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又和权臣撒娇了)陆妙微陆寒予全集免费阅读_陆妙微陆寒予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贵女又和权臣撒娇了,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小六乖乖”,主要人物有陆妙微陆寒予,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前世的陆妙微被渣男恶女蒙蔽双眼,不仅和他们混在一起,失去一切,最终还沦落到凄惨死

小说:贵女又和权臣撒娇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小六乖乖

角色:陆妙微陆寒予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贵女又和权臣撒娇了》,它的作者是“小六乖乖”。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乱葬岗上尸横遍野,恶臭熏天。一辆灰扑扑的马车呼啸而来,赶车的两个小厮脸上带着面巾都挡不住这一阵阵让人反胃的尸臭味儿,恶心的叫人直皱眉。两人手脚麻利的将车上的一个草席子卷起来的尸身给扔了下来。“成了,走走走!摊上这么个差事可真是晦气。”“谁让咱两脑子蠢,没给那新来的管事刘妈妈塞红包,人家可是新夫人带来的心腹,你不孝敬,有的是苦头你吃……

评论专区

向师祖献上咸鱼:【已完结】咸鱼女主特别的真实不做作了哈哈哈,躺着躺着自己莫名其妙就成为百人女团里第一个成功靠近了师祖的人,推下~

纸人成道:小说想写出人心险恶,妖魔可怖,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写出来的东西因为文笔和情节安排显得不伦不类,老套而俗不可耐,干干巴巴,令人没有看下去的**

