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轻染俞谨寒)蚀骨危情:帝少的亿万情人_《蚀骨危情:帝少的亿万情人》完结版在线阅读

以俞轻染俞谨寒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小说《蚀骨危情:帝少的亿万情人》,是由网文大神“暗飞荀”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他深眸锋利而狂狷,说:一次交易,换他的命余氏破产,父亲欠下巨额债务自杀为了还债,她被迫把自己卖给太华城俱乐部的幕后老板,成为他肆意玩弄的金丝雀他权势滔天,嗜血狠戾她的一段舞,是他夜夜沉沦不放手的开始他吻她,侵略十足:染染,只要你听话,什么都好说她表面顺从,眼底却是不屈服的倔气:好她是跟了他最久的女人,也是禺陵城所有女人羡慕的对象他给她至高无上的宠爱,纵容她的倔强与背叛可她只想逃她问:到底怎样你才愿意放我走?他笑容邪魅蛊惑:离开可以给我生个孩子,我就放你走可她怀孕了,他又说:染染,我的孩子可不能没有母亲,到时候生下后,我更不可能放你走了厉苍莚,你这混蛋!

小说:蚀骨危情:帝少的亿万情人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暗飞荀

角色:俞轻染俞谨寒

小说《蚀骨危情:帝少的亿万情人》是由“暗飞荀”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你以为喝点酒,这件事就这么轻易罢了?”庞先生讥诮出声,他眼睛直直落在俞轻染身上,**裸,“会跳舞吗?就穿你身上这件衣服在这跳一支舞,我或许就可以考虑放过你们。”俞轻染狠狠盯着这张猥琐的脸,明明知道对方的意图,可她又不得不做。“你说的可是真的?”这样的问题无关痛痒,她没有选择,只能被迫听从他的所有话。环顾四周,人心冷漠,她本以为见多了,可在这里,在这种金钱至上的地方,她所谓的善意在他们眼中,多么讽刺可笑,令人心寒至极。他拉开一张椅子坐下,如霸主般敞开双手搁在牌桌上,脸上挂着暧昧不明的笑:“当然……

评论专区

一只哥斯拉的时空之旅:不怕哥斯拉有耐心,就怕哥斯拉懂科学,一只哥斯拉的无限横推之旅。 不过第80章核弹洗平东京好评,凭这个给他一个仙草 。

神级造物主:开头写的挺有趣的,发家也比较合理。可惜中期一直在写怎么赚钱,这就没什么意思了,后期好歹开始学着改变世界了,格局还是有点小。还是可以一看的。

[希腊神话]灰瞳女神:这个作者简直就是神仙作者,女主强大,是心性是的强大,力量不足就先蛰伏,等强了再算账

蚀骨危情:帝少的亿万情人

第5章

“你以为喝点酒,这件事就这么轻易罢了?”庞先生讥诮出声,他眼睛直直落在俞轻染身上,**裸,“会跳舞吗?就穿你身上这件衣服在这跳一支舞,我或许就可以考虑放过你们。”

俞轻染狠狠盯着这张猥琐的脸,明明知道对方的意图,可她又不得不做。

“你说的可是真的?”

这样的问题无关痛痒,她没有选择,只能被迫听从他的所有话。

环顾四周,人心冷漠,她本以为见多了,可在这里,在这种金钱至上的地方,她所谓的善意在他们眼中,多么讽刺可笑,令人心寒至极。

他拉开一张椅子坐下,如霸主般敞开双手搁在牌桌上,脸上挂着暧昧不明的笑:“当然。”

“好,我跳。”

俞轻染没想到大学因为爱好,学习了一些舞蹈,会在今天派上用场。

音乐响起,俞轻染便开始跟着音乐节奏踩点跳了起来。

“哇喔……”

