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秦渝《蛇欲缠身》全集阅读_蛇欲缠身完结版阅读

以安宁秦渝为主角的悬疑惊悚小说《蛇欲缠身》,是由网文大神“四月的十月”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青龙娶亲’那天,我曾祖父杀死了一青一白两条蛇,村民说,那是长角化蛟要飞升做蛇仙的
我出生那晚,我爷爷跪在蛇庙一宿,我妈才把我生下来,他却死在蛇庙
我打小,梦中就会出现一条蛇,他说,我是他的新娘
突然有一天,我的堂哥堂姐突然出事,我们回到村子,玉佩丢了,他却出现了……

小说:蛇欲缠身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四月的十月

角色:安宁秦渝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蛇欲缠身》,作者是“四月的十月”。本书精彩片段:“快,回去。”我爸妈喊了一声,跑回了我家。映入眼前的一幕把我给吓得捂着嘴,哆嗦的厉害。安宁躺在院子里,身上全都是蛇,三堂伯母直接晕倒了过去,可她的身上却一条蛇都没有,我爸走过去将三堂伯母拖过来,她没事,估计是吓晕了过去。“安心,在这里看着你爸,我去找李婆子回来……

评论专区

十个saber一起,也救不了你:学姐的新书

综*******种:前面鹿鼎记看到一半跳了,直到综武侠部分。。。性转韦小宝在古龙小说里的故事,有修罗场,更有女主的端水绝技但直到最后我还是没搞明白,为什么女主对上官飞燕有那么大的敌意???有了解的小伙伴说一下吧

综漫盖亚:奇葩的太监书,一般的太监还能看半截,这书每个章节都没写完,让你在大坑套小坑中爬进爬出。

蛇欲缠身

第7章

“快,回去。”

我爸妈喊了一声,跑回了我家。

映入眼前的一幕把我给吓得捂着嘴,哆嗦的厉害。

安宁躺在院子里,身上全都是蛇,三堂伯母直接晕倒了过去,可她的身上却一条蛇都没有,我爸走过去将三堂伯母拖过来,她没事,估计是吓晕了过去。

“安心,在这里看着你爸,我去找李婆子回来。”

我妈丢下一句话,跑出去追李婆子,到了村口天空轰隆一声巨响,打雷了,天暗沉沉,这是要下暴雨的节奏。

“东梅,赶紧回去,要下暴雨了。”东梅是我妈的名字,说话的是我家隔壁的刘婶,焦急的扛着锄头回走,豆大的雨珠啪啪的落下,我妈只能回来。

“安心,今晚这不能住了。”

下雨了,我爸见我妈回来,躲在厨房旁,铁皮子盖着,雨水打在上面,吵闹的很。

安宁躺在院子**,雨水打在她的身上,蛇却钻入她的衣服内,我心里慌得厉害,最重要的是,安宁是瞪大眼睛的,那惊恐瞪大双眼,嘴巴长大,耳朵,嘴巴都有蛇,密密麻麻,看着都头皮发麻。

半个小时后,雨停了。

所有的蛇都从安宁的衣服内爬出来,也不走,我爸抄起一根细小的棍子,朝着地面有节奏的敲打起来,可是,蛇没有离开的意思。

“安宁。”

三堂伯醒了,从屋内出来看见院子里的安宁,发疯似的冲过去,那些蛇迅速钻到安宁的衣服内,完全就是不离开。

“三哥,蛇不肯走。”

我爸说道,三堂伯母也从惊吓中苏醒过来,看见安宁还躺着,哭嚎了起来,安宁尸体上的蛇还是没有走的意思。

“安阳呢?”

我爸这么一问,三堂伯才反应过来,连忙上楼,看着安阳还躺在床上,不由得松了口气。

“你们赶紧把安阳抬到车上。”

三堂伯指挥到,看着安阳的两个手下连忙将安阳抬下去,上车后,便坐在驾驶座的位置。

“把大少爷送到医院,我随后就到。”

两个手下点头,车窗关下,两人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车子绝尘而去。

“三堂哥,安宁她……”

我爸话刚开口,三堂伯抡起拳头朝着他的脸上狠狠地打去,我爸一个没注意,挨了他一拳,脸肿了,嘴角溢出血丝。

“安雄。”

我妈连忙扶着我爸,怒视着三堂伯。

“你疯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打人,要不是出事,我……”

我妈还没说完,我爸拦着她。

“别说了,安宁出事,他心里不好过。”

“安雄,你给我等着。”

三堂伯看着我爸爸的眼神有了杀意,想要弄死他的那种。

“老公,安宁她怎么办?”

