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归迟陆渊《云河青山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_(沈归迟陆渊)完结版免费阅读

长篇古代言情小说《云河青山小说》,男女主角沈归迟陆渊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沈归迟”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我陪他从年少落魄到权倾天下,却眼睁睁看他将我的庶妹抬为平妻,抄了我家满门,我不得善终重来一世,我看着他的脊背颓弯,悔恨颤抖,烧了与他的婚书我祝他扶摇直上、前程万里…

小说:云河青山小说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沈归迟

角色:沈归迟陆渊

我陪他从年少落魄到权倾天下,却眼睁睁看他将我的庶妹抬为平妻,抄了我家满门,我不得善终。重来一世,我看着他的脊背颓弯,悔恨颤抖,烧了与他的婚书。我祝他扶摇直上、前程万里。前程万里,没有我。正文开始即使知道眼前这位落魄的少年将来会权倾天下,我也要向他退婚

评论专区

船员招募中[无限]:很好看,副本剧情很新颖,解谜类,文笔很好,一直抓眼球。主世界的设定也很棒,世界被【副本】包围,还有【诡异】存在,女主的诡异是【愿望】,变成了个宇航飞船,算是女主比较大的金手指。

长刀无痕:这是融合了网络风格的新型武侠小说,小白文,升级文,爽文,文笔简练,故事结构清晰,算得上武侠小说里的斗破。狂沙,写的不错

 剑与旗帜:待读主角作为一个隐形的太子党兼官二代,白龙鱼服在民间底层闯荡,魔法、武学、诗、剑乱入,有些创意。

云河青山小说

云河青山小说第1章  

我陪他从年少落魄到权倾天下,却眼睁睁看他将我的庶妹抬为平妻,抄了我家满门,我不得善终。
重来一世,我看着他的脊背颓弯,悔恨颤抖,烧了与他的婚书。
我祝他扶摇直上、前程万里。
前程万里,没有我。
正文开始即使知道眼前这位落魄的少年将来会权倾天下,我也要向他退婚。
重来一世,我不仅要退婚,还做了和前世一样的举动,我看着被罚跪在雪里的单薄少年,狠狠地踩上了他的手。
鲛丝银珠做成的鞋子,就踩在他冻得皲裂的手上。
他的背脊瘦削却直,刀也劈不弯,他的目光从那只鞋子一点一点移到我的脸上,那一眼像是寒夜里最冷的雪,藏着像孤狼一样的狠戾。
他冻得唇色发乌,雪落在他尚且年少的眉眼,他还不像后来那样喜怒不形于色,咬着牙隐现屈辱。
这一年,沈归迟十七,家道中落,辗转千里来上京赶考,一身破落地拿着婚约上了我家的门,父母哥哥很周全地收留了他,只是不提婚约一事。
我这年十五,娇气蛮横,受不了要嫁给一个像叫花子一样的人,借着由头罚他跪在雪里,这一跪让他恨了我一辈子,让他权倾天下之后抄了我家的府邸。
他是个睚眦必报的少年,只记得别人的坏,不舍得记得一点好。
他觉得我家对他的收留不过是一种意义上的羞辱,而我这个瞧不上他的未婚妻更是恶毒。
他有自己喜欢的白月光,是我打小看不顺眼的庶妹,前世我罚跪了沈归迟之后,没多久就后了悔,拿了药匆匆往回赶,却看见我的庶妹笑盈盈地给他上药,我转身就走。
他金榜题名时,在大殿上问皇上请旨,婚约不好废弃,那他便以平妻之礼娶了我的庶妹。
新婚夜他没来挑开我的盖头,以后也没踏进来过。
敌寇捉了我和庶妹,要交换金银十箱,他只送来五箱,说只要一位夫人就够了,连敌寇都由不得怜悯地看着我。
这些本来都没什么的,只是我做错了两件事,第一件是我年幼无知莽撞,初见沈归迟时要他下跪;第二件是,我后来爱惨了沈归迟。
这样的开头,后面的故事怎么能好起来呢?
我曾为他千里奔波寻找良医,用家族势力为他笼络人才,沈归迟嘲笑我见风使舵,无利不起早,我闭上眼哑涩说是啊。
我所剩唯有一颗真心,然而这真心却被糟践、被撕裂,我便只能好好收容起来,不得被窥探。
庶妹扶着大肚子出现在我的面前,她靠近我笑,她怨宋家把我当成掌上明珠,可是又忍不住得意,得意她多年图谋,她说姐姐,你什么都不是了啊。
她摔倒在我面前,沈归迟给了我一巴掌,孩子早产,生得很像他。
从我嫁给他以来,他终于得偿所愿,将他所承受过的羞辱都百倍千倍地偿还给我。
可他觉得还不够,我嫂嫂刚添了小侄儿的时候,沈归迟已经位极人臣,他抄了我家满门。
我跪着求他,他捏着我的下巴轻笑,一如当初雪里初见。
我咬舌自尽,却见到他惊愕地睁大眼,无措地看着血沾满他的手掌,他颤抖着把我抱住,脸上的讽刺和轻蔑都还没有消散完。
