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听说你们be了》陆离渊柳洛_陆离渊柳洛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Oh,听说你们be了》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暂且无名”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陆离渊柳洛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Oh,听说你们be了》内容介绍:“哈哈哈哈哈哈,听说你们be了”
“呵”
“你配不上我家哥哥”
“你有嫂子”
“!!!!”
“你看,官宣了呢”
(。ò ∀ ó。)
“你不行”
“啧…”
……
“昨天你说谁不行来着?”

小说:Oh,听说你们be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暂且无名

角色:陆离渊柳洛

小说《Oh,听说你们be了》是著名网文作者“暂且无名”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四个人怀着激动的心陆陆续续蹦蹦哒哒进了门。“啊啊啊叶繁,妈妈爱你。”进门的王炎看到人喊到,还在头顶做了一个比心的动作。特别熟练像样子,腰一扭,脖子一歪,怎么看怎么,居然还挺和谐?“……”屏幕前的朋友。叶繁一脸莫名,眉头略紧,疑问回怼:“你在说什么鸟语?”「哈哈哈哈(ಡωಡ)你在说什么鸟语……

评论专区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漫画风格,脸谱人物,重心在和妹子的各种聊,至于修仙的体系功法升级什么的就很敷衍了,大概做个样子,骨子里是二次元偶像剧。看腻了凡人流的也可换换口味,有一些新意。

重生之电子风云:真是被那些不着调的情节恶心到了,作者你去吃屎。

海王祭:骷髅精灵终于不用第一人称写书了,本书很值得一看……书中的贵族们完全没有写出气质……

Oh,听说你们be了

《Oh,听说你们be了》精彩片段

第六章 你在说什么鸟语

四个人怀着激动的心陆陆续续蹦蹦哒哒进了门。

“啊啊啊叶繁,妈妈爱你。”进门的王炎看到人喊到,还在头顶做了一个比心的动作。

特别熟练像样子,腰一扭,脖子一歪,怎么看怎么,居然还挺和谐?

“……”屏幕前的朋友。

叶繁一脸莫名,眉头略紧,疑问回怼:“你在说什么鸟语?”

「哈哈哈哈(ಡωಡ)你在说什么鸟语。」

「震了个大惊」

「男妈妈 男妈妈 我要男妈妈」

「爸爸就爸爸,还男妈妈」

「不要男妈妈」

「就要男妈妈」

「儿砸,妈妈也爱你」

「啧 儿砸,爸爸来看你了」

“咳。”经纪人姐姐。咳嗽了一声。

叶繁收了表情,上前伸出手握手。

“我是被女朋友逼得哎呦。自从确定你要来,她拿着我手机也给转发了,没想到,嘿,没抽中她抽中的我。”

“你们不知道啊,我个大老爷们儿啊,每天照着镜子,醒来第一件事儿练三遍,睡前练三遍。儿砸,我苦啊。”

“她还给了个任务,让我把你签名照带回去。儿砸啊~”

「哈哈哈哈哈」

「这也是个逗比」

「(ಡωಡ)确定了,这是猴子请来的。」

「儿砸乖乖的啊。」

「柳涘柳涘」

叶繁将手抽出来。撇了一眼经纪人,还是说:“谢谢哥哥姐姐的喜欢。”在“哥哥”上加重了语气,显得有些咬牙切齿。

却也找节目组拿了自己的宣传照片,签名。还找经纪人拍了他们俩合照,拿到照片问:“姐姐叫什么?”

“啊?爸……”还没说完,看到对面少年眼睛一瞪,“害,我女朋友哇,叫佳佳。”

王炎超额完成女朋友交给他的任务,美滋滋。

虽然是直播,晚上也是开机状态,大部分人也都去睡了。偶尔飘过那么几条弹幕。节目组安排人值班,节目组人挑着弹幕回。

半夜,工作人员正昏昏欲睡,客厅突然落了一戴卫衣帽子只露出俩眼睛的人。弹幕瞬间飙了上去。将工作人员发的“晚安”顶了上去。

「儿子你干嘛?」

「儿砸,还在直播。」

「大半夜的突然出现」

「以为见鬼了」

「儿砸,别闹幺蛾子」

值班的工作人员脑子瞬间清醒,正要询问有什么事儿,叶繁将食指定在嘴边:“嘘~”

