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非典型性神卡师)玉初元辛思叙全集在线阅读_(星际非典型性神卡师)全集阅读

热门小说《星际非典型性神卡师》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玉初元辛思叙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天干物躁”,喜欢奇幻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她至今还记得繁星历988年1月4日那天的清晨
浓黑的云层像一团团脏污了的破棉絮,又如笔洗中化开的墨迹一般,压抑的低悬在7星首府市的上空
莫名的寒风裹挟浓雾呼啸着扫动满地的枯叶纸屑,传出哗啦啦的响声回荡在无人的街巷间
只有几个破旧的清洁机器人在远处缓慢的清扫着街道,更显出这一幅景象格外的凄清
装着玉初元襁褓的藤框被那个陌生女人放在了赛斯孤儿院的门口
“小可爱~姐姐心软的很,下不去那个手,能不能活着,就要看你自己了,哭吧,大声点”
只是,这些话原明颜当初是听不懂的

小说:星际非典型性神卡师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天干物躁

角色:玉初元辛思叙

热门网络作者“天干物躁”的热门书《星际非典型性神卡师》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五却见艾丽有些疑惑皱眉的看着她们俩,似乎想到什么,半晌又叹了口气“你们两个真是胡闹。”玉初元听出她的语气没有特别不好,于是压下了心里的不安问道“艾丽妈妈,你知道刚才那是什么吗?”艾丽抿抿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刚的那道光应该属于卡侍契约。”“卡侍契约?”玉初元垂眸思考着这四个字,从字面上推测意思的话,卡大概就是卡师的意思,毕竟燕琳以后也会成为一个卡师,她应该没可能变成卡牌或卡册,侍,侍从、服侍、侍卫,契约就更好理解了,这四个字大意应该就说燕琳和她之间签订了一个(侍从)契约,参考那道契约进入燕琳眉心之前她们还在说燕琳是她的守护者。如果这话是激活条件的话,再结合那个什么卡侍契约,那岂不是说好听点,燕琳成为了她的骑士,说不好听点,燕琳就成了她的保镖?玉初元正因为脑洞到的想法一脸古怪,艾丽就道“卡侍契约是一个很古老的契约,它签订的条件很特殊,鲜少有人能够签订成功,有三个要求,第一要两个人绝对信任对方,一个人愿意为保护对方失去生命,另一个人相信对方,愿意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对方保护,第二保证这两个人其中一个人是卡师,而另一个还未成为卡师,而第三就是这两人一个人天赋潜力是非战斗系,另一个人的天赋潜力是战斗系。”“而且,其中未成为卡师那一方的天赋潜力激活卡册时会比另一方低一个等级,不论她之前的潜力等级是多少……

评论专区

警犬实习日记:回猫之后,终于再次看见这类不走变身为人路线的非人主角类佳作!温馨日常中富有生活气息,推荐给喜欢生活文,宠物文的朋友。回猫爱好者不容错过啊!这类书太少了,暂时给个粮草鼓励一下……

超时空穿越:猪脚升的很快,这本书就是各种碾压,之后便是当主神!当老爷爷一类的。眼看马上就要崩了的时候!作者发了个单张来了一句放心啦我是有大纲得!蹦不了的。嗯!我好像信了!

当医生开了外挂:不太专业,电除颤没用该上胺碘酮用毛的利多卡因,还有现在是1mg肾上腺素3-5分钟静推一次,不是逐渐加量

星际非典型性神卡师

《星际非典型性神卡师》精彩片段

五 卡册降级1

却见艾丽有些疑惑皱眉的看着她们俩,似乎想到什么,半晌又叹了口气“你们两个真是胡闹。”

玉初元听出她的语气没有特别不好,于是压下了心里的不安问道“艾丽妈妈,你知道刚才那是什么吗?”

艾丽抿抿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刚的那道光应该属于卡侍契约。”

“卡侍契约?”玉初元垂眸思考着这四个字,从字面上推测意思的话,卡大概就是卡师的意思,毕竟燕琳以后也会成为一个卡师,她应该没可能变成卡牌或卡册,侍,侍从、服侍、侍卫,契约就更好理解了,这四个字大意应该就说燕琳和她之间签订了一个(侍从)契约,参考那道契约进入燕琳眉心之前她们还在说燕琳是她的守护者。

如果这话是激活条件的话,再结合那个什么卡侍契约,那岂不是说好听点,燕琳成为了她的骑士,说不好听点,燕琳就成了她的保镖?

