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犬大少娇宠妻》苏暮予宋尧_忠犬大少娇宠妻完结版阅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忠犬大少娇宠妻》非常感兴趣,作者“三立里”侧重讲述了主人公苏暮予宋尧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一场离奇的焚身案件,牵扯出来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初来乍到的宋尧,一下子名声大振,

小说:忠犬大少娇宠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三立里

角色:苏暮予宋尧

《忠犬大少娇宠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三立里”。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人生如若初相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农历六月初八冲虎忌南宜嫁娶“今个儿咱们京都最大的喜事莫过于,首富苏亦涛的嫡女苏暮予和镇北大将军裴旻成婚,这苏大小姐的身份大家伙儿都应该知道吧,娘亲是当朝的大长公主,那可是当今圣上的亲长姐,她的女儿出嫁这红妆十里凤冠霞帔就不用说了,当今太傅崔尤溪崔大人都自荐来主婚,圣上还有太后一早都便将贺礼送到将军府上了,皇后更是派来二殿下替她前往裴府贺喜,今天的裴府那可是宾客如云觥筹交错热闹非凡啊!”当说书先生将那醒木重重的往桌上一拍,便有四五个孩童围了上去,七嘴八舌的问道:“先生、先生,之后呢,之后怎么样了?”孩童用那稚嫩的嗓音焦急的问着,只见说书先生微微一笑,手指向远方的街口说道:“欲知后事如何,我们且瞧那边儿……”白色的骏马头上披带着火红的绸缎,马上男人身穿红底金边的婚袍,温文尔雅玉树临风引得周围人群一阵骚动,那几个孩子也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其中一个孩子呆呆的念叨着:“大将军生得好好看……”而这边还没等那孩子感叹完,只见那骏马的身后便跟着十几名身穿红衣的壮汉,壮汉们正抬着一顶大大的花轿,花轿体型庞大做工十分精美。说书先生见到花轿后便合起扇了子感叹了一声:“好”这时在说书先生身旁站着的一位身着素衣女子见状问道:“这位老先生,接亲队伍已经过半,您为何方才,才叫得一声好?”只见说书先生微微一笑说道:“这自古轿子就有品阶之分,我们长见的只有二人抬的和八人抬的,寻常百姓成婚大多是二人抬的喜轿,大富大贵之家也只顶多是四人抬的,记得前些年景阳公主成婚那喜轿也只不过是八人抬的,如今我们这位苏大小姐居然用这十六人的大喜轿子出嫁,真的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世间少有!世间少有啊!”众人听完说书先生的讲解纷纷点头附和。伴随着众人的目光花轿落地,裴旻一跃而下来到了轿门口,喜婆笑脸相迎朝他说道:“请新姑爷踢轿门。”说着裴旻便朝轿门轻轻的踢了一脚,而这时坐在里面的苏暮予也回了一脚,随后喜婆便将丫鬟手中的锁接过,将它递到了裴旻的手中,随即大声喊道:“示天”……

评论专区

我意逍遥:——已完本——现代修真,走少见的不套路不打脸路线。优点:真正写出了修行者的逍遥和淡然。毒点:主角拖家带口修炼,作者坑过好几次,所以前后文风变化略大(划重点,这本书是07年的!07年的!。

