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蒂玫瑰百度网盘(陆湛卢清清)_(并蒂玫瑰百度网盘)精彩小说

《并蒂玫瑰百度网盘》主角陆湛卢清清,是小说写手“尹澜澈”所写。精彩内容:火爆新书《并蒂玫瑰百度网盘》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果然才放下电话,门铃就响了 我开门,送花的小哥满脸是笑,「夫人,祝您和先生周年快乐,百年好合」 他手上,是 9 朵白玫瑰 我接过花,笑笑,「谢谢」…

小说:并蒂玫瑰百度网盘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尹澜澈

角色:陆湛卢清清

今天给朋友们带来的小说《并蒂玫瑰》,主要描述了《陆湛尹澜澈》之间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今天,是我与陆湛结婚一周年纪念日。他两月前去国外出差,明明有时差,还是特意在今天早上8点给我打了电话,说给我买了最喜欢的花,让我晚上去机场接他。…今天,是我与陆湛结婚一周年纪念日。他两月前去国外出差,明明有时差,还是特意在今天早上8点给我打了电话,说给我买了最喜欢的花,让我晚上去机场接他。果然才放下电话,门铃就响了

评论专区

明日支配者:这个作者永远有这个毛病,筛选读者。你说你在买外观,提升属性,买装备提升即战力之间三选一,非要选买外观,还要翻来覆去的说其他两样多么好。你一写小说的,非要当自己是玩心理魔术的么。

回档在2008:干粮,《重返2008年》作者双开的,风格一样,温馨日常

诸天福运:故意和读者过不去……作者坐在云端看着读者哈哈大笑……该!我就是要写一个自以为我独醒我很牛逼的怂货出来!恶心死你,活该!我又没让你看~最后发现:我怎么在云端跪着呢?哎呀!站不起来了~