没带麦,但夜深人静,他小声的嘘还是录了进去。

屏幕前的人就见那半大孩子偷偷摸摸到冰箱拿出晚上未开封的小龙虾,还不知道从哪儿搞出了一盒自己代言的自热小火锅。熟练开撕的开撕,加热的加热。

那熟练程度,绝对不是第一次。

工作人员都震惊了,还在震惊中回复叶繁:“我不饿,谢谢。”

一工作人员想到白天经纪人对他的碎碎念,以及要求。小心翼翼问:“你不怕被叶姐知道吗?”

“那就是明天哦,天亮的事儿了。”

“要享受当下。”

“我还是个孩子,还在长身体呢。”他蹭到镜头前,开吃。

粉丝还看到他给自己泡了一杯枸杞茶。

叶繁注意到弹幕里有人看到他的茶水:“虽然我还很年轻,养生要趁早。从娃娃抓起。”

“深夜放毒?”

“嘿,这一盒小龙虾,一火锅就放毒了?”

“你可真容易满足。”

“想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等等等等再加一碗米饭。”

「这贯口说的,德云编外在逃?」

“想吃八大菜系。”

“想吃满汉全席。”

「滚滚滚。」

「大半夜有的吃就不错了」

「想什么自行车儿呢」

「悄咪咪点了个外卖。烧烤。」

当叶繁吃饱喝足上楼去了,弹幕还是没有消停。

当然,在第二天知道了他做了什么的经纪人也是没有饶了他。

再出现镜头的时候,整个人蔫儿了吧唧的,像霜打的茄子。

「偷食一时爽,起床火葬场」

「这什么沙雕儿砸。」

「儿砸你要注意,别总是雷区蹦迪,不劈你劈谁」

「关键是被修理多次仍然不改。」

「我知道错了,但是下次还吃」

「哈哈哈哈哈」

总得来说,节目的笑点儿基本上都是在叶繁这边。

影帝那儿和他的老粉丝就像多年的朋友,温情的很,两人年龄加一起一百多,下下棋啊,偶尔还跳跳广场舞啊,钓钓鱼啦。受众也蛮多,也不乏一些想要寻求心灵安静的人观看。

另外两组也各有各的特点。

就,柳涘和榆柳儿这边,经常像静止一般,在同一屋檐下各做各的。

节目组时不时安排一工作人员举着个“非静止画面,请勿走开。”的牌子在镜头前晃一晃。

「理解。」

「这个节目不就是让人了解明星和素人的生活有什么不同吗。」

「像我平时状态。」

「隔壁拍了个广告」

「原来明星上班跟我们一样」

「大多都是社畜。」

「真相了」

「狗头护体。人家比你挣的多。」

「话说,柳涘平时就这么“无聊”吗?」

「意外哦。」

「哥哥平时笑的很阳光的喔。」

「人设塌了吧」

「小子还有两幅面孔。」

「前面的有病吧。」

「你生活工作状态一样的?」

「谁家的狗放出来了」

……

这十几天,大家也通过屏幕了解了明星部分工作和生活,有人唏嘘明星也和他们一样,是站在地上的平常的人。他们也会累,也会剔牙打嗝,衣服也跟他们一样,干洗的干洗,机洗的机洗,该自己手洗的也不扔给别人或者当一次性扔掉。

牙膏大都随便挤挤。

有人刷着牙出来溜达一圈再回去。

正常不过的有血有肉的人。

是被很多人喜欢的人。

这时候,节目将近尾声,离大家离开的日期也越来越近。

柳涘明显能感觉到榆柳儿的不舍和烦躁。

“我们去爬山吗?”柳涘建议。

“不了吧。”榆柳儿想到他之前拍戏伤过腿,一些运动医生不建议他做。

“我们聊会儿天吧哥。”

“好。”

榆柳儿想问的很多,可是又有些不合时宜。

“下一年我有个巡演,给我个地址,寄票给你,方便的话去看?”