大清巨鳄:最好的机会就是趁英军来袭的时候,直接干死满清。不过作者是大大的忠臣,自然会保我大清江山万万年。

房产大玩家:呕,标记作者

忠犬大少娇宠妻

第1章 婚礼暴毙

人生如若初相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农历六月初八冲虎忌南宜嫁娶 “今个儿咱们京都最大的喜事莫过于,首富苏亦涛的嫡女苏暮予和镇北大将军裴旻成婚,这苏大小姐的身份大家伙儿都应该知道吧,娘亲是当朝的大长公主,那可是当今圣上的亲长姐,她的女儿出嫁这红妆十里凤冠霞帔就不用说了,当今太傅崔尤溪崔大人都自荐来主婚,圣上还有太后一早都便将贺礼送到将军府上了,皇后更是派来二殿下替她前往裴府贺喜,今天的裴府那可是宾客如云觥筹交错热闹非凡啊!”
当说书先生将那醒木重重的往桌上一拍,便有四五个孩童围了上去,七嘴八舌的问道:“先生、先生,之后呢,之后怎么样了?”
孩童用那稚嫩的嗓音焦急的问着,只见说书先生微微一笑,手指向远方的街口说道:“欲知后事如何,我们且瞧那边儿……” 白色的骏马头上披带着火红的绸缎,马上男人身穿红底金边的婚袍,温文尔雅玉树临风引得周围人群一阵骚动,那几个孩子也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其中一个孩子呆呆的念叨着:“大将军生得好好看……” 而这边还没等那孩子感叹完,只见那骏马的身后便跟着十几名身穿红衣的壮汉,壮汉们正抬着一顶大大的花轿,花轿体型庞大做工十分精美。
说书先生见到花轿后便合起扇了子感叹了一声:“好” 这时在说书先生身旁站着的一位身着素衣女子见状问道:“这位老先生,接亲队伍已经过半,您为何方才,才叫得一声好?”
只见说书先生微微一笑说道:“这自古轿子就有品阶之分,我们长见的只有二人抬的和八人抬的,寻常百姓成婚大多是二人抬的喜轿,大富大贵之家也只顶多是四人抬的,记得前些年景阳公主成婚那喜轿也只不过是八人抬的,如今我们这位苏大小姐居然用这十六人的大喜轿子出嫁,真的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世间少有!
世间少有啊!”
众人听完说书先生的讲解纷纷点头附和。
伴随着众人的目光花轿落地,裴旻一跃而下来到了轿门口,喜婆笑脸相迎朝他说道:“请新姑爷踢轿门。”
说着裴旻便朝轿门轻轻的踢了一脚,而这时坐在里面的苏暮予也回了一脚,随后喜婆便将丫鬟手中的锁接过,将它递到了裴旻的手中,随即大声喊道:“示天”。
说完裴旻便将金锁举过头顶向天明示,喜婆便将苏暮予从轿中扶出来,待苏暮予跨过火盆后,便扶着她入了府。
众人见新娘新郎已经入府,热闹没得看了也都自觉散去,此时一个女子正兴高采烈的拉着一个男子从巷子中跑了出来,等到了街上见人都四散离去,那女人一脸不悦的撅着嘴看着男人说道:“你看你,都是因为你磨磨唧唧的,害的我都没瞧见裴大将军和苏大小姐。”
男子一脸不耐烦的说道:“人家成婚,你凑什么热闹,再说了人还不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有什么可看的。”
女子大声辩解道:“怎么不好看了,人家都说了裴大将军和苏大小姐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再世的牛郎和织女呢!
旁人都说裴将军与其他将军不同,他可是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公子,苏大小姐更是人中龙凤,不光出身高贵,长相也是不俗,这琴棋书画更是样样精通。
哎,这么好的一个见偶像的机会,就被你给糟蹋了。”
“牛郎织女?
那不就成了仙人永别一年可见一回了嘛。”
“呸呸呸,你个乌鸦嘴。
人家今天成婚,你说什么呢?”
见女子被气的说不出来话,男子连忙说道:“好了好了,哥哥不逗你就是了。
走,带你去醉云轩吃茶糕。”
女子一听去醉云轩便一扫刚刚的阴沉,连忙环上男人的臂弯嬉笑着说道:“那还等什么,我们快走吧。”
说完便拉着男人一溜烟的往东跑了,而就在那两人离开后不就,裴府里面便传出了惊恐的叫声,一声接着一声。
皇家之事从古至今都是不准平民百姓议论的,可苏暮予是谁?
长公主与首富之女,说白了也就是个搭边的皇亲,虽然这身后的背景大,可终归不是个正了八经的皇亲贵族,没封侯没爵位,就算是被人议论也不算是触碰王法。
这六月初八那天的婚礼声势浩大,京师内外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今裴大将军在新婚当日突然暴毙而亡,俗话说的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现如今怕是连其他国的人都知道了,更何况是身处京师的百姓。
苏暮予自成婚那天便成了京师百姓们在茶余饭后的谈资,克夫、不合到最后的有意下毒、谋害亲夫、可怕的是连天谴居然都出来了,自是什么难听说什么。
