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白雪顾彦廷)替嫁王妃马甲多_(殷白雪顾彦廷)全本阅读

殷白雪顾彦廷是小说推荐小说《替嫁王妃马甲多》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浓嫣”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殷白雪是个外科医生,一次手术中,她突然晕倒,紧接着她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的生命正

小说:替嫁王妃马甲多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浓嫣

角色:殷白雪顾彦廷

《替嫁王妃马甲多》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浓嫣”。喜欢小说推荐文的网友闭眼入:殷白雪躺在塌上,心脏处只觉一阵撕裂般的疼痛,铺天盖地的窒息感席卷而来。怎么回事,自己给病人做个手术遇晕倒了,也不至于这么难受啊。强睁开眼,还未来得及看清周围的情况,只觉喉咙一股腥甜。又听“呕”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在了榻上。“殷白雪?”一道冷冽的男音落下来,只见面前一道寒光闪过……

评论专区

玉宸金章:低法时代,体系散乱,主角在金手指帮助下一步步完善功法。。文笔不错,但掌握的技能有点散乱。。

我的手机可能穿越了:骨子里还是个LOW B,已经通过小龙虾赚到了足够的启动资金,网站运行的也很好,结果却跑香港炒股票,后面还要**,炒期货。这种套路太老,太不靠谱,现在写这个只能恶心读者