并蒂玫瑰百度网盘

《并蒂玫瑰百度网盘》精彩片段

并蒂玫瑰百度网盘第1章  

今天给朋友们带来的小说《并蒂玫瑰》,主要描述了《陆湛尹澜澈》之间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今天,是我与陆湛结婚一周年纪念日。
他两月前去国外出差,明明有时差,还是特意在今天早上 8 点给我打了电话,说给我买了最喜欢的花,让我晚上去机场接他。
…今天,是我与陆湛结婚一周年纪念日。
他两月前去国外出差,明明有时差,还是特意在今天早上 8 点给我打了电话,说给我买了最喜欢的花,让我晚上去机场接他。
果然才放下电话,门铃就响了。
我开门,送花的小哥满脸是笑,「夫人,祝您和先生周年快乐,百年好合。
」他手上,是 9 朵白玫瑰。
我接过花,笑笑,「谢谢。
」关上门,我将花插在花瓶里,轻轻摸了摸花瓣。
我其实不喜欢白玫瑰。
白玫瑰很娇嫩,也极易枯萎。
白玫瑰,是我姐姐卢清清最喜欢的花。
而过去一年,这个名字却属于我。
桌上的手机响个不停,这是一个我从未存过,却烂熟于心的号码。
一个我曾经用了十年的号码。
打电话的人明显很急躁,终于,在铃声响到第三遍时,我按掉了电话,发了条信息过去。
「马上到。
」穿上外套,我出了小区,这是海城最高档的小区,门口安的是高精度人脸识别,保安熟悉每一个小区住户,他笑着与我打招呼:「陆太太,出门啊?
」我微笑点头,出门拐了几个弯,看到一辆溅满了泥的白色轿车停在路口。
打开副驾的车门,一股呛人的烟味袭来。
「别抽了,」我坐下,打开副驾的窗户,「阿湛不喜欢烟味。
」驾驶座的人转过头,「你怎么一直不接我电话?
」我默了下,「早上阿湛让人送了花来,你打电话时,我跟送花小哥正在门口说话。
」「哦,」她掐了烟,「什么花?
」我沉默片刻,「白玫瑰。
」她突然笑了,「他还记得我喜欢白玫瑰啊。
」说罢,她转头看向我,「小澈,你说你,当年辍学,没考电影学院,真是亏了。
」她打开自己那侧的车窗透气,「等我们各归各位后,你不如重新去上学吧,我给你钱,去整个容,再上个高校的表演系,没准有机会成为大明星,总比你以前端盘子要好。
」「算了。
」我轻声,「娱乐圈水太深了。
」她扑哧笑了,「水深怎么了?
你以前白天端盘子,晚上去 KTV 卖酒,不也总被客人摸吗?
当个明星,」她笑笑,「以后没准被哪个钻石王老五看上,金屋藏娇起来,不比以前强得多?
」我不可置信地看向她。
她顿了顿,咳了几声,做了个鬼脸,「哎呀,开玩笑啦,你这么严肃干吗?
」说罢,她边拧车钥匙发动车,边嘟囔:「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嘛,以前我开更过分的玩笑,你都也会跟着笑的,你是不是这一年演我演得有点太入戏了,忘记自己是什么样了?
」「也许吧。
」我转头,看向面前这张与我一模一样的脸,「姐。
」没错,面前这人,是我的孪生姐姐。
一个我两年前甚至不知道她存在的姐姐。
我从小被父亲一人带大,在他嘴里,我的生母在生下我之后不久,便出轨了一个来本地做生意的有钱商人,与他火速离婚后,便嫁给了那人。
每次提起我的母亲,父亲都要发很大一通脾气。
他本来生得很好看,年轻时是那一带有名的帅哥,当年在厂子里,据说也是有不少姑娘倒追的。
可母亲的出轨,对他来说,成了终身难以磨平的耻辱。
那种年代,在小地方,出轨这种事,很容易便成了人尽皆知的事。
生母与那有钱商人去了那人的城市生活,而父亲,则成了街头巷尾的谈资。
人们将他捉奸的细节添油加醋地编成故事,传来传去,渐渐地,连他本人都不再避讳。
一次,一个工友当众嘲笑他「是个太监,所以老婆才跑了」,他实在忍不过,便将人打了,赔了不少医药钱不说,厂子里还把他开除了。
没有工作后,他更加颓废,开始酗酒,赌博,不修边幅,每次喝多了,便会拽着我的手,骂我那素未谋面的生母。
但从小到大,他从没打过我。
他总是醉醺醺地拉着我说:「小澈,我的闺女,还好你长得像我。
」他中间也曾有一段时间,交过一个新的女朋友,那段时间,他似乎重新振作了起来,也主动去找了份工地的工作。
我那时高二,白天上学,晚上则在一个餐馆打工挣钱,还父亲欠下的债,听到他去找了工作,很是高兴。
他和我说,新交的女朋友很朴实能干,等他将她娶回来,我就安心读书,别再去打工。