榆柳儿听到眼睛一亮,哇好大的惊喜。

不只是她,弹幕也疯了。

「!!!!」

「怪不得最近哥哥行程衔接的不是那么紧」

「以为是要退圈了」

「原来如此。」

「是在准备巡演啊。」

「话说上次巡演还是上次呢。」

「工作室没有透漏唉。」

「各种票钱已经准备好。」

「坐等」

「坐等」

“以后还会有吗?”榆柳儿忐忑问道,这也是广大粉丝群众想要知道的。

“抱歉。”

「所以以后 没有了Ծ‸Ծ」

「我哭了你呢」

「我也哭了」

“你,你们也知道,我的腿受伤了,所以不能像以前给大家跳舞看了,所以更多的是在准备其他。毕竟,演唱会我也不能一整晚都坐着唱歌吗不是?”

“那一年的?”榆柳儿眼眶已经**,还是强忍着:“所以哥哥右手腕伤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

「什么手腕的伤?」

「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自杀留下来的吗?」

「所以是哥哥大夏天穿长袖的原因吗。」

“呀~”柳涘故作惊叹:“这都被你发现了。”

榆柳儿:“……”

“那一年因为一些不太好的事,所以导致精神不太好,从威亚上跌下来伤了腿。”

「哥哥别说了」

「哇……」

「我要哭死了呀」

「温柔的人不被世界温柔以待」

「这还是柳涘第一次谈论那年的」

「之前从来不提的」

节目组看着好几条的关于节目的热搜,也是没想到一直平平淡淡的俩人最后扔了一个王炸。

看谈论热度还一直在升。

节目组导演从角落里扒拉出来补觉的豪哥,也就是柳涘经纪人,询问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豪哥听到导演的话,打了一半的哈欠给吓了回去。

看客厅里的神色如常的柳涘,歇了去把人拉走的心思,冲导演摆摆手,心里想的却是。

“真好,放下了。”

导演也就回到了自己的地方往地上一坐,刷着手机。

当年的事儿,在圈内闹得不小,却没有大范围传播,知道的寥寥无几。当事人不提,其他人更不会主动提出来找抽找骂。

也就随着柳涘出院不了了之。

                       

小说:Oh,听说你们be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暂且无名

角色:陆离渊柳洛

小说《Oh,听说你们be了》是著名网文作者“暂且无名”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四个人怀着激动的心陆陆续续蹦蹦哒哒进了门。“啊啊啊叶繁,妈妈爱你。”进门的王炎看到人喊到,还在头顶做了一个比心的动作。特别熟练像样子,腰一扭,脖子一歪,怎么看怎么,居然还挺和谐?“……”屏幕前的朋友。叶繁一脸莫名,眉头略紧,疑问回怼:“你在说什么鸟语?”「哈哈哈哈(ಡωಡ)你在说什么鸟语……

评论专区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漫画风格,脸谱人物,重心在和妹子的各种聊,至于修仙的体系功法升级什么的就很敷衍了,大概做个样子,骨子里是二次元偶像剧。看腻了凡人流的也可换换口味,有一些新意。

重生之电子风云:真是被那些不着调的情节恶心到了,作者你去吃屎。

海王祭:骷髅精灵终于不用第一人称写书了,本书很值得一看……书中的贵族们完全没有写出气质……

Oh,听说你们be了

《Oh,听说你们be了》精彩片段

第六章 你在说什么鸟语

四个人怀着激动的心陆陆续续蹦蹦哒哒进了门。

“啊啊啊叶繁,妈妈爱你。”进门的王炎看到人喊到,还在头顶做了一个比心的动作。

特别熟练像样子,腰一扭,脖子一歪,怎么看怎么,居然还挺和谐?

“……”屏幕前的朋友。

叶繁一脸莫名,眉头略紧,疑问回怼:“你在说什么鸟语?”

