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情史:魔君请放过》雪昙仙子星源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仙魔情史:魔君请放过)全集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仙魔情史:魔君请放过》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麟樨”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雪昙仙子星源,小说中具体讲述了:雪昙仙子爱他的六千年,三界皆知是一场一厢情愿的笑话她却说,爱一人是成全,是要他眼中灿若星辰,纵自己因此身入修罗而不悔魔界女君无艳以为他爱她入骨,却不知冥冥中天命只是给了她一个错位的美梦她却说,爱一人是自私,是长相厮守,念他冷暖不可放手于她人而他—,他又是谁?是仙君?是魔君?或是—–星源一直看不清自己的内心,却不知只是他从不是真正的他天命几番轮回,终逃不过天授的宿命

小说:仙魔情史:魔君请放过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麟樨

角色:雪昙仙子星源

热门新书《仙魔情史:魔君请放过》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麟樨”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片段如下:天界二十七重为无思境,此境终年深秋,叶红如火,秋风萧瑟,满地落红飘飞。境中只有一泉,名为弃思泉。仙家若是修行中,产生贪嗔痴等欲界杂念的时候,都会来泡一泡。泉中之水遇欲念则燃。虽会有痛苦,但神仙往往欲念不深,加之仙身庇护,对身体并无损害,反而池水燃尽杂念,更利于修行……

评论专区

特殊事件专案组:对了,这作者最开始的书还没这么奇怪,但是看贴吧说有个什么千里送那啥的女粉丝,估计是在成功艹粉后觉醒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娜迦神族:我期望主角能提着6把水果刀到处砍,可是并没有。

我的宇智波太稳健了:蛇吞鲸小号,目前还过得去,干粮养着,对老作者要求比较高

仙魔情史:魔君请放过

《仙魔情史:魔君请放过》精彩片段

第三章 弃思泉 断欲绝情

天界二十七重为无思境,此境终年深秋,叶红如火,秋风萧瑟,满地落红飘飞。境中只有一泉,名为弃思泉。仙家若是修行中,产生贪嗔痴等欲界杂念的时候,都会来泡一泡。泉中之水遇欲念则燃。虽会有痛苦,但神仙往往欲念不深,加之仙身庇护,对身体并无损害,反而池水燃尽杂念,更利于修行。

雪昙仙子自魔军回来后,胡乱在天界走了一遭,无处可去,便来到了无思境,

离恨境六千年的时光,她已经不习惯与他人相处,人群中,她总会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她只想将自己包裹起来,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若是有人目光看向她,她便全身不自在,恨不得赶快逃开。仿佛只有自己的世界才是最安全的所在。

而此刻天界中,除了离恨境,恐怕便只有这无思境中空无一人了。

坐于弃思泉边,雪昙将双足泡于水中,一种微凉的舒适感袭来。

雪昙怔怔的看着水中的倒影,六千年的岁月,似乎除了眼底那隐隐的凄清,时光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她回想着刚刚与星源那一瞬的对望,星源眼中的淡陌,令她心中又是一阵刺痛。她暗暗想着若是自己于他面前,他是否还识得自己?若是他当真不记得自己了,那自己这份万年不变的痴心,真真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正思量着,突然觉得肩头被谁拍了一下。

雪昙回头,看到一张有些稚气的脸,一个身着银甲的少年,正站在自己身后,看着自己笑着,笑容中透着一种无邪的天真。

“仙女姐姐,你一个人在干嘛呢?”

少年声音清朗,但还是透着一种稚气。

“你是?”