谁知没过几月,工地出了事故,死了一个工友,他和其他工友去找总包和开发商讨说法,双方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他又一次打了人,这次更加严重,不光再一次丢了工作,还进了**局。
我那时高二,接到电话匆匆赶到**局,却听到他那个女朋友叉着腰在**局门口对他破口大骂。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到她骂他是个骗子。
「不是答应给俺买金戒指吗?
没钱你结个毛婚,不要脸的玩意儿!
」过了那晚,她便和他断得干干净净。
从那以后,他便又回到了赌博酗酒的状态,而长期过量饮酒和不规律的饮食使他身子愈加发福,头发也白了不少,他那松垮的脸上,再也看不出年轻时那惊世的容颜。
我高三时,他又一次与人打架,这次却不是他占上风,我匆匆赶到医院时,他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从此,他再没离开过医院。
那时,要债的人到了家门口,我瑟瑟发抖地躲在厨房里,手中紧紧握着菜刀。
最后还是隔壁的大婶报了警,那群人才走。
父亲躺在医院,需要有人照顾,每日的医疗费,越滚越多的债务,逼迫我做了一个决定。
我退学了。
退学后我白天在医院照顾父亲,晚上则继续在餐馆打工。
二十岁生日那天,和我一起曾在餐馆打工的小溪找到我,塞给我一张名片。
她画着精致的妆容,对我道:「小澈,你长得这么好看,别浪费了。
」我当时是真的没钱了,债台高筑令我走投无路,于是便去了那家 KTV 上班。
昔日的同学聚会,我从不敢去参加。
我当年上的,是重点高中的择优班,同学大多都已去了名牌高校,而我却在 KTV 里卖酒。
我想,这或许就是我的命吧。
直到卢清清的出现。
那晚下班后,她在 KTV 门口截住了我。
「你是小澈?
」她一张口说话,我便愣住了。
她摘下墨镜,对我露齿一笑,「你好呀,我是你的双胞胎姐姐,卢清清。
」我愣愣地看着面前这张脸。
据她说,她之前也从不知道有我这样一个妹妹,直到前些日子,她翻到了一张母亲秘密藏起来的照片,才知道自己原来还有个双胞胎妹妹。
因为照片后面,写了我们当地一家照相馆的名字,她便偷偷找了过来。
她浑身都是名牌,烫着精美的发型,有一个酷酷的骑机车的男朋友。
她说想看看父亲,于是我便带着她去了医院。
「你居然过得这么苦。
」她在病床前流下眼泪,「小澈,我们是姐妹,我会帮你的。
」她偷偷去预交了父亲一年的护理费,并雇了个高级看护陪在医院,帮我们还清了债务,让我辞去了 KTV 的工作。
她带着我旅游,给我买衣服,带我做美容,出入高档餐厅,教我行为礼仪。
跟着她,周围人总是对我客客气气,我不再是小县城的乡野丫头,也不再是 KTV 里赔笑的卖酒小姐。
我起初并不想接受她的这些好意,可她却说,这是替妈妈赔给我的。
「这么多年,你过得这样苦,我想如果妈妈知道了,也会如此做的。
」「你放宽心,」她眨眨眼,「我有很多钱,爸妈都不管我的。
」她口中的爸爸,是她的继父,也是海城的大富豪之一卢宁。
也许这么多年,除了父亲,我真的没有得到过其他亲情,所以,我对她,心中存着的,是珍惜,是感动,更有一丝依恋。
一次在泳池边玩,我被一群人挤下了水,我并不会游泳,她本也不会水,却拿起个泳圈就跳下来救我。
最后,她没拿稳泳圈,我和她都呛了水。
事后我问她,明明不会游泳,为什么还要跳下来救我。
她只是笑,「傻瓜,我是你姐姐呀。
」她将我带到海城,问我:「你想不想见一下妈妈?
」我答应了,她给我换上了她的日常衣服,我扮作她,去见了我二十三年从未见过的母亲。
她并没有认出我不是卢清清。
那天晚上,卢清清似乎格外兴奋,她拉着我还有她的男朋友廖凡去喝酒,我喝醉了,迷糊中听到她说:「你看,我就说,连妈妈都看不出来,还有谁能看出来?
」她说:「阿凡,老天都在帮我们。
」在海城待了一段时间,我便发现了卢清清的秘密。
她似乎还有一个男朋友。
就是陆湛。
我在卢清清的公寓里,看到他等在楼下,手中捧着一大束白玫瑰。
卢清清的房间中堆满了他送的礼物,从口红到项链到包包,清一色的国际大牌。
可她却看都不看。
我不懂她为什么要这样做,问她时,她沉默很久,眼圈红红地说:「小澈,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说,陆湛是她继父为了商业联姻,让她必须嫁的对象。
