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景尘言姝暖(王爷的戏精小丫鬟)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王爷的戏精小丫鬟全本在线阅读

穿越重生小说《王爷的戏精小丫鬟》,由网络作家“花朝有叁”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李景尘言姝暖,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姝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客串一下丫鬟,却被尘王爷李景尘查了个底朝天,还荣升为贴身丫鬟,还要帮他找到王妃才能离开……谁有她命苦?

小说:王爷的戏精小丫鬟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花朝有叁

角色:李景尘言姝暖

你喜欢看穿越重生分类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花朝有叁”的一本新书《王爷的戏精小丫鬟》。故事精彩片段如下:珠宝店。
“哟!这不是马大小姐吗?”谢二小姐带着笑就朝着马小姐走了过去。
“谢二小姐。”马小姐礼貌的笑笑,侧身就准备离开。
“哎!马小姐近日准备去王府?”
“好像不管谢二小姐的事吧?”马小姐礼貌而又疏离……

评论专区

神权:我很喜欢作者上一本书,可惜总觉得烂尾似地,希望这一本不会同样命运。

时停五百年:高开低走这应该是普遍的评价了,恰恰我的观点也是如此

太乙天寰录:太监了,怨念

王爷的戏精小丫鬟

第6章 如画楼

珠宝店。
“哟!
这不是马大小姐吗?”
谢二小姐带着笑就朝着马小姐走了过去。
“谢二小姐。”
马小姐礼貌的笑笑,侧身就准备离开。
“哎!
马小姐近日准备去王府?”
“好像不管谢二小姐的事吧?”
马小姐礼貌而又疏离。
“我可是好心提醒马小姐,既然不想听,那就算了。”
谢二小姐撇了撇嘴,就看不惯她这假清高的样子!
扭身准备离开。
马小姐眼神闪了闪,“谢二小姐,想说什么就说吧。”
“哼!
本小姐好心提醒,尘表哥身边那个新来的丫鬟可不简单,我去了两次都没见到尘表哥。
说不定啊!
某人还没将自己嫁进王府,王府就要多个主子了。”
谢二小姐眼带调笑的看着马小姐。
马小姐手中的帕子紧了紧,依旧端庄的回应,“不牢谢二小姐费心!
不过,还是谢谢告诉我这些。”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谢二小姐不屑的看着马小姐的背影,“拽什么!
好像自己就是王府的女主人似的。”
大皇子府。
“大皇子,小的已经联系上小的侄子了。”
一个管事打扮的人笑的谄媚的说。
“你是……姚鹏?”
李擎苍漫不经心的问。
“是,小的是门房的姚鹏。”
姚鹏很是惊喜的回答。
“嗯,让你那侄子小心些,本皇子的皇叔可是很精明的。”
李擎苍不屑的笑着。
“小的知晓了,让小的侄子去一家酒坊联系,平时不见面。
已经结交了很多举子,愿意为大皇子效力!”
李擎苍挥挥手,让姚鹏下去。
又招来身边的侍卫白风,“那个暗线解决了吗?”
“那个暗线被送到了如画楼,路上有人跟着,属下没能下手,请大皇子赎罪!”
白风恭敬的跪着请罚。
“无碍!
在如画楼解决了一样,去吧!
不要留下任何把柄。”
“是!”
“袁怀啊,”李擎苍看着坐在一旁书生打扮的人,“你说,本皇子该拿皇叔怎么办呢?”
“大皇子,”袁怀恭敬的说,“此事不能急,徐徐图之。
举子们寒窗苦读,就是为了一朝入朝为官,若是他们知道有内幕,那么他们是不能忍的。”
“那你说,该怎么办?”
李擎苍不耐的看着袁怀。
“大皇子,姚鹏的侄子是个很好的桥梁。”
袁怀将计谋细细的说给李擎苍,李擎苍的脸色才好了起来。
“不愧是状元之才!
好!
就按你说的办。”
李擎苍大笑着离开。
酉时,李景尘带着忆安和千山来到了如画楼。
“哟!
贵客临门,花娘这厢有礼了!”
如画楼的妈妈花娘亲自出来迎接,“不知王爷想要哪个姑娘啊?”
“花娘,我府上送来的红儿和秀儿呢?”
李景尘稍稍拉开了与花娘的距离。
“原来王爷好这一口啊!”
花娘一副“原来如此”的眼神,“王爷楼上请,我这就去叫人。”
李景尘尴尬地笑了笑,“花娘直接领本王去即可。”
花娘调笑道,“好好好。
王爷这边请!”
说着领李景尘上了二楼最里边的房间。
“嘭!”
屋内一声巨响。
李景尘将门推开,就看见一名蒙面黑衣人正勒着红儿的脖子,红儿已经开始翻白眼了。
“啊!
杀人了!”
花娘一声惊呼。
千山推开花娘,拔出剑冲着蒙面人刺了过去。
如画楼内的客人都挤在走廊里。
李景尘在花娘耳边说了几句。
“诸位,是花娘我看错了,都散开吧!”
花娘稳了稳神,笑的风情万种。
客人们一听,都又搂着姑娘们离开了。
“秀儿在哪?”
“回王爷,秀儿就在对门,估计吓坏了。”
忆安推开对门,果然看见秀儿吓得缩在榻上,屋内并没有黑衣人,看来,只有红儿是暗线。
李景尘转身对花娘说,“没你什么事了,忙去吧。”
