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卷的崽崽凤挽》凤挽白胡子_最卷的崽崽凤挽完整版免费阅读

凤挽白胡子是现代言情小说《最卷的崽崽凤挽》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凤挽”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挽挽,你可不能死啊,你要是死了,娘可怎么活?”凤挽艰难的动了动手指,她不是因为连做十台手术猝死了吗?怎么还能听到声音刚想睁眼看看是怎么回事,脑袋有一种被撑爆的感觉,陌生的记忆铺天盖地的袭来…

小说:最卷的崽崽凤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凤挽

角色:凤挽白胡子

“挽挽,你可不能死啊,你要是死了,娘可怎么活?”凤挽艰难的动了动手指,她不是因为连做十台手术猝死了吗?怎么还能听到声音。刚想睁眼看看是怎么回事,脑袋有一种被撑爆的感觉,陌生的记忆铺天盖地的袭来。足足消化了半个时辰,凤挽才算将现在的处境搞明白。她是死了,但灵魂却穿到了一本她正在追的修仙文里。这本文主要讲述的是天才少女李璇玉一路捡机缘,进阶突破,在众多男配的帮助下证道成功并和男主修成正果的故事

评论专区

会穿越的外交官:造句中上,描写中上。中二愤青。合理性很差。 系统好评。 情节节奏还行,但空洞干瘪

异时空之抗日:铁血网首发。起点转载.我记得这书已经写完了。主角最后只是军分区的司令。第一部写到抗日终止,目标是国共合作组建联合**。然后有其他人续写。

猎魔之刃:一边氪命杀近乎为所欲为的恶魔,一边被其它被恶魔乱杀的杂草鄙视看不起学巫师就别把猎魔人业设定的太高啊一股子古早日轻那味

最卷的崽崽凤挽

最卷的崽崽凤挽第1章  

“挽挽,你可不能死啊,你要是死了,娘可怎么活?”
凤挽艰难的动了动手指,她不是因为连做十台手术猝死了吗?
怎么还能听到声音。
刚想睁眼看看是怎么回事,脑袋有一种被撑爆的感觉,陌生的记忆铺天盖地的袭来。
足足消化了半个时辰,凤挽才算将现在的处境搞明白。
她是死了,但灵魂却穿到了一本她正在追的修仙文里。
这本文主要讲述的是天才少女李璇玉一路捡机缘,进阶突破,在众多男配的帮助下证道成功并和男主修成正果的故事。
而她现在就穿成了书里第一章就被淹死的十八线炮灰。
原主也叫凤挽,今年五岁,是九荒大陆凡人界凤家二房的庶女。
九荒大陆分为凡人界和修真界。
在这里,孩子五岁的时候便可以进行一次灵根测试。
单灵根也叫天灵根,是最最珍贵和稀缺的。
往下便是双灵根,三灵根,四灵根和五灵根。
在灵气日渐消减的九荒大陆,四灵根还勉强可以修炼,五灵根也就跟凡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了。
当然,能够得到大机缘就另说了。
毕竟在修真界,机缘往往比先天资质更重要。
而凤挽更惨,三天前灵根测试,测试水晶球显示,她没有灵根,是个彻彻底底的凡人。
凤挽默默叹了一口气,刚开始知道自己穿到了修真世界,还想来一场修仙长生飞升之旅呢,现在恐怕是活着都难。
“挽挽,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一位哭成泪人的妇人正担忧的看着她。
凤挽接收了原主的全部记忆,眼前这位妇人,是凤家给二房家主纳的妾,也是她这具身体的娘。
原文中对凌氏的灵根没有做交代,只说是看着好生养,便被抬进凤家二房做了妾。
凤挽现在被判定没有灵根,不能修炼,所以,她们娘俩几乎被凤家遗忘了。
原主觉得没脸见人,走路的时候心不在焉,才落水淹死的。
凤挽抬起小胖手拍了拍凌氏纤细的后背。
不得不说,凌氏养孩子很在行,她的小手白白胖胖的,还带着肉窝。
“娘,我没事了。”
“没事就好,来,先把药吃了。”
凌氏秋水般的眸子温柔的望着凤挽。
凤挽乖乖点头,“嗯,谢谢娘。”
凤挽身体底子不错,在床上躺了三天就全好了,这期间,她也想了很多。
凡人修仙本就是在逆天而行,没有灵根又如何,也许会有奇迹出现呢,不拼一把怎么对得起自己重生这一回。