而廖凡,一个机车青年,待业的画家,才是她的真爱。
「我知道陆湛很好,他说他第一次与我相亲,便喜欢上了我,他人真的很好,没有缺点,就像个完美的男神……可是,可是我就是爱廖凡。
」她眼泪哗哗地往下掉,「小澈,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手忙脚乱地帮她擦眼泪,「不能不嫁陆湛吗?
」「怎么可能呢?
」她摇头,「这事已经板上钉钉,整个海城都知道了,这不光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如果我逃婚了,妈妈也会受牵连,爸爸一定会找人弄死廖凡的,廖凡他是画家啊,他以后是要成为一个大艺术家的,我不能牵连他的。
」她拿出一个药瓶,「其实,去找你前,我已经吃了大半年的抗抑郁药了,我真的好痛苦,我连死都想过了。
」「小澈,」她眼泪汪汪地看着我,「我怀孕了,孩子是廖凡的。
」我大惊,「你说什么?
」「小澈,」她拉着我的手,「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那天,廖凡开车,带着我撞上树,制造了一场人为车祸。
在医院中醒来后,我变成了有些「失忆」的卢清清。
医院中,陆湛拉着我的手,对我道:「清清,别怕,想不起来也没关系,有我在。
」从医院出来的后面三个月,我替代卢清清,去和陆湛约了会。
还记得第一次与他正式约会,他眼中满是惊喜,笑道:「你今天居然没让我等够半小时。
」我心中一惊,但还是模仿卢清清的语气道:「是吗?
可能我今天换衣服快了些吧。
」他打量了下我,「嗯,你今天忘记戴手套了。
」心猛跳不停,我有点后悔答应卢清清做这件事,毕竟不管我和她再怎么相像,这可是她的男朋友,在医院看不出来,真正约会起来,难道真的不会发现我是个冒牌货吗?
我正紧张地想找个说辞,他却将我手拉起,包在他温暖的手掌中,「来,这样就不会冷了。
」我从未被人,尤其是男生,如此温柔对待过。
我呆呆地看着他,一时忘记自己需要演戏。
他笑着拨了拨我的头发,「发什么呆?
我怎么觉得,你今天看我,好像格外顺眼呢,小公主?
」就这样,和陆湛交往了三个月后,我用卢清清的身份,和陆湛结婚了。
这是一桩完美的商业联姻,卢家和陆家各取所需,都很满意。
我成了陆太太,搬进了他在海城的高档公寓中。
可卢清清的孩子却没有保住,她一次骑在廖凡后座,与别人兴奋飙车,下来就流产了。
但即便这样,她依旧爱廖凡,并用我尹澜澈的身份,离开了海城,与廖凡去了另一个城市。
这一年,我装得极好,从没有人发现过,我根本就不是原来的卢清清。
甚至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入戏太深了。
一个急刹车,我思绪回笼。
「廖凡呢?
最近有没有联系你?
」我轻声问。
「别提他了,他就是个骗子。
」她自嘲一笑,「原来妈妈和我说,没有物质的爱情根本靠不住,我还不信,真是个傻瓜。
」她停在红绿灯,转头看我,「小澈,我花了一年时间,才知道陆湛有多好,还好有你,还好当年有你,替我保住了他。
」「你这个记日记的习惯,还真是好。
」她停下车,将日记本还给我,「要不还得演一次失忆的戏码,那样可太狗血了。
」我抚着日记本,这是结婚那天,陆湛送给我的。
「你……都背熟了吗?
」她挥挥手,「自然都熟了,你放心,当年他认不出你,如今也不会觉察到我的,更何况他总要去国外出差,你们本就聚少离多,这次更是去了两个月,即便有一些微小变化,他怎么能看得出来?
」确实,这一个月,她剪成了我如今的发型,甚至拉着我去了当时那家美容院,一寸一寸皮肤比对,确保从脸到身体,从肤色到胖瘦,都一模一样。
她拿出口红涂了涂,突然转头,「倒是忘记问你,你平时涂得最多的还是我那 96 号色和 32 号色吧?
」我默了下,轻轻嗯了一声。
她笑着伸出手,「来,手机和车钥匙咱们两个也该换回来了,阿湛今晚回来,咱们正式换回来,你先待在这里,若是进展顺利,三个月后,我就找人带你去整容。
」我顿了下,掏出手机和车钥匙交给了她。
「阿湛,」我顿了顿,「胃不好,加班回来晚了,你记得给他熬些清粥。
」「知道啦,」她笑着道,「你都说好几遍了,放心,我不会露馅的。
」她眨眨眼,对我飞了个吻,「论演技,咱们姐妹俩,可都是超一流的呢,不是吗?