本来还很冷峻的场面立刻如沸腾的开水,瞬间炸开了,四周的人不断鼓掌,有些还吹起了口哨。

俞轻染忍住心中的不适,硬着头皮继续跳。

头顶的灯光似是全部聚集在她的头上,俞轻染感觉到无数道目光的灼热。

粉色兔子款紧身超短连衣裙,完美勾勒出她的身体,拨动在场所有人开始燥热的心。

头上的兔耳发箍在颤动中跳跃,一头黑长发轻甩,黏腻在额前,眼中带有迷离,又有原始的青涩单纯。

似纯非纯,游离在清纯和性感之间,一颦一笑尽显风情。

一曲结束,热烈的掌声唤回俞轻染的思绪,原本迷离的眼神立刻恢复正常,微喘着气,看着面前眼睛几乎发直,几乎癫狂的男子。

穿这种衣服在这里跳舞,对男人简直就是致命的吸引力。

“可以了吗?”俞轻染冷声问。

果真是难得一见的性感,没人能像这个女人这样,能把清纯和性感融合的如此契合,她仿佛天生就属于会让男人为之疯狂的女人。

“不可以。”

“为什么?!”俞轻染声音突然拔高,语气明显不悦,“你不是说,只要我跳了这支舞,你就放过她吗!”

难道他想反悔?

“我只说会考虑考虑。”

“你!”

“你也不用生气,要不这样吧,你跟我走,我就放过她,怎么样?”庞先生说完大步上前,一手揽住俞轻染的腰肢,就想把她带走。

俞轻染自然不从,她没想到因自己的一次心善,会引火焚身。

“放开我!我不会跟你走!”俞轻染硬拽着牌桌不愿放手,彻底奔溃了,向四周求救,“救我……”

两人就这样强拉硬扯,就这样一直僵持着。

殊不知,左侧三楼,一双佞邪的眸子正俯瞰着一楼下方。

男人一手端着高脚杯,里面的红酒妖冶似血,轻轻摇曳,薄唇微启,喉结滚动,紧盯着下方狼狈不堪的女人。

他眸子微微眯起,如锁定猎物的雄鹰,嘴角缓缓勾起。

“庞先生!”人群终于响起俞轻染期盼已久戚悦的声音,人群让出一条小道,戚悦走了出来,看了一眼俞轻染,视线随之落在他的脸上,“庞先生,何必为了一个女人坏了您今天的雅兴呢?要不这样吧,您刚才玩输的钱,太华城垫付一半还给您,这个女人毕竟是我们太华城的员工……她们工作失职,理应由我们私下处理,您觉得呢?”

太华城一直有自己的规矩,一般来说,客户输掉的钱,太华城没道理还会还一半回去。

但……今天情况不同。

虽然这个条件极具诱惑力,但对于他看上的女人,那些钱根本不值一提。

“不好意思,戚经理,我看上这个女人了,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带走她。”对方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戚经理一脸了然,“其实,我们太华城对公关小姐给予很大的选择自由,我们也并没有要阻止庞先生带走她的意思。不过前提是,必须是两方你情我愿的情况下才可以。”

历来有多少大佬来这里玩,都有不少看上这里的服务公关小姐想要带走的情况,所以凡是两方都愿意走的,太华城自然也不会强制把人留下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只要她当着我的面说愿意跟你走,我们定会放人,反之……那么抱歉,庞先生只能接受太华城给予的金额赔偿了。”

“我不愿意!”经理话音刚落,俞轻染迫不及待拒绝,满脸着急和害怕,“我不认识他,我不想跟他走!戚经理,求求你救救我。”

“庞先生,你看,这位小姐都明说不愿意跟您走了。”

庞先生还想说什么,但顾及到太华城背后的势力,权衡再三,最后放了手。

戚经理顿时眉开眼笑:“庞先生果真是聪明人,这边由我们相关负责人带您去前台,结算有关赔偿给您的金额。”

对方冷哼了一声,一脸不甘地甩袖走人。

人群很快散去,俞轻染也心有余悸的准备离开,危险解除,那股强烈的醉意迅速涌上来,还伴随着莫名的燥热感。

她扶着墙稳住身体,戚悦看到她脸上的异样,便道:“你喝醉了,这个样子回去也不安全,左侧三楼有空房间,你要不先上去休息一下吧。”

身体越来越难受,脑袋更是如千斤般重,她艰难地点了点头。

戚悦离开后,俞轻染踩着沉重的步伐上了楼。

她没想到刚才那瓶酒这么烈。

看着俞轻染上了三楼,站在一楼某处的戚悦这才收回视线,打了一个电话:“老板,事情已经解决了,她……也上去了。”

这是俞轻染第一次上左侧楼,她随便推了推一间房的门,发现门被锁上了。

上一篇 2022年10月14日 pm5:20
下一篇 2022年10月14日 pm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