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娇娇沈采薇(沈娇娇谢祁琛谢甜甜)_《沈娇娇谢祁琛谢甜甜》完整版阅读

长篇穿越重生小说《沈娇娇谢祁琛谢甜甜》,男女主角沈娇娇沈采薇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沈娇娇”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大雨瓢泼,寒风呼啸沈娇娇抱着双臂,瑟瑟发抖地躲在昏暗的墙角破庙漏风,身上的衣服又湿漉漉的,即便她穿的这具身体一身的肥膘,却也无法抵挡这刺骨的寒风沈娇娇欲哭无泪的望天,老天爷啊!如果我有罪,请用法律惩罚我,为什么要让我穿越啊!…

小说:沈娇娇谢祁琛谢甜甜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沈娇娇

角色:沈娇娇沈采薇

大雨瓢泼,寒风呼啸。沈娇娇抱着双臂,瑟瑟发抖地躲在昏暗的墙角。破庙漏风,身上的衣服又湿漉漉的,即便她穿的这具身体一身的肥膘,却也无法抵挡这刺骨的寒风。沈娇娇欲哭无泪的望天,老天爷啊!如果我有罪,请用法律惩罚我,为什么要让我穿越啊!对的,她穿越了。她原本是个普普通通的小白领,一直在大都市里打拼,因为厌倦了996,学网红回家乡创业,卖掉所有家当还倒欠银行上百万,终于在山沟沟里修了一栋小别墅,另租了上百亩田地,弄了一个乡村农家乐

评论专区

我靠宠妃系统当了秦始皇的国师:非传统意义的“攻略”,我好爱看女主装逼哈哈哈哈,又尬又爽,打发时间可看

邪影本纪:当年阅读的神书,曾经奉为神书,现在再返过头看,第一章毒发身亡,按情怀给3星吧

食人魔的美食盒:现在才发现是黑籍写的,从此一生黑啊,开头还不错,后面陌生的力量体系陌生的世界观,各种虐主,我全忍了,但是你把一个好好的食人魔变人还是伪娘是什么鬼,没有食人魔这书和路边的垃圾有什么区别

沈娇娇谢祁琛谢甜甜

沈娇娇谢祁琛谢甜甜第1章  

大雨瓢泼,寒风呼啸。
沈娇娇抱着双臂,瑟瑟发抖地躲在昏暗的墙角。
破庙漏风,身上的衣服又湿漉漉的,即便她穿的这具身体一身的肥膘,却也无法抵挡这刺骨的寒风。
沈娇娇欲哭无泪的望天,老天爷啊!
如果我有罪,请用法律惩罚我,为什么要让我穿越啊!
对的,她穿越了。
她原本是个普普通通的小白领,一直在大都市里打拼,因为厌倦了996,学网红回家乡创业,卖掉所有家当还倒欠银行上百万,终于在山沟沟里修了一栋小别墅,另租了上百亩田地,弄了一个乡村农家乐。
但没想到好不容易把房子建好,果园种好,农家乐终于可以开业了,她穿越了,穿成了大周王朝安阳伯嫡女。
原主虎背熊腰,一脸横肉,长得像只大黑熊,却眼馋京城里最俊俏的小郎君——定北侯府的小世子谢阑深,靠着下三滥的手段搞大了自己肚子,挟孕肚嫁入定北侯府,成了人人羡慕的世子妃。
笔趣阁789但好景不长,原主嫁入王府第三年,定北侯府就因与三皇子勾结,意图谋反,全都被下了大狱。
如今她正接替原主,在流放的路上。
真是倒霉啊!
世子妃的风光她没享受到,俊俏的小郎君她也没有睡到,却继承了这两百多斤的大肥膘,受这流放的苦,还要替她养那三个病殃殃的孩子。
啊啊啊啊!



