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江林江)上古神医_《上古神医》全集阅读

完整版奇幻玄幻小说《上古神医》,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林江林江,由作者“土豆不是秃头”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林江从小到大都是别家人口中的好孩子,成绩优异,品德优秀,本是前途一片光明的他,竟

小说:上古神医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土豆不是秃头

角色:林江林江

小说《上古神医》是由“土豆不是秃头”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南和市第一人民医院。“哐当”一声,一只形状怪异,肌肉萎缩的胳膊从消防门后出现,闯入人们的视野,随之而来的还有残缺的下肢。林江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将半掩的门抵开,吃力地想将收取医疗垃圾的小推车从那点门缝中塞进来,却不知怎么回事,今天门好像在故意和他作对一般。因为用力导致他布满伤疤的脸,格外狰狞和丑陋。坐在长椅上等待问诊的小孩,吓得直往妈妈怀里钻,叫着:“妈妈,妈妈,怪物……”林江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反应,心里也难免低落,只能,陪笑着道歉……

评论专区

和巫妖同僚的学术聚会:不错,很有想象力的奇幻小说

永归不朽:DND类 封神 粮草 周刊到月刊 不定

前女友黑化日常:更新有一点慢,不过感觉快完结了,可以追,男主被虐的很爽!女主性格不拖拉,每个世界都有修罗场!!!