雪昙识得这个孩子便是刚刚无艳身边的少年。却不知他的身份。

“姐姐叫我焉翎就是了。我娘亲是魔界女君,我父君是仙君星源。”

少年说完,雪昙便觉得心中一种酸楚上涌。是呀,当年无艳便是有孕的,还记得星源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那种喜悦的神情。算来,那便是这个孩子了。当真是她与他无缘呀,若是当年她与星源也有一个孩子,哪怕永生再不与他相见,自己便也是幸福的。怪也只能怪自己福薄。

“仙女姐姐,仙女姐姐。”

少年摇了摇雪昙的肩,将雪昙的思绪打断。

“嗯,原来是魔界的小殿下呀。你怎会到无思境来了。”雪昙忙笑了一下,柔声问道。

少年有些负气的坐在雪昙身边,双手托着已经可以看出些许俊美英气的小脸。

“他们大人在那说什么天规律法,什么三界众生的,听的我实在无趣。不想好不容易跑出来,又一群天兵天将跟着,我趁着他们不注意的空档跑了,左转右转不知怎么就到这里了。”

雪昙望着焉翎微微笑着,见焉翎青涩的脸上已经可以看出有六七分和星源一般的眉眼。

“仙女姐姐,他们都说天界是极美的,可我怎么看这里就这么一汪泉水,剩下一堆落叶,满眼的红黄之色,也是无趣的很。”焉翎语气中似乎很是气恼仙界的平庸。

“小殿下是没去其他地方。天界三十三天,太清境庄严,皓庭境奢华,秀乐境四季如春,竺落境终年新月高悬,月下睡莲如玉。虚无境白雪皑皑,红梅遍野。而这无思境本就是清修的地方,神仙修行遇到什么屏障,便来这弃思泉泡一泡。落叶萧索也是求了一个万法随缘,放下便是解脱的意境。”

似是因着和星源近似的眉眼,雪昙觉得和这个孩子非常亲近,又不似真正面对星源时候,心中满溢的自卑与苦涩。因此话也不自觉的多了一些。

“仙女姐姐这么说来,那这泉水便是天界的宝贝啰。”

焉翎睁大眼睛殷切的看着雪昙,眼中尽是孩童的天真。

“若说是宝贝的,倒也算是,四海八荒好似只有这弃思泉有此效用。”

雪昙刚说完,便听扑通一声,焉翎腾身跳入了水中。

雪昙一惊,慌忙伸手去抓,却抓了个空,什么也没有抓到。

“这泉水要是和姐姐说的一般那么神奇,我也要泡一泡。焉翎心中有好多事情想不明白,越长大便觉得这世间越是无趣。”

见焉翎在水中很是惬意,雪昙本是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刚欲坐下。

却突然,焉翎周身自下而上泛起一股蓝色的烈火。烈火之势迅猛,眨眼的功夫便将焉翎吞噬大半。

“啊,这是什么,啊-啊–疼死我了,姐姐救我,姐姐。”

焉翎挣扎着,声音痛的都有一些颤抖了,又勉强挣扎了几下,整个人便痛的昏厥过去,缓缓的下沉着。

雪昙闻声,跃身便跳入泉中,一把拉住了焉翎。

说也奇怪,雪昙手碰到的地方,蓝色的火焰便自然熄了。可灼热的痛感依然令雪昙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雪昙也未多想,一把拉过焉翎,将他揽入怀中,焉翎身上火焰碰到雪昙身体的地方,燃烧几下,便会自行熄灭。

这蓝色火焰极其神奇,并不会烧人衣物,只灼人肌肤,否则雪昙若是此刻与一个半大少年在水中衣物残破,肌肤相亲也是着实不妥的。

虽然此时火焰并未如焉翎入水后一般燃烧剧烈,但初拉焉翎入怀的时候,火焰的温度,也令雪昙险些痛晕过去。而想到怀中的孩子是星源的骨血之时,她尽全力将体内仙气外放,包裹住焉翎。

焉翎身上虽然大半的火焰已经熄灭,却还有零星的燃烧着,热感也传递给抱着他的雪昙。

雪昙咬牙,拉着焉翎往岸边过去,几乎用尽最后的力气,以仙力包裹着焉翎将他抛到岸上,

落地时,还仔细控制着仙力下落,垫在焉翎身下,生怕将他摔重了。

焉翎身体一到岸上,火焰便瞬间熄灭了。只是不知是疼痛过度,还是耗的气力太多,孩子依然沉沉的昏厥着,没有转醒的迹象。

雪昙用手支撑着岸边,试了几次都没力气撑到岸上。

“可要帮忙?”