沈娇娇脑子里发出一阵土拨鼠般的尖叫。
不知道她现在找面墙撞死,能穿回去吗?
这不科学啊!
她不过是整理库房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头在墙上撞了一下而已,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就穿越了呢?
她山庄里采购了满满一库房的东西,就等着开业了,还有她的果园,那么一大片的果园,都是最最优良的品种,特别是葡萄,是市场上最贵的金手指,她请了好几个专家过来指导,眼看着就要成熟了,她居然穿越了。
她的全部身家,她辛苦了那么久的成果,就这样没了?
正在她打算忍着疼寻一面墙撞头的时候,破庙里响起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还当自己是世子妃,等着人伺候呢?
阑深腿伤没好,尚且拖着伤去做饭,安哥儿一个八岁稚童,也知道去山上拾柴生火,你一个快三百斤的大人,坐在这儿躲懒,好意思吗?”
说话的是她的堂姐沈采薇。
两人从小就不和,原主使手段嫁给了她的心上人后,沈采薇更是恨她入骨,在原主嫁给谢阑深的第二年,不顾家人的阻拦,毅然决然地嫁给了谢阑深的三叔当继室。
自此之后,见到原主就爱以长辈的身份找她麻烦。
沈娇娇暂时放下撞柱子的心思,打起精神应对道:“三伯母要没事就多关心关心三叔,别一天到晚盯着侄儿侄媳妇房里这点事,就算整个侯府都被贬为了庶民,那也是知礼义廉耻的人家。”
这一声三伯母,叫得沈采薇脸色都变了。
她爱用长辈的身份打压沈娇娇,找沈娇娇的麻烦,但是她最讨厌的也是三伯母这个身份。
偏偏沈娇娇还话里话外讽刺他觊觎侄子,不知礼义廉耻,沈采薇差点没给气死。
她咬着牙缝道:“晚辈太不成器,我这个当长辈的少不得要多费心管一管。”
“我怎么样自有婆母管束,用不着你一个继室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沈娇娇原本说的很有气势,可惜,空气中突然漫起一股烧鸡的香味,她的脚几乎不能自控地朝着发出香气的地方走去。
这是原主的本能反应。
她除了生得又黑又胖之外,还有个外人不知道的毛病,那就是每当饥饿的时候,她的身体里就仿佛住着一头凶兽,控制着她的神经,让她不管不顾地发疯发狂,将所有能吃的都抓过来通通塞进肚子里。
不过以前在京城,不管是在安阳伯府,还是定北侯府,都不缺吃喝,所以她这个毛病也很少爆发。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定北侯府因为造反被贬为庶人,全家都要流放岭南。
而原主的娘家安阳伯府,也因此遭受牵连,降爵贬官,只能夹着尾巴做人,并不敢偷偷接济她。
流放每天必须走几十里路不说,吃的东西也都是勉强能饱腹的粗粮,原主食量大,那么一点粗粮,哪里够她吃。
所以这一路上,因为控制不住身体的本能反应,原主好几次去官兵手里抢吃食,给原本就处境艰难的谢家人又惹了不少的麻烦,婆家人也越发地嫌弃厌恶她。
而眼下,她正被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控制着。
沈娇娇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她惊慌极了,她心里明白,这样是不对的,不能这样做,但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控制不住想要疯狂大吃的**,这感觉实在是糟糕至极。
正在她快要走近官兵处的时候,一双修长有力的手拽住了她,大力地拖着她往边上走。
是原主使手段睡来的夫君,曾经的定北侯世子谢阑深。
他受了很重的伤,伤还没好就随着家人一起流放,此刻走起路来有些跛足,手腕脚踝处也都被手铐脚镣磨破了皮,浸着血渍,但他眼神漠然又冷硬,仿佛完全感觉不到疼,只大力地拉着沈娇娇往谢家歇脚的角落里走。
“给!
饿了就吃!”
谢阑深把吊锅子里的米粥倒出来,递给沈娇娇道。
“阑深!”
谢老夫人不赞同地呵斥道:“不可惯着她。”
这锅子是谢老夫人用贴身的银票,跟官差换的。
为的就是能在歇脚的时候,熬点米粥给几个孩子补身子。
虽说皇上念在谢家几代人镇守边疆的功劳上,免除了妇女儿童的手铐脚镣之苦,但孩童哪里受得了流放之苦。
更何况原主生的几个孩子因为是三胞胎,又早产的关系,身体本就弱,以前在京城天天灵药滋补着,还勉强能过得去,但一流放,身体立马就垮了。
谢阑深费了不少的工夫,好不容易换来一点粳米,是为了给三个孩子补身子的。
谢老夫人自个都没舍得吃,见孙儿将米粥给沈娇娇喝,顿时震怒不已。
“曾祖母,就给娘吃吧!
我们不饿!”
这时候,三个孩子却异口同声道。

上一篇 2022年10月15日 am6:31
下一篇 2022年10月15日 am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