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泠顾书棠(夫人今天又去天桥摆摊了)_(夫人今天又去天桥摆摊了)全文在线阅读

苏泠顾书棠是现代言情《夫人今天又去天桥摆摊了》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苏泠原本是一代天师,一场意外,她魂穿到了苏家不受宠的大女儿身上不仅如此,她还被

小说:夫人今天又去天桥摆摊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天涯课

角色:苏泠顾书棠

看现代言情分类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天涯课”写的《夫人今天又去天桥摆摊了》。精彩片段:清水镇今天是集,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然而整个集市上的人加在一起,却都不及山脚下那座破败的月老庙前面围着的人多。听说镇里来了个仙姑,卜卦测算奇准,看什么灵什么,不少村民都慕名而来。穿着道袍的年轻姑娘被围在人群中,面前支着一张古朴的梨花木桌,旁边挂着一张扬帆,卜卦两个大字随风飘动。姑娘看起来二十出头,长着一双漂亮的杏目,瞳仁水洗似的黑亮,鼻巧唇薄,真正的眉目如画……

评论专区

寝与取与路人女主:路人女主同人,讲述主角身为备胎,如何逆袭主角,成功牛头人的故事……这么看来有点糟糕啊。另外,这是个坑。

梦魇侵蚀:主角似乎一直莫名其妙的在跑来跑去,剧情也是东一打耙西打一耙

冰之无限:隔海相望多少年了,啧。开科研遁先河的大太监。少有的穿过烙印战士世界的无限流文。海博士的对各个世界的背景深挖(胡侃脑补)能力过人,其神门四天关的设定影响启发了不少设定党。个人仙草-