这时一个女声想起。一只纤纤玉手伸到雪昙眼前。

雪昙也未抬头看,忙伸手抓住。刚欲往上,那手便一把甩开了她。突然失重,雪昙全身重重的摔在水中。整个人浸了个湿透,顿觉全身一阵吃痛。加上刚刚火焰灼烧后的余痛,直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才在水中稳住身形。

雪昙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红衣女子,正立于岸边,嘲弄的看着自己。这人正是魔界女君无艳。

“我倒是不明白了,这弃思泉是灼烧欲念的地方,你这么一个爱痴心妄想的人,怎么掉进去火却不烧你呢?”

无艳声音高傲,其中还满满的带着讥笑。

雪昙看了她一眼,便移开目光,无艳这样的表情她已经看过很多次,而每一次,无艳都会大胜,只因为她永远是被星源保护着的,只要她需要,他便都会在她身边,不需要其他,只要他将无艳拥在怀中,或者哪怕牵起无艳的手,自己便会心痛如焚。而星源却从未这样待过自己,漫说庇护,哪怕是一丝恻隐,他都不曾对自己有过。而那一幕幕的痛楚,雪昙此时实在不想再忆起。良久她才只是轻轻的说。

“也许是因我无欲,亦无求。”

“哈,这个就是好笑了,你惦记我的夫君多少年了,你会无欲?无求?你知不知道害臊呀?”

无艳俯身,抓住雪昙的下巴,硬逼着她对视自己。而雪昙却低着眼眸不愿与她对望。无艳的眼睛是被宠爱着的人才有的,那样的灿烂明媚,充满朝气。而雪昙的眼睛,早已只剩了一片灰暗,眼底的冰霜已凝结了千年,连冷都没有了,只透着悲凉。

“多年前我便问过女君,爱一个人一定要求什么吗?一定要得到吗?爱他,不该是他过的好便是好吗?如果要得到什么,那不该是他爱你时才会有所得吗?我也愿我爱之人也是爱我之人,可是若他不是,我便要想尽办法将他绑在我身边,费尽手段让他对我好吗?女君可想过那他心中如何思虑呢?是我幸福了,我爱之人便会幸福?还是若我爱之人幸福,我便开心?雪昙依然还是那句话,女君,小仙无欲,无求。”

这次雪昙没有逃避无艳的眼神,她望向无艳,眼光坚定澄澈。

“爱一个人,便应该日日相伴,长相厮守。便应该要他心中只有我,眼中只有我,怀中只有我。这才是爱,你说什么无欲无求,只能说你根本就不爱,或者你根本就比不上我对他的爱。我爱他,纵然他一时不爱我,我就算千方百计也要将他留在身边,因为我知道,这世上没人比我更爱他,无人比我待他更好。我能给他最好的幸福,只有我可以陪他甘苦与共。为护他周全,我可以不要自己的性命,我若是将他让给旁人,旁人待他不好怎办?他过的不好,你便叫爱他?爱就该是自私的,要他只于我身边,时时照顾他温饱,惦念他冷暖,助他万世顺遂。所以,星源才会选我,是因为他知道我才是世上最爱他的女子,你可明白?”

无艳亦逼视着雪昙,毫无退让。

“那雪昙便恭喜女君能得一个你爱他,他也如此爱你之人。可雪昙福薄,不知道女君所说的是何等感觉。因此也不能明白女君口中的情爱。”

雪昙笑的凄然,其实终究是自己福薄,得不到他一丝的眷顾。所以自己也便没有任何辩驳的理由。

“你这样无趣的女子,怎么会懂得什么是爱,我劝你不要再痴心妄想抢别人家的夫君,破坏人家恩爱的夫妻。好好做个本分的花仙,孤独万世也算是你积德了。”

说罢无艳用力一甩,将手从雪昙脸上移开,雪昙被她一甩,没有防备的又一个踉跄。

“艳儿”

无艳欲再说些什么,身后一个清朗的男声传来。

那声音雪昙再熟悉不过,七千年前她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如春雨般滋润着她孤寂的心,从那时起,她便再没有忘记过。这声音正是她心中思恋的星源。

雪昙此时全身湿透,几缕发丝贴在脸上,衣服浸湿贴在身上,隐隐能窥见到里面如雪的肌肤。

想着此时的狼狈模样,雪昙一阵慌乱,不自觉身子往水下沉。

却怎料无艳一把抓住她的衣领,突然用力,便将她拎出水中,重重的抛在岸上,抛落中,还拉断了她颈前的衣裳,雪白的胸口半隐半露。

“哟,仙子是勾引我儿未遂,这是又想勾引我夫君了不成?”