然后就关上了红儿的门。
花娘走了两步,进了一个房间,“你来的不是时候啊,这王爷可来了。”
“我也是点背,”屋内的女子豪迈的坐在榻上啃着苹果,这一扭头,正是姝暖,“我就是来看看你,这也能碰上!”
“好了,”花娘将姝暖的腿放好,“女孩子家,坐没坐样。
那你离开吧,趁现在。”
“嗯。
我这就走,下次来看你啊。”
姝暖轻佻的勾了勾花娘的下巴。
花娘斜她一眼,“没正行,我先去看看,你再出去。”
说着轻轻的开了门,走了出去。
姝暖就头疼的听见花娘的声音,“王爷,这就走了啊?”
“本王听说,如画楼的歌舞是一绝,也到时辰了吧?”
李景尘看了一眼关着的房门。
花娘心虚的挡了挡门,“没呢,歌舞要到戌时了。”
李景尘点点头,“那本王就找这屋的姑娘聊聊天吧。”
说着就转脚准备推门。
花娘只能站着不动,笑着说,“王爷,这屋姑娘已经有人定了,让我给您介绍个更美的姑娘吧!”
一边就要伸手去揽李景尘的胳膊。
李景尘挑了一下眉,“还有比本王更重要的客人?”
依旧执意要进屋。
这可急坏了屋内的姝暖,这一进来可不就逮个正着?
“王爷,您这是存心让我为难啊……”花娘还在推拉着。
“有何不可。
忆安。”
李景尘失了耐心,给忆安使了个眼色。
忆安上前拉开了花娘。
“哎!
王爷,您不能进啊!”
花娘大声的提醒姝暖。
李景尘伸手。
门从内打开了,一个慵懒的声音传了出来,“怎么了?
妈妈。”
一张堪比绝色的脸露了出来,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不是千篇一律的瓜子脸,有些婴儿肥,红艳艳的嘴,薄厚适中,立体的琼鼻,一双丹凤眼,似睁非睁,眼波流转,无尽魅惑。
“这是如画楼的花魁?”
李景尘扭头问花娘,“难怪花娘如此紧张。”
花娘被忆安放开后,明显的舒了一口气,眼含责怪的看了女子一眼,“都怪我这女儿,爱睡懒觉,脾气还不好,这不是怕扫了王爷的兴致。”
“那本王便不再进去了,期待如画楼花魁的歌舞。”
李景尘不再看女子一眼,领着忆安下了楼,坐在舞台的第一排,品茶去了。
花娘拍拍胸口,一推女子进了屋,关好了门,“你可吓死我了!”
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喝了一大口水。
女子豪迈的坐着,拿了一个苹果,咬了一口,“你可就胆小吧。”
“姝暖,不是我说你,非要进王府找人?”
花娘无奈上前,将姝暖的腿放好,“这下好了,王爷让你跳舞。”
“无碍,我这几年什么没做过,跳舞嘛,小意思。”
姝暖咔咔的咬着苹果,“我哥哥是举子,娘说哥哥时状元之才,我不得去主监的家里?
要不上哪去见到那么多的举子。
客栈我都跑了,没人见过。”
“可惜你这一张脸,要伪装的那么普通。”
花娘真是没眼看姝暖那不淑女的样子,“可以让庄喜明帮忙找啊?”
“喜明哥现在比较忙,也交代了手下的人帮我找。”
姝暖有些沮丧,“你赶紧去招呼王爷吧,我一会儿自己下去。”
“我让沛柔去了,没事。”
花娘起身在梳妆台那翻找着,“给,带上,省的以后有人找你。”
花娘递给姝暖一张面纱。
姝暖抹抹嘴,接过面纱带上。
“花姐姐,歌舞要开始了。”
一个姑娘上来叫花娘。
花娘伸手整了整姝暖的衣服,对外面的姑娘说,“就来。”
摸了摸姝暖的腰说,“这王府的伙食很好吗?
都粗了。”
姝暖毫不在意,“里面有我平时自己的衣服,换衣服耽误时间,我要赶在王爷回府之前回去。”
花娘无奈,领着姝暖下了楼,交代了跳舞的姑娘们,这才走到李景尘身边伺候。
李景尘看着蒙上面纱只露一双眼睛的姝暖,脑子中竟然浮现了爱演戏的小丫鬟的眼睛。
姝暖努力的融入舞群,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突兀,但是这裙子有些长,一不小心被推下了舞台,落在了李景尘的怀里。
四目相对总是尴尬的,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姑娘不愧是花魁,这引人注意的方式都与众不同。”
李景尘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姝暖。
姝暖愣住了,近距离看这张脸,还真是好看。
沉浸于美色中,也就没听到李景尘话中的取笑。
“花魁姑娘。”
李景尘扫视了她的躺姿,提醒姝暖,“你还准备待多久?”
“哦,哦哦。”
姝暖挣扎的起身,花娘也赶紧上前扶她。
好在跳舞的姑娘们比较淡定,没有因为姝暖停下来,所以只有近处的几个人看到了,其他人都没注意。
李景尘站起身,看了一眼姝暖,带着忆安走了。
姝暖也立即上了楼,易容脱衣,从窗户跳了出去,运起轻功,向着王府飞奔。
坐上马车的李景尘若有所思的对忆安说,“你不觉得那花魁似曾相识?”
忆安努力的回忆了一下,“爷,并没有。”
“那眼睛,和小丫鬟的眼睛不一样吗?”
李景尘摸了摸身上的玉佩。
“爷,小暖那丫鬟长相很普通,这个花魁可是倾城绝色。”
忆安有些疑惑。

上一篇 2022年10月21日 pm4:21
下一篇 2022年10月21日 pm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