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沐沐墨煊煜(启禀王爷:王妃又逃跑了)全文阅读_(启禀王爷:王妃又逃跑了)完结版免费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启禀王爷:王妃又逃跑了》,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迟沐沐墨煊煜,故事精彩剧情为:穷苦女学生迟沐沐穿越到个荒无人烟的鬼地方,救了个冷血“丑”男人,结果他拍拍屁股就消失了,毛都没留下,但好在被顶级帅哥搭救,又被富贵亲人认领回家,可后脚让她嫁给端王——墨煊煜,对,没错,他就是那个忘恩负义的“冷血怪”
“墨煊煜你赶紧休了我,爷忙着搞事业呢!”
“噗,不休”
告示:女主渐强记,开始没有原主的记忆,后面才知道原主的所有事,她一路成长跟端王相爱相杀,最终一起找出真凶,后又……

小说:启禀王爷:王妃又逃跑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独饮西北风

角色:迟沐沐墨煊煜

小说《启禀王爷:王妃又逃跑了》是网络作者“独饮西北风”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以下是《启禀王爷:王妃又逃跑了》内容概括:此时墨煊煜后悔把那凝神丹喂了她,不然眼下要恢复四肢的活动,只需一刻钟的功夫,但此时却需要用上一柱香的时间。迟沐沐摸了摸他的额头,感觉不怎么烧了,这才又退到一旁坐下。不一会儿,便倚着身后的石壁睡着了,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半个时辰后。见这丑男人已穿戴好衣服,盘腿坐在那。醒了就好,不枉她费了半天的劲,不过他什么时候醒的,怎么连个动静都没有……

评论专区

木兰无长兄:是古典意义上的“英雄“呢,或者是西方传说中圣骑士那类的人物。正直坚韧的主角拥有超出常人的能力,同时也自愿担起了超出常人的责任。一个人的诗史,真是……大气又细腻啊。

聊斋之上仙:主角是独善其身那种,有能力不救人,四个丫鬟在他面前活活打死。明明一句话就能救,硬是不开口!那人失望,毒草

迷失在白垩纪:林中之马的主角,一般都有基本的道德观念,有人性——这本来是商业小说必须遵循的准则,在今天的网文中却成了珍稀动物。这一切的背后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启禀王爷:王妃又逃跑了

《启禀王爷:王妃又逃跑了》精彩片段

第6章 你可终于醒了

此时墨煊煜后悔把那凝神丹喂了她,不然眼下要恢复四肢的活动,只需一刻钟的功夫,但此时却需要用上一柱香的时间。

迟沐沐摸了摸他的额头,感觉不怎么烧了,这才又退到一旁坐下。

不一会儿,便倚着身后的石壁睡着了,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半个时辰后。

见这丑男人已穿戴好衣服,盘腿坐在那。

醒了就好,不枉她费了半天的劲,不过他什么时候醒的,怎么连个动静都没有。

这动作是在干啥子?

修仙?

感觉一道灼热的视线正盯着他,墨煊煜便收回内力,站起身来,视线模糊的看着迟沐沐。

这女子虽怪异举动颇多,可救他是事实,如此便不再计较之前的种种了。

“今日救命之恩,来日必有重谢。”墨煊煜郑重的道。

迟沐沐一脸错愕,这丑男人刚说什么。

救命之恩?必有重谢?

哇敲,不是幻听吧?

这时墨煊煜已经收回了视线,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冷,就好似刚刚没有说话一般。

“那你能把解药给我吗?”迟沐沐忐忑不安的看着那丑男人询问着,生怕错过这个难得自由的机会。

一看这男人就没什么钱,恩情就别了,免不了还得倒贴点给他,况且这人她也不需要。

一旁墨煊煜听她如此怕死,又小心思极多,嘴角邪魅的勾了勾唇道,“你猜。”

这丑男人笑了?

惊了!

这笑的也太瘆人了,也不知这毒还有没有的可解,但这也不敢问,不过这都有恩于他了,那应该会给解药吧。

迟沐沐拿起个苹果,擦了擦,一脸狗腿的递到他面前,“大哥饿不饿,要不要吃个苹果。”

见丑男人不鸟人,迟沐沐瘪了瘪嘴。

她敢打保票,这人绝对是个光棍,且今后也找不到对象那种!

此时墨煊煜正分析着他们所在的方位。

当时他被那伙人一路追杀,往西南方向,经过移动,而此时他们的位置应该处于这片林子的西北方。

“该上路了。”他淡漠的开口。

迟沐沐正盯着系统刚弹出的健康数据,感叹这丑男人身体素质是不是也太好了点,这才多会儿,就恢复成这样。

等一哈。

他刚说什么该上路了?

抹脖子那种?

墨煊煜眼中无神的目视前方,现在他看不清路对,太影响回城的速度,想这女人会些医术,便微启薄唇道,“在下此时视线模糊不清,敢问迟小姐有何良策。”

“那还有什么症状吗?”迟沐沐疑惑的问。

“没有。”墨煊煜回应道。

系统离离这时很人性化的提醒,“该绑定者有一处新的堵塞出现,轻微压到了视觉神经,所以才视线模糊,目前咱们木有医疗设备,附近也木得药材能治,不过可以暂时遮住眼睛,省得再受刺激哦。”

迟沐沐真是感激涕零,这下就不怕被这丑男人直接咔嚓了。

“嘶”的一声,迟沐沐的裙子被扯开。

手下多了跟布条,便开始添油加醋的掰扯道,“你现在的情况啊,是因为出现了新的病灶,所以才看不清楚,可眼下手里也没有草药,只能先用布遮住你的眼睛,避免受到其他的刺激了,你可千万要注意,不然搞不好就该永失光明了。”

逮到了这种机会可得吓吓他。

哼!