无艳边说边捂嘴调笑着,纤腰随着笑声轻摇,很是婀娜。

雪昙忙用手护住胸前。她不敢抬头,却能感受到身边星源的眼光正望着她。听了无艳的调笑,顿时羞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星源转头看了眼地上昏迷的焉翎。

“翎儿怎么了?”

“无事,只是被弃思泉灼烧了下,这小子平时心思就多,烧一烧也是好事,省的整天胡思乱想的。”

无艳语气轻松,丝毫不觉担心。

星源俯身一把抱起焉翎,将他扛在肩头。一手拉住无艳的手,便往外走去。

无艳初被拉住时候,有一瞬间的慌神,很快脸上便浮现了一种惊喜的笑容,任星源拉着往前走,还不忘回身丢给地上狼狈女子一个讥讽的笑容。

雪昙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一家三口,看着那么和谐幸福。她心里没有怨,可能她心中更多的是欣慰。

星源并不爱自己,他爱的一直是身边的女子,为了她不惜放弃仙界的身份,甘入魔道。为了她甘愿放弃自己守护众生的理想,可以率魔军攻入天界。她也是爱他的,那么多年在他身边相随相伴,或许无艳说的对,她才是真的爱他,所以他的选择一直以来也只有无艳一人。

他过的好,便是好。

只是雪昙心中很疼,疼的是,星源当真不记得自己了。如果她有所求,那么她只求,在星源心中记得自己便好,或者能有自己一个小小的角落容身,可能偶尔他回头能看到那个角落里面的自己就好。而不是如今的厌弃,厌弃到不愿意记得。

任秋风吹着,落叶在身边飘飞,雪昙看着他远去的方向,纵然那身影消失了很久,她依然一动不动的望着,好似上古的一块磐石,一直在那里,从未移动过。

                       

小说:仙魔情史:魔君请放过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麟樨

角色:雪昙仙子星源

热门新书《仙魔情史:魔君请放过》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麟樨”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片段如下:天界二十七重为无思境,此境终年深秋,叶红如火,秋风萧瑟,满地落红飘飞。境中只有一泉,名为弃思泉。仙家若是修行中,产生贪嗔痴等欲界杂念的时候,都会来泡一泡。泉中之水遇欲念则燃。虽会有痛苦,但神仙往往欲念不深,加之仙身庇护,对身体并无损害,反而池水燃尽杂念,更利于修行……

评论专区

特殊事件专案组:对了,这作者最开始的书还没这么奇怪,但是看贴吧说有个什么千里送那啥的女粉丝,估计是在成功艹粉后觉醒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娜迦神族:我期望主角能提着6把水果刀到处砍,可是并没有。

我的宇智波太稳健了:蛇吞鲸小号,目前还过得去,干粮养着,对老作者要求比较高

仙魔情史:魔君请放过

《仙魔情史:魔君请放过》精彩片段

第三章 弃思泉 断欲绝情

天界二十七重为无思境,此境终年深秋,叶红如火,秋风萧瑟,满地落红飘飞。境中只有一泉,名为弃思泉。仙家若是修行中,产生贪嗔痴等欲界杂念的时候,都会来泡一泡。泉中之水遇欲念则燃。虽会有痛苦,但神仙往往欲念不深,加之仙身庇护,对身体并无损害,反而池水燃尽杂念,更利于修行。