「哈哈哈哈(ಡωಡ)你在说什么鸟语。」

「震了个大惊」

「男妈妈 男妈妈 我要男妈妈」

「爸爸就爸爸,还男妈妈」

「不要男妈妈」

「就要男妈妈」

「儿砸,妈妈也爱你」

「啧 儿砸,爸爸来看你了」

“咳。”经纪人姐姐。咳嗽了一声。

叶繁收了表情,上前伸出手握手。

“我是被女朋友逼得哎呦。自从确定你要来,她拿着我手机也给转发了,没想到,嘿,没抽中她抽中的我。”

“你们不知道啊,我个大老爷们儿啊,每天照着镜子,醒来第一件事儿练三遍,睡前练三遍。儿砸,我苦啊。”

“她还给了个任务,让我把你签名照带回去。儿砸啊~”

「哈哈哈哈哈」

「这也是个逗比」

「(ಡωಡ)确定了,这是猴子请来的。」

「儿砸乖乖的啊。」

「柳涘柳涘」

叶繁将手抽出来。撇了一眼经纪人,还是说:“谢谢哥哥姐姐的喜欢。”在“哥哥”上加重了语气,显得有些咬牙切齿。

却也找节目组拿了自己的宣传照片,签名。还找经纪人拍了他们俩合照,拿到照片问:“姐姐叫什么?”

“啊?爸……”还没说完,看到对面少年眼睛一瞪,“害,我女朋友哇,叫佳佳。”

王炎超额完成女朋友交给他的任务,美滋滋。

虽然是直播,晚上也是开机状态,大部分人也都去睡了。偶尔飘过那么几条弹幕。节目组安排人值班,节目组人挑着弹幕回。

半夜,工作人员正昏昏欲睡,客厅突然落了一戴卫衣帽子只露出俩眼睛的人。弹幕瞬间飙了上去。将工作人员发的“晚安”顶了上去。

「儿子你干嘛?」

「儿砸,还在直播。」

「大半夜的突然出现」

「以为见鬼了」

「儿砸,别闹幺蛾子」

值班的工作人员脑子瞬间清醒,正要询问有什么事儿,叶繁将食指定在嘴边:“嘘~”

没带麦,但夜深人静,他小声的嘘还是录了进去。

屏幕前的人就见那半大孩子偷偷摸摸到冰箱拿出晚上未开封的小龙虾,还不知道从哪儿搞出了一盒自己代言的自热小火锅。熟练开撕的开撕,加热的加热。

那熟练程度,绝对不是第一次。

工作人员都震惊了,还在震惊中回复叶繁:“我不饿,谢谢。”

一工作人员想到白天经纪人对他的碎碎念,以及要求。小心翼翼问:“你不怕被叶姐知道吗?”

“那就是明天哦,天亮的事儿了。”

“要享受当下。”

“我还是个孩子,还在长身体呢。”他蹭到镜头前,开吃。

粉丝还看到他给自己泡了一杯枸杞茶。

叶繁注意到弹幕里有人看到他的茶水:“虽然我还很年轻,养生要趁早。从娃娃抓起。”

“深夜放毒?”

“嘿,这一盒小龙虾,一火锅就放毒了?”

“你可真容易满足。”

“想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等等等等再加一碗米饭。”

「这贯口说的,德云编外在逃?」

“想吃八大菜系。”

“想吃满汉全席。”

