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子算什么她要皇叔》独孤倾儿夙煜铖_皇子算什么她要皇叔全章节免费阅读

《皇子算什么她要皇叔》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独孤倾儿夙煜铖,讲述了​前世的郡主独孤倾儿看不清真情假意,被草包皇子骗的团团转,为其鞠躬尽瘁付出了全部,

小说:皇子算什么她要皇叔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嫣然银杏

角色:独孤倾儿夙煜铖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嫣然银杏”的一本书《皇子算什么她要皇叔》。简要概述:凛冽秋风呼啸而过,卷起地上厚厚叠叠的枯黄落叶,落叶上鲜血点点,乍看下去竟也有几分鲜艳明丽的意味。仰躺在泥地上红衣女子胸口中剑,右手手腕被齐齐砍断,琥珀色的瞳眸在极度疼痛下显现出诡异的血色,隐隐带着几分妖冶之气!“夙宸烨,你可真狠。”她倾心倾力为了他筹谋算计,用上靖安王府所有力量为他开路,换来的却是一柄淬了毒的剑!夙宸烨眼底闪过一丝惧意,虽然知道她全心全意的为着他,可她心性深沉肆意决然,如果不是因为她手握靖安王遗部,他根本看都不想看她,更不用说是娶她为妻了!“只要你肯交出钥匙,就算你要皇后之位,我也给你!”“皇后?我稀罕么!”独孤倾儿仰头大笑,左手飞快抬起,拔出刺入胸口的短剑,鲜血将原本就极艳极丽的红衣染成血色衣袂猎猎而动,竟是说不出的潇洒利落!“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你敢么?夙宸烨,你要的就是黑水城里的珍宝,没有我,你永远拿不到钥匙!”话音未落,白衣女子缓步走过来,一如往日高雅出尘,捧着一方锦盒径直走向夙宸烨,“恭喜殿下!”盒子里面褐色铁质钥匙,分明就是靖安王府守了百年的钥匙!夙宸烨大喜过望,“好芸儿,还是你聪明!”“能为殿下效力,是妾身的福气!”“等我登上九五之位,你便是皇后!”独孤倾儿望着浓情蜜意的两人,原本还能控制的胸口不受控制的疼痛了起来,痛的她连喘息都不敢,死死盯住白衣女子,“云芸?”云芸与她相交二十年,她从来没想到有朝一日,她竟也背叛了她!云芸伏在夙宸烨的怀里,望着即便到这个时候依旧绝艳高傲的女子,如水似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毫不掩饰的嫉妒,“独孤倾儿,你自以为应有尽有,便从瞧不上别人,怕是也没想到你会有今日!”夙宸烨也冷笑道,“如果不是你背后的势力,就凭着你那双恐怖的招子,谁会多望你一眼!你自以为金贵,其实就是个傻子,连身子给的谁都不知道!”独孤倾儿霍然睁开眼,异瞳血红,透着妖冶的光芒,“当初那人,不是你?”夙宸烨心头一阵迷糊,意识也不受自己控制,“我看见你的时候,你已经脏了……可恶,居然被人捷足先登……要不是你破了身子,我心里不舒坦,我怎么会要了云芸这自轻自贱的东西……”云芸脸上血色褪的干干净净,再望着护卫古怪的神色,她抬眼望见独孤倾儿通红的血眸子,猛地明白过来,“杀了她!挖了她的眼睛!”钻心刺痛自双目起瞬间传遍全身,独孤倾儿猛地仰身,“若有来生,我要让你们,血债血偿!”……夜色如墨,独孤倾儿意识还未清醒,撕裂的疼痛自某处蔓延至全身上下,疼的她不可抑制的发出一声惨叫,本能去拍打压在身上肆意掠夺的男人!那人力气极大,毫不费力的将她的手扣上头顶,近乎蛮横的冲撞入她的身体,滚烫热潮与撕裂疼痛贯穿全身,独孤倾儿再也承受不住,彻底陷入黑沉的昏迷中!她再醒来时四周还浸润在漆黑似墨的夜色里,伸手不见五指,凛冽冷风穿荡在林子里,呜呜咽咽,仿佛鬼哭。她下意识想要起身,全身上下无处不在的疼痛让她一僵,又重重跌躺在地上,上辈子混乱复杂悲凉的记忆顷刻间涌入她的大脑!她……居然又回来了! 

