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的这辈子再续不晚》陆玉段秦枫_错过的这辈子再续不晚精彩小说

《错过的这辈子再续不晚》主角陆玉段秦枫,是小说写手“有猫之辈”所写。精彩内容:重生之后,陆玉发誓要逆天改命,前世母亲难产殒命,可恨她连为母报仇的能力都没有,还

小说:错过的这辈子再续不晚

类型:言情

作者:有猫之辈

角色:陆玉段秦枫

看言情文,千万不要错过“有猫之辈”的《错过的这辈子再续不晚》。概述为:“现在是几年?”“小玉,你糊涂啦?今儿1980年,你妈搁家里头生娃哩,你咋还在地里干活不回去?”被陆玉捉住询问年代的路过大婶感到疑惑。得到确切的回复,已经是重生灵魂的陆玉,浑身一震,猛地拔腿冲向回家的小路。真是发疯般地狂奔。她怕再晚一点,就来不及了!前世的这个时候,她父亲已经过世半年了。留下一家孤儿寡母——怀孕的母亲,她和两个妹妹

评论专区

功德簿:无CP,主角智商流,不小白不后宫,无CP,有基友,有点类似死亡笔记

位面大穿越:作者作为一个失败的屌丝,成天不从自身找原因幻想天上掉馅饼,崇洋媚外却不知道洋人下水道里也都是屎,剧毒无比。

南北杂货:竹子做自行车链条,真能扯不算,汉朝就有的豆腐,愣是到唐朝还没有,酱这东西,夏,商就出现了,开始肉酱为主,慢慢变成,豆,面等为主的酱,民国时期才传入中国的洋葱,唐朝就有了。。。。看着实在太怪异了