差佬的故事:主角是大陆的缉毒警,穿越到港片的港警身上。为了争抢功劳,殴打卧底八年的**,严重抹黑大陆缉毒警的形象。

替嫁王妃马甲多

第1章

殷白雪躺在塌上,心脏处只觉一阵撕裂般的疼痛,铺天盖地的窒息感席卷而来。
怎么回事,自己给病人做个手术遇晕倒了,也不至于这么难受啊。
强睁开眼,还未来得及看清周围的情况,只觉喉咙一股腥甜。
又听“呕”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在了榻上。
“殷白雪?”
一道冷冽的男音落下来,只见面前一道寒光闪过。
白嫩的脖颈上,就已经贴上了一把长剑。
殷白雪抬眸,只见面前之人坐在轮椅上,身着大红喜服,可脸色却无半点喜色。
刀削斧刻的脸上五官精致宛如天神一般,那双黑眸深邃勾人,可眸中的寒意却冷如冬日寒潭。
殷白雪又看看自己,也是一身红色喜服,不由得心里一惊。
这是在做梦吗?
怎么直接和人结婚了,而且马上就要领盒饭了。
“本王好歹也是圣上亲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们殷家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偷梁换柱的糊弄本王,倘若今日不杀了你,难平本王心头之恨!”
冷冽的声音再次响起,锋利的剑刃又朝着自己贴近了几分,白嫩的皮肤下,一道鲜红的血液涌出。
痛感侵袭,殷白雪只觉浑身一个激灵,无数的记忆碎片窜进了自己脑海。
她这才明白过来,这是穿越了!
原主父亲乃是正三品,原主是殷家嫡长女,因母亲去世的早,父亲娶了继室回来又生一女,所以原主的地位就同丫鬟一般。
而自己面前这位正是先帝的三皇子,因为在皇位争夺之中败下阵来,被废了双腿。
为显圣上仁慈,在荒蛮之地,给他封了个王,并许了殷家嫡女为王妃,允许成婚十日之后再出城。
殷家哪里舍得让殷素素嫁过去,殷夫人将殷白雪在柴房里关了三天三夜,殷白雪实在熬不住了才点头,替殷素素嫁过来。
记忆继承完,殷白雪只觉自己内心涌起一股热流,满心气愤。
她回过神来,脖颈处的痛感异常清晰。
“王爷,圣上只说是殷家嫡女,也没指名道姓殷素素啊,倘若新婚之夜王妃死在这榻上,您恐怕也不好交代吧。”
闻言,顾彦廷冷哼一声,丝毫不见收了剑的意思。
“听闻殷小姐早就有了心上人,对这桩婚事是百般不愿,刚才婚轿途径护城河,你当着全城人的面跳了下去,救上来已经没气了,关本王何事?”
殷白雪凊眸转了转,好像确实是这样。
今天白天,原主立在桥上,嘴里还大喊着心上人的名字,然后直接跳了下去,当着全城人的面给顾彦廷戴了顶戴绿帽子。
“这事儿干的吧,好像是有点死不足惜。”
殷白雪尴尬的笑了两声,顾彦廷眉头动了动,忽而唇角展开,手上的剑直直就冲她脖子扫过来。
“既是如此,那本王便成全你!”
说时迟,那时快,殷白雪愣是在千钧一发之际,抬手夹住了那剑刃。
“王爷,你这坐久了,不光腿坏了,连力气也有点不行了呢。”
说完,殷白雪手指轻轻一弹,直接将剑弹了回去,顾彦廷一个晃影,那把剑又冲着殷白雪的心脏刺来。
殷白雪身子快速一闪,却没想到这身体太过虚弱,直接就从床上跌下来,撞进了顾彦廷的怀里。
温香软玉入怀,顾彦廷轻笑一声,剑轻挑起殷白雪的下巴,冷笑出声。
“王妃不知道我是个残废吗,美人计对我来说,无用!”
殷白雪下意识的在顾彦廷的腿上跳了两下。
一个医生的职业病告诉她,这腿不对劲。
霍焰霆看着怀里乱动的女人,面色更冷几分,呵,知道他不能人道,以此种方式侮辱,殷白雪,你死定了!
顾彦廷手起剑落,就要杀了怀里的女人,殷白雪又突然跳起来,一脸认真的盯着顾彦廷。
“等等,你的腿能治!”
能治?
这腿自己遍寻名医都无用,一个废柴嫡女,竟口出狂言,实在放肆!
“王妃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
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戏弄本王?”
“我可没有,王爷,你这腿虽说不能动,但是还是热的,说明血液在流通,而不能动的原因,完全是因为中了毒!”
顾彦廷的脸色瞬间阴沉,手下意识的摸向自己腿。
这腿确实是被人打断的,中毒,也是真的。
“你可知道骗我的后果?”
“自然。”
殷白雪莞尔一笑,随即跪下来,将顾彦廷的腿抬起,架在自己的腿上。
这腿中毒已经深入骨髓,现在自己只能通过简单的方法来释放毒素,如果真的想治好,还是要做手术。
对了,空间……她在现代的时候,就有一个空间,是间属于自己的手术室。
对于外科医生来说,手术器械和常用药品什么的,都非常重要,所以干脆就都放在空间里了,而且空间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全球顶尖的。
就是不知道,自己现在穿越过来了,空间有没有一起带过来。
殷白雪正想着,脑海中忽然出现了现代的手术室。
各种器械药品应有尽有,看来老天对她还不算太差。
殷白雪转了一圈就出来了,盯着顾彦廷的腿,随手拿起床榻边的绣花针,在烛火上烤了一下,按了个穴位,便扎了进去。
“嘶——” 顾彦廷下意识的吸了口凉气,一脸震惊的盯着殷白雪, 都说这殷家大小姐最是蠢笨,不学无术,在殷府里和下人没什么两样,不曾知,竟然有这般本事。
自己的腿废了这么久,这是第一次,居然能感觉到疼痛。
“有感觉就对了,你的毒素是日积月累的,并非一朝一夕就能清除,只要给我时间,我一定能让你重新站起来。”
殷白雪拍拍手,两只手在针眼处用力,只见腿里污浊暗红的血液瞬间喷涌而出。
等排空了毒素,殷白雪又细心的给他上了药,包扎好,这才擦了把汗站起来。
顾彦廷试了试,腿还是不能动,但明显已经有了感觉。
顾彦廷抬眸,已然是满眼震惊之色,这女子竟和传闻中天壤之别。
“你自小养在深闺,何时学过医术?”

上一篇 2022年10月20日 pm2:21
下一篇 2022年10月20日 pm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