「滚滚滚。」

「大半夜有的吃就不错了」

「想什么自行车儿呢」

「悄咪咪点了个外卖。烧烤。」

当叶繁吃饱喝足上楼去了,弹幕还是没有消停。

当然,在第二天知道了他做了什么的经纪人也是没有饶了他。

再出现镜头的时候,整个人蔫儿了吧唧的,像霜打的茄子。

「偷食一时爽,起床火葬场」

「这什么沙雕儿砸。」

「儿砸你要注意,别总是雷区蹦迪,不劈你劈谁」

「关键是被修理多次仍然不改。」

「我知道错了,但是下次还吃」

「哈哈哈哈哈」

总得来说,节目的笑点儿基本上都是在叶繁这边。

影帝那儿和他的老粉丝就像多年的朋友,温情的很,两人年龄加一起一百多,下下棋啊,偶尔还跳跳广场舞啊,钓钓鱼啦。受众也蛮多,也不乏一些想要寻求心灵安静的人观看。

另外两组也各有各的特点。

就,柳涘和榆柳儿这边,经常像静止一般,在同一屋檐下各做各的。

节目组时不时安排一工作人员举着个“非静止画面,请勿走开。”的牌子在镜头前晃一晃。

「理解。」

「这个节目不就是让人了解明星和素人的生活有什么不同吗。」

「像我平时状态。」

「隔壁拍了个广告」

「原来明星上班跟我们一样」

「大多都是社畜。」

「真相了」

「狗头护体。人家比你挣的多。」

「话说,柳涘平时就这么“无聊”吗?」

「意外哦。」

「哥哥平时笑的很阳光的喔。」

「人设塌了吧」

「小子还有两幅面孔。」

「前面的有病吧。」

「你生活工作状态一样的?」

「谁家的狗放出来了」

……

这十几天,大家也通过屏幕了解了明星部分工作和生活,有人唏嘘明星也和他们一样,是站在地上的平常的人。他们也会累,也会剔牙打嗝,衣服也跟他们一样,干洗的干洗,机洗的机洗,该自己手洗的也不扔给别人或者当一次性扔掉。

牙膏大都随便挤挤。

有人刷着牙出来溜达一圈再回去。

正常不过的有血有肉的人。

是被很多人喜欢的人。

这时候,节目将近尾声,离大家离开的日期也越来越近。

柳涘明显能感觉到榆柳儿的不舍和烦躁。

“我们去爬山吗?”柳涘建议。

“不了吧。”榆柳儿想到他之前拍戏伤过腿,一些运动医生不建议他做。

“我们聊会儿天吧哥。”

“好。”

榆柳儿想问的很多,可是又有些不合时宜。

“下一年我有个巡演,给我个地址,寄票给你,方便的话去看?”

榆柳儿听到眼睛一亮,哇好大的惊喜。

不只是她,弹幕也疯了。

「!!!!」

「怪不得最近哥哥行程衔接的不是那么紧」

「以为是要退圈了」

「原来如此。」

「是在准备巡演啊。」

「话说上次巡演还是上次呢。」

「工作室没有透漏唉。」

「各种票钱已经准备好。」

「坐等」

「坐等」

“以后还会有吗?”榆柳儿忐忑问道,这也是广大粉丝群众想要知道的。

“抱歉。”

「所以以后 没有了Ծ‸Ծ」

「我哭了你呢」

「我也哭了」

“你,你们也知道,我的腿受伤了,所以不能像以前给大家跳舞看了,所以更多的是在准备其他。毕竟,演唱会我也不能一整晚都坐着唱歌吗不是?”

“那一年的?”榆柳儿眼眶已经**,还是强忍着:“所以哥哥右手腕伤也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

「什么手腕的伤?」

「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自杀留下来的吗?」

「所以是哥哥大夏天穿长袖的原因吗。」

“呀~”柳涘故作惊叹:“这都被你发现了。”

榆柳儿:“……”

“那一年因为一些不太好的事,所以导致精神不太好,从威亚上跌下来伤了腿。”

「哥哥别说了」

「哇……」

「我要哭死了呀」

「温柔的人不被世界温柔以待」

「这还是柳涘第一次谈论那年的」

「之前从来不提的」

节目组看着好几条的关于节目的热搜,也是没想到一直平平淡淡的俩人最后扔了一个王炸。

看谈论热度还一直在升。

节目组导演从角落里扒拉出来补觉的豪哥,也就是柳涘经纪人,询问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豪哥听到导演的话,打了一半的哈欠给吓了回去。

看客厅里的神色如常的柳涘,歇了去把人拉走的心思,冲导演摆摆手,心里想的却是。

“真好,放下了。”

导演也就回到了自己的地方往地上一坐,刷着手机。

当年的事儿,在圈内闹得不小,却没有大范围传播,知道的寥寥无几。当事人不提,其他人更不会主动提出来找抽找骂。

也就随着柳涘出院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