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音程迟《阮音书程迟知乎小说》完整版阅读_《阮音书程迟知乎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阮音书程迟知乎小说》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阮音书程迟”大大创作,阮音程迟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唔……头痛……”阮音书头痛欲裂,耳边响着嗡嗡嗡的声音,全是刺耳的讽刺“竟然跑到陈科长婚礼上的表白,也不看看自己那一身膘,配得上人家陈科长吗?”…

小说:阮音书程迟知乎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阮音书程迟

角色:阮音程迟

“啪!”程迟突然拍案而起,面前那碗面因此被掀翻在地上,搪瓷碗碎裂,面和酱汁泼洒开。一地狼藉,难看到刺目。程迟却没看一眼,他胸口剧烈起伏着,整个人因为愤怒而显得有些面目可怖,死死盯着阮音书,恨不得把她给撕了。阮音书愣了一下,没想到他是这个反应。正要说什么,只听程迟阴森森地丢下一句,“阮音书,你竟然用这种方式羞辱我!”然后,带着一身压抑的怒火,拂袖而去

评论专区

超级电脑:记得前期不错,有2个女主好像,后期有点崩盘了。。。没看了

原始再来:耽美【主受】系列文《重返侏罗纪》,另外同一个作者的《魔王》、《没有来生》都很好看,每一本看一次都会哭几次。哎,人真的脆弱,写的感情太真挚了。四星半,完结。

