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附》闻柚白谢延舟_《攀附》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攀附》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水折耳”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闻柚白谢延舟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攀附》内容介绍:闻柚白为求自保,敲开了谢延舟的房门倒也不后悔虽背负骂名,却也玩弄疯狗“他有白月光,不爱她,她贪慕虚荣,心机歹毒”她早就听腻了这些话后来,他拽住穿着婚纱的她:“闻柚白,你是不是没有心?带着我的孩子,嫁给别的男人?”当他驯服于她,即被她所厌弃*闻柚白vs谢延舟;资本市场女律师 vs衿贵豪门风投男他以为她是救赎他的神明亵渎神明直到神明拉他入地狱*多年后,闻律师对女儿道:这是谢叔叔谢延舟:?谢延舟:老婆……徐宁桁:老婆是你叫的吗?

小说:攀附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水折耳

角色:闻柚白谢延舟

《攀附》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水折耳”。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 谢冠辰气得不轻,他冷沉着一张脸,没再说任何一句话,直接离开了。  病房门被他重重地甩上。  小惊蛰吓了一跳,瘪了下嘴,闻柚白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嗓音温柔哄道:“没事的,你睡吧。”  闻柚白知道谢延舟在看她,但是很奇怪,她明明刚刚还很伤心,现在却一点情绪都没有了,毫无波澜,就算他刚刚还在用言语轻蔑她。  她平静开口解释:“今晚事出突然,所以我刚刚才离开项目现场,不是擅自离岗,如果你非要这么认定,那明天我会亲自跟合伙人解释,也不是故意不接你的电话,我忙着去交钱

评论专区

这不是我想要的无限:养着,等肥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快穿虐渣,无CP,有几个世界还是蛮好看的。

数理之书:建议作者在序章里先行证明π是一个合取数,不然你就是在搞简介欺诈。

攀附

046 旖旎

  谢冠辰气得不轻,他冷沉着一张脸,没再说任何一句话,直接离开了。

    病房门被他重重地甩上。

    小惊蛰吓了一跳,瘪了下嘴,闻柚白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嗓音温柔哄道:“没事的,你睡吧。”

    闻柚白知道谢延舟在看她,但是很奇怪,她明明刚刚还很伤心,现在却一点情绪都没有了,毫无波澜,就算他刚刚还在用言语轻蔑她。

    她平静开口解释:“今晚事出突然,所以我刚刚才离开项目现场,不是擅自离岗,如果你非要这么认定,那明天我会亲自跟合伙人解释,也不是故意不接你的电话,我忙着去交钱。”

    谢延舟沉默了一会,在她最后一次挂断电话时,他听到了从她那边传来的医院广播声,还没等他问她在哪个医院,发生了什么事,她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就是再也不接电话,不回信息。

    他动用了关系,才查到她具体在哪个医院。

    在她挂断电话之后,他复杂情绪里最多的不是怒意,竟是担心,这种情绪出来得他都觉得有些陌生。

    他胸口起伏了下,看到小惊蛰睡着的模样,他眸光不动声色地扫过了闻柚白的眼睛,知道她应该刚刚哭过,他扯了下唇角,淡漠道:“你知道找谢冠辰,不知道找我么?”

    “我自己就可以。”

    “像现在这样兵荒马乱?”谢延舟轻笑,“谢冠辰是不是给你钱了?我上次说过什么,让你不许再拿他的钱。”

    闻柚白面无表情:“你幼稚吗?我不会跟钱过不去的。”

    “他给你多少,我也给你多少。”

    闻柚白说:“行,你先给我打钱,打了再说,最好再签个赠与协议。”

    他气笑了:“信不过我啊?”

    “你有什么值得信的?”闻柚白的手抱着小惊蛰有些酸,她稍稍动了下,小心地放松了下手。

    谢延舟抿直唇线,眸光幽深:“谢冠辰是不是跟你说,会让你嫁给我?”

    闻柚白语气淡得没有情绪:“嗯,他以前不就这样说么,你放心,你想娶温岁,我是不会阻止的。”

    谢延舟黑眸里意味不明。

    她又补充道:“如果你给我很多钱,我还会祝你们百年好合,一辈子在一起。”

    他嗓音淡漠:“是么?”

