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轻轻叶暻辞(穿越古代乡下苦情女)_(颜轻轻叶暻辞)完结版在线阅读

以穿越重生为叙事背景的小说《穿越古代乡下苦情女》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阿朵”大大创作,颜轻轻叶暻辞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穿越之后,颜轻轻这个农学博士,成了贫穷的农家女不说,还又丑又刁蛮,强娶了一个漂亮

小说:穿越古代乡下苦情女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阿朵

角色:颜轻轻叶暻辞

如果你喜欢看穿越重生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阿朵”的一本书《穿越古代乡下苦情女》。讲述了​“她、她不会死了吧……哥,我怕……”“怕什么,她自己摔的,死了好,死了我们跟爹爹就能离开这里了……”耳边传来孩子稚嫩的声音,脑袋更是疼得厉害,颜轻轻努力睁开眼睛,入目便是两个孩子惊恐的面容。孩子不大,又瘦又小,浑身脏兮兮搂在一起,手腕上还有没来得及散去的淤青。看到颜轻轻醒来,两个孩子瞬间吓得往后缩,小的那个更是把脑袋死死埋进哥哥怀里,哭叫着:“哥,她没死,她醒了会打死我们的!!”“不怕,有哥在,哥护着你!”说着老大紧紧搂住弟弟,可即便如此他也哆嗦的厉害,强撑着道:“你、你要打就打我,饿的是我,出来找吃的也是我!”“…………”不是,好好的她为什么要打死一个孩子?颜轻轻有些郁闷,左右看看才发现这里根本不是自己家,而是个破旧的院子,自己也穿着一身古装。纳闷的时候,一断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进脑海,她这才搞清楚,她堂堂21世纪的农学博士,竟然穿成了燕国颜家村一个十六岁的农村小丫头。虽然是贫穷的农家女,但是家人很宠她,养成了原身跋扈的性子,乃至于原身竟然干出了一件震惊全村的事儿,强抢了一个捡来的男人做相公,就是这俩孩子的爹——叶暻辞……

评论专区

快穿之身败名裂:【无cp,主角男】1.男主杰克苏本苏√ 亮点是并没有万人迷,这就很难得了。2.全体智商在线,逻辑自洽,偶有小白可以忽略√ 在套路快穿拯救文中开辟了新的模板值得鼓励[啪啪]

巫师的旅途:有一种感觉:作者文化水平不高,或者说文学素养不高,知识积累很浅薄,基本是游戏里的套路,不喜欢看缺乏文学素养的小说,那完全是文字堆积游戏,看多了会拉低自己的阅读水平

双剑:虽然真的看着很欢乐,但是主角的三观也真的有点不正啊!感觉这个作者的作品看多了会让人变白……

穿越古代乡下苦情女

第1章

“她、她不会死了吧……哥,我怕……” “怕什么,她自己摔的,死了好,死了我们跟爹爹就能离开这里了……” 耳边传来孩子稚嫩的声音,脑袋更是疼得厉害,颜轻轻努力睁开眼睛,入目便是两个孩子惊恐的面容。
孩子不大,又瘦又小,浑身脏兮兮搂在一起,手腕上还有没来得及散去的淤青。
看到颜轻轻醒来,两个孩子瞬间吓得往后缩,小的那个更是把脑袋死死埋进哥哥怀里,哭叫着:“哥,她没死,她醒了会打死我们的!
!”
“不怕,有哥在,哥护着你!”
说着老大紧紧搂住弟弟,可即便如此他也哆嗦的厉害,强撑着道:“你、你要打就打我,饿的是我,出来找吃的也是我!”
“…………” 不是,好好的她为什么要打死一个孩子?
颜轻轻有些郁闷,左右看看才发现这里根本不是自己家,而是个破旧的院子,自己也穿着一身古装。
纳闷的时候,一断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进脑海,她这才搞清楚,她堂堂21世纪的农学博士,竟然穿成了燕国颜家村一个十六岁的农村小丫头。
虽然是贫穷的农家女,但是家人很宠她,养成了原身跋扈的性子,乃至于原身竟然干出了一件震惊全村的事儿,强抢了一个捡来的男人做相公,就是这俩孩子的爹——叶暻辞。
叶锦辞不是本地人,他是被颜轻轻的大哥捡来的,捡来的时候浑身是伤奄奄一息,颜家人砸锅卖铁把人救回来,而原主早就垂涎这个男人的美色,未等人醒来就直接成了亲,等这叶锦辞再睁眼,就莫名其妙的就成为了原主的丈夫。
不过只可惜原主被家里人宠坏了,她虽然爱慕叶锦辞,行为却异常跋扈,因此叶锦辞却对她厌恶至极,原主爱而不得便转头虐待这俩拖油瓶,每日殴打责骂, 今儿打孩子的时候,老大忍不住反抗推了她一把,孩子没多大力气,是她自己没站稳才会摔成这样,真怪不得孩子。
颜轻轻摸了摸脑袋上的伤,伤口不大,虽然血流的惊人但其实没那么严重,而且现在已经不怎么流了。
颜轻轻有些郁闷,没注意到有一滴血悄然落在勃颈上的玉坠上,瞬间消失不见了。
“怎么了?”
背后传来脚步声,一身破衣的青年体型健硕皮肤晒得黝黑,但五官轮廓还算俊朗,他就是颜轻轻的大哥颜振业。
“轻轻,怎么回事!”
轻轻本就是家里的宝贝,一家人都疼爱的不行,见到宝贝妹妹一脸的血颜振业当场就急了。
“你们做了什么?”
两个孩子登时吓的一哆嗦,小的那个更是忍不住抽泣起来,大的死死搂着弟弟也是咬紧牙关不发一语,只扑簌簌一直掉眼泪,那模样简直就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让人心疼的要死。
颜轻轻看着十分不忍心:“我自己摔了,他们俩正好看到,吓到了而已。”
闻言颜振业都愣了一下,妹妹不是很讨厌两个孩子吗,竟然会向着他们说话?
今儿的轻轻这是怎么?
旁边两个孩子更是震惊的不行,两双眼睛圆滚滚的盯着她,就像盯着什么妖魔鬼怪,这坏女人竟然没有责骂他们?
而且还没说他们推她的事?