末世盗贼行:这其实更像一本玄幻,就是讲主角升级杀怪的故事,根本没有末世的紧张感。主角性格很不错,但是他的嘲讽技能太强大了,随便谁看见他都想去踩一脚。。。

阮音书程迟知乎小说

阮音书程迟知乎小说第3章  

“啪!”
程迟突然拍案而起,面前那碗面因此被掀翻在地上,搪瓷碗碎裂,面和酱汁泼洒开。
一地狼藉,难看到刺目。
程迟却没看一眼,他胸口剧烈起伏着,整个人因为愤怒而显得有些面目可怖,死死盯着阮音书,恨不得把她给撕了。
阮音书愣了一下,没想到他是这个反应。
正要说什么,只听程迟阴森森地丢下一句,“阮音书,你竟然用这种方式羞辱我!”
然后,带着一身压抑的怒火,拂袖而去。
阮音书傻眼。
他不是讨厌原主吗?
原主要给他戴绿帽才是羞辱他,而她提出离婚正是放他自由啊,怎么是这个反应?
转念一想,阮音书懊恼得想给自己一拳。
程迟是讨厌原主,可是原主穷追猛打的陈科长刚结婚,她还在婚礼上大闹出丑了,可人家陈科长看都没看她一眼。
现在,陈科长娶了媳妇,在别人眼里她彻底没戏了。
而她这时候提出离婚,不就等于告诉别人,她得不到陈科长,伤心欲绝之下把正牌老公给甩了吗?
就算要离婚,也是被戴绿帽子的程迟提出离婚。
可他为人正直,虽然是为了报恩才娶她,对她的臭脾气无可奈何但都一直沉默纵容着,也从没提过离婚。
这种情况下,她提出离婚不是羞辱他吗?
传出去让别人怎么看待他?
完蛋了。
她好像说错话了。
就算跟他没感情,要跟他离婚,也不该在这个节骨眼上。
本来情况已经够糟糕了,这下直接没有转圜的余地。
程迟八成要恨死她了吧?
阮音书头痛扶额。
这场婚姻名存实亡,拖着对双方都没什么好处,迟早是要离的,还是等过些日子再跟他提吧。
阮音书暗叹一口气,默默把自己那份面吃了。
可这膘肥体壮的身躯,小半碗面下肚,根本没有半点感觉。
再看被程迟掀翻在地上的那碗面,阮音书暗骂他浪费粮食,最后还是默默扫起来装进垃圾袋,然后出门去倒。
走下楼,八零年代的老式楼房映入眼帘。
程迟就职的国营厂福利不错,专门为员工的家属建了筒子楼做家属院。
筒子楼里是长长的、灯光昏暗的走廊,外墙上伸出一个又一个阳台,被规整统一但古旧生锈的防盗网包着,活似一个又一个“笼子”。
八十年代被称为后世的黄金年代,外头遍地是机遇,然而,走出去的人可能海阔天空,也可能落魄他乡。
住在这儿至少能温饱,所以很多人在这样的“笼子”里,一住就是一辈子。
筒子楼前面是林荫道,虽然没有铺水泥地板,但道路两边种满了花草树木。
走在期间,清新的空气夹杂着淡淡的花香扑面而来。
这么好的锻炼场所不用起来简直可惜,而她这一身膘要减掉,正好方便在这里跑步。
阮音书深吸一口气,然后迈开步子跑起来。
前世,她的体重一直保持在95斤上下,除了控制饮食之外,长跑锻炼也是她控制体重的秘诀,长期锻炼下来,肺活量杠杠的,一口气慢跑10公里不在话下。
可是现在,还没跑出百米,她就气喘吁吁,扶着膝盖挪不动步子了。
旁边一道俏丽的身影经过,明明那么宽一条路,愣是撞在阮音书身上。
阮音书猛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上。
来人很瘦,居高临下俯视阮音书,从鼻孔里发出轻哼,“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一头想拱了我家男人的猪!”
阮音书一听,顿时就明白她是刚跟陈科长结婚的刘梅。
原主纠缠她老公,还在她的婚礼上大闹,难怪她敌意这么大。
“看什么看?”
刘梅憋着一股火,态度高高在上的。
她老公陈少荣虽然只是个科长,比不上阮音书的老公程迟是主任,可陈少荣风度翩翩,比程迟温柔有情趣,况且陈少荣家境优越,比农村出身的程迟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刘梅自嫁给了陈科长后,成了整个家属院羡慕的对象。
而阮音书这个家属院的笑柄,却来她的婚礼上捣乱,害她的婚礼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她恨不得把阮音书给撕了,三两步上前,重重推了阮音书一把,“让你纠缠我男人,不要脸!”
阮音书知道她是老师,万万没想到她竟会直接动手,一个措不及防,肉乎乎的身体倒地上。
幸好屁股墩肉多,没摔坏哪里,只是右手臂撞到旁边的旧花坛,被花坛裂口割到,留下一道伤口。
伤口不深,但是很长,渗出一条长长的血痕,触目惊心的。
刘梅半点没觉得自己做错,反倒出了一口恶气,居高临下地冷哼,“碍眼的肥猪,快点滚吧,家属院不欢迎你!”
说罢,扭腰一扭,趾高气昂地走了。
“嘶……”阮音书颤悠悠站起来,抹了抹伤口上的血迹,有点刺痛,但更多的是头痛。
原主留下的烂摊子实在太多了,她继承了这副身体,这些烂摊子迟早是要她来解决的。
阮音书暗叹一口气。
好在她的志向并不是窝在家属院这一亩三分地。
等到解决原主留下的烂摊子,她就离开,远离这里的是是非非,闯出自己一片天!
这么想着,阮音书就有干劲了,跑得两腿发酸,衣服都被汗**,也不想停下。
要不是有人来拦住她,她至少还能坚持1公里。
来拦住她的,是一个干瘦的中年女人。
她瞅了瞅阮音书的一身膘,似乎是闻到阮音书身上的汗味,不自觉后退两步,语气嫌弃道,“你是程主任的媳妇?”
这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
阮音书对程迟媳妇这个身份还有点适应不良,沉默了几秒,才点头,“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是家属院妇联办公室的办事员,有人举报你作风不良,纠缠别人老公,我们想找你了解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刚刚碰到刘梅,妇联办公室就有人找来,不用想也知道是刘梅告状去了。
本来只是两家之间的恩怨,一旦闹到妇联办公室,事情的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如果处理不好,说不定她会被从家属院赶出去。
她现在身无分文,又没有原主的记忆,一旦离开这里,根本活不下去。
刘梅这一招借刀杀人,是要把她往死里整啊。