但依旧怂的要死的对着他道,“那个,大哥,你头低点,我帮你绑上。”

听这一大堆废话,墨煊煜瞬间无语,大手一挥,那折好的三层布条就落到了他手里,抬脚便往洞外走。

看男人刚刚煞气凛凛的动作,迟沐沐还愣在原地,大气不敢出。

后脚赶紧跟上男人的步伐,她赶紧转移换题,满脸讨好的道,“大哥啊,您这也看不清道,来,我扶您”

就怕这男人对她兴师问罪,回头不知不觉要了她的命。

墨煊煜毫不迟疑的搭上她的胳膊,“往东南方向。”

见男人给出了反应, 她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连忙回应道,“好嘞,大哥您扶好,咱这就启程。”

跟着系统提示的方向,小心的扶着男人踏上了路途。

走了一会儿,墨煊煜停下了脚步,细细的听着“有水源。”

迟沐沐望了望四周,都是绿茫茫的哪有水,“大哥,您确定?”

但他一提到水,这还真是有点渴了。

只见男人手指右前方,她不敢有丝毫犹豫,带着他就往那边去,等听见水流声迟沐沐开心的道,“大哥就是大哥,真厉害!”

手上比了个大大的赞!

飞奔到河边,毫无形象蹲下,双手捧着水“咕咚咕咚~”喝了几口。

离离突然冒了出来,“这水质真好啊,远超饮用水标准。”

迟沐沐吓了一跳,捧着的水都洒了,她这都忘,身上还有个系统,意念夸道“离离你很棒棒哦!”

小黑回答,“没有啦,都是主人教的好,嘻嘻”

呵,还主人教的好,这捧臭脚的能力是跟谁学的啊,真是不学点好。

此时的墨煊煜正在迟沐沐看不见的地方做着标记。

“爽啊!”

她满足的擦了擦嘴角,扯了两片大叶子,舀上些水,挪步到丑男人身前,“来,大哥,喝水。”

墨煊煜闻声手指一挑,扬起叶片,大手一扬,水一滴也没有浪费的进了他口中。

不远处有一缕青烟冒出,迟沐沐放大视野顺着往下一瞧,见到一户人家。

太好了,今有地方睡了!

不过也不能两手空空的去吧。

她盯着丑男人腰上的配刀,她毕恭毕敬道,“大哥,我发现前面有户人家,今去我们去那投宿吧,可咱空手去不太好,要不我叉两条鱼带过去?”

还没等到她说借刀的事,便见他大步流星的到了水边。

墨煊煜凝聚着内力的手掌“唰”的下落,好几条鱼就被震到了地面。

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给她看的那叫一个目瞪口呆,就差拍手叫绝了。

她连忙过去把鱼捡起来,用意念呼唤着系统,“离离,规划一下去那户人家的路线。”

离离回答,“好滴,正前方不远有个桥,正好可以过河哟。”

穿过木质的小桥,眼前的景色相当宜人,真是映了那句诗“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面前的矮房子是纯木质结构,周围还修缮着高高的栅栏,透过宽大的木门缝,隐约还能见到院子里种的蔬菜。

到了门前,她拍着门喊道“有人吗,有人在家吗。”

顿时一阵焦急的步子传来,开门的是一个约莫十七、八岁,长得很是清秀的青年男子,一双眼睛生的通透而明亮,如同一泓清泉。

见青年正上下审视着他们俩。

“打扰您了,我们二人是赶路的,想问问能否在这借宿一晚。”迟沐沐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说道。

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她贼懂。

“两位是什么关系?”清秀的男子看着两人的穿着发问。

“我们是兄妹。”迟沐沐迅速的回答,怕身旁的男人说出点啥,以至于让他们沦落山林!

兄妹?

墨煊煜漠然挑眉,浑身散发着冷气。

感受到危险的气息,她连忙补充道,“是表兄妹,表的。”。

此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线,“贤儿,是什么人呐。”

青年男人回过头道,“娘,是对表兄妹,想来借宿。”

来的是一个杵着拐杖,头发有些花白的老奶奶,面上圆润,高高的鹳骨,正扬着亲和的微笑。

老奶奶拿拐杖戳了戳青年的鞋子,奚落的语气道,“来者是客,你半掩着门做什么。”

贤儿垂下了眼眸道,“娘说的是。”

“快进来吧,看你们这俩孩子浑身上下的,去洗把脸。”老奶奶笑盈盈看着他们道。

见状迟沐沐把鱼拿到老奶奶面前,“这是我们带来的见面礼,还望您不要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老奶奶说完便接过她手里的鱼。

走进了院子,迟沐沐看着周围的菜地,真有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这时贤儿拿着衣服过来,递给她道,“娘让我拿来两身干净衣服,给你们换上。”

被贤儿领到房间,迟沐沐坐到了镜子前,瞬间被镜中的自己惊出了“双下巴”!

——

作者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