错过的这辈子再续不晚

第一章回到1980救家人

“现在是几年?”
“小玉,你糊涂啦?
今儿1980年,你妈搁家里头生娃哩,你咋还在地里干活不回去?”
被陆玉捉住询问年代的路过大婶感到疑惑。
得到确切的回复,已经是重生灵魂的陆玉,浑身一震,猛地拔腿冲向回家的小路。
真是发疯般地狂奔。
她怕再晚一点,就来不及了!
前世的这个时候,她父亲已经过世半年了。
留下一家孤儿寡母——怀孕的母亲,她和两个妹妹。
父亲死后,奶奶卷走了家中所有的钱,把她们母女几人赶到老屋。
母亲因为生孩子,没钱送去医院……最后一尸两命。
母亲过世后没多久,恶毒的奶奶联合小姑,将她们三姐妹,卖到山里给几个老光棍做童养媳。
她在那个堪比地狱的家里,做牛做马干活,苦苦挣扎了几年,终于找到机会逃走。
幸运的是遇到恩师,看她可怜,把她带到了京市,细心培养,之后成为一名药剂师。
等她有了足够的实力,跑回家乡寻找妹妹。
结果却是致命打击,两个妹妹,早就死了…… 一口气跑回家,陆玉猛地踹开大门,却看到目眦欲裂的一幕。
小姑,竟然高举刚出生的妹妹,恶狠狠就要砸向地面。
陆玉瞬间毛骨悚然,难道前世四妹妹的死竟是因为这个?
“住手!
!”
陆玉尖利的嘶吼近乎破音。
刹那间,她倏然飞奔上前,一把夺过孩子抱在怀里。
“哇——” 婴儿受惊,凄厉的啼哭声响彻天地。
哭得陆玉心都碎了,但顾不上妹妹,她急忙扑到床榻。
食指颤巍巍伸到母亲的鼻下时,难产的母亲,已经没了呼吸。
“妈~啊~” 陆玉无力倒下,伏在冰冷的尸体,痛哭失声,那声“妈”喊得撕心裂肺。
一旁的刘桂花和路宝珠,即陆玉的亲奶奶和亲小姑。
已经被一系列的变故惊得愣住,任谁都没料到陆玉会突然出现。
陆玉抹去眼泪,神色变得坚定起来,眼中的恨意宛如实质化,射出血红色的光芒。
“血债血偿,你们等着。”
她咆哮了一声,就抱着妹妹冲出门。
路过小姑陆宝珠时,还发了狠地推了她一下。
“啊气死我了,妈你看,陆玉那小贱蹄子竟敢推我,你快教训她!”
“叫什么叫,杀猪呢?”
恶毒的老虔婆,还算有点逼数,厉声喝道:“还不快去拦住她,绝不能让人知道……” 另一边。
陆玉抹着眼泪,赶去村长家。
“姐,你抱的是什么?”
“啊!
竟然是个孩子,咱妈生了?”
刚到半山腰,陆玉就碰到两个妹妹。
她们也是刚接到母亲生产的消息,就急匆匆赶回家。
见到陆玉,惊喜极了,七嘴八舌地问。
陆玉眼眶通红,看着两个妹妹稚嫩的小脸,数次张口欲言,终是艰涩道:“二妞三妞,妈…死了。”
“什么?
!”
“我不信…我要妈…我要妈!”
两个妹妹,二妞十二岁,三妞九岁,正是依恋父母的年纪。
半年前父亲猝然离去,已经让两孩子伤透心。
现在又听到这噩耗,三妞瞬间就惨白着脸,嚎啕大哭,撒腿往家的方向跑。
“三妞站住!”
陆玉沉着脸,几步上前,一把扯住她的后衣领,厉声喝道:“你冷静点,妈是被奶奶害死的,小姑还要砸死刚出生的四妹。”
“你现在回去,是想再搭上小命?
!”
“哇呜呜…我没有妈妈了…我以后就是孤儿了…” 三妞放声大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在这之前,到底是家里的小女儿,被娇惯着长大。
倒是天生较为成熟稳重的二妞,默默流着眼泪,悲痛又愤怒地问:“奶奶为什么要害死妈?”
“先去找村长,回头再说。”
陆玉担心刘桂花她们追上来,不敢再耽搁时间。
村长王建国家。
此时村长正召集村干部开会,忽闻院外传来阵阵急促的敲门声,转头冲厨房喊了一声。
“孩子他妈,你出去看看。”
村长媳妇应声而出,刚打开院门,就吃了一惊。
“哎呦,小玉是你啊,这是你妈生的孩子?
怎么抱过来了?”
“王婶好。”
陆玉打了个招呼,便低头抹眼泪,大略说了一下来意。
王婶听了心下一惊,急忙领着人进去。
“快给村长磕头。”
陆玉领着两个妹妹,走到村长面前,噗通一声跪下。
“你这孩子,快带妹妹起来,有什么事站着说。”
村长吓了一跳,连忙扶起她。
陆玉就势起身,哀声道:“王叔,奶奶害死我妈,谋杀四妹未遂,还请您主持公道。”
听到她的话,众人大吃一惊。
村长更是面色大变,沉声问:“此事当真?
你细细说来。”
陆玉悲痛难抑,前因后果全盘托出,毫无保留。
最后愤怒道:“这是我亲眼所见,我妈躺在床上浑身是血,小姑就举起四妹,要狠狠摔死她。”
她刚说完。
村长就沉下脸,一掌拍在桌上。
愤怒咆哮:“好大的狗胆,竟敢搞出命案,真是岂有此理!”
村长当即带着来开会的村干部走出去。
路上不少村民,看到他们这副气势汹汹的模样,都凑上来问个稀罕。
知道来龙去脉后,个个都气得不行,马上缀在队伍后面。
此时,田野中。
两名青年男子正在设陷阱,捕捉野猪。
两人都不是这个村子的,是最近野猪泛滥成灾,村人特意请来两人帮忙捕捉。
“咦,秦枫,你看那边好多人。
快快,咱们也跟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名唤易阳的小青年眼睛一亮,他最喜欢凑热闹了,喊上自己的好兄弟,就率先往那边跑去。
段秦枫抬起年轻英俊的脸庞,也看向那个方向,眼眸深邃黑亮。
恰恰相反,他不喜欢多管闲事,但见好友都过去了,自己也当作休息一般,丢下活计,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
乌泱泱一群人,很快来到陆玉家。
村长让人都留在外面,只带着陆玉,还有几个德高望重的族老,走进那间破旧的砖瓦房里。
院子里人声嘈杂。
两人走近,易阳笑眯眯问身旁的村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那村民是认得他俩的,尤其段秦枫是隔壁村的捕猎好手。
于是毫无保留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易阳愕然,嘘嘘地说,“不得了,杀人了!”
段秦枫皱眉,忽然来了几分兴趣,只要涉及到人命的事,他都在意。
他神情凝重,目光深深地看入那屋子内。
   

上一篇 2022年10月7日 pm4:20
下一篇 2022年10月7日 pm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