雪昙仙子自魔军回来后,胡乱在天界走了一遭,无处可去,便来到了无思境,

离恨境六千年的时光,她已经不习惯与他人相处,人群中,她总会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她只想将自己包裹起来,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若是有人目光看向她,她便全身不自在,恨不得赶快逃开。仿佛只有自己的世界才是最安全的所在。

而此刻天界中,除了离恨境,恐怕便只有这无思境中空无一人了。

坐于弃思泉边,雪昙将双足泡于水中,一种微凉的舒适感袭来。

雪昙怔怔的看着水中的倒影,六千年的岁月,似乎除了眼底那隐隐的凄清,时光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她回想着刚刚与星源那一瞬的对望,星源眼中的淡陌,令她心中又是一阵刺痛。她暗暗想着若是自己于他面前,他是否还识得自己?若是他当真不记得自己了,那自己这份万年不变的痴心,真真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正思量着,突然觉得肩头被谁拍了一下。

雪昙回头,看到一张有些稚气的脸,一个身着银甲的少年,正站在自己身后,看着自己笑着,笑容中透着一种无邪的天真。

“仙女姐姐,你一个人在干嘛呢?”

少年声音清朗,但还是透着一种稚气。

“你是?”

雪昙识得这个孩子便是刚刚无艳身边的少年。却不知他的身份。

“姐姐叫我焉翎就是了。我娘亲是魔界女君,我父君是仙君星源。”

少年说完,雪昙便觉得心中一种酸楚上涌。是呀,当年无艳便是有孕的,还记得星源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那种喜悦的神情。算来,那便是这个孩子了。当真是她与他无缘呀,若是当年她与星源也有一个孩子,哪怕永生再不与他相见,自己便也是幸福的。怪也只能怪自己福薄。

“仙女姐姐,仙女姐姐。”

少年摇了摇雪昙的肩,将雪昙的思绪打断。

“嗯,原来是魔界的小殿下呀。你怎会到无思境来了。”雪昙忙笑了一下,柔声问道。

少年有些负气的坐在雪昙身边,双手托着已经可以看出些许俊美英气的小脸。

“他们大人在那说什么天规律法,什么三界众生的,听的我实在无趣。不想好不容易跑出来,又一群天兵天将跟着,我趁着他们不注意的空档跑了,左转右转不知怎么就到这里了。”

雪昙望着焉翎微微笑着,见焉翎青涩的脸上已经可以看出有六七分和星源一般的眉眼。

“仙女姐姐,他们都说天界是极美的,可我怎么看这里就这么一汪泉水,剩下一堆落叶,满眼的红黄之色,也是无趣的很。”焉翎语气中似乎很是气恼仙界的平庸。

“小殿下是没去其他地方。天界三十三天,太清境庄严,皓庭境奢华,秀乐境四季如春,竺落境终年新月高悬,月下睡莲如玉。虚无境白雪皑皑,红梅遍野。而这无思境本就是清修的地方,神仙修行遇到什么屏障,便来这弃思泉泡一泡。落叶萧索也是求了一个万法随缘,放下便是解脱的意境。”

似是因着和星源近似的眉眼,雪昙觉得和这个孩子非常亲近,又不似真正面对星源时候,心中满溢的自卑与苦涩。因此话也不自觉的多了一些。

“仙女姐姐这么说来,那这泉水便是天界的宝贝啰。”

焉翎睁大眼睛殷切的看着雪昙,眼中尽是孩童的天真。

“若说是宝贝的,倒也算是,四海八荒好似只有这弃思泉有此效用。”

雪昙刚说完,便听扑通一声,焉翎腾身跳入了水中。

雪昙一惊,慌忙伸手去抓,却抓了个空,什么也没有抓到。

“这泉水要是和姐姐说的一般那么神奇,我也要泡一泡。焉翎心中有好多事情想不明白,越长大便觉得这世间越是无趣。”

见焉翎在水中很是惬意,雪昙本是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刚欲坐下。

却突然,焉翎周身自下而上泛起一股蓝色的烈火。烈火之势迅猛,眨眼的功夫便将焉翎吞噬大半。

“啊,这是什么,啊-啊–疼死我了,姐姐救我,姐姐。”