不管怎样,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打定了主意,凤挽便打算去集市上碰一碰运气,躺在家里等着天上掉馅饼是不可能的。
凡人界的集市是由当地的家族庇护,凡人和修士只要交了摊位费就可以摆摊。
凤家位于凡人界招凤城内,是四大修真家族之一,凤挽现在逛的集市便是受凤家保护的。
为了维持这里的秩序,凤家派了修为不俗的修士巡逻保护。
她虽然只是一個五岁小娃娃独自走在集市上,倒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凤挽逛了一圈下来,有卖阵盘的,有卖法器的,还有卖符箓的,倒是没有看到卖丹药的,难道丹药在这里十分稀缺?
凤挽迈着小短腿继续往前走,听着时不时传进耳朵里的叫卖声,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腰间的荷包。
那是凌氏,一针一线亲手绣的,做工非常精巧,她很喜欢,就是太瘪了,里面只有一点碎银子,还是凌氏省吃俭用攒的。
集市上这些东西虽然都是最低阶的,但对凡人界的修仙者来说,这些东西都可以称为宝贝了。
初到修真界,她对这些东西都很好奇,但没一样能买得起的。
凡是修士用到的东西,都需要用灵珠购买。
在凤家,只有能修炼的人才配拥有灵珠,她跟凌氏都没见过灵珠长什么样。
就连平时吃的都是普通的白米,而不是带着灵气的灵米。
摊位从东到西一个挨着一个,没有几个时辰都逛不完。
眼看着天快黑了,凤挽打算先回去。
在经过一个小摊时,一个摊主的打扮和气质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只见那人穿着一身破旧的黑色法袍,花白的头发和胡子都是乱糟糟的。
修仙之人是不好判断年龄的,有的人看着可能二十岁,其实可能是二百岁,或者是两千岁。
但这位头发和胡子都白了,真实年纪应该也是不小了。
这位摊主可能是太懒,就随意扯了块黑布铺在地上。
不大的黑布上,足足摆放了百余枚妖兽蛋,全部歪歪扭扭的挤在一起。
每个妖兽蛋都长得差不多,却有一个另类的,竟然特别丑,能丑哭人的那种。
那妖兽蛋也就成人巴掌大,没有其他蛋那样五颜六色漂亮的蛋壳。
反而是白色的蛋壳上布满了不规则的青色斑点,就如人长了满脸的麻子,密密麻麻的,让人绝不想看第二眼。
凤挽收回自己的视线,迈开小短腿离开了集市。
本是闭目养神的摊主,在凤挽看向那枚妖兽蛋时,身子就微微坐直了。
看着那道走远的弱小背影,又瞟了一眼那枚丑到爆的妖兽蛋,又继续闭眼养神了。
凤挽刚回到她们那个僻静简陋的小院,凌氏就焦急的迎了出来。
“挽挽,你去哪了,怎么才回来。”
凌氏担忧的将凤挽搂进怀里,三天前的落水真是将她吓坏了。
凤挽仰着肥嘟嘟的小脸,一双扑灵扑灵的大眼睛,黑白分明,怎么看都是个聪明孩子。
凌氏的眼眶不自觉的又红了,她的女儿,命怎么这么苦,如果有灵根该多好。
凤挽见凌氏眼圈又红了,忙笑着活跃气氛。
“娘,我今天去集市遇到了一位白胡子老爷爷。”
凌氏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了,“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嗯,那老爷爷说看我面相极好,定是个有大气运的。”
凤挽说这话并不是单纯的为了逗凌氏开心,也是为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做铺垫。
凌氏一听就高兴了,“真的吗?”
“嗯。”
凤挽用力的点头,以此来增加可信度。
她今天是真的见到了一个白胡子老爷爷,只不过没说过这些话。
她也不全是撒谎,就算是善意的谎言吧,凤挽这样安慰着自己。
凌氏高兴的简直不知如何是好了,捏着帕子来回踱步。
“好,好啊。”
“娘,老爷爷让我先每天跟着他修炼。”
突然大街上出现一个老爷爷要将自己的女儿修炼,凌氏有些不安。
“挽挽,那老爷爷靠谱吗?
你不会有危险吧。”

上一篇 2022年10月14日 am6:30
下一篇 2022年10月14日 am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