                       

小说:并蒂玫瑰百度网盘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尹澜澈

角色:陆湛卢清清

今天给朋友们带来的小说《并蒂玫瑰》,主要描述了《陆湛尹澜澈》之间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今天,是我与陆湛结婚一周年纪念日。他两月前去国外出差,明明有时差,还是特意在今天早上8点给我打了电话,说给我买了最喜欢的花,让我晚上去机场接他。…今天,是我与陆湛结婚一周年纪念日。他两月前去国外出差,明明有时差,还是特意在今天早上8点给我打了电话,说给我买了最喜欢的花,让我晚上去机场接他。果然才放下电话,门铃就响了

评论专区

明日支配者:这个作者永远有这个毛病,筛选读者。你说你在买外观,提升属性,买装备提升即战力之间三选一,非要选买外观,还要翻来覆去的说其他两样多么好。你一写小说的,非要当自己是玩心理魔术的么。

回档在2008:干粮,《重返2008年》作者双开的,风格一样,温馨日常

诸天福运:故意和读者过不去……作者坐在云端看着读者哈哈大笑……该!我就是要写一个自以为我独醒我很牛逼的怂货出来!恶心死你,活该!我又没让你看~最后发现:我怎么在云端跪着呢?哎呀!站不起来了~

并蒂玫瑰百度网盘

《并蒂玫瑰百度网盘》精彩片段

并蒂玫瑰百度网盘第1章  

今天给朋友们带来的小说《并蒂玫瑰》,主要描述了《陆湛尹澜澈》之间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今天,是我与陆湛结婚一周年纪念日。
他两月前去国外出差,明明有时差,还是特意在今天早上 8 点给我打了电话,说给我买了最喜欢的花,让我晚上去机场接他。
…今天,是我与陆湛结婚一周年纪念日。
他两月前去国外出差,明明有时差,还是特意在今天早上 8 点给我打了电话,说给我买了最喜欢的花,让我晚上去机场接他。
果然才放下电话,门铃就响了。
我开门,送花的小哥满脸是笑,「夫人,祝您和先生周年快乐,百年好合。
」他手上,是 9 朵白玫瑰。
我接过花,笑笑,「谢谢。
」关上门,我将花插在花瓶里,轻轻摸了摸花瓣。
我其实不喜欢白玫瑰。
白玫瑰很娇嫩,也极易枯萎。
白玫瑰,是我姐姐卢清清最喜欢的花。
而过去一年,这个名字却属于我。
桌上的手机响个不停,这是一个我从未存过,却烂熟于心的号码。
一个我曾经用了十年的号码。
打电话的人明显很急躁,终于,在铃声响到第三遍时,我按掉了电话,发了条信息过去。
「马上到。
」穿上外套,我出了小区,这是海城最高档的小区,门口安的是高精度人脸识别,保安熟悉每一个小区住户,他笑着与我打招呼:「陆太太,出门啊?
」我微笑点头,出门拐了几个弯,看到一辆溅满了泥的白色轿车停在路口。
打开副驾的车门,一股呛人的烟味袭来。
「别抽了,」我坐下,打开副驾的窗户,「阿湛不喜欢烟味。
」驾驶座的人转过头,「你怎么一直不接我电话?
」我默了下,「早上阿湛让人送了花来,你打电话时,我跟送花小哥正在门口说话。
」「哦,」她掐了烟,「什么花?
」我沉默片刻,「白玫瑰。
」她突然笑了,「他还记得我喜欢白玫瑰啊。
」说罢,她转头看向我,「小澈,你说你,当年辍学,没考电影学院,真是亏了。
」她打开自己那侧的车窗透气,「等我们各归各位后,你不如重新去上学吧,我给你钱,去整个容,再上个高校的表演系,没准有机会成为大明星,总比你以前端盘子要好。
」「算了。
」我轻声,「娱乐圈水太深了。
」她扑哧笑了,「水深怎么了?