焉翎挣扎着,声音痛的都有一些颤抖了,又勉强挣扎了几下,整个人便痛的昏厥过去,缓缓的下沉着。

雪昙闻声,跃身便跳入泉中,一把拉住了焉翎。

说也奇怪,雪昙手碰到的地方,蓝色的火焰便自然熄了。可灼热的痛感依然令雪昙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雪昙也未多想,一把拉过焉翎,将他揽入怀中,焉翎身上火焰碰到雪昙身体的地方,燃烧几下,便会自行熄灭。

这蓝色火焰极其神奇,并不会烧人衣物,只灼人肌肤,否则雪昙若是此刻与一个半大少年在水中衣物残破,肌肤相亲也是着实不妥的。

虽然此时火焰并未如焉翎入水后一般燃烧剧烈,但初拉焉翎入怀的时候,火焰的温度,也令雪昙险些痛晕过去。而想到怀中的孩子是星源的骨血之时,她尽全力将体内仙气外放,包裹住焉翎。

焉翎身上虽然大半的火焰已经熄灭,却还有零星的燃烧着,热感也传递给抱着他的雪昙。

雪昙咬牙,拉着焉翎往岸边过去,几乎用尽最后的力气,以仙力包裹着焉翎将他抛到岸上,

落地时,还仔细控制着仙力下落,垫在焉翎身下,生怕将他摔重了。

焉翎身体一到岸上,火焰便瞬间熄灭了。只是不知是疼痛过度,还是耗的气力太多,孩子依然沉沉的昏厥着,没有转醒的迹象。

雪昙用手支撑着岸边,试了几次都没力气撑到岸上。

“可要帮忙?”

这时一个女声想起。一只纤纤玉手伸到雪昙眼前。

雪昙也未抬头看,忙伸手抓住。刚欲往上,那手便一把甩开了她。突然失重,雪昙全身重重的摔在水中。整个人浸了个湿透,顿觉全身一阵吃痛。加上刚刚火焰灼烧后的余痛,直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才在水中稳住身形。

雪昙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红衣女子,正立于岸边,嘲弄的看着自己。这人正是魔界女君无艳。

“我倒是不明白了,这弃思泉是灼烧欲念的地方,你这么一个爱痴心妄想的人,怎么掉进去火却不烧你呢?”

无艳声音高傲,其中还满满的带着讥笑。

雪昙看了她一眼,便移开目光,无艳这样的表情她已经看过很多次,而每一次,无艳都会大胜,只因为她永远是被星源保护着的,只要她需要,他便都会在她身边,不需要其他,只要他将无艳拥在怀中,或者哪怕牵起无艳的手,自己便会心痛如焚。而星源却从未这样待过自己,漫说庇护,哪怕是一丝恻隐,他都不曾对自己有过。而那一幕幕的痛楚,雪昙此时实在不想再忆起。良久她才只是轻轻的说。

“也许是因我无欲,亦无求。”

“哈,这个就是好笑了,你惦记我的夫君多少年了,你会无欲?无求?你知不知道害臊呀?”

无艳俯身,抓住雪昙的下巴,硬逼着她对视自己。而雪昙却低着眼眸不愿与她对望。无艳的眼睛是被宠爱着的人才有的,那样的灿烂明媚,充满朝气。而雪昙的眼睛,早已只剩了一片灰暗,眼底的冰霜已凝结了千年,连冷都没有了,只透着悲凉。

“多年前我便问过女君,爱一个人一定要求什么吗?一定要得到吗?爱他,不该是他过的好便是好吗?如果要得到什么,那不该是他爱你时才会有所得吗?我也愿我爱之人也是爱我之人,可是若他不是,我便要想尽办法将他绑在我身边,费尽手段让他对我好吗?女君可想过那他心中如何思虑呢?是我幸福了,我爱之人便会幸福?还是若我爱之人幸福,我便开心?雪昙依然还是那句话,女君,小仙无欲,无求。”