玉初元正因为脑洞到的想法一脸古怪,艾丽就道“卡侍契约是一个很古老的契约,它签订的条件很特殊,鲜少有人能够签订成功,有三个要求,第一要两个人绝对信任对方,一个人愿意为保护对方失去生命,另一个人相信对方,愿意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对方保护,第二保证这两个人其中一个人是卡师,而另一个还未成为卡师,而第三就是这两人一个人天赋潜力是非战斗系,另一个人的天赋潜力是战斗系。”

“而且,其中未成为卡师那一方的天赋潜力激活卡册时会比另一方低一个等级,不论她之前的潜力等级是多少。”

玉初元闻言神色有些复杂的看向燕琳,燕琳真的愿意为保护她失去生命?

一旁的燕琳却异常欣喜,瞪大了一双杏眼问道“那就是说我果然是战斗系?”

这家伙的关注点也太跑偏了叭?

“这个契约可以解除吗?”玉初元直接跟艾丽道。

艾丽还没说话,一边燕琳却道“为什么要解除?你不希望我成为你的守护者吗?”

玉初元摇头“不是的燕琳,你没听到艾丽妈妈说我们签订了这个契约之后,你的天赋潜力就会比我低一级吗?”

“那不是很好吗?满值SSR等级,想都不敢想呢!”燕琳却很开心。

“可如果你的潜力也很高,那我不是害了你。”玉初元皱眉。

“你怎么知道我的潜力一定会很高?你要想,我的父母都是平民,卡师等级都不高,咱们的成长环境又缺少父母的陪伴,也没有卡力浸润。”

“艾丽妈妈刚才说,7号星球已经很多年都没有高等级卡师诞生了,那我怎么会有那样的运气,但是现在,因为你我可能会成为满值SSR等级的卡师的话,那我不是太幸运了吗?”

玉初元摇头,伸手握住了燕琳的手“可是,万一呢?我成长环境没有卡力浸润,而且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可以成为高等级卡师啊?”

“玉初啊,卡侍契约解除的办法只能是契约者其中一方死亡,没有其他的方法。”艾丽妈妈摇摇头打断了她的话,顿了顿又道“或许燕琳说的对,她极大可能成为不了高等级卡师,那么因为你的关系,她可以成为满值SSR等级的卡师的话,那她确实也很幸运。”

“要知道在整个联邦,现存的满值SSR等级的卡师也不过才19位。”只不过,想一想那枚透明的神迹石,艾丽总觉得玉初的天赋潜力不止如此。

艾丽斟酌了一下,觉得还是直接问出来“玉初,艾丽妈妈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可以回答我吗?回答是或不是就可以。”

玉初元感觉到艾丽妈妈的郑重,于是点了点头“好的,艾丽妈妈。”

“你现在卡册里是不是不止3张卡牌?”

她闻言心内一凛,她确实初始就有一些卡力,难道抽卡牌不对吗?还是说其他人并没有多余卡力,所以正常的初始只有3张免费机会抽到的卡牌?

“是的。”

艾丽闻言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点了点头又道“所以你初始的卡力不是0,是不是。”

玉初元听着艾丽的问话,隐隐感觉到,她初始拥有2830的卡力似乎并不合常理,但是还是点了头“是的。”

艾丽定定的看了她片刻,一脸痛心惋惜的对着她招了招手,玉初元走过去被她一个拥抱搂住,听到她道“我可怜的玉初。”

玉初元大概能猜到艾丽妈妈想到了什么,但是她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可怜的地方,便道“艾丽妈妈,我没事。”

艾丽抱了她一会,放开了她道“玉初,正常的卡师初次进入卡池时,初始是没有卡力的,而你有卡力,这意味着我们之前的想法成真,你吸收神迹石中能量不足,没有完全激活你的天赋潜力。”

“那些能量不够激活你下一级卡册的能量,所以最后才会转化为初始卡力。”

玉初元眨眨眼“所以我其实是满值UR等级的天赋潜力?是这个意思吗?”

艾丽闻言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没错,应该是这样的。”

“所以根据卡侍契约里降一级天赋潜力的说法,那燕琳其实之后激活的应该也是可成长UR等级的卡册了?”那就没关系,虽然可成长UR等级比满值UR等级多了需要升级的要求,但是好歹她没被扣上限啊,放到燕琳身上也是这样,只要没被扣上限,她们总有站到顶峰的机会。

艾丽顿时愣住了,随后反应过来,如果玉初元的天赋潜力是满值UR等级,那之后燕琳的等级将会是可成长UR等级?那么7号星球将会一起出现两个顶级卡师!

伸手按住快要跳出来的心脏,她现在比当年她自己激活卡册的时候还要激动。

燕琳一脸茫然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她怎么因为她们几句话,就从SSR升到了UR?

