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娇医(钱福谭嬷嬷)全本阅读_钱福谭嬷嬷精彩小说

穿越重生小说《盛世娇医》,由网络作家“方方”近期更新完结,主角钱福谭嬷嬷,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是顾家痴傻的六小姐;她是名满天下的金神医;冷暖两世,双面人生;只为那最残忍的温情
咦?为何半路又杀出来个程咬金?这又是个什么鬼?

小说:盛世娇医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方方

角色:钱福谭嬷嬷

穿越重生分类的小说《盛世娇医》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方方”。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五年转瞬即过。宝庆三十七年的夏天,伴随着一声惊雷,悄然而至。傍晚,天气闷热。苏州李知府的后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身形婀娜的妇人,迅速钻进马车,此妇人是李知府最宠爱的小妾许氏。绿衣丫鬟机灵的四下看了看,跳上马车,与车夫耳语几句……

评论专区

崛起于科技:文笔一般,书荒的时候可看,主要是里面拿出的科技挺新颖的,勉强一看。

穿越境界的魔法使:猫姐出品,值得一品

奸臣:以前听说府天是一个女作者,所以对她的历史文一直都没看……结果这么一看,虽然的确是有着女孩子的细腻和弯弯绕绕,不温不火,但是看下来也挺有感觉的,喜欢这种风格的可以看看。

盛世娇医

第四回爷身娇肉贵

五年转瞬即过。

宝庆三十七年的夏天,伴随着一声惊雷,悄然而至。

傍晚,天气闷热。

苏州李知府的后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身形婀娜的妇人,迅速钻进马车,此妇人是李知府最宠爱的小妾许氏。

绿衣丫鬟机灵的四下看了看,跳上马车,与车夫耳语几句。

半个时辰后,马车在一处窄巷口停下。丫鬟扶许氏下车,步行了数百米远,两人钻进了一处宅子。

刚入宅子,许氏傻了眼,近十米长的队伍排出了正屋。妇人咬了咬牙,不敢声张,默默的站在了最后。

三更已过,才终于轮到了她。

年轻的伙计笑意盈面,低声道:“这位太太,请跟我来!”

绕过正厅,走过长廊,穿过假山流水,在一间小小的屋子前,伙计止步。

“太太贵姓?”

“姓许。”

“家住何处?”

“柳家巷子口。”

“稍等。”伙计简单问了问,便进去通传。

许氏瞧了瞧四周,灰暗一片,气氛忽然变得诡异,有种让人说不出来的感觉。

绿衣丫鬟似乎也察觉到,一把抓住许氏的胳膊。

“太太,金大夫有请!”

片刻,伙计去而复返。

许氏长吸一口气,推开丫鬟的手,走进了屋子。

屋中布置十分简单,只一桌一椅。

桌子后面,一黑衣人蒙着面纱端坐,深邃的双眸不带一丝感情的看着她。

许氏打了个哆嗦,身形优雅的坐下,轻咳一声,道:“金大夫,我……”

“伸手!”冷清的女声淡淡响起。

“你是女的!”

传说中能将人起死回生的金神医,居然是个女的,而且听声音还很稚嫩。许氏挑眉,一脸的不可置信。

蒙面人抬了抬眸,一言不发,只将三根手指扶在脉上。

“脉相表面看是寒湿带下,月经不调,宫冷不孕。实则……”

“实则如何?”许氏一脸紧张。

蒙面人轻轻一叹,道:“我且问你,你是否有每晚饮燕窝的习惯?”

许氏连连点头:“你如何得知?”

“那燕窝里加了少量水银。日日食用,自然不会有孕。倘若我诊得不错的话,你如今的葵水经量稀少,行经天数渐短,色泽红艳。即便侥幸有孕,孩子也保不住。”

许氏大惊失色,扑通跪倒在地。

“神医,神医,求求你救救我,一定要救救我。”

蒙面人不动声色看着她:“你可知我行医的规矩。”

“知道,知道,替神医做一件事,事成,病好!”许氏打听的很清楚。

“既知道,我便替你开药。三月后,你体内毒去,半年后,必有身孕!”

许氏心头大喜,忙道:“神医要我做什么?”

蒙面人黑亮的眼睛闪过光芒,声音清润如珠。

“李知府的傻儿子与顾府六小姐结亲一事,你让它成不了。”

四更已过。

随着最后一个病人的悄然离去,宅门重重落下,伙计们开始洒扫庭院。

暗夜中,月娘拎着食盒进屋,“小姐,用些清粥吧,累了一晚上了。”

顾青莞早已褪去黑衣,解下面纱,正在烛下对着几张药方拧眉沉思。

被月娘一打断,她索性收起药方,就着几个精致小菜,狼吞虎咽起来。

用了几口,顾青莞似想到了什么,问道:“福伯可有信来?”

月娘摇头:“哪有这么快。北直隶离苏州府这么远,一来一回要个把月。福伯这回是去开分铺,没有个半年,只怕难以回来。”

“是我着急了!”

顾青莞淡淡一笑,清秀绝美的脸上,露出几许恍惚。

一晃五年了。

五年来,她明面上依旧是顾家痴痴傻傻的六小姐,暗下却已经是南直隶远近闻名的神医。庆丰堂稳稳的在南直隶站稳脚跟,日进斗金。

没人知道,这五年她是如何熬过来的,只有自己知道,一步步走得如履薄冰。

月娘见小姐露出这样的表情,便知道她又想到了过去,忙道:“小姐,该回了,一会天就亮了。”

顾青莞扬起嘴角,轻轻“嗯”了一声。

凌晨的街上,空空荡荡。

年轻的车夫稳稳牵着缰绳,马车缓缓而动,只发出细微的声音。

顾青莞把头靠在车壁上,闭目养神。

“小姐,李知府上的亲事,咱们该如何推去才好?”