这次雪昙没有逃避无艳的眼神,她望向无艳,眼光坚定澄澈。

“爱一个人,便应该日日相伴,长相厮守。便应该要他心中只有我,眼中只有我,怀中只有我。这才是爱,你说什么无欲无求,只能说你根本就不爱,或者你根本就比不上我对他的爱。我爱他,纵然他一时不爱我,我就算千方百计也要将他留在身边,因为我知道,这世上没人比我更爱他,无人比我待他更好。我能给他最好的幸福,只有我可以陪他甘苦与共。为护他周全,我可以不要自己的性命,我若是将他让给旁人,旁人待他不好怎办?他过的不好,你便叫爱他?爱就该是自私的,要他只于我身边,时时照顾他温饱,惦念他冷暖,助他万世顺遂。所以,星源才会选我,是因为他知道我才是世上最爱他的女子,你可明白?”

无艳亦逼视着雪昙,毫无退让。

“那雪昙便恭喜女君能得一个你爱他,他也如此爱你之人。可雪昙福薄,不知道女君所说的是何等感觉。因此也不能明白女君口中的情爱。”

雪昙笑的凄然,其实终究是自己福薄,得不到他一丝的眷顾。所以自己也便没有任何辩驳的理由。

“你这样无趣的女子,怎么会懂得什么是爱,我劝你不要再痴心妄想抢别人家的夫君,破坏人家恩爱的夫妻。好好做个本分的花仙,孤独万世也算是你积德了。”

说罢无艳用力一甩,将手从雪昙脸上移开,雪昙被她一甩,没有防备的又一个踉跄。

“艳儿”

无艳欲再说些什么,身后一个清朗的男声传来。

那声音雪昙再熟悉不过,七千年前她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如春雨般滋润着她孤寂的心,从那时起,她便再没有忘记过。这声音正是她心中思恋的星源。

雪昙此时全身湿透,几缕发丝贴在脸上,衣服浸湿贴在身上,隐隐能窥见到里面如雪的肌肤。

想着此时的狼狈模样,雪昙一阵慌乱,不自觉身子往水下沉。

却怎料无艳一把抓住她的衣领,突然用力,便将她拎出水中,重重的抛在岸上,抛落中,还拉断了她颈前的衣裳,雪白的胸口半隐半露。

“哟,仙子是勾引我儿未遂,这是又想勾引我夫君了不成?”

无艳边说边捂嘴调笑着,纤腰随着笑声轻摇,很是婀娜。

雪昙忙用手护住胸前。她不敢抬头,却能感受到身边星源的眼光正望着她。听了无艳的调笑,顿时羞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星源转头看了眼地上昏迷的焉翎。

“翎儿怎么了?”

“无事,只是被弃思泉灼烧了下,这小子平时心思就多,烧一烧也是好事,省的整天胡思乱想的。”

无艳语气轻松,丝毫不觉担心。

星源俯身一把抱起焉翎,将他扛在肩头。一手拉住无艳的手,便往外走去。

无艳初被拉住时候,有一瞬间的慌神,很快脸上便浮现了一种惊喜的笑容,任星源拉着往前走,还不忘回身丢给地上狼狈女子一个讥讽的笑容。

雪昙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一家三口,看着那么和谐幸福。她心里没有怨,可能她心中更多的是欣慰。

星源并不爱自己,他爱的一直是身边的女子,为了她不惜放弃仙界的身份,甘入魔道。为了她甘愿放弃自己守护众生的理想,可以率魔军攻入天界。她也是爱他的,那么多年在他身边相随相伴,或许无艳说的对,她才是真的爱他,所以他的选择一直以来也只有无艳一人。

他过的好,便是好。

只是雪昙心中很疼,疼的是,星源当真不记得自己了。如果她有所求,那么她只求,在星源心中记得自己便好,或者能有自己一个小小的角落容身,可能偶尔他回头能看到那个角落里面的自己就好。而不是如今的厌弃,厌弃到不愿意记得。

任秋风吹着,落叶在身边飘飞,雪昙看着他远去的方向,纵然那身影消失了很久,她依然一动不动的望着,好似上古的一块磐石,一直在那里,从未移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