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豪门契约总裁逼婚100次》楚心月顾夜寒全集免费阅读_( 豪门契约总裁逼婚100次)完整版免费阅读

主角是楚心月顾夜寒的现代言情小说《 豪门契约总裁逼婚100次》,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莫言懂”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楚心月、顾夜寒是《豪门契约,总裁逼婚100次》文章的男女主人公,小说的精彩内容作

小说: 豪门契约总裁逼婚100次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莫言懂

角色:楚心月顾夜寒

现代言情小说《 豪门契约总裁逼婚100次》的作者是“莫言懂”。故事梗概:漆黑夜幕之下,一道雷声响过,大雨立刻倾盆而下。别墅大门前,路灯亮着昏黄的光,一个清瘦纤细的身影正站在那里。她浑身打着抖,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让她没有任何防备。这时候,一辆车缓缓的开过来,她一看到那熟悉的车牌号,咬了咬牙,便直接冲了上去,用手拍打着车窗。“苏程,苏程!”车停了下来……

评论专区

技艺天王:可惜了作者这么大的艺术家,就是因为舍不得冰天雪地**倒立再捅自己个几千刀,就成不了宗师。或者你把你全家都弄死也是一种方向啊,反正艺术家么,

移民全球:@陈星佚1 : 请单主大大过目,72万字了,成绩很差,希望能给个推荐位,鞠躬感谢。萌新一个,什么都不懂,68万字才上架,正在努力更新中。

清末枭雄:粮草未满 练兵 打仗 升官 造反 称帝 统一 一路下来 没有太大的毒点 但同样也没有什么亮点 和该作者的前两本小说的模式基本相同 这让我有些厌倦了 不过也可以说得上是作者水平保持稳定吧

