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瑶赵天魁)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渣渣完结版在线阅读_(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渣渣)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渣渣》内容精彩,“柒玥拂柳”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秦瑶赵天魁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渣渣》内容概括:秦瑶重生了重生在八零年代在这个物资匮乏,食不果腹的年代里,随着身边各种渣渣、极品亲戚一股脑的全都涌上来,秦瑶怒了!一一教训回去,顺便凭着一身的好医术,带着全家发家致富奔小康只是,她那个“便宜”丈夫什么时候贴上来的?

小说: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渣渣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柒玥拂柳

角色:秦瑶赵天魁

小说《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渣渣》是著名网文作者“柒玥拂柳”所著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主要讲的是:“儿啊,你怎么回来了?”梁氏声音哽咽。邢子昱淡漠的将视线收回,“师傅家里有事,让我回来几天。”当然这话是说给梁氏听,让她安心的。实则是听到最近家里发生的事,不放心才赶回来看看。“快进屋……

评论专区

昆仑:又是一个包衣

在柯学世界装好人:柯南同人文,意识世界好看

追凶韩国:看过,好像是张紫妍事件的黑暗版,几个**黑化,连环杀人,替天行道,把韩国上流社会给菊暴了。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渣渣

第3章

“儿啊,你怎么回来了?”梁氏声音哽咽。

邢子昱淡漠的将视线收回,“师傅家里有事,让我回来几天。”

当然这话是说给梁氏听,让她安心的。

实则是听到最近家里发生的事,不放心才赶回来看看。

“快进屋。”梁氏不疑有他,高兴的拽着儿子进屋,张罗着今儿中午吃什么。

堂屋。

尴尬的气氛在空气中流转着,秦瑶只能平躺看着黝黑的房梁,但她能够感觉到从这位“便宜丈夫”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

记忆中邢子昱并不喜欢原身,要不然也不会在两人刚结婚的第二天就去了厂里,想着他俩结婚已经两年有余,平日里见面的次数却屈指可数。

唉,秦瑶想来自己上辈子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这次竟然多了个老公,还是一个跟自己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丈夫,想想就觉得头疼。

将秦瑶所有情绪看入眼底的邢子昱,眸色微深,刚才他可是听娘说了今天发生的事,尤其是秦瑶的变化……很不正常。

反常必有妖!

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为了那件事。

果然,下一秒,就听她说。

“邢子昱,我想……”

深吸了口气,还没能来得及将“好好谈谈”说出口,就听邢子昱冷冷打断,“好,我同意。”

“嘎?”同意什么?秦瑶斜着眼看向邢子昱,男人从头到尾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过,高挺的鼻梁,薄厚适度的嘴唇,五官硬朗。

身形站的笔直,虽说身上的衣服样式有些土,但丝毫遮掩不住他宽肩窄腰的好身材。

这要是搁在现代,不比那些封面男模差。

“秦瑶,如果你真的这么想离婚的话,我同意!爹娘那边我会说清楚的。”

什么?离婚?

秦瑶瞬间睁大了眼眸,几乎脱口而出,“我什么时候要离……”

“婚”字是被她硬生生咽下去的,还真是原身要离婚的。

原身生性怯懦不假,但她深知自己配不上邢子昱,平日里又没少受到外面那些爱慕他女人的嫉妒挑拨,这才会产生离婚的念头。

难不成邢子昱以为她这次摔下山,是为了要离婚?

秦瑶抿紧嘴唇,先别说眼下她这伤还没恢复,就算是恢复好了,恐怕都没精力应对离婚后的事宜。

在八零年代离婚,就是个笑话!

秦瑶抬手抚了抚额头,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没说要离婚,你”

“老邢!老邢不好了!你家幺崽掉冰窟窿里了,这会儿刚让人捞上来!”

“轰——”的一声,这事像炸弹一般,在整个邢家上空炸开。

秦瑶还没能来得及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邢子昱已经一步跨出堂屋,修长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

不一会儿,院中嘈杂的声音再次传来。

“放屋里!先平躺着。”

“小心些,快去请大夫!”

“哎呦,你看这小脸都紫成什么样了,该不会没气了吧!”

“你说这老邢家真够倒霉的,先是儿媳妇摔伤,今个又是小儿子淹死。”

“我看秦瑶就是个灾星!”

