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妃她恃靓行凶(傅长宁萧无寂)_傅长宁萧无寂最新章节阅读

主角傅长宁萧无寂出自现代言情小说《世子妃她恃靓行凶》,作者“醉疯魔”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傅长宁是第一首富之女,只为了一个庶子,就带着万贯家财,主动嫁了过去可没

小说:世子妃她恃靓行凶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醉疯魔

角色:傅长宁萧无寂

现代言情小说《世子妃她恃靓行凶》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醉疯魔”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忠义侯府,后院内。傅长宁在院内焦急的等待着傅家洗清罪名的消息。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喧嚣声,紧接着院门被推开,一群婆子冲了进来。“放肆,你们怎可擅闯侯爷夫人的院子!”傅长宁的大丫鬟代蓝冲上来对着她们呵斥。“起开!”两个身材粗壮的婆子冲上去,抓住代蓝就往墙上一撞……

评论专区

无污染、无公害:小青柑敲帅,小喻爷敲萌。

我的极品女友:很不错的书,都没人发现吗

动力王朝:前面5.6章太狗血了。

世子妃她恃靓行凶

第1章:浴血重生

忠义侯府,后院内。
傅长宁在院内焦急的等待着傅家洗清罪名的消息。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喧嚣声,紧接着院门被推开,一群婆子冲了进来。
“放肆,你们怎可擅闯侯爷夫人的院子!”
傅长宁的大丫鬟代蓝冲上来对着她们呵斥。
“起开!”
两个身材粗壮的婆子冲上去,抓住代蓝就往墙上一撞。
代蓝顿时头上鲜血直流,软倒在地上。
“代蓝!”
傅长宁冲上欲去查看,反被婆子将抓住,将手拧在背后,整个人被按得趴在地上。
她们力气太大,傅长宁挣扎几下也没能挣开。
“大胆,我可是侯爷夫人!”
“呸!
逆贼之女还敢称自己侯爷夫人!”
一个打扮妖娆的丫鬟对着她吐了一口口水。
这是她表妹郑清婉身边的丫鬟红霞。
“谁许你这么对我说话的?
郑姨娘呢?”
“全家被抄了还这么大的火气,表姐好神气啊!”
一个全身穿金带银的女子走进来,轻蔑的望着傅长宁。
她就是郑清婉。
傅长宁抓住她话中重要信息,“侯爷说傅家已经洗脱嫌疑,怎么会被抄家?”
郑清婉走到傅长宁的身前,像看一只可怜的狗一样摇头。
“洗清嫌疑?
我的好表姐,三天前傅家就已经被抄了啊!”
傅长宁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侯爷说会去帮我打点,傅家只是一介商贾,怎么会有谋反之心!”
郑清婉不屑大笑。
“侯爷不说去打点,你怎么会把全部嫁妆都交给他呢!
苏州首富独女的嫁妆啊,侯爷可想了很久啦!”
眼前人的嘴脸如此陌生,和平日那个唯唯诺诺、弱不禁风的表妹完全不一样。
傅长宁脸色煞白,“那我爹我娘呢?
他们在哪儿?”
“姨父姨母今天上午就已经在午门问斩。”
“听说姨父骨头很硬,到了刑场还大呼冤枉,被衙役用石头把牙齿都砸烂了才闭上嘴呢!”
郑清婉做出一副不忍的样子,说的话却残忍之极。
“那血糊糊的样子,姨母见到当场就疯了,啧啧,真是可怜……” “不可能!
不可能!”
傅长宁拼命摇头,“如果三天前傅家被抄了,夫君为什么还叫我安心留在后院?”
裴承睿说会给她带来好消息的,他说了的!
郑清婉低头看着傅长宁的脸,尽管已经被压在地上,头钗摇乱,脸色煞白,可还是那么的好看!
侯爷为什么还留着傅长宁,还不是因为这张天下难见的绝色容貌!
“清婉,你在做什么?”
熟悉的声音传来,傅长宁尽力抬起头。
一个身着锦衣的男子负手走了过来,目光从她脸上划过后淡漠的移开,再没有往日求娶她时的深情。
郑清婉见了来人,立即贴了过去,“侯爷,我在帮你处理这逆贼之女呢!”
裴承睿微笑道:“你马上就要升为侯府夫人了,何必来做这些事?”