‘咕咕……’燕琳揉了揉肚子,玉初元闻声转头看她,后者咧嘴笑了笑,玉初元也笑了。

艾丽一边按着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一边看了眼她们两个,然后又看了一眼挂钟,已经将近8点了,她也知道燕琳不最怕饿肚子,于是缓了缓自己的情绪,拍拍手道“好了,咱们先去吃早饭吧,之后玉初还要搬家,燕琳的情况具体还是要等一个多月之后她满18周岁再确定,我也要联系卡系局的人。”

早饭其实也是营养液,三个人到了食堂,这时的食堂里其实已经没什么人了,毕竟福利院里的早饭时间是早晨的7:00到7:30,艾丽妈妈从食堂的琼斯阿姨那里要了3支营养液和两份薯泥。

绿色的营养液装在杯子里,旁边巴掌大的小碗里装着的薯泥上淋上了一点琥珀色的酱汁,营养液是每天固定的标配,薯泥可不是,这是在福利院里只有大于1岁小于3岁的儿童才能吃的东西。

玉初元看着自己和燕琳面前的薯泥,有些遭不住的羞窘,这东西她3岁前吃过,过了3岁就没有了,燕琳看过小孩子吃,她自己却没吃过,毕竟她来福利院的时候已经8岁了。

艾丽看到玉初元有些泛红的脸,笑了笑“快吃吧,以后再想吃到可就难了。”

玉初元闻言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她吃完这顿饭,就要离开福利院了,她已经在外面租了一间合租公寓,因为不知道之后会怎么样,所以暂时只租了两个月。

一顿早饭吃完,玉初元和燕琳在食堂门口和艾丽妈妈分别,艾丽妈妈准备回办公室联系卡系局的工作人员申报玉初元的卡师等级,玉初元和燕琳则要回她房间收拾行李。

“玉初,可能今天就会有卡系局的工作人员联系你,你的个人终端一定要保持通常。”艾丽郑重的嘱咐她。

玉初元点头“我会的,艾丽妈妈。”

艾丽张开手给了她一个拥抱,温和却郑重的声音在玉初元耳畔响起“亲爱的,你们未来的路一定充满希望和光明,但那却不一定都是坦途,这需要你自己坚持走下去,认真做好每一件事,对每一个决定都应慎重,把握住每一个机会,你终会登上顶峰,艾丽妈妈相信你们一定可以。”

“谢谢您艾丽妈妈,我会的,祝您永远健康,永葆青春。”

玉初元和燕琳转身离开,准备回去她的房间取了行李离开,艾丽站在食堂门口凝视着她们的背影片刻,然后也转身拖着自己灰色蓬松的长尾巴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艾丽坐在她办公桌前,一手拿着玉初元用过的透明神迹石沉默了半晌,抬起自己带着银灰色个人终端的另一只手,拨通个人终端,开始联系她的老同学,任职7星卡系局副局长的卡梅尔·米瑟拉女士。

嘟嘟——

背景同样是一间办公室,出现在光屏的这位名叫卡梅尔的女士却是一位年轻的,像是玉初元上辈子印象里西幻故事里的精灵,她有着一身浅灰色的皮肤,尖尖的精灵耳,浅金色的长发乖顺的垂在脑后,一身黑色的长裙。

“哦,我的艾丽,你似乎许久没有在工作时间联系过我了,看起来,你应该是有事情找我,对吧。”卡梅尔端着咖啡轻轻啜饮了一口。

面对卡梅尔有些夸张的话,艾丽神色不变的抬起手,把透明的神迹石展示给她,一边说着“卡梅尔,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看到屏幕里艾丽手上的东西,卡梅尔瞬间收起了自己有些轻浮的态度,她偏头仔细打量了一番,不确定的道“艾丽,这是一枚用过的神迹石?”

艾丽闻言点头确定“这确实是用过的神迹石。”

卡梅尔微微皱眉,有些疑惑“哦,我从未见过这样无色透明的神迹石,我记得咱们以前参观首都星战争纪念馆的时候,统帅大人用过的神迹石虽然也是透明色的,但是其中尚且有一丝金线……”

艾丽微微垂眸,脑海里似乎也出现了那次学院组织的战争纪念馆的参观活动,然后又看向她“当然,统帅大人那枚神迹石毕竟在他使用之前是满能量的不是吗?”

身为老同学,也是曾一起战斗过的战友,艾丽的言外之意,卡梅尔只一瞬便领会了,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所以,你手里这枚神迹石在这次耗空能量的使用之前,曾经反复使用过?”

