是黄河老滩,老百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以前村子里的人都靠走船打鱼为生,虽不算富裕,倒也没闹过饥荒,后来鱼少了很多人封了网,为了生计,很多人开始干起捞尸的行当。说起捞尸,这一行其实由来已久,尤其是在黄河两岸,有一句谚语,黄河水一涨,鸟尸排两行,据说那种专门吃死尸的鸟在天上密密麻麻的飞,赶都赶不走

评论专区

摇摆的前锋:心态差的一逼,哪像个快三十岁的人。情爱的狗血不忍直视

战地真人秀之血战甲午:平均水平,后期升级太快,崩。

回到明朝当海盗:这个书名,倭寇的另一种说法吗?会不会遇到戚继光?哈哈

孙三是阴生子

《孙三是阴生子》精彩片段

孙三是阴生子第1章  第1章

小说主人公是孙三的书名叫《孙三是阴生子》,小说《孙三是阴生子》作者为任语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主要讲的是:…我叫孙三,阴命,五行属水,据说我出生那天雷雨交加,风刮的吓人,娘大着肚子快要临盆,我爹非要出船谁都拦不住,他手里拎着鱼叉眼珠子都红了,当时我妈一直哭,爷爷抽着老烟袋叹气,结果出了事,船被撞烂了冲到老河滩,人肯定是没了,娘知道了哭的死去活来结果动了胎气,当晚就不行了。
家里连遭不幸,下葬的时候村里的刘瞎子嚷着说我娘的肚子在动,最后是我爷爷让人把尸抬出来,肚皮真的在动,就像是有东西从里面撞一样,当时村子里的人都吓跑了,只留下爷爷和刘瞎子,当天晚上爷爷把我抱了回去,奶奶也懵了,不清楚哪来的孩子,摸了一把说还有气,灌了一点小米汤,我小时候一直生病,几乎就是皮包着骨头,村子里的都说这娃活不成,愣是让我熬了过来,所以我是阴生子,出生就克死爹娘,从小到大村子里的人都躲着我。
我生活的地方叫老河村,村子不远就是黄河老滩,老百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以前村子里的人都靠走船打鱼为生,虽不算富裕,倒也没闹过饥荒,后来鱼少了很多人封了网,为了生计,很多人开始干起捞尸的行当。
说起捞尸,这一行其实由来已久,尤其是在黄河两岸,有一句谚语,黄河水一涨,鸟尸排两行,据说那种专门吃死尸的鸟在天上密密麻麻的飞,赶都赶不走。
在这之前捞尸的船夫是绝对不收钱的,只收三样东西,一块红布一盒烟再加一瓶烧酒,尸从水里捞上来,烟抽光酒喝完,红布拴在手上,从此两不相欠。
到了后来有人开始收钱,从几百到几千,遇到黑心的收几万的都有。
我们家祖上就是捞尸的,算是有些名气,不过传到我爷爷这断了,大伯胆子小,读完书就离开了村子,我爸十几岁就跟着爷爷捞尸,有人说是中了尸邪,否则怎么会在我娘快要生我的那天冒着大风雨出船呢?
水上人的规矩,遇到这样的天,绝对不会下水,他明明知道会出事还是要出去。
还有人说前一天晚上看到有东西进了我们家,如果不那么做,全家都得死,我还有个小叔,从我记事开始就没见过,听说是生下来就让奶奶给带走了,不想让最小的儿子当捞尸匠。
孙叔,你就帮帮我吧。
我从外面进来,听到里面传出说话声,家里来了客人,应该不是村里的,这些年村子里的人都绕着我们家门口走,就怕沾了晦气。
拿回去,这事干不了。
门半开着,我慢慢往里走,看到爷爷坐在炕头上抽烟袋,炕桌子上放了一沓钱,红彤彤的票子,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是我爸让我来求你的,他说当年帮过你,你答应过他以后会还这个恩。
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情绪明显有些激动,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站在外屋没敢进去,应该是来求爷爷帮忙。
爷爷拿起烟袋敲在桌子上,这捞尸至少三个人,你让我一个糟老头子咋去?
每年一到汛期,几乎村子里的人家家都出船捞尸,捞尸的行情也是一直往上涨,很多人都在城里买了楼,只有我们家最穷,自从我爸出事之后,爷爷就再也没捞过尸。
爷爷,我跟你去,答应别人的事,不能食言。
我推开门进去,不是为了钱,爷爷一直不让我下水,这些年一直有个心结,我要弄清楚二十年前的那个风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行。
爷爷瞪大眼珠子看着我,谁都能去,就是你不能去。
凭啥?
捞尸这一行规矩很多,不是谁都能干,必须是命理属阴,五行属水才行,而且必须是男人,所有这一切我都占了,说白了,我从出生就注定了是捞尸的命,不过现在为了赚钱,根本没人在意这些。
孙叔,算我求你了,谁家都有娃,现在人死了,尸都没见到,娃不能入土,我这辈子也没法活了。