你以前白天端盘子,晚上去 KTV 卖酒,不也总被客人摸吗?
当个明星,」她笑笑,「以后没准被哪个钻石王老五看上,金屋藏娇起来,不比以前强得多?
」我不可置信地看向她。
她顿了顿,咳了几声,做了个鬼脸,「哎呀,开玩笑啦,你这么严肃干吗?
」说罢,她边拧车钥匙发动车,边嘟囔:「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嘛,以前我开更过分的玩笑,你都也会跟着笑的,你是不是这一年演我演得有点太入戏了,忘记自己是什么样了?
」「也许吧。
」我转头,看向面前这张与我一模一样的脸,「姐。
」没错,面前这人,是我的孪生姐姐。
一个我两年前甚至不知道她存在的姐姐。
我从小被父亲一人带大,在他嘴里,我的生母在生下我之后不久,便出轨了一个来本地做生意的有钱商人,与他火速离婚后,便嫁给了那人。
每次提起我的母亲,父亲都要发很大一通脾气。
他本来生得很好看,年轻时是那一带有名的帅哥,当年在厂子里,据说也是有不少姑娘倒追的。
可母亲的出轨,对他来说,成了终身难以磨平的耻辱。
那种年代,在小地方,出轨这种事,很容易便成了人尽皆知的事。
生母与那有钱商人去了那人的城市生活,而父亲,则成了街头巷尾的谈资。
人们将他捉奸的细节添油加醋地编成故事,传来传去,渐渐地,连他本人都不再避讳。
一次,一个工友当众嘲笑他「是个太监,所以老婆才跑了」,他实在忍不过,便将人打了,赔了不少医药钱不说,厂子里还把他开除了。
没有工作后,他更加颓废,开始酗酒,赌博,不修边幅,每次喝多了,便会拽着我的手,骂我那素未谋面的生母。
但从小到大,他从没打过我。
他总是醉醺醺地拉着我说:「小澈,我的闺女,还好你长得像我。
」他中间也曾有一段时间,交过一个新的女朋友,那段时间,他似乎重新振作了起来,也主动去找了份工地的工作。
我那时高二,白天上学,晚上则在一个餐馆打工挣钱,还父亲欠下的债,听到他去找了工作,很是高兴。
他和我说,新交的女朋友很朴实能干,等他将她娶回来,我就安心读书,别再去打工。
谁知没过几月,工地出了事故,死了一个工友,他和其他工友去找总包和开发商讨说法,双方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他又一次打了人,这次更加严重,不光再一次丢了工作,还进了**局。
我那时高二,接到电话匆匆赶到**局,却听到他那个女朋友叉着腰在**局门口对他破口大骂。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到她骂他是个骗子。
「不是答应给俺买金戒指吗?
没钱你结个毛婚,不要脸的玩意儿!
」过了那晚,她便和他断得干干净净。
从那以后,他便又回到了赌博酗酒的状态,而长期过量饮酒和不规律的饮食使他身子愈加发福,头发也白了不少,他那松垮的脸上,再也看不出年轻时那惊世的容颜。
我高三时,他又一次与人打架,这次却不是他占上风,我匆匆赶到医院时,他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从此,他再没离开过医院。
那时,要债的人到了家门口,我瑟瑟发抖地躲在厨房里,手中紧紧握着菜刀。
最后还是隔壁的大婶报了警,那群人才走。
父亲躺在医院,需要有人照顾,每日的医疗费,越滚越多的债务,逼迫我做了一个决定。
我退学了。
退学后我白天在医院照顾父亲,晚上则继续在餐馆打工。
二十岁生日那天,和我一起曾在餐馆打工的小溪找到我,塞给我一张名片。
她画着精致的妆容,对我道:「小澈,你长得这么好看,别浪费了。