卡梅尔顿时拧起了眉头,表情变得有些难看“让我想想,像这种被反复使用的神迹石,是给福利院里的孩子用的?7星的这个传统我是知道的,虽然我不认同这种事情,可是这是星球间资源分配的问题……”

艾丽知道她要说什么,打断了她的话“卡梅尔我知道,你只是7星卡系局的副局长,这种事关星球间资源分配的事情,你做不了主。”

卡梅尔用手肘撑着办公桌,沉默的低下头用手按了按眉心,深呼吸了一口气,便又听到艾丽道“但你知道吗?卡梅尔,7星有记载以来,唯一的一位天赋潜质满值UR等级的卡师,因为这样一颗反复使用的神迹石致使卡册等级降级为可成长UR等级卡师。”

卡梅尔闻言一脸难以置信的站起身抬头看向艾丽,有些激动的挥手间打翻了手边的咖啡,连裙子上被溅到了污渍都顾不得,她盯着艾丽的眼神中全是震惊“艾丽,你说潜质满值UR等级?满值?”

艾丽已然过了同样难以置信震惊的时候,心里虽然多少还夹杂着一丝丝激动,但显然不会像卡梅尔这般失态了,她默默欣赏着卡梅尔此时的惊慌,甚至提前开启了个人终端里的录制模式。

她手拿着神迹石晃了晃,着重后半段的阐述这么一个事实“7星史上第一位潜质满值UR等级的神卡师,因为神迹石反复使用,致使激活卡册降级为可成长UR等级。”

“哦不!”卡梅尔表情有些痛苦,修长的手指按着自己的额头。

卡梅尔一边用手按着自己有些疼痛头,一边问道“是你那间福利院里的孩子?男孩女孩?什么系别?”

艾丽欣赏够了,关掉了录制“你又头疼了?”

卡梅尔有些无谓的挥了挥手“老毛病了,你知道的,先回答我。”

“对,是我养大的孩子,女孩,名字叫玉初·元,卡册是生活系,昨天刚刚过了18岁生日。”顿了顿,不等卡梅尔说话,艾丽又道“除此之外,我想我还得告诉你一件事,玉初和院里另一个女孩燕琳·艾乐,无意中签订了卡侍契约,燕琳还有一个多月便也该到18岁生日了。”

“这也就意味着,在一个多月之后,7星会再次出现一位可成长UR等级的神卡师,并且是战斗系。”

“天哪,卡侍契约?!这个契约已经近10年没有人成功签订过了吧?”卡梅尔觉得自己今天收到惊喜&惊吓已经够多了。

艾丽点点头“确切的时间为9年零8个月。”

“两个可成长UR等级的卡师,我想这件事我需要联系一下王良局长来商量一下,艾丽,咱们之后再聊吧。”卡梅尔忍着头痛,看向艾丽。

而后者想了想道“卡梅尔,玉初是个非常聪明且讨人喜欢的姑娘,我希望你们做决定要慎重一些。”

卡梅尔闻言沉默了一瞬“当然,她们是联邦的未来。”

……

上午9点,玉初元和燕琳拎着她的行李离开了福利院,两人往通行车站去的路上,燕琳似乎想起了什么“玉初。”

“嗯,怎么了?”玉初元拎着自己的几个轻包裹,重的几乎都在燕琳身上,好在她其实没有多少行李,两个人还是能拿下。

“你已经激活了卡力,那是不是之后就要去学院星上学了?”

玉初元点点头“是吧,你还有43天也能激活卡册了,之后咱们一起去。”

“嗯嗯,哎呀,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养老院的工作还去做吗?”燕琳点点头,又摇摇头。

玉初元闻言想了想“去吧,反正现在是放假期间,等你也激活卡册了之后,咱们正好一起辞职去学院星报到。”

燕琳顿时松了口气,若不是两只手都拎着东西,她恨不得当时抚住胸口顺顺气“还好还好,也就你能够管住辛鹏上将,不然我不是惨了。”

玉初元闻言笑了“辛鹏上将哪有那么恐怖?他明明很好相处。”

燕琳一脸无语“整个养老院里也就你觉得他好相处。”

壮士暮年和美人迟暮一般总有太多的辛酸,辛鹏上将年轻时曾是一位英勇无畏的将军,令各路星盗们闻风丧胆,一次执行剿灭任务时,却发现他要清剿的星盗劫掠了他已经怀孕的夫人,以他夫人的安危逼迫他放弃执行任务,在他为了夫人安危准备放弃时,他的夫人却自己撞向了星盗的枪口,后来这伙星盗被他剿灭了,他的夫人和他未出世的孩子也一起永远离开了他。

之后上将一辈子没有再次结婚,无子无女的他,在**号召没有子女的退役军人们去养老院颐养天年的时候,自愿响应号召进入了7号星球的公立养老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