夫人今天又去天桥摆摊了

第1章 逃婚

清水镇今天是集,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然而整个集市上的人加在一起,却都不及山脚下那座破败的月老庙前面围着的人多。
听说镇里来了个仙姑,卜卦测算奇准,看什么灵什么,不少村民都慕名而来。
穿着道袍的年轻姑娘被围在人群中,面前支着一张古朴的梨花木桌,旁边挂着一张扬帆,卜卦两个大字随风飘动。
姑娘看起来二十出头,长着一双漂亮的杏目,瞳仁水洗似的黑亮,鼻巧唇薄,真正的眉目如画。
“仙姑,给我算一卦吧,看看我儿媳什么时候能怀上男孩儿。”
一个老妇终于排到前头,迫不及待在摊前坐下。
苏泠抬眸看了她一眼,神情很淡,“你们李家没有子孙缘,是你们自己造孽太多,现下能得个女儿,已经是托你儿媳的福运,往后再不可能添丁了。”
老妇人一听,当即变了脸色,气呼呼的站起来,“满口胡诌,瞧你这样子也不像什么出家人,就是骗钱来的!”
“你寿命将至,望多积阴德。”
苏泠没有因为她的话生气,平静的给了一句真言。
老妇哪里肯听,骂咧咧的走开了。
“到我了到我了。”
在老妇后面排队的男人挤上来。
苏泠收起桌上的卦书,道,“收摊了。”
她这厢话落,不远处一辆劳斯莱斯驶来,停在人群外。
车门打开,中年男人带着美艳妇人和一个漂亮姑娘一起下车。
人群微微散开,都观望着豪车,小镇上少有这般富户。
“爸,她真的在这儿。”
苏茹雪指着人群中的苏泠叫道。
苏父大步朝苏泠冲了过来,怒气冲冲道,“你逃婚逃居然到这里来了!
本来看到照片我都没信!”
低眸看到桌上的符纸,和苏泠这一身道袍,苏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居然还搞封建迷信,看我不打死你!”
“阿宏。”
美艳妇人拦住了他,“别在这闹了,上了新闻对公司影响不好,上车再说吧。”
苏父深吸口气,转身往车上去,“还不快跟我过来。”
苏泠却未理他,慢悠悠收好了自己的扬帆,离开前对众人道,“大家都回家吧,马上就要下雨了。”
下雨?
众人抬头看着爽晴的天,陷入迷惑。
这仙姑不会真的是个骗子吧?
…… “姐,你说逃婚也就罢了,跑到这深山老村的,也不怕被人拐卖了。
这要是被人拐去当媳妇,可还不如嫁给顾大少了。”
“瞧瞧刚围着的那些村野莽汉,指不定会家暴的,顾书棠虽然身体病弱,但力气肯定也不大,总不会打你的。”
回到车上,苏茹雪就开始冷嘲热讽。
坐在后座的苏泠神色平静的看着她,“你言语多忌,印堂发黑,不出一刻便会有霉事发生,少逞些口舌为上。”
“……”苏茹雪。
“趁现下还年轻,广积阴德,莫像那老妇一般早逝。”
苏泠语重心长。
苏茹雪脸色忽红忽青,简直要给她气死,“好你个苏如玉,几天不见,这么伶牙俐齿了!
你这么会积德,怎么还逃婚?
怎么不去伺候顾家那个病秧子啊?
我看你就活该一辈子守活寡!”
“行了!”
苏父打断她,瞪着苏泠,“逃婚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但明天的婚礼你必须去!”
“顾家这门婚事,你嫁定了。”
苏泠现在这具身体的原主是苏家的大女儿苏如玉。
苏如玉从小在家中不受宠爱,前些日子又被逼给顾家联姻。
顾家独子顾书棠,传言他情古怪,是个病秧子。
苏如玉和顾书棠面都没见过,且她自己也有心上人,因此并不想嫁,可又拧不过苏家人,于是偷偷逃了婚。
后来不小心误入山里,差点被流氓欺负,从山崖上摔落而亡。
苏如玉寿命已尽,苏泠也没法帮她做什么,只能为她超度亡魂,渡了福缘,然后借着这具身体还魂下山。
她与顾家先祖曾有因缘,此番出山也是为了还这因果。
“顾家可是咱们A城数一数二的豪门,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继母张艳帮腔了一句。
苏泠淡淡垂下眸,道,“结婚的事我同意了,你们可以闭嘴了。”
“……”苏父和张艳皆是一怔。
苏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耳朵这么快就不灵了吗?”
苏泠同情的看着他,说,“顾家我会去的。”
“……”苏父。
“……”张艳。
两人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苏如玉平时唯唯喏喏,逃婚是她长这么大唯一的叛逆,什么时候敢用这种口气和长辈说话?
“录宏,把窗户关上,我要睡一会儿。”
苏泠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起来。
“你叫我什么?”
苏父再次瞪大眼睛。
“关窗。”
苏泠神色恹恹。
每到阴雨天她的神魂就会消弱,这会心情并不是很好。
而随着她话落,外面忽然落下雨滴,紧接着狂风大作,前一刻还爽晴的现下已乌云密布。
倾盆大雨毫无缓冲的落了下来,车外一片朦胧雨雾。
苏茹雪赶紧升上车窗,避免扫雨进来。
“先回去再说。”
苏父看在联姻的份上,决定暂不与苏泠计较。
苏茹雪应了一声,启动车子。
雨越下越大,她甚少开这种山路,车子上路没多久,便被雨雾遮了视线,突然感觉眼前人影一闪。
砰—— 有什么东西被撞飞,车头猛地一歪,吱地停下。
“我……我好像撞到人了……”苏茹雪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颤抖。
“什么?”
苏父一惊。
“还不快下车看看。”
张艳催促。
望着外面的雨幕,三人都有些犹豫,这时候出去全身肯定都会湿透。
最后苏父骂了一声,开门下车。
张艳怕惹他生气,推了把苏茹雪,两人也撑开伞下车。
苏泠坐在后座没有动。
过了会儿,她身侧的车窗被敲响,苏茹雪折回,脸贴在车窗上叫,“姐,你快下来看看!”
“出事了!”
车窗上流淌的雨水扭曲了苏茹雪的面孔,看着竟有几分陌生。
苏泠想了想,推门下车。

上一篇 2022年10月16日 pm6:20
下一篇 2022年10月16日 pm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