顾青莞眼睛未睁,笑道:“不出十天,这事便能解决。”

月娘喜道:“小姐,当真?”

“千真万确。”

“小姐是如何做到的?”

“知府最宠爱的小妾许氏,被正室在补品中下了水银。我替她看病,她替我办事,钱货两清。”

顾青莞说得极为轻松,月娘心下却一片清明。

小姐看病不收钱,只让病人替她做一件事。这事或大或小,或易或难,全看病人是谁。小姐能将许氏引来,定是花费了几番心思,颇费了一番周折。

月娘一想到此,秀气的脸上浮上怒色:“小姐,咱们这些年深居简出,逢年过节连个面也不敢露,偏她还惦记上了,一心想把小姐推进火坑,真是好狠的心啊。”

顾青莞知道月娘口中的她,正是父亲的续弦华阳郡主。

她淡淡一笑道:“眼中钉,肉中刺,自然是早点除去的好。”

月娘轻蔑道:“那也得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她的小姐早已今非昔比了。

顾青莞嘴角一勾,换了个姿势。还未等坐稳,马车重重顿了一下,两人撞到了一起。

帘子忽然被掀开,一把长剑横进来。

“下车!”声音低沉浑厚,不带一丝温度。

月娘扑到顾青莞身上,颤声道:“你……你想……干什么?”

“下车,再废话,性命不保。”一张俊脸伸进来,无一丝表情。

月娘忙将斗篷披在小姐身上,像护小鸡一样的护着她。

下了车,四下一看,马车被十来个黑衣人团团围住,赶车的陈平已被人制住,脖子下横着一把明晃晃的刀。

月娘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

陈平原是镖局武师,因替老母治病,求助于小姐。小姐见其武艺高强,遂花钱雇了他。以他的身手,十来个蟊贼不在话下,此时却被人一招制伏,连个警示都未发出,可见对方非同一般。

顾青莞伏在月娘怀里,眼底的余光扫视一圈,目光落在一玄色锦衫人身上。

此人头顶墨玉绾发,脑后墨发轻垂,雕塑一般的五官,剑眉长飞,皓月薄唇,脸上带着一抹痞痞的笑意,手里摇着把折扇,一派富贵公子的模样。

居然是他?

顾青莞心里神一凝,将头深埋进月娘怀里。

月娘只当小姐害怕,抱着她一动不敢动,色厉内荏的瞪着眼睛。

“爷,车来了,小的扶您。”

男子长长一叹,幽幽道:“阿离啊,你竟让爷坐这样的破车,你可知道,爷这辈子坐得最烂的车……”

“比起前十辆,这车已经是……要不,爷再坚持坚持,阿离再去找!”

男子眉头一挑,一双漆黑如墨的凤眸微微眯着。

“算了,爷将就罢,阿离,扶爷上车!”

男子大摇大摆的从月娘跟前走过,擦肩时,忽然头一偏,目光看向怀中之人。

“哟,这谁家的小姑娘,深更半夜的不睡觉,在街上晃荡?来,给爷瞧瞧!”

男子似笑非笑,好整以暇的看着顾青莞。

敢调戏我家小姐,陈平怒意浮面,用力挣扎了两下,却被人死死按住。

月娘心漏一拍,忙转过身,用背遮住那道灼人的视线。

顾青莞不动声色的把荷包拽在手里,心里计算着这里头的份量够不够放倒二十条壮汉。

如果放不倒,是否可以擒贼先擒王。据她所知,此人应该手无缚鸡之力。

不等青莞再想,阿离催促道:“爷,时间不早了,天就快亮了!”

“无趣无趣!”锦衫男子横了青莞一眼,嬉皮笑脸的从怀里掏出一块金子,朝月娘脚下扔去。

“爷身娇肉贵,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啊。”

锦衫男子扔下无头无尾的一句话,被人扶上了马车。

唤作阿离的男子回过头沉声道:“这金子足以买下马车,你们且走吧——放人!”

陈平一听,如闻大赦,挣脱开左右两侧的人,弯腰捡起金子,朝月娘递进个眼色,护送着小姐冲进了夜色中。

顾青莞握紧的手,一点点松了下来,秀眉却蹙得更紧。

阿离上车,嗅了嗅空气中的气味,皱眉道:“爷,这车里有股子药味。”

“什么狗鼻子,爷只闻到了女人身上的香味。把夜明珠拿出来,这车里黑漆抹乌的,爷不喜欢!”

阿离从包袱里取出两个拳头大的夜明珠,车里顿时亮堂了不少。

玄衣男子环视一圈,倒吸一口凉气。

宽敞的马车里,铺着波斯地毯,车壁用锦缎绘花草为背景,花草皆为金叶,宝石花心,巧夺天工。角落里,摆着两只冰盆,白玉镂空鼎中,燃着上好的檀香,袅袅而升。

怪道一上车,便觉得舒坦无比,原来这车外头看着不甚起眼,里头别有洞天啊。如此奢华,只怕连京里王爷的座驾都比不上。

男子两条秀眉拧作一团,凝神听了听,道:“下去看看这车轱辘上套了什么?”

上一篇 2022年10月14日 pm5:20
下一篇 2022年10月14日 pm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