“……”

邢子明被放在东屋,秦瑶抻长了脖子,只能看到个个黑黝黝的后脑勺,什么都看不到。

“我可怜的儿啊……”

“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娘怎么活啊~”

梁氏阵阵哀嚎声不断传来。

大夫赶来的速度倒是挺快,不过他根本就没仔细检查,只是大概看了眼孩子情况,便直接下定论,“这孩子没治了,准备后事吧!”

“你放屁!”秦瑶扯着嗓子嚎了声,一下子把屋里所有声音全都盖了下去。

众人微怔片刻,梁氏哭声再次传来。

“儿啊……”

“邢子昱!你把子明抱过来!”秦瑶喊得嗓门极大,生怕人听不见。

邢子昱胸膛微微起伏着,胸前沾**一小片的阴影,盯着秦瑶看了会儿,才有所动作。

“让子明背对着趴在你腿上,抬高腹部。”秦瑶直接命令道:“不停的用手拍打后背。”

邢子昱按照秦瑶的要求拍了会儿,又听秦瑶开口,“在把人平躺着放在床上,做人工呼吸!”

“……”人工呼吸?邢子昱一愣。

秦瑶又把具体动作解释了一遍,“不停的反复这两个动作,直到他把肺里的水都吐出来。”

“……”

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一声轻微的咳嗽声传来,秦瑶眼神瞬间一亮,没事了。

邢子昱扒着邢子明嘴,又让他吐了会儿,等他彻底清醒过来,这才没停下,拽过一旁的被褥给弟弟裹住。

“哥……”

“子明,好些了吗?”

“哥,我这是怎么了?”

“儿啊!”梁氏几乎是飞扑到床前,看着“起死复生”的儿子,豆大的眼泪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瞧着人没事,屋里聚集的人群才慢慢散开。

看来今儿个邢家还真是不太平,一天折腾两起大事。

邢子明已经回到自己房间休息,邢子昱坐在凳子上,满脑子却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他竟然听了秦瑶的话。

那秦瑶到底是从哪儿知道这些救人方法的?

邢子昱眸色复杂的看了眼秦瑶,看不出个所以然。

“帮我翻下身。”一个姿势躺的时间长了,秦瑶觉得尾椎骨都被压疼的厉害。

邢子昱抬脚走到床边,伸手微微用力托着秦瑶腰部,往上提了提。

“就这样吧!”秦瑶暗自吐了口气,这伤筋动骨一百天,接下来还有好长一段时间都得在炕上躺着,无聊到爆炸。

她私下检查过身体状况,胸前的肋骨折了两根,脚踝处有轻微扭伤,大夫开的药治标不治本。

唉,这年头的医术水平就是这般,要想好的快,还得靠自己。

满脑子都在想着伤情的秦瑶,压根就没注意到邢子昱打量着看她的视线。

……

“嫂嫂,你看这个对不对?”

邢子明人未至声先到,紧接着一阵风吹过,人已经是趴在秦瑶床头,手里还拿着一株不知名的草。

秦瑶只看了一眼,便摇头,“不对。”

“怎么会不对,跟你给我画的一模一样啊!”说话间,邢子明小心翼翼的从怀中掏出张纸,跟上面潦草画的草状物进行对比。

“叶子不对。”秦瑶无奈的轻扯嘴角,“这个你是从哪儿摘的?”

“就是从咱家地旁边,还有好多呢!”

“那就更不对了,这草药珍贵,而且喜湿。”

“哦那我再去找。”邢子明灰头土脸的小脸瞬间耷拉下来,深叹了口气。

秦瑶语气一顿,心里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神秘的压低了声线说道:“子明,草药的事情先不着急,嫂嫂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拜托你去做。”

“什么事?”

“嫂嫂又画了件东西,想让你去镇上药堂问问看有没有,如果有的话,帮嫂嫂买回来。”话音落下,秦瑶费力的把图纸递给邢子明。

听说要“买”东西,邢子明最先皱紧眉头,“嫂嫂,咱们家哪还有钱买东西?”

“那就借。”秦瑶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想到原身家里会这么穷,眼下最重要的是恢复身体,其次就是想办法赚钱了吧!“你过来,嫂嫂教你怎么说。”

邢子明眉心蹙得死死的,拿着图纸一脸的忧愁色,“借?”能行吗?

上一篇 2022年10月17日 pm5:20
下一篇 2022年10月17日 pm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