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以恶小而为之(戚昭贺遂)_勿以恶小而为之全集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勿以恶小而为之》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戚昭贺遂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江一鲤”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前世是武打演员,如今穿越重生成将门母夜叉原主又丑又胖不说,还有气死老爹的作死精

小说:勿以恶小而为之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江一鲤

角色:戚昭贺遂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江一鲤”的新书《勿以恶小而为之》,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小姐,快醒醒!”沉睡中,戚昭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叽叽喳喳的叫嚷。睁开眼睛,入目是层层叠叠的鹅黄色流苏床幔,让她不由一怔。这是哪?她不是因为在发生火灾的片场里救人……被倒塌的东西埋住了?“小姐,快起来,老爷要见您!”见她不动,床边那个古代丫鬟装扮的娇俏女子伸手就拉拽起来,“小姐,快点啊,老爷这回是真发火了!”任她如何卖力,却是不能移动戚昭分毫。戚昭皱眉,下意识打量四周。这是一间古韵十足的陌生房间,房内没有任何拍摄器具,摆设却精致入微,片场根本做不到

评论专区

公子千秋:女作者的书,优点很明显文风比较细腻,但缺点也很明显,格局过小,整一部宅斗文,在一个小小的宅子里勾心斗角,整天你算计我,我算计你。女作者的通病,果然还是适合在晋江写。17.03.16评

时空冒险传奇:可以

我成了二周目BOSS:如果是直接穿越到另外一个世界,然后再有个大boss分身那么很棒,可惜不是,现实世界根本没办法看(对我而言)

勿以恶小而为之

第1章:勿以恶小而为之

“小姐,快醒醒!”
沉睡中,戚昭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叽叽喳喳的叫嚷。
睁开眼睛,入目是层层叠叠的鹅黄色流苏床幔,让她不由一怔。
这是哪?
她不是因为在发生火灾的片场里救人……被倒塌的东西埋住了?
“小姐,快起来,老爷要见您!”
见她不动,床边那个古代丫鬟装扮的娇俏女子伸手就拉拽起来,“小姐,快点啊,老爷这回是真发火了!”
任她如何卖力,却是不能移动戚昭分毫。
戚昭皱眉,下意识打量四周。
这是一间古韵十足的陌生房间,房内没有任何拍摄器具,摆设却精致入微,片场根本做不到。
“嘶……” 一股陌生的记忆流冲进脑海,戚昭暗自惊疑,面上却不动声色,顺着丫鬟的力道起身,不经意的一个低头,旋即整个人愣在原地——入眼的不是她向来引以为傲的健美身材,反倒是一层一层叠在肚子上的油腻肥肉圈,看的她眼前一阵发黑!
她真的穿了!
还未等她理顺眼下状况,一道极为厚重响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人还没进屋,怒吼声就已经传了进来。
“戚昭,你这个逆女!
虎毒尚不食子,你平日里作威作福倒也罢了,如今竟敢趁贺遂不在,这般折磨孩子!
是要外人如何看我们戚家!”
话音落下,一人大步踏入房门。
戚昭抬头,只见门口站着一位身形高大、约莫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
身穿白狮裰衣,腰系玄锦玉带,面容刚强坚毅,颔下胡须浓密,眼中掩饰不住的怒火让他看起来极为威严冷硬。
——原身的父亲,大吴骁勇将军戚腾。
记忆中,戚腾在原身面前似乎从来都是这副暴怒的样子。
戚昭面色沉静,不言不语,倒是让挟怒而来的戚腾一愣。
平日里戚昭应当早已跳起来与他争吵了,今天这么安静,莫不是知错了?
只是思及女儿这次做的事,戚腾又猛地皱起眉,她若是真的知错,就不会还在这里坐着了!
“休要冥顽不灵,日后你若还不善待孩子们,便给我滚出去,我从此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
最后一点记忆捋顺,戚昭总算搞明白了情况。
也不怪戚腾发这么大的火,原身这人在她看来,还真不是个东西……作为戚腾和原配葛氏唯一的女儿,原主极为受宠,哪怕葛氏难产早亡,戚腾被吴帝赐婚,迫于无奈娶了续弦柯氏,对于原身的爱护也不减分毫。
只可惜,原身被柯氏生生养废了。
平日脾气刁蛮暴戾,神憎鬼厌,最让戚昭觉得没救的是,她对自己的孩子都下得去手。
她强抢了曾救过自己一命的男人贺遂入赘成亲,生下了三胞胎,只是生却不养,反倒把孩子当成了宣泄暴力的工具。
每日非打即骂,暴虐成瘾,三个小家伙分明是权臣子弟,活得却连普通人家的猫狗都不如。
纵然戚腾和贺遂多次警告教训,原身反而变本加厉,反倒屡次找他们不在的时机下更重的手。
而她这么做的原因,不单是被养歪了不懂如何育儿,还对丈夫贺遂的占有欲趋向病态,疑神疑鬼,猜忌贺遂有外遇,报复泄愤在孩子身上……这次的虐待则起因于一桩比试。
太后生辰,普天同庆,当今皇帝开了恩科,还为京都的武勋子弟们举办了一次武学比试。
原身被陆家的嫡女陆宛英一激,赌了一匹千金难求的西域宝马,逼着大儿子戚明襄去参与比试,结果戚明襄初试被陆家的小子给打败了。
原身丢脸大怒,回府后狠狠磋磨了戚明襄,一滴水也不许给喝,罚一直在庭前大太阳底下跪着。
若不是感觉不适,中途回房休息,还不知道要做的何等过分。
也许恶有恶报,这不配当娘的原身就这么气急攻心,把自己给气死了。
戚昭颇有些无言以对。
作为一个武打演员,她看过的剧本没有上千本也有数百本,这么离谱的恶毒角色都极少见到,足见原身有多奇葩。
如今原身撂挑子死了,这烂摊子还得她来收拾。
她按下心思,抬头迎上戚腾暴怒的眼神,低声开口,“此事是我不对,明襄是女儿骨肉,罚在他身痛在娘心,女儿方才也追悔万分,以后定不会如此了。
请父亲息怒,不要气坏身子。”
一旁的小丫鬟目瞪口呆,戚腾也顿时哑火,难掩惊诧之色。
纵使乍然改变会引起惊疑,只是戚昭和原身除了同名同姓还真没有相像之处,她做不到昧着良心对亲人和骨肉演一个恶毒暴戾的蠢坏女人啊!
“夜里梦魇缠身,惊心动魄,才明白父亲说的对,人要为自己积德,勿以恶小而为之。”
原身一直不靠谱,与其说改了性子,还真不如说她被噩梦吓到才想做个人来的可信些。
果然,戚腾眼中的惊疑渐消,表情变得有些复杂,语气慢慢温和了下来。
“勿以恶小而为之……此话说的很好。
往后可要谨记此言,莫要再胡闹了。”
“女儿谨记父亲教诲。”
戚昭不经意般地问起,“父亲昨日不是才随陛下去了围场吗,怎的今日就回来了?”
戚腾不疑有他,道,“陛下身体不适,昨日围猎便取消了。”
果然如此!
戚昭心中冷笑。
今日这事儿,原身又给人算计了。
起先原身虽恼火,也只将戚明襄骂了一顿,毕竟昨天只是一场试练,七日之后才是正式的比武。
若非身边有人挑拨拱火,又提起戚腾和贺遂都不在家……脑海里浮现一个温良贤惠模样,却满心狠毒算计的身影。
——如今戚家主母,柯氏!
 

上一篇 2022年10月14日 pm12:21
下一篇 2022年10月14日 pm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