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谋杀亲夫失败后(阮清凤隐)_《新婚夜谋杀亲夫失败后》热门小说

阮清凤隐是《新婚夜谋杀亲夫失败后》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墨墨”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穿越到大型谋杀亲夫的现场,阮清就算是满身是嘴也解释不清,因为她就是原主,原主就是

小说:新婚夜谋杀亲夫失败后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墨墨

角色:阮清凤隐

《新婚夜谋杀亲夫失败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墨墨”。《新婚夜谋杀亲夫失败后》内容概括:睁开眼,就是新婚夜!还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就被新郎一掌给打飞了出去!“安肆,盯着她,死了就给本王扔到了乱坟岗!”这是阮清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不知过了多久,等到阮清睁开眼睛,整个人还混沌着,就听一个丫头在她跟前,不停的念叨……“小姐,你怎么这么糊涂呀!你现在都是安王妃了,怎么能不让王爷碰?还行刺王爷呢?”阮清躺在床上,听着这话,还有脑子里不断涌现的画面,让脑仁直跳!所以,是穿了?睡前她明明还是穿bra的,睁开眼后就成了穿肚兜的了。还有,睁开眼睛就是大型谋杀亲夫现场呀!她拿出发簪刺向新郎,新郎送她一掌。原主当场嗝屁,她……成了罪妇!“小姐,你不是自来最喜欢美男子的吗?所以,你从小就异于常人,别家女儿还在学女红,学断文识字的时候。姐姐你就已经开始勾搭男人了!”“从十岁开始,你都没闲着过。这些年,你摸过齐太医的手

评论专区

海贼盖伦:熟悉的挂B套路、不动脑子较真就能看得很开心的轻松向剧情…上本书前期毒草丛生,后期脑洞无敌,可以看出来作者的水平长进了不少。第二本书与前作相比,质量显然也高了一层,值得期待。