上古神医

第1章 残废

南和市第一人民医院。
“哐当”一声,一只形状怪异,肌肉萎缩的胳膊从消防门后出现,闯入人们的视野,随之而来的还有残缺的下肢。
林江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将半掩的门抵开,吃力地想将收取医疗垃圾的小推车从那点门缝中塞进来,却不知怎么回事,今天门好像在故意和他作对一般。
因为用力导致他布满伤疤的脸,格外狰狞和丑陋。
坐在长椅上等待问诊的小孩,吓得直往妈妈怀里钻,叫着:“妈妈,妈妈,怪物……” 林江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反应,心里也难免低落,只能,陪笑着道歉。
他原本是南和第一人民医院的一位青年医师,大学毕业后,在导师的推荐下进入这所全国文明的医院实习。
虽然没什么背景,但通过自己的勤奋,以出色的实习成绩,顺利留在了本院。
就在他事业蒸蒸日上,眼看着前途一片光明的时刻,生活偏偏跟他开了如此大的一个玩笑。
一场车祸,几乎要了他的命。
在本院同事的努力下,林江虽然没死,但全毁的容貌,和残缺的四肢,让他与废人无异。
如果不是母亲跪在医院门口苦苦求了三天三夜,他也不会留在南和当一名护工。
所以即便是会面对病人辱骂,同事的嘲笑,他也只能也咬着牙干下去。
林江想尽快离开众目睽睽的环境,偏偏那不争气的推车偏偏卡住了。
“哎?
怎么回事?
你一直在这多影响医院形象啊。”
从科室出来的医生,毫不留情的冲他斥责道。
“对……对不起,医生,车卡住了,我马上走。”
话音未落,一名年轻的女医生上前,打开那扇抵住他肩膀的门,好让他能去挪动卡主的垃圾车。
林江仰头看了眼正冲他微笑的女医生,当年和他同一批进入医院实习,如今已经成为主治医师唐灿。
印象里她是个冰山美人,对事严肃,对人更是冷漠。
倒是他出事以后,唐灿每次见到自己都客客气气的,说话也很温和。
“林医生,你没事吧?”
林江没回答,忙低下头。
如果他没有遭遇这一切,明明他也可以…… 目光落在了唐灿“主治医师”的胸牌上,当年他的成绩,让多少医学生跟在自己后面转悠,他始终忘不了那些羡慕他的眼神。
而如今,倒换成他羡慕别人了。
不过盯了短短的几秒,一名新来的实习医生就上前猛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往哪看呢?
能不能规矩点。”
这个臭残废怎么可以明目张胆的揩他女神的油,太过分了。
关键女神居然不生气,平日里骂他都是毫不客气。
“你干嘛?
给林医生道歉!”
唐灿生气地说。
“灿灿,你没看到他刚才盯你哪的嘛?”
“请叫我唐医生。”
实习医生见唐灿是真的生气了,赶紧换上讨好地笑容,连叫了几声“唐老师”。
就在这功夫,林江已经弄好了垃圾车,低着头迅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唐灿的目光始终落在那个佝偻的背影上,轻轻地叹了口气。
林江一直是个谨慎又细致的人,每一次开车之前都会检查车况,但车祸那天,如果不是撞见了刘主任和院长夫人的**,他本不该那么慌乱地就离开医院,更不会出这么大的事。
幸好还有他深爱的女友姚娜娜,虽然在车祸后,她一次都没来探望过自己。
至少她没有落井下石,来跟自己提分手。
这些年,林江之所以能忍辱负重的在南和干下去,就是想着早点攒够彩礼钱,去向心爱的娜娜求婚。
正陷入回忆中的林江,突然在走廊拐角处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姚娜娜?
他愣了一下,几乎本能的跟了上去。
这个点来南和,难道是接他下班的吗?
正当他想上去看了究竟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从他旁边略过,径直走到姚娜娜身边,毫不顾忌地捏了一把。
“哎呀,讨厌,这么多人呢。”
姚娜娜娇嗔地推了他一下,却没有真的使劲。
林江看着男的,顿时怒火中烧。
陈永基是当年在医学院里最出名的富二代,仗着是北协院长的二公子,出尽了风头。
推荐名额也好,奖学金表彰也好,进入北协实习也好,林江靠拼尽全力,偏偏这个人不需吹灰之力。
当年他对姚娜娜也是死缠烂打,如今竟然勾搭在了一起。
林江拖着那条跛腿,费劲地跟在两人身后,眼见着他们进入了会议室。
刚走到门前,就听里面发出一阵嬉闹,姚娜娜还是那般娇嗔,似乎带着断断续续的喘息。
“别闹,一会刘主任该来了。”
“来了更好,有人看着岂不是更刺激?”
“你讨厌……” 林江捏紧拳头,头上青筋暴起,猛地撞开了会议室的大门,这动静确实把正在亲热的两人吓了一大跳。
正伏在姚娜娜身上的陈永基转头看着林江,打量了半天,突然嗤笑起来。
“哎哟卧槽,这不是残废医师林江吗?
怎么,这南和什么时候成福利院了?”
姚娜娜也跟着笑了起来,丝毫没把林江放在眼里,取而代之的是那种鄙夷和嫌弃。
“姚娜娜!
你怎么跟他在一起?”
“我为什么不能跟他在一起?”
姚娜娜嫌恶瞥了眼林江,继续说,“天啊,你不会以为,我没跟你分手,就是还爱着你吧?”
林江被这话噎住了,半天没吱声。
“这傻子还真以为你在等他呢。”
会议室里嘲笑的声音逐渐变大。
“林江,你怎么不用脑袋想想,就算是当年,你也是个要钱没钱要权没权的穷医学生。
没关系,你想转正简直做梦。
还好我有我家基哥,现在我已经是北协的正式医生了。
至于你,你还是好好扫你的厕所去吧!”
“你……你们……”林江气的胸口一阵剧痛,“你是不是早就和他勾搭在一起了?”
“明知故问。”
姚娜娜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然后从包包里一顿乱翻,掏出一个成色尚佳的翡翠手镯,朝林江扔去。
“这个破玩意,还给你。”
那只翡翠手镯是老妈的嫁妆,当年毕业的时候,他就送给了姚娜娜。
原以为一眼万年,现在全都成了笑话。
他弯下身,心疼的将那镯子的碎片一一捡起,紧握在手心。
“林江,你还真是蠢得可怜。
你不知道,当年你通宵半个月给娜娜赶出来的论文,最后署名是我吧?”
林江不可置信的望向林永基,所以他呕心沥血的论文竟然成了林永基的成果?
要知道,当年如果他愿意,是可以靠这篇论文在专业领域打响名号的。
“林江,人要学会认命。
还有,告诉你那个难缠的妈,再让我看见她骚扰娜娜一次,我会让她好看。”
林江愣住,所以这些年,他妈一直没放弃寻找姚娜娜,难道他妈早就发现了什么?
林江怒吼:“你们对我妈做了什么?”
就连陈永基也不解地看了眼姚娜娜,她慌忙解释道:“记住,你出车祸,都是自己作的。”
“我自己作的?”
当年那场车祸明明是个意外。
陈永基狠狠地瞪了眼姚娜娜,心里骂了句蠢女人,然后一把将她推开,走到林江面前。
林江捏紧拳头,刚想往陈永基脸上送,就被他一拳打倒在地。
“赶紧给老子滚,别在这里碍眼。”
林江眼冒金星,口鼻出血。
“车祸是我自己作的?”
他口中喃喃道,所以当年的事情根本不是一个意外。
“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当年还想处处压我一头?”
陈永基眼看着林江要爬起来,上去又是一脚。
这一脚不偏不倚,刚刚好踢在林江的胸口,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你现在就是个废物,你拿什么跟我争。”
姚娜娜眼看着事情不对,慌忙拉住陈永基。
“永基你冷静点!
要出人命了!”
“当年就该彻底弄死他……”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远,林江躺在黏糊糊的血里,只感觉身上的痛觉在逐渐消失,人也开始往黑暗里沉下去。
谁也没有注意到,林江手里攥紧的镯子,突然泛起一抹神秘的绿色光晕……  

上一篇 2022年10月15日 pm4:21
下一篇 2022年10月15日 pm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