 豪门契约总裁逼婚100次

第1章 第落魄千金

漆黑夜幕之下,一道雷声响过,大雨立刻倾盆而下。
别墅大门前,路灯亮着昏黄的光,一个清瘦纤细的身影正站在那里。
她浑身打着抖,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让她没有任何防备。
这时候,一辆车缓缓的开过来,她一看到那熟悉的车牌号,咬了咬牙,便直接冲了上去,用手拍打着车窗。
“苏程,苏程!”
车停了下来。
车内没有开着灯,但驾驶座旁的车窗缓缓落下,露出了一张年轻的俊脸,此时剑眉蹙成了一团,眼中带着一丝不悦之色的看着她。
“楚心月?
你怎么会在这儿?”
大雨瓢泼之下,车里车外两个世界,楚心月打着抖,平日里画着精致妆容的脸此时素净无比,她咽了咽喉咙说道。
“苏程……” 此时,楚心月的秀唇也在颤抖着,但苏程已经没有耐心听下去了。
“我们俩个的婚约已经解除了!
楚心月,你最好离我远一点!”
他的语气冷漠又不耐,楚心月咬了咬牙,想起了今天过来的目的。
小霖还在病床上,再不交钱动手术,他就活不过三个月了。
双手扒着车窗,楚心月放软了语气,说道:“苏程,你能不能……借我一百万?”
看着苏程挑了挑眉,她又赶紧补充:“我会还给你的!”
但是,苏程没有答应。
他眉头轻挑,含着嘲讽之色,说道。
“楚大小姐,你会缺一百万吗?”
如果是以前,一百万只不过是她的两身衣服。
可现在,她要放下所有的自尊,来哀求苏程。
“小霖要做手术,拜托了苏程。”
她眨了眨眼,雨珠混着泪水一块掉了下来:“就看在我们从前的婚约……” 苏程不为所动,从喉咙中溢出一声轻蔑的冷哼:“楚霖小少爷?
他不是很威风吗?
他怎么会需要我的钱……更何况,楚心月,就算我借给你,你还得起吗?”
你还得起吗?
楚心月微微一怔。
一个月前,楚氏集团宣告破产,亏空八亿美元,在香城纵横商场三十余年的楚昌明扛不住压力跳楼自杀,而他的夫人也吞药随他而去了,只留下了一对年轻的子女。
“阿程,你借给她吧。”
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楚心月这才发现,副驾驶上坐着一个女人。
车内顶灯调亮,女人转过脸来,她留着整齐的刘海,一双眼睛清澈如水,楚心月却瞬间抓紧了车窗沿,一脸错愕的道:“李文瑶?”
紧接着,她就问苏程:“你又和她在一起了?
你跟我解除婚约,就是为了她?”
车门突然被打开。
楚心月没有防备,惯性的向后退了几步,险些摔倒,大雨天的地面湿滑,她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身子。
苏程下车,撑着一把花格子伞,把整个车窗挡在了宽阔的身后,脸上透出一股冷漠之色,冰冷的况道:“你离她远一点。”
他的话像是一个锤子,把楚心月的心锤得生疼。
“我和你解除婚约,与文瑶无关。”
他居高临下,眼神无比的冷冷:“但是,她确实和你不一样。”
“楚心月,你心思狠毒、飞扬跋扈,对文瑶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她今天居然还想要帮你一把,呵呵……” 心思狠毒、飞扬跋扈,那样的事情…… 楚心月摇了摇头,喉咙干涩到疼痛:“我和你说过,李文瑶的事与我无关,她自……” 苏程眼神冰冷,像一把刀一样刮过她,这时李文瑶也下了车,苏程见了,立刻急急走过去,替她遮挡风雨!
大雨落在头上,楚心月一脸茫然地看着李文瑶走到了自己面前,她看见李文瑶对自己笑了笑!
“阿程,借给她吧。”
“你下来就是为了她?
快回去,我一分钱都不会给她。”
苏程蹙着眉头,把李文瑶又直接推上了车。
李文瑶上车前,对楚心月摇了摇头。
苏程也准备收伞上车,楚心月头脑是懵的,但看见他准备上车,立刻下意识地抓住了苏程的衣袖,语气卑微。
“求你了……苏程,小霖他再不做手术就没命了……我求求你了……” 她眼眶红红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下,声音都哽咽了。
“我现在只有小霖一个亲人了,苏程,我求求你……他小时候也叫过你哥哥的,你忘了吗苏程?”
苏程…… 苏程眼神微微一动,但还是强行把她的手拿开,一字一句道:“那你跪下来求我啊!”
楚心月的心里一寸寸的冰冷了起来,她难以置信地看着苏程。
苏程嗤笑了一声,收伞上车,车门被重重的关上。
车辆启动,开进了别墅的大门,楚心月冲上前,还想再追,却被大门拦住了。
“苏程!
苏程!”
她抓着镂空铁门,大声叫着。
不一会儿,一个老人撑着把伞,走到她面前,和她隔着一扇门:“楚小姐,你和少爷已经没有关系了,少爷让你立刻离开,不然就叫警卫了。”
他目光怜悯,楚心月哽着喉咙道:“让我见见苏程!”
老人叹了口气,拿出一个棕色钱夹,递给了楚心月:“这是少爷给你的三千块,你还是走吧。”
说完老人转身离开。
接过那个钱夹,楚心月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叠钱,她却感到浑身发冷。
三千块…… 当初她让李文瑶跪着,用三千元丢到了她脸上……如今苏程告诉她,她的尊严,只值三千块钱。
但无论如何,三千元也是钱…… 楚心月咬了咬牙,把钱夹牢牢抓住,刚想转身,一阵头晕目眩,脚下不稳,就向前倒去。
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一辆亮黑色的迈巴赫停在不远处,驾驶位上的司机轻声说道。
“先生,楚小姐晕倒了,是不是……” 被称为先生的男人,坐在后座上,穿着深灰色西装,瘦削的脸上轮廓分明,眉眼之间无比的深邃。
此时,正低头看报纸,一副金边眼镜架在鼻梁上,显得慵懒贵气。
他道:“什么?”
像是根本没看见不远处晕倒在地上的楚心月一样。
司机一愣,像是想起了什么,小心翼翼说:“那我这就开回公馆去?”
男人默不作声,司机揣摩不清他的心思,一时之间也没敢动。

上一篇 2022年10月19日 pm12:20
下一篇 2022年10月19日 pm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