    闻柚白的手机屏幕还在不断地亮起又灭下,一堆的信息和电话在进来,谢延舟探手拿了过来,还没解锁,闻柚白忽然想到了什么,动作有些突兀地抢走了手机。

    谢延舟微微拧眉,神色冷然:“有什么是我不能看的么?”

    闻柚白看了他一眼:“律所的工作内容,我们都签了保密协议的,我手上不是只有个跟你的项目。”

    谢延舟不知道信了没有:“我还以为是有男人给你发的信息。”

    “你第一天认识我?”闻柚白睫毛轻颤,瞳仁里映着明亮的灯光,她看着很坦诚,“还是你第一天才知道,有很多男人喜欢我么?”

    谢延舟笑了下,唇边的笑意有些凉薄:“就知道招男人。”

    闻柚白让张婶去按铃叫护士来,输液快好了,漫不经心地回答:“还好,差点就同时钓很多个男人了。”

    听到她这句话,谢延舟眉间寒冰浮沉。

    谢延舟原本是没想留下来的,他还有工作,明天还要早起开会,医院根本不可能休息好,但他见到小惊蛰烧得满脸红扑扑的可怜模样,就心软了。

    闻柚白知道他要留下,眉头拧了下,只觉得他留下来是添乱。

    既不会照顾人,甚至还要别人分神去顾他。

    谢延舟强行让换了病房,多了一个陪护房间和小客厅。

    小惊蛰中途睡醒了,看到谢延舟,她迷迷糊糊间还以为还是那个会带她去动物园买小猫猫的谢叔叔,想要撒娇地找他抱抱,忽然又反应过来,谢叔叔不喜欢她了,立马就收回了手,翻了个身,用屁股对着他。

    谢延舟好笑地拍了拍她的小屁股:“生气啦?”

    小惊蛰没理他。

    闻柚白走了过来,眉眼浮现讥讽:“谢延舟,小朋友也是有脾气的,他们也很敏感,谁对她好,对她不好,她都知道的,她也不是挥之即来的小猫咪小狗狗。”

    张婶陪着小惊蛰睡觉,闻柚白拿着电脑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开始工作。

    谢延舟看着她认真工作的模样,便也拿着电脑坐到了她的旁边。

    他们的工作要求他们随身携带电脑,无论在哪,如果客户有要求,就要立马打开电脑工作,以前大家都开玩笑,律所和投行都给出差的员工订了超豪华的酒店,但是他们关心的都不是哪家的床睡得舒服,而是哪家的办公桌最舒服。

    他侧眸看去,电脑的冷光投射在她的鼻梁上,却打下了温柔的影子,看着她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打字,屏幕上的表格一行行地出现。

    他们俩并排坐在了沙发上,膝盖上都放着电脑,一起工作。

    还真有点夫妻档的意味。

    如果真的分开了,可能会舍不得,他不愿去区分舍不得是哪些情绪,只是想,他们身体的默契度,她符合他的审美,还有像现在这个时刻,给他带来的片刻安宁。

    凌晨一点多,这两人才完成了工作。

    闻柚白的脚维持一个动作太久,她放下电脑的时候,那一阵麻痹酸涩感,让她没忍住叫出了声。

    她又跌坐回沙发上,不敢去碰腿,也不敢动,轻轻地咬着下唇。

    谢延舟居高临下地看了她一眼,轻笑:“病房的隔音不好,你控制点叫声。”

    闻柚白羞恼。

    偏偏他还蹲了下来,恶劣地按住了她的双腿,她难受得颤抖,踢腿就想躲开,腿被他的大手死死地按捏着,她耳尖通红,气得骂他:“疯狗,别碰我。”

    张婶从里面的病房出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结果,就看到闻柚白半躺在了沙发上,她身姿慵懒,嗓音娇软,偏偏双腿还被男人握在了手上,而身材高大的男人把余下的风光挡住了,提供给人无尽旖旎的遐想空间。

    张婶老脸一红,立马就把门给关上了。

    闻柚白深呼吸,无语地闭上了眼睛,也不反抗了。

    谢延舟一边屈尊降贵地给她按摩小腿,一边暧昧地笑:“都说隔音不好了,看,她肯定以为……”

上一篇 2022年10月7日 pm5:10
下一篇 2022年10月7日 pm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