他最见不得我骄傲,所以用尽手段来除去我的羽翼,见我低贱如狗,想必心中也快意。
只是我这一生,难免失意。
我曾经想过许多许多次,如果重来一次,初见时我绝对不会那么鲁莽骄横,我会轻声细语,笑意盈盈,像是我庶妹做的那样,伪善一些,就能讨得他的欢喜,讨得我数载个日日夜夜都在求得的东西。
我想了许多许多,可是真的重来了,我却再一次踩上了他的手。
沈归迟,配不得我对他那么好。
十七岁的沈归迟仰头看着我,长睫上还沾着雪,他咬牙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宋小姐,莫欺少年穷。
我当然知道啊。
我对上他的眼睛,慢吞吞地移开了脚,重新打量了他一下,这一年的他足够落魄,大冷的天连件袄子都穿不上,可是这样的人,不需要三十年,只要三年,三年他就可以爬上最高的地方。
我俯下身,轻声道:对不起。
沈归迟愣住了,雪纷纷扬扬地飞着,像是絮花一样。
兰因絮果,原来,我和沈归迟之间,从来没有兰因,皆为飞絮。
对不起害你下跪。
我性子不好,太蛮横了。
你要是不高兴,我跪回来也是可以的。
总而言之,都是我的错,我没有看不起你。
上辈子一直耿耿于怀的道歉,我一辈子也没能找到机会说出口,本来就是我做错了事情,折磨了我一辈子,我常常想,若非这样的初见,我和他也许并不至于到那样的田地。
可是我今年才十五岁,我们从前也没有见过,你也不喜欢我这样的女子,与其两个人束缚在一起痛苦一生,这婚事还不如退了,对吗?
我听不见风声了,眼前跪着的少年微仰着头,脊背却挺直,眼神黑漆漆地盯着我,他平静地说: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你这样的?
我失神了一会。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上辈子我用了好多年才认清这回事,我总以为是自己姿态太过高傲才惹他生厌,就一点点收敛了性情,做他最好的妻子,为他抚恤下士、助他官途通畅,那时他也是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他说:宋家人向来伪善,可其中,数你宋雁书,最令人作呕。
我从未让他欢喜过,从来只有憎恶。
谁能想到重来一世,十七岁的他会这样问我呢?
我回过神看着跪在雪里的少年,从白狐毛缀边暖融融的袖子里伸出手来,穿过飞絮一样的雪碰上他的脸,他怔住了,我摸上去冰凉一片。
原来这场雪,这么冷啊。
我余光里瞥见一角粉色在廊柱后面躲躲藏藏,正是我的庶妹,她从小就喜欢和我抢东西,从没有抢赢过。
上辈子的沈归迟,是她唯一赢过我的,我输掉了一生,雪中送炭的初见,真是天降的好姻缘。
上辈子大概我阻碍了他俩的婚约,也算是沈归迟那么恨我的一个缘由吧。
我拂去他肩上的薄雪,他还是直视着我,不肯低头,好像在等我一个答案。
我想了想,指了指那边的庶妹,我笑着说:你大概喜欢她那样的。
他问:那是谁?
我回道:我的庶妹,宋盈。
她的名字很好听,上辈子他因为这个为她修建了一座盈月馆,馆中有潭,可以映下好大一轮明月。
我总得给他们留出时间来,就要告辞:你不必再跪了。
退婚的事情,我会自己和父兄族老请罪,你不必担心糟践了自己的名声,宋府我会吩咐下去,你还可以在这里安心住下,没有人敢怠慢你。
沈归迟沉默了很久,我就要带着我侍从离去,雪如絮花穿过,这一辈子的缘分大概就到此为止了。
我和沈归迟擦身而过的瞬间,他却十分僭越地伸出手扯住我的手腕,像是怕弄脏了我一样,只伸出了几根手指虚握着。
雪落了年少落魄的他满身,他垂下眼,声音却哑。
官拜一品,良田万顷,才能配得上宋小姐,是也不是?
我的婢女小眠早就看不过眼了,一把扯开他牵着我的手,替我骂道:国公府家的大小姐,往日里登门的哪个不是王孙公子啊?
我家小姐,配天上的月亮都是绰绰有余的。
宋家上下都拿我当明珠宝玉,对于突然上门打秋风的沈归迟,纵然面上都待得客客气气的,心里总归都是不舒服的。
父亲看出他前程必定远大,但却对我说,沈归迟并非良人。
他年少落魄,吃了太多苦,心气不比我低,我和他在一起恐怕会成怨偶。
我不信,却一语成谶。
我扶住小眠的手,她就乖乖往后靠不说话了。
我说:不是。
沈归迟怔住。
我继续往前走。
雪继续落下来,我没骗他,我所需并非官拜一品,也不要良田万顷。
我想要我的意中人好好安置我的一颗心,仅此而已,上辈子他没能做到。

上一篇 2022年10月7日 pm2:30
下一篇 2022年10月7日 pm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