三堂伯母哭嚎着,“我的安宁……”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叫人。”

三堂伯狠狠地瞪了我爸妈一眼,愤愤离去。

“安宁,你怎么这么命苦,我的安宁啊……”

三堂伯母坐在地上,哭嚎声不断。

“我们出去吧。”

我爸拉住我妈出来,“李婆子是不是知道安宁会出事?”

我妈点头,“喝了神水就没事了,三堂嫂打翻了,保不住。”

“妈,那李婆子这么厉害,她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我连忙问,看了眼院子,“那些蛇为什么会弄死安宁?”

“那是她自找的。”

我爸生气了的骂道,“明知道蛇仙的事,还去招惹蛇仙。”

我爸这话让我更疑惑,我妈扯了扯我爸的衣袖,示意他不要说,我看着爸妈不愿说,还是忍不住问,“爸,真的是蛇仙的报复吗?”

“你别问了,是安宁自己招惹的。”

我好奇,我记得梦中的蛇挺好的,而且变成人的样子也不吓人,甚至,温润如玉。

“安心,那个红袋子别丢了,戴好了。”

我妈叮嘱道,我摸着怀中的红袋子,我妈这才松了口气。

“三堂哥怕是要找人对付你了。”

我妈一脸担忧,“你说安宁出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为什么非要怪罪到我们头上。”

“没事,三堂哥就是脾气暴躁,出了这样的事,谁心里也不好受。”

我爸掏出一支烟点燃,眉头拧成川字,坐在门口的石头上。

“你带安心去老刘家吃个饭, 我和老刘打过招呼了。”

“我哪里吃的下饭,安心,你自己去吧。”

我看着爸妈那担忧的表情,我去了隔壁的刘婶家,但是没进去,在门口喊了一声。

“刘婶。”

在我们那,白事不可以进别人家的屋子,会带去晦气。

刘婶见我喊,连忙喊道,“进来啊,杵在门口做啥?”

我摇摇头,“出白了。”

刘婶脸色微变,连忙擦擦手,走到我这,隔着门问,“谁?”

“安宁。”

刘婶吓了一大跳,“刚刚嚎的是安宁?”

我点点头,刘婶看了我一眼,“你等着,我给你端饭。”

我道了声谢,不一会刘婶就给我端着饭菜过来。

“安心,安宁咋死的?”

“我也不知道,身上全是蛇,被蛇咬死的吧。”

我说完,刘婶叹了口气,“她没事和蛇仙闹腾啥。”

“刘婶,你也知道这事啊?”

爸妈不说,我这稀里糊涂的,刘婶这么一问,我更好奇了,这蛇仙真的和他们说的这么可怕吗?

“你不知道吧,你家和蛇仙的事,那说起来可就有故事了。”

刘婶是个长舌,这村里八卦的很,这曾祖父那辈的事,传的神乎邪乎的,这茶余饭后,都会说起。

“听说你.妈请了隔壁村的李婆子,没把安宁留住?”

我点头,刘婶看了眼我身上的红袋子,“要洁身自好,别学安宁,尤其是蛇,搞不得。”

“我知道,谢谢刘婶。”

我吃完饭,刘婶给我爸妈打包两份,“端给你爸妈,让他们吃点。”

我谢过刘婶,端着饭走的时候,刘婶在身后嘀咕道:“这安宁也真是,找了男人还招惹蛇做什么。”

安宁的事很快传遍村子,我家没人敢靠近,村长提着十斤糯米给我爸妈,不知道说了什么,我爸妈便到处去搬稻草,烧了一大堆的草木灰。

上一篇 2022年10月21日 pm5:10
下一篇 2022年10月21日 pm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