男人直接跪在爷爷面前哭成了泪人。
爷爷犯了难,用力抽着烟袋,最后抓起那沓钱丢在地上,钱你拿回去,尸我帮你找回来。
爷爷还是不肯带我去,在黄河里捞尸,正常要三个人配合才行,一个人专门负责掌船,一个人捞,另外一个守尸,就是观察尸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有一些尸是不能碰的。
我站在院子里,整件事弄清楚,来找爷爷捞尸的中年男人,他老子以前对我爷爷有过恩,当时爷爷答应人家,日后如果有需要他的地方只要来找就行,结果他的女儿被人骗了,想不开跳了黄河,当爹的不想女儿那么惨,死了连个下葬的地方都没有,于是就来求爷爷。
老孙,你不是说这辈子都不干这玩意了吗?
我听到声音转头,一个手里拿着棍子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就是刘瞎子,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当年如果不是他我就被埋在棺材里了,我也一直好奇,他是瞎子,为啥当年只有他看到我娘的肚子在动?
刘爷爷。
我连忙迎上去,挽着他的胳膊往里走,村子里的人都躲着我们走,只有一个人例外,就是刘瞎子,他和爷爷的关系很好。
欠人的情,得还。
爷爷说道,开始准备东西,有绳子还有钩子,从一个木盒子里拿出一块布,缓缓打开,那块布已经很破,上面有三个暗红色的大字,捞尸人。
那还少一个啊!
你掌船,我捞尸,谁负责看尸啊?
总不能让我看吧。
刘瞎子说完停下,手里的棍子在地上点了几下,我拉过椅子扶着他坐下。
我也蹊跷,爷爷居然找了一个瞎子去帮忙捞尸,正常人在水上捞尸都很难,何况是个眼睛看不到的!
够了。
爷爷冷冷说道,继续收拾手里的东西,这个木盒子爷爷一直收着,从来不让我碰,我偷偷看了一眼,放的都是一些没用的老物件,应该没什么值钱的。
那可不行。
刘瞎子摇头,这是老祖宗传下的规矩,你可不能破了,如果找不到守香的,我不去。
老刘,你!
爷爷皱起眉头,现在是汛期,村子里几乎能走船下水的都在想着法的捞钱,想找人帮忙几乎不可能,而且这一趟还没有钱赚。
该让三子去试试了,他命硬的很,没那么容易出事。
刘瞎子说完,爷爷看向我,慢慢将手里的绳子缠好,犹豫了片刻,你去准备准备。
哎。
我答应一声跑回屋,我们村子挨着老河滩,夏天经常涨水,所以几乎人人都懂水性,我也不例外,都是背着爷爷偷偷和村子里的人学的,爷爷从小就不让我下水。
记住了,这尸啊有三不捞,带棺的不捞,走水的不捞,带崽的不捞。
爷爷说完,我皱起眉头,一个都没听懂,刘瞎子笑了笑说道:这带棺的可能是从墓里冲出来的,不能动,走水的更邪乎,尸在水里泡上几天,几乎都浮上来,唯独有一种尸只露个脑袋,就像是在水里走一样,这不是尸是煞,在水里就是害人的,至于带崽的,就是死之前肚子有娃的,这种怨气太重,不能碰。
我连连点头,没想到捞尸还有这么多规矩,拎着爷爷准备好的大布袋子,扶着刘瞎子朝水边走,爷爷走的快,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刘爷爷,二十年前,你是咋看到我在肚子里动的?
刘瞎子停下,他的身体明显抖了一下,我不是看的。
那是咋知道的?
我继续问道,他是瞎子,据说以前也是个狠人,全国四处跑,做的都是大买卖,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眼睛瞎了才回了村子。
是你告诉我的。
刘瞎子说道。
我?
我皱起眉头,以前的事,爷爷一直都不愿意说,我当年还没足月差点就憋死了,怎么可能是我告诉他呢?
这也太扯淡了。
我笑了一声,怎么可能是我!
对。
刘瞎子微微点头,他的脑袋慢慢扭了过来,那双瞎了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虽然已经习惯了,当他盯着我的时候,还是觉得有点吓人,就是你,我当时听到棺材里有声音,是个小孩子在哭,他说自己还活着,我也不信,毕竟是条人命,于是我就摸了一下,尸的肚皮真的在动,于是就喊了出来,你小子真的是命大,在尸的肚子里那么久还能活,不简单。
快点走。
爷爷在前面喊我们,从村子下去,沿着一条小路往下走,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到了老河滩停船的地方。
因为最近一直在下雨,水里混着泥沙,整条河水都变成暗黄色,我们这里属于黄河的下游,我朝着水上看去,不断有东西冲下来,来找爷爷的那个人,他的女儿是三天前从上游跳下来的,中间有很多变数,这么大一条河到哪去找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