                       

小说:皇子算什么她要皇叔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嫣然银杏

角色:独孤倾儿夙煜铖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嫣然银杏”的一本书《皇子算什么她要皇叔》。简要概述:凛冽秋风呼啸而过,卷起地上厚厚叠叠的枯黄落叶,落叶上鲜血点点,乍看下去竟也有几分鲜艳明丽的意味。仰躺在泥地上红衣女子胸口中剑,右手手腕被齐齐砍断,琥珀色的瞳眸在极度疼痛下显现出诡异的血色,隐隐带着几分妖冶之气!“夙宸烨,你可真狠。”她倾心倾力为了他筹谋算计,用上靖安王府所有力量为他开路,换来的却是一柄淬了毒的剑!夙宸烨眼底闪过一丝惧意,虽然知道她全心全意的为着他,可她心性深沉肆意决然,如果不是因为她手握靖安王遗部,他根本看都不想看她,更不用说是娶她为妻了!“只要你肯交出钥匙,就算你要皇后之位,我也给你!”“皇后?我稀罕么!”独孤倾儿仰头大笑,左手飞快抬起,拔出刺入胸口的短剑,鲜血将原本就极艳极丽的红衣染成血色衣袂猎猎而动,竟是说不出的潇洒利落!“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你敢么?夙宸烨,你要的就是黑水城里的珍宝,没有我,你永远拿不到钥匙!”话音未落,白衣女子缓步走过来,一如往日高雅出尘,捧着一方锦盒径直走向夙宸烨,“恭喜殿下!”盒子里面褐色铁质钥匙,分明就是靖安王府守了百年的钥匙!夙宸烨大喜过望,“好芸儿,还是你聪明!”“能为殿下效力,是妾身的福气!”“等我登上九五之位,你便是皇后!”独孤倾儿望着浓情蜜意的两人,原本还能控制的胸口不受控制的疼痛了起来,痛的她连喘息都不敢,死死盯住白衣女子,“云芸?”云芸与她相交二十年,她从来没想到有朝一日,她竟也背叛了她!云芸伏在夙宸烨的怀里,望着即便到这个时候依旧绝艳高傲的女子,如水似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毫不掩饰的嫉妒,“独孤倾儿,你自以为应有尽有,便从瞧不上别人,怕是也没想到你会有今日!”夙宸烨也冷笑道,“如果不是你背后的势力,就凭着你那双恐怖的招子,谁会多望你一眼!你自以为金贵,其实就是个傻子,连身子给的谁都不知道!”独孤倾儿霍然睁开眼,异瞳血红,透着妖冶的光芒,“当初那人,不是你?”夙宸烨心头一阵迷糊,意识也不受自己控制,“我看见你的时候,你已经脏了……可恶,居然被人捷足先登……要不是你破了身子,我心里不舒坦,我怎么会要了云芸这自轻自贱的东西……”云芸脸上血色褪的干干净净,再望着护卫古怪的神色,她抬眼望见独孤倾儿通红的血眸子,猛地明白过来,“杀了她!挖了她的眼睛!”钻心刺痛自双目起瞬间传遍全身,独孤倾儿猛地仰身,“若有来生,我要让你们,血债血偿!”……夜色如墨,独孤倾儿意识还未清醒,撕裂的疼痛自某处蔓延至全身上下,疼的她不可抑制的发出一声惨叫,本能去拍打压在身上肆意掠夺的男人!那人力气极大,毫不费力的将她的手扣上头顶,近乎蛮横的冲撞入她的身体,滚烫热潮与撕裂疼痛贯穿全身,独孤倾儿再也承受不住,彻底陷入黑沉的昏迷中!她再醒来时四周还浸润在漆黑似墨的夜色里,伸手不见五指,凛冽冷风穿荡在林子里,呜呜咽咽,仿佛鬼哭。她下意识想要起身,全身上下无处不在的疼痛让她一僵,又重重跌躺在地上,上辈子混乱复杂悲凉的记忆顷刻间涌入她的大脑!她……居然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