一瞬间我觉得手脚都发凉了,许嘉年竟然是她的前女友,我们才领证不到一个月。
天地良心,我要是知道他们在一起了,我一定有多远躲多远。
可是我不知道啊!
许嘉年闯入我世界,他说他有多喜欢我,他陪着我度过那些最艰难的日子。
我不知道你们在一起过。
我最终还是解释道。
她看了我一眼,没说话,自顾的往前走。
没几天她就去追逐她的音乐梦了,临走时还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你让了我这么多次,我让你这一次吧!
我拿着这条短信和许嘉年大吵大闹,什么叫让给我。
许嘉年要是放不下就和她继续在一起,就当我认错人。
许嘉年大喊无妄之灾,他拿出手机给我看道:小意,你不能这样对我,我连她微信都没有加,我也不知道你们的关系。
知道我们的关系你会怎么样?
我会早一步和你在一起,看见她就躲,闭上眼睛看都不看。
他一边说着闭上了眼睛。
我被他逗笑,他赶紧将我紧紧抱住。
后来的几年,宋思思也确实没有出现在我们的生活,我甚至都快忘了这件事了。
直到她学业结束,身心俱损的回来,像一朵快要凋零的玫瑰,更加惹人心疼。
那个时候宋思思每天都喊冷,可能也和她回来是冬季的关系,我妈愁得长了好多白发,我甚至都给她介绍了几个我知道的医生。
直到我看到许嘉年看她的眼神,我骗不了我自己心疼一个人的眼神怎么能藏得住呢?
我感觉好像有一根钢针刺入我的心脏,疼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质问他,他第一次发火:够了!
知意,她都已经这样了,你还在闹什么?
我被他气得眼泪直掉,他又赶紧来哄我道:对不起小意,我真的不是要冲你发火,我们这么多年了,难道你都不相信我吗?
我短暂的不去想这件事,那么久的感情,那么久的陪伴让我自我欺骗着做梦。
后来他出差去西藏,回来正好是元旦,我们一起去我爸妈家送礼。
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我看到他拿出一袋子藏红花递给宋思思道:听当地的人说这个泡了就不冷了。
而后又在她诧异和感动的目光下,拿出一个平安符道:据说这个也可以保佑人平安顺遂。
我全程沉默着没说话,只觉得有些恍惚好像又回到了很多年前,爸妈每次外出给宋思思买一大堆礼物,而我只能眼巴巴的望着,像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回家的路上,许嘉年来拉我的手,我不停的挣扎着,突然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在我的无名指上戴上了一个很大的宝石戒指,我有些诧异。
他却捏了捏我的脸道:我们家小意是酿醋的吗?
藏红花是岳母拜托我买的,平安符是顺手拿的,他们说你姐姐可能是撞邪了。
可是戒指是我选了很久的了,有我在,你会一直平安的。
他说情话的时候一向很动人。
我看着那枚鸽子蛋一样的红宝石戒指出神,他突然亲了亲我的额间道:小意,我们办一场婚礼吧,一直很抱歉没有给你这个。
我们四目相对,那一刻我是真的相信之前都是我的错觉,他是爱我的。
一瞬间我的泪就掉了,他慌张的给我擦眼泪,问我怎么了怎么了?
表情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
那一刻我特别特别想告诉他。
他出差那段时间,我的失眠更严重,吐得昏天黑地。
我起初以为是有喜事,高兴的去医院查,最后医生看我吐得不停的样子,建议我做一个全身检查。
拿到确诊单的时候,我是真的不相信的,这么可能?
我还这么年轻,怎么可能?
我换了好几家医院,都得到一样的结果。
我拿出手机很想告诉他,可是我无法镇静下来,我连我自己都无法面对。
我不知道和谁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医生问我为什么不早来。
我说大学期间就是这样,一焦虑就呕吐。
他叹气道:年轻人压力太大了。
我大学的时候,我妈因为供着宋思思,实在拿不出钱给我了。
只给我交了学费,她每天都给我发消息,打电话,让我要努力,让我要认清楚我家的情况。
有时候早上六七点钟,我就接到她的消息,问我有没有兼职,有没有挣钱,奖学金能拿到吗?
她说她很焦虑,家里一直存不下钱,以后养老怎么办?
我反问她为什么那为什么还供宋思思去学那么贵的音乐,她生气的骂我道:我为什么总是那么小气,要一直纠着宋思思不放,宋思思好不容易有个理想难道她不该支持下吗?
那我呢?
你还要怎么样?
我已经供你读大学了?
你要逼死我吗?
她要去让宋思思过她想要的生活,以我的生存为代价,但是她不会觉得这是一个问题,她只会说:我生了你,还养了你,你还要怎么样?
我每天都在担心生活费,怎么挣钱?
怎么把我的简历弄得更好看,怎么找更挣钱的工作。
我就是在那个时候遇到了许嘉年,他安抚着我,理解着我。
后来他创业我陪着他四处的跑,为了省钱我们买二十多个小时的站票,他买了两个小凳子,我们彼此相拥着坐着,他为我挡住拥挤的人群。
在我耳边道:他一定让我过上好日子。
可现在我没有日子过了。
就是味道不怎样……嗝。
我忍着不快把附近能吃的都吃了个遍,再次掏出那张照片。
照片的背面有一个地址……似乎是饲主之前工作的地方。
我拍了拍手,大摇大摆地决定找过去。
**江队,检测到 z 区域有异常磁场波动!
屏幕前的男人神色严峻,您快来看,这是被称为『死亡区域』的海域,这里的海生物变异得最为严重。
就连我们数次勘查,都损失了不少人员……而现在,屏幕上刺眼的红色已经淡去了许多,这通常表示危险等级的下降。
可整间观测室里所有的人都愁眉不展,没有半分喜色。
一个低沉的声音冷冷开口道:处在变异链顶端的新生物可能会出现,它一经变异成功,就对同一环境下的其他生物有近乎碾压的统治力。
我们该对此做好准备。
江司辰望向屏幕,他的眸色渐深,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小小的阴影:先回基地吧。

上一篇 2022年10月17日 am10:21
下一篇 2022年10月17日 am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