」我当时是真的没钱了,债台高筑令我走投无路,于是便去了那家 KTV 上班。
昔日的同学聚会,我从不敢去参加。
我当年上的,是重点高中的择优班,同学大多都已去了名牌高校,而我却在 KTV 里卖酒。
我想,这或许就是我的命吧。
直到卢清清的出现。
那晚下班后,她在 KTV 门口截住了我。
「你是小澈?
」她一张口说话,我便愣住了。
她摘下墨镜,对我露齿一笑,「你好呀,我是你的双胞胎姐姐,卢清清。
」我愣愣地看着面前这张脸。
据她说,她之前也从不知道有我这样一个妹妹,直到前些日子,她翻到了一张母亲秘密藏起来的照片,才知道自己原来还有个双胞胎妹妹。
因为照片后面,写了我们当地一家照相馆的名字,她便偷偷找了过来。
她浑身都是名牌,烫着精美的发型,有一个酷酷的骑机车的男朋友。
她说想看看父亲,于是我便带着她去了医院。
「你居然过得这么苦。
」她在病床前流下眼泪,「小澈,我们是姐妹,我会帮你的。
」她偷偷去预交了父亲一年的护理费,并雇了个高级看护陪在医院,帮我们还清了债务,让我辞去了 KTV 的工作。
她带着我旅游,给我买衣服,带我做美容,出入高档餐厅,教我行为礼仪。
跟着她,周围人总是对我客客气气,我不再是小县城的乡野丫头,也不再是 KTV 里赔笑的卖酒小姐。
我起初并不想接受她的这些好意,可她却说,这是替妈妈赔给我的。
「这么多年,你过得这样苦,我想如果妈妈知道了,也会如此做的。
」「你放宽心,」她眨眨眼,「我有很多钱,爸妈都不管我的。
」她口中的爸爸,是她的继父,也是海城的大富豪之一卢宁。
也许这么多年,除了父亲,我真的没有得到过其他亲情,所以,我对她,心中存着的,是珍惜,是感动,更有一丝依恋。
一次在泳池边玩,我被一群人挤下了水,我并不会游泳,她本也不会水,却拿起个泳圈就跳下来救我。
最后,她没拿稳泳圈,我和她都呛了水。
事后我问她,明明不会游泳,为什么还要跳下来救我。
她只是笑,「傻瓜,我是你姐姐呀。
」她将我带到海城,问我:「你想不想见一下妈妈?
」我答应了,她给我换上了她的日常衣服,我扮作她,去见了我二十三年从未见过的母亲。
她并没有认出我不是卢清清。
那天晚上,卢清清似乎格外兴奋,她拉着我还有她的男朋友廖凡去喝酒,我喝醉了,迷糊中听到她说:「你看,我就说,连妈妈都看不出来,还有谁能看出来?
」她说:「阿凡,老天都在帮我们。
」在海城待了一段时间,我便发现了卢清清的秘密。
她似乎还有一个男朋友。
就是陆湛。
我在卢清清的公寓里,看到他等在楼下,手中捧着一大束白玫瑰。
卢清清的房间中堆满了他送的礼物,从口红到项链到包包,清一色的国际大牌。
可她却看都不看。
我不懂她为什么要这样做,问她时,她沉默很久,眼圈红红地说:「小澈,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说,陆湛是她继父为了商业联姻,让她必须嫁的对象。
而廖凡,一个机车青年,待业的画家,才是她的真爱。
「我知道陆湛很好,他说他第一次与我相亲,便喜欢上了我,他人真的很好,没有缺点,就像个完美的男神……可是,可是我就是爱廖凡。
」她眼泪哗哗地往下掉,「小澈,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手忙脚乱地帮她擦眼泪,「不能不嫁陆湛吗?
」「怎么可能呢?
」她摇头,「这事已经板上钉钉,整个海城都知道了,这不光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如果我逃婚了,妈妈也会受牵连,爸爸一定会找人弄死廖凡的,廖凡他是画家啊,他以后是要成为一个大艺术家的,我不能牵连他的。