苏暮予的娘亲是当朝的大长公主,文帝的姐姐,当年文帝发动政变,苏暮予的娘亲可是没少支持,为此还嫁给了当时担任户部侍郎的首富之子苏亦涛,为的就是可以得到苏家在财力上的支持。
而文帝在登基后,对他的这位姐姐也可谓是敬爱有加,这爱屋及乌相比于自己的那几个孩子,文帝似乎更加的疼爱自己的这个侄女,当他收到了裴旻在成婚当日突然暴毙的消息后,虽然痛心疾首损失一员大将,但与此同时便立刻差人去拟了诏书,即日便宣布苏暮予与裴旻的婚事作废,可如此却依旧还是没有挡住外界的流言蜚语。
农历六月十二冲马忌北忌出行 婚礼三天后,这天一大早长公主李淑云便乘马车进了宫,她并没有直接去找文帝,而是去了太后那边。
太后并不是文帝和长公主的亲生母亲,文帝的母亲在他三岁时便离世,于是文帝便交由当时还是淑妃的太后抚养。
长公主的生母是元皇后,这元皇后也是个可怜之人,在被打入冷宫后才发觉自己怀有身孕,长公主便是在冷宫出生,这一出生元皇后就撒手人寰了,留下了还在襁褓中的长公主,先太后不忍心便将她交与淑妃抚养。
长公主自幼在淑妃身边长大,这脾气秉性也是随了淑妃,而这淑妃膝下也是一直无所出,于是便对这个意外而来的女儿更是疼爱有加。
日上三竿,皇太后才缓缓睁开了眼,原本打算翻个身再小憩一会的她,恍惚间好像看到床榻旁跪着一个人,吓得她急忙睁开眼睛起身查看,而在看到是李淑云后,她才放下了心,见李淑云愁眉苦脸的跪在榻旁,便也知道她要做些什么,于是太后便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你这是作甚?
哭哭啼啼的,哀家可还没死呢!”
“母后”李淑云带着哭腔喊道 太后招了招手差人将李淑云扶起,她倚在床榻旁看着李淑云说道:“一早便进宫,定是没什么好事,快些说来,我听完也好休息。”
“母后,你可要为儿臣做主啊,如今这全国上下一直在议论着予儿的婚事,说予儿克夫,我这当娘的心里……” “别说那些没用的,有话直说。”
见太后看穿了自己的心思,李淑云便开门见山的说道:“母后,自西陵建国以来便有规定,凡黎民百姓者不得议论官家之事,你可记得。”
太后点了点头:“嗯,我记得。”
“母后,儿臣可就只有予儿这一个孩子啊,如今予儿落人非议,我这心中悲痛不已,思虑已久每每夜深人静之时,儿臣都难以入眠。
今日,儿臣恳请母后赏予儿一个身份,也算是解了我这心病,可否?”
太后听完之后不禁叹了一口气,她低头思索了许久后才开口说道:“你来帮她要了这身份,你可要想好,一旦若成了,她可便不再像如今这么自由了,再者皇室宗亲里的姑娘们,选夫的规矩你也是知道的,苏亦涛为何辞官,你比我更了解,今天这身份你是要去了,倘若明日事情过了你再还我,那可不行。”
“母后……” “淑云,你也老大不小了,别再依着自己的性子,当年你为了席文牺牲了你自己,可是这么多年他弥补给你的也是只多不少,不要恃宠而骄,再怎么说他如今也是个皇帝,不要让他难为情,你自己也是如此。”
“儿臣知道,所以今日儿臣并没有去乾清宫找阿弟,而是直接来找了您,儿臣也明白您的意思……” “嗯,哀家身子乏了,就不留你吃早饭了,你且回吧,赶明儿带着予儿一同入宫,我听说宜妃要办个赏花宴,来的全都是些贵族世家的公子,届时咱们再为予儿择个夫婿。”
太后的话音刚落,便听长公主李淑云开口说道:“母后,您还是给予儿个身份吧!”
苏暮予自那日婚后便回到苏家居住,毕竟还未拜堂行礼,礼未成这婚事自然也就不能算数。
最近几日她虽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这外界的一些流言蜚语她还是知道的,原本是不想去理会太多,可是母亲似乎格外看重她的名声,今日一早便急忙进了皇宫,她这一走不要紧,父亲便一直坐立不安,带着小厮还有管家在大门口来来回回走了好几个时辰,才盼回了母亲的马车。
苏暮予知道母亲这次定不会空手而归,果不其然李淑云身后便跟着太后身边的大红人刘安刘公公,而这次刘公公此行的目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宣读太后懿旨。
“奉太后懿旨苏家嫡女苏暮予 才思敏捷 蕙质兰心接待番邦使臣有功特封苏暮予为长乐郡主位同亲王郡主之尊钦此” 待刘安催促了好几遍,苏暮予才接过圣旨,见苏暮予脸上不带半点喜悦之色,刘安便开口说道:“来时太后她老人让我给郡主捎句话,说事已至此你便受了吧,万不可再掀什么风浪,否则到时,谁也保不了你。”
苏暮予看向刘安说道:“连太后她老人家也觉得,这件事,是我做的?”
刘安笑了笑说:“这真真假假,谁又能分的清楚,太后年岁以高,有些浑水,她趟不得了。”
“好,那也劳烦刘公公帮我给太后带一句话,三日之后我定为自己洗刷冤屈。”
 

上一篇 2022年10月15日 pm2:20
下一篇 2022年10月15日 pm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