[综]繁衍计划:女主不走心只走♂肾的苏文,很喜欢

贵女又和权臣撒娇了

第1章

乱葬岗上尸横遍野,恶臭熏天。
一辆灰扑扑的马车呼啸而来,赶车的两个小厮脸上带着面巾都挡不住这一阵阵让人反胃的尸臭味儿,恶心的叫人直皱眉。
两人手脚麻利的将车上的一个草席子卷起来的尸身给扔了下来。
“成了,走走走!
摊上这么个差事可真是晦气。”
“谁让咱两脑子蠢,没给那新来的管事刘妈妈塞红包,人家可是新夫人带来的心腹,你不孝敬,有的是苦头你吃。”
“今日新夫人进门儿,咱这位旧的也总算是熬死了,不然这场面还不知道多尴尬啊哈哈。”
两人一边爬上车,一边调侃了起来。
“呵,你还真当这是巧合呢?
新夫人进门的日子是早早的就定了的,这位的死期,也是早早的就定了的。”
一个小厮压低了声音道。
另个小厮面色微变,自然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爬上了车,低头看了一眼那个躺在乱葬岗的草席子,叹了一声:“她也是个苦命人。”
不过,他们能给的同情,也只是一声叹息而已。
两人不再久留,一抽马鞭,便驾着马车飞快的跑了。
尸山堆里,那卷草席子被大风一吹,包裹起来的草席被吹开。
里头安静的躺着一个面白如纸的女人。
她衣衫陈旧单薄,发丝凌乱,却依然可看得出那精致的容颜。
冻裂开的粗糙十指动了动,混沌的意识让她有些茫然。
她是已经死了,还是快死了呢?
忽而,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
撑着沉重的眼皮子,她隐约能看到,一个男人骑着快马,衣袂翻飞。
她如今落得这样的境地,还有谁会来给她送这最后一程?
马儿在她身边停下,随后,她便被带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真暖和,好久好久,没有这样暖和了。
“对不起,是我来晚了。”
陆妙微心下一惊,是他?
陆寒予,她名义上的小叔。
因为只是陆家老太爷收养的义子,陆家上下没有一个人正眼瞧他。
她陆妙微,更是把他视为出气的眼中钉肉中刺,肆意刁难折磨。
后来陆家败落,却也只有他,科举登科,官途顺遂,在朝堂上翻云覆雨玩弄权势,成了无人敢惹的权臣大人。
可她不曾想到,如今这黄泉路上,唯一来送她的人,却是他。
她以为,他会恨她的,正如他恨陆家那样。
果然人到快死的时候,才能明白谁真谁假,谁好谁坏。
陆妙微眼眶有些**,若是重来一世,她一定待不会重蹈覆辙,落到如此下场。
她已经没有力气了,气息越来越弱,意识也渐渐混沌了,她甚至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可能,真的快死了。
“妙微,我带你回家。”
随后,便感觉到一个温热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小心翼翼的,如同羽毛一般。
陆妙微只感觉浑身一僵。
但她已经来不及多想,意识便彻底涣散,这一世,她一步错步步错,终究是落下太多遗憾了。
—— “姑娘,姑娘,快别睡了,要去给祖母请安了。”
她在被窝里翻了个身,嗯,真舒服呀,她好些年,没有盖过这么温暖的蚕丝被了。
蚕丝被?
常遇春就算舍得给她用这么好的被子也没这个本钱吧?
陆妙微猛的睁开眼,入目便是天青色的床幔,上面还挂着金丝勾成的流苏铃铛,屋内的陈设都极尽奢侈,连桌上的茶盏都是上好的玉盏。
一个圆圆的脸凑到了她的眼前,小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姑娘?
是不是梦魇了?”
珍珠?
她最忠心的小丫鬟,从小跟着她一起长大,她还活着,还没有被毒哑,还没有惨死在那些人的刀下。
她摸着细软的蚕丝被,怔怔的出了神,她真的,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
“现在什么时候?”
珍珠皱着眉道:“现在?
天启九年呀,姑娘是不是睡糊涂了,怎么问些奇奇怪怪的话。”
天启九年,真好,她还没有和常遇春成亲,她还有祖母还有父亲。
“姐姐怎么还在睡呀?
怕是又赖床了不是?”
这时,一个明艳的少女走进来,脸上还堆着几分讨好的笑。
陆妙微看着她的眸光闪过一瞬的冰冷,却又立即恢复了平静:“你怎么来了?”
陆梨雨却没有察觉到陆妙微的情绪变化,毕竟如今的陆梨雨,还太小,她只当陆妙微又是起床气犯了,不开心。
陆梨雨堆着笑,拉着她起来梳妆:“姐姐快别睡了,我亲自来伺候姐姐梳妆可好?
可不能耽误了给祖母请安才是。”
陆梨雨嘴上这么说着,却也只是把她拉起来坐下,然后冲着一边的丫鬟们使了个眼色,让丫鬟们来伺候她梳洗。
陆梨雨就是这样,嘴上表现的比谁都恭敬,比谁都做小伏低的,可行动上却从来不做任何表示。
偏这副嘴脸还把陆妙微哄得团团转,真以为自己这个庶妹是真心实意的匍匐在她脚下的。
“姐姐,你可别忘了,咱今天最重要的事,得跟祖母说明你不想要赵家那门亲,不然,这亲事真的订下了,你跟遇春哥哥可就再也不能在一起了!”
陆梨雨凑在她耳边,小声的说着。
陆妙微挑了挑眉,她说呢,这陆梨雨今日这么殷勤,原来是为了提醒她这事儿。
前世家里是准备给她订下赵家的亲事的,赵家是皇商,家里富的流油,和他们陆家也算是门当户对的,赵家二公子虽说有些任性,却也算是人品端方,全家都很满意。
除了陆妙微。
她听信了陆梨雨母女两个的话,认为赵家二公子是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而且家里只是为了和赵家联姻谋取利益,根本没有在意她的幸福。
而且在此之前,陆梨雨还早就故意撮合自己的表哥常遇春和她私下相见,把那穷酸表哥吹的天上有地下无的。
最后陆妙微为了嫁给常遇春,和家里闹的天翻地覆,把祖母都险些给气死。
最后还是没拦住她。
她以为自己是为了爱情不顾一切,多么热烈又美好,殊不知自己早已经沦为他人的踏脚石。
陆梨雨巴巴的让陆妙微反抗赵家那门亲,不就是因为自己看上了么?
可惜啊,上辈子就算陆妙微不要的亲事,赵家也看不上陆梨雨这个庶女顶替,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上一篇 2022年10月16日 am10:21
下一篇 2022年10月16日 am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