」她拿出一个药瓶,「其实,去找你前,我已经吃了大半年的抗抑郁药了,我真的好痛苦,我连死都想过了。
」「小澈,」她眼泪汪汪地看着我,「我怀孕了,孩子是廖凡的。
」我大惊,「你说什么?
」「小澈,」她拉着我的手,「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那天,廖凡开车,带着我撞上树,制造了一场人为车祸。
在医院中醒来后,我变成了有些「失忆」的卢清清。
医院中,陆湛拉着我的手,对我道:「清清,别怕,想不起来也没关系,有我在。
」从医院出来的后面三个月,我替代卢清清,去和陆湛约了会。
还记得第一次与他正式约会,他眼中满是惊喜,笑道:「你今天居然没让我等够半小时。
」我心中一惊,但还是模仿卢清清的语气道:「是吗?
可能我今天换衣服快了些吧。
」他打量了下我,「嗯,你今天忘记戴手套了。
」心猛跳不停,我有点后悔答应卢清清做这件事,毕竟不管我和她再怎么相像,这可是她的男朋友,在医院看不出来,真正约会起来,难道真的不会发现我是个冒牌货吗?
我正紧张地想找个说辞,他却将我手拉起,包在他温暖的手掌中,「来,这样就不会冷了。
」我从未被人,尤其是男生,如此温柔对待过。
我呆呆地看着他,一时忘记自己需要演戏。
他笑着拨了拨我的头发,「发什么呆?
我怎么觉得,你今天看我,好像格外顺眼呢,小公主?
」就这样,和陆湛交往了三个月后,我用卢清清的身份,和陆湛结婚了。
这是一桩完美的商业联姻,卢家和陆家各取所需,都很满意。
我成了陆太太,搬进了他在海城的高档公寓中。
可卢清清的孩子却没有保住,她一次骑在廖凡后座,与别人兴奋飙车,下来就流产了。
但即便这样,她依旧爱廖凡,并用我尹澜澈的身份,离开了海城,与廖凡去了另一个城市。
这一年,我装得极好,从没有人发现过,我根本就不是原来的卢清清。
甚至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入戏太深了。
一个急刹车,我思绪回笼。
「廖凡呢?
最近有没有联系你?
」我轻声问。
「别提他了,他就是个骗子。
」她自嘲一笑,「原来妈妈和我说,没有物质的爱情根本靠不住,我还不信,真是个傻瓜。
」她停在红绿灯,转头看我,「小澈,我花了一年时间,才知道陆湛有多好,还好有你,还好当年有你,替我保住了他。
」「你这个记日记的习惯,还真是好。
」她停下车,将日记本还给我,「要不还得演一次失忆的戏码,那样可太狗血了。
」我抚着日记本,这是结婚那天,陆湛送给我的。
「你……都背熟了吗?
」她挥挥手,「自然都熟了,你放心,当年他认不出你,如今也不会觉察到我的,更何况他总要去国外出差,你们本就聚少离多,这次更是去了两个月,即便有一些微小变化,他怎么能看得出来?
」确实,这一个月,她剪成了我如今的发型,甚至拉着我去了当时那家美容院,一寸一寸皮肤比对,确保从脸到身体,从肤色到胖瘦,都一模一样。
她拿出口红涂了涂,突然转头,「倒是忘记问你,你平时涂得最多的还是我那 96 号色和 32 号色吧?
」我默了下,轻轻嗯了一声。
她笑着伸出手,「来,手机和车钥匙咱们两个也该换回来了,阿湛今晚回来,咱们正式换回来,你先待在这里,若是进展顺利,三个月后,我就找人带你去整容。
」我顿了下,掏出手机和车钥匙交给了她。
「阿湛,」我顿了顿,「胃不好,加班回来晚了,你记得给他熬些清粥。
」「知道啦,」她笑着道,「你都说好几遍了,放心,我不会露馅的。
」她眨眨眼,对我飞了个吻,「论演技,咱们姐妹俩,可都是超一流的呢,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