短短的一句话令傅长宁如冰水浇头,浑身发冷。
方才郑清婉说的都是真的。
“夫君,你为何要骗我?”
转过头,裴承睿的笑容消失,只留下一脸嫌弃。
“我骗你?
要不是四皇子登基之前我就投靠了他,又要求亲自监斩以证清白,这次我也会被你们傅家连累!”
他亲自监斩?
宛如几道天雷轰隆隆的霹在傅长宁的身上,炸得她五脏六腑都在翻滚。
那可是她的亲爹亲娘,裴承睿的岳父岳母!
她还记得裴承睿向爹娘求娶她的时候,答应要好好孝顺他们,这就是裴承睿孝顺的方式吗!
“裴承睿,你怎么做得出这种事情!
你怎么能!”
傅长宁拼命地挣扎,婆子们一下没抓稳,让她爬了起来,冲到裴承睿的面前,抬手狠狠地抓在他的脸上。
五道深深的指甲印令裴承睿吃痛得皱起眉头,反手抓住傅长宁的手腕,咬牙切齿地说,“你一个婚前失贞的商户之女,能嫁给我是你的福气,还敢打我?
!”
说罢,抬手一个巴掌将傅长宁狠狠地扇倒在地上,婆子们又上来将她按住。
郑清婉心中得意,拿着帕子在裴承睿脸上擦着伤口,“侯爷就是平日里对她太好,她才敢对你动手的。”
“还是清婉你好。”
两个人根本就不管傅长宁,在她眼前眉来眼去。
一个是她从小维护的表妹。
一个是她倾心爱着的夫君。
只怕两个人早就密谋怎么吞了她的家财,害了她全家的命!
傅长宁眼睛充血发红,只恨自己不能将这一对狗男女杀死。
郑清婉被她看得浑身一抖,下一瞬面容却露出恶毒的笑意。
“侯爷,新皇说了傅家之人一个都不能留,这傅长宁,你不会还准备留在后院吧。”
裴承睿扫了一眼傅长宁。
她的脸被扇得高高肿起,头发凌乱,一身狼狈,眼中全是怨毒,再没往日里绝色之姿。
他厌恶地转过头,毫无感情地开口,“随便你怎么处理,记得,一定要死透了。”
得了这句话,郑清婉笑得更开心了,她蹲下看着傅长宁的脸。
“表姐,若不是你有傅家,有这张脸,侯爷怎么会娶你做妻,却只纳我为妾?”
“现在傅家没了,你的脸也应该毁了,才解我心头之恨!”
“给我拿刀来!”
傅长宁厉声嘶吼:“郑清婉,你忘恩负义,不得好死!”
当初若不是自己心软,郑清婉怎么可能进得了侯府!
接过婆子递过来的刀,郑清婉不以为意的一笑,“不得好死,那就看看谁先死!”
扬起手腕,刀锋从傅长宁的额头划到嘴唇,鲜血瞬间盖满了傅长宁的脸。
一刀,两刀,三刀,四刀。
四条刻骨长疤贯穿傅长宁的脸,她整个面皮都翻了起来,浑身因剧痛不可控制的颤抖。
郑清婉却笑得愈发娇美,凑近看着这张血肉混合的丑陋面容。
“表姐,以你现在的样子,就算去了地狱遇见你爹娘,他们可能都认不出了呢!”
心中的恨意支撑傅长宁抬起头,猛地往前一窜,一口咬在郑清婉的鼻子上。
“啊!”
郑清婉痛的尖叫,她没想到傅长宁还有力气动弹,无论她怎么拉扯,牙齿还是牢牢咬着她的鼻子。
“给我打,打死她!”
郑清婉吃痛狂叫,婆子们纷纷拿起乱棍狠狠地拍在傅长宁的背上。
鲜血流成了一条小溪。
傅长宁没有松口。
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只有心中不断加升的恨意。
傅家行善多年却得不到善果,那她就是死,也要咬下仇人一块肉。
就看裴承睿会不会要一个毁容的女人做他的侯府夫人!
随着一块板子的断裂声,傅长宁的牙关狠厉合紧,咬下一大块鼻肉,身子彻底软了下去。
迷糊中,她感觉身子轻飘飘的,有人在耳边说话,像是娘亲的声音。
“阿宁,你头还疼吗?”
她追上娘了吗?
可以一起去奈何桥了?
傅长宁费力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娘亲宋氏的脸。
抬起手,摸上宋氏的脸颊,傅长宁指尖传来令她难以置信的温热。
“娘……是你吗?”
“傻孩子,当然是娘了,你都十三岁啦,怎么还这么爱撒娇呢?”
十三岁?
傅长宁惊讶的抬起眼,转头看向桌前的雕花铜镜。
镜子里倒映出的,是一张白皙青春的面容,梳着未出阁少女的披发,没有一点儿伤痕。
她不敢置信地抚摸着自己完美无瑕的脸颊,铜镜里的少女也做出同样的动作。
这是十三岁的傅长宁!
她,重生了!

上一篇 2022年10月16日 pm6:20
下一篇 2022年10月16日 pm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