游戏狂想曲:原来不知不觉,已经从小学生变成了大学生,也已经快脱离学生的身份了,看得第一本网游,瞻仰一下

集结之园:我至今没看过EVA。但是我觉得这本书还不错。

新婚夜谋杀亲夫失败后

第一章:新婚夜

睁开眼,就是新婚夜!
还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
就被新郎一掌给打飞了出去!
“安肆,盯着她,死了就给本王扔到了乱坟岗!”
这是阮清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不知过了多久,等到阮清睁开眼睛,整个人还混沌着,就听一个丫头在她跟前,不停的念叨……“小姐,你怎么这么糊涂呀!
你现在都是安王妃了,怎么能不让王爷碰?
还行刺王爷呢?”
阮清躺在床上,听着这话,还有脑子里不断涌现的画面,让脑仁直跳!
所以,是穿了?
睡前她明明还是穿bra的,睁开眼后就成了穿肚兜的了。
还有,睁开眼睛就是大型谋杀亲夫现场呀!
她拿出发簪刺向新郎,新郎送她一掌。
原主当场嗝屁,她……成了罪妇!
“小姐,你不是自来最喜欢美男子的吗?
所以,你从小就异于常人,别家女儿还在学女红 ,学断文识字的时候。
姐姐你就已经开始勾搭男人了!”
“从十岁开始,你都没闲着过。
这些年,你摸过齐太医的手。”
“给状元郎写过情书。”
“对表公子吟过情诗。”
“向五皇子当街表过心意。”
“还对二皇子投怀送抱过……” 春桃说着,想到可能因为阮清这一举,她也会跟着没命,当即说话也直白起来了,“小姐,那些个不检点的事儿你都做过了。
现在,让你名正言顺的勾搭男人了,你怎么反而检点,矜持起来了?”
真是,该要脸的时候不要脸,不该要脸的时候,她又想起她那张脸了!
这不是找死吗?
阮清听了,看着眼前丫头,眸色幽幽,脑子嗡嗡嗡!
“安护卫!”
听到声音,春桃瞬时一个激灵,腾的起身 ,王爷身边的护卫来了,定然是带着王爷的命令来的。
确实如此,安肆来了,看着床上脸色青白,虚弱不堪的阮清,面无表情的丢给她三样东西,匕首,白绫,还有一瓶毒药!
看着眼前的东西,阮清苦笑,一来就是生死局,真特么刺激!
“安护卫,我想见见王爷。”
安肆听了,看看了她。
就在阮清以为他不会答应时,他应了,“走吧。”
应的倒是也爽利,大概是想看她如何向王爷求饶的吧!
最后,阮清拖着伤残的身体来到了安王的面前…… 凤眸薄唇,鼻子高挺,五官清绝,气质慵懒,气势迫人!
长久位居上位那种压迫感,让人在他面前倍感压力!
而原主竟然对这么个主儿动手,也是够胆儿。
“罪女叩见王爷,王爷万福!”
看着眼前向他请安的人,安王眸色凉凉淡淡,之前对着她还凶狠无比的人,这会儿又绵软跟小羊儿一样,这是想不明白了知道怕了?
还是,居心叵测的想给他来个示弱再伺机动手的把戏?
“嗯。”
安王不咸不淡应,“见本王作甚?”
阮清抬头,娇娇弱弱的望着安王,“回王爷,我就是想来问问王爷,让我直接去死,是不是太便宜我了?”
听言,安肆和春桃顿时抬起头来,看向阮清。
安王也不由的挑了跳眉。
此时,几人心里同一个想法,这是临死前,还要先疯一把吗?
听阮清这话,凤隐盯着她看了一会儿,随着不紧不慢开口,“那依苏小姐之见呢?”
别人都是求活,她求惨死!
这倒是第一次见。
阮清:“怎么着也该先让我赎个罪才行。
比如,为王爷试个毒,为王爷挡个剑,给我一个为王爷出生入死的机会呀!”
安肆听言,了然,还以为她真的是来求死的,原来还是来求活命的。
这点安肆看出来了,凤隐自然也看明了。
心里嗤笑一声,不咸不淡道,“有人为本王试毒,也有人替本王挡剑,不用劳烦苏小姐。”
凤隐说这话,是还不想给她活命的机会呀。
“但,除此之外,我还能为王爷做他人不能做到之事,我跟别的女人的不同。”
“比如?”
弑夫吗?
安王漫不经心的想着,听阮清一脸肃穆的说道,“比如别的女人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
而我是坑蒙拐骗样样都行。
她们能文能武,我是能吃能喝。
她们只会撒娇,但我,会撒泼!
“而且,我还会欺男霸女,夫君看上那个了尽管说,无论是男是女我都能给你弄回来!”
“最重要的是,你看我腿长腰细屁股大,一看就是生儿子的料子,只要夫君给机会,我能给你生一窝……” 安肆:…… 不可思议的盯着阮清,平生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女人。
临死前,还狠狠的总结了一下自己身上糟点。
坑蒙拐骗,欺男霸女,那个不是糟点?
凤隐听了,静看阮清少时,不觉就笑了,悠悠道,“不得不说,你可真是让本王开了眼界了。”
从未想过竟然有人意图用自己身上的糟点来续命。
这些年来,临死之际,对着他求活命的,安王见过不少。
或是痛哭流涕,或跪地求饶,或散尽家财,或豁出去妄想跟他同归于尽的都有。
但,这种纯靠脸皮就想求得起死回生的,安王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阮清听了,忙道,“王爷,所谓物以稀为贵,这世上像我这样的人也挺少的。
所以,王爷不若暂留下我一条性命,给我一个为王爷效力的机会呀。”
听到物以稀为贵这几个字,安王嘴角动了下,似笑非笑。
被安王目不转睛的盯着,阮清:咕噜…… 肚子叫了!
这声响出,春桃差点晕死过去。
在这该痛哭流涕求活的时候,她竟然肚子咕噜咕噜叫,这是多想去西天!
听到这声音,安王眉头挑了下。
阮清干笑,“王爷恕罪,我,我这是太紧张了。”
安肆:紧张?
紧张到肚子饿?
呵,她这算不算是明目张胆的欺哄王爷呢?
安王呵了笑了声,“确实是个稀罕物。”
说完,不疾不徐道,“你去做一件事儿,若是你做的好,我或许可以考虑留你一条小命。”
阮清:“王爷请说。”
安王不紧不慢道,“本王对你父亲阮纮甚是不喜,你去惩治一下他,让我看看你是否有这个能力为本王效力。”
阮清听了,神色不定。
让她去惩治她父亲,这是要让他们父女相残吗?
不过,安王对阮纮不满倒是一点不奇怪。
因为就是阮纮不停的在皇上耳边说,阮清八字极好能冲淡安王身上的煞气什么的。
所以,皇上才会把阮清赐给安王的。
娶个声名狼藉,还在新婚夜行刺他的人,凤隐对阮纮能满意才怪。
只是 ,心里火气不好直接对皇上发作,就只能对阮纮发难了。
而有什么比被自己的女儿算计,更为让阮纮难受的呢?
自是没有!
看阮清不言,安王凉凉道,“怎么?
可是不愿意?”
“不,小女愿意一试。”
“那本王就拭目以待了!”
“是。”
阮清应,随着就拖着虚弱的身体,单独回了阮家。
并未让春桃跟着,免得她多嘴泄密!
阮清回到家里,刚进大门…… 啪!
一记耳光就狠狠的打在了脸上。
 

上一篇 2022年10月7日 pm4:20
下一篇 2022年10月7日 pm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