这坏女人有这么好心?
两个孩子倏地紧张起来,连哭都哭的小心翼翼,看的颜轻轻十分无语,她只能道:“你们先回屋去。”
不等她说完,大的立刻站起来拉着小的就往西屋跑,瞬间就没了踪影。
颜振业也没管这俩小的,他眼里只有这个妹妹,粗手粗脚的汉子看着她脸上的血急得团团转:“好好的怎么把自己摔成这样,这可如何是好?”
“伤口不大,没事的哥。”
看着汉子这么着急,颜轻轻心中微暖,虽然原身跋扈但真的有个好哥哥。
“这么多血怎么会没事,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走太远。”
颜振业自责不已,本想带妹妹去看大夫,但是家里两个病人在实在没有多余的钱,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什么:“好在今天是爹送钱粮过来的日子,拿到银钱哥就带你看大夫。”
正说着话,门外传来一个男子踹门的声音:“喂!
人呢!
都死哪里去了!
本童生来了,还不快出来跪迎!”
颜振业皱紧眉头,满脸的厌恶怎么都遮不住,他没有给外面的人开门,而是先把颜轻轻往西屋送:“轻轻,你二哥来送钱了,你先进去等哥。”
记忆里西屋是她住的地方,颜轻轻点头,推门进去。
入目是破旧不堪的土坯房,屋子里连一件完好的家具都没有,纸糊的窗户挂着蛛网还破了个洞,墙壁四面透风,方才那两个小家伙站在破床前,对着床上的人低声哭诉,似是在顷诉委屈。
“爹爹,是那个坏女人自己摔的,不关我们的事……” “她又打我们了,爹爹我们走吧,这里我一刻都不想待下去了,呜呜呜……” 两个孩子哭泣着,看到她追进来更是瞬间脸色惨白,忽地压抑住声音连哭都不敢了。
唉,可怜见儿的。
颜轻轻心中越发不忍,她只得移开视线往床上看去。
床上的男人紧皱眉头,此刻他斜靠在床头,苍白的脸色尽显虚弱,但却并不减半分姿色,非要形容的话,这个叶锦辞虽然身为男子,却长了一张为祸四方的脸。
颜轻轻自诩见过不少帅哥,但依旧被这绝色震惊,心中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原主不等人醒就非得成亲了。
这张脸只远远的看上一眼就已经觉得活色生香了,挺拓有型的眉,鼻梁挺直,下颌绝佳,喉结兀立,完美勾勒出矜贵清冷的气质,男人就像一副浓墨重彩的山水画,禁忌孤傲,让人一眼沉迷。
就这张脸落在这种乡下,别说原主抢,估计是个女人都会疯狂。
颜轻轻看呆了,而这幅尊容落在叶锦辞眼中,却引得男人越发的厌恶了,他从来没有如此痛恨过一个人!
于是冷冷的声音传来,带着咬牙切齿的深恶痛绝。
“滚出去!”

上一篇 2022年10月18日 pm2:20
下一篇 2022年10月18日 pm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