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颜木何乔久_《浮生若梦》完整版阅读

经典力作《浮生若梦》,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颜木何乔久,由作者“久木”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颜木就是个普通的打工仔,从小到大也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循规蹈矩且按部就班的完成

小说:浮生若梦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久木

角色:颜木何乔久

火爆新书《浮生若梦》是由网络作者“久木”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内容概括:这是颜木第一次看到何乔久星期天,正逢喜富尔俱乐部开业在即,今天是消防系统做最后的测试。顾氏消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乙方单位,委派颜木为喜富尔俱乐部消防项目组的小组长。一阵阵有序的警报声正常响起,测试通过。“颜姐,恭喜我们!”站在颜木身边的助理陈敏抬起肩膀,轻轻地蹭了蹭她。颜林侧目,对上那笑盈盈,发着光的眼睛,看得她心头一暖,回应了一个微笑……

评论专区

步步生莲:剧情有点扯就是了,但是月关写女人确实很有一手,其他作品也都是类似,放这一本是为了小周后,ntr的非常彻底

[综]直播破案现场:幼苗,目前还不错,作者文笔细腻,节奏稳当,副本穿原著这点真的是很赞,总之,值得期待的直播系粮草。希望后面不要写飞。

钢之魔法师:鱼丸的书。

浮生若梦

第1章 楔子

这是颜木第一次看到何乔久 星期天,正逢喜富尔俱乐部开业在即,今天是消防系统做最后的测试。
顾氏消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乙方单位,委派颜木为喜富尔俱乐部消防项目组的小组长。
一阵阵有序的警报声正常响起,测试通过。
“颜姐,恭喜我们!”
站在颜木身边的助理陈敏抬起肩膀,轻轻地蹭了蹭她。
颜林侧目,对上那笑盈盈,发着光的眼睛,看得她心头一暖,回应了一个微笑。
小姑娘得意的心思藏不住,偏着头,一副讨功的表情。
颜木笑了笑,“这次军功章里真的有你的一半。”
“过誉了,不过我就不客气收下啦。”
陈敏兴奋地道:“现在去做最后一道工序了,放灭火器啰!
我从楼上往下放。”
“嗯!
辛苦了!
安排下去吧!”
颜木点了点头,小姑娘雀跃的往旁边跑过去。
立秋虽过了五六日,但是外面盛夏的尾巴还在张牙舞爪的。
俱乐部的**空调系统似乎出了点意外,室内温度嗖的一下就降了十几度。
颜木冷得一颤,手掌在手臂上来回的摩擦了几次,有了丝丝?意。
她提着两瓶灭火器,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往电梯的方向奔去。
负一楼仅有一个房间,在施工图纸上没显示。
甲方的意图很明显,不想让更多的人知晓。
电梯在负一楼停下,站在电梯门口,颜木把灭火器放在地上,打量起四周的环境来。
昏暗幽静的空间,没有车,空空荡荡的,透着一丝丝的诡异。
颜木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凭着记忆,她顺着走道左拐了个弯,走到尽头,右拐过去,看到一点点亮光。
人走近,才看到房间门开了一条缝,昏黄的四周,被从里面射出的一道明晃晃地光,像是一把隔空激光刀,硬生生的把映入视野里的地盘削成了两个世界。
颜木下意识的放缓了脚步,看了一眼手里拎着灭火器,却在不经意的抬头间,撞入了一双宛如千年寒潭般的黑眸中。
蚀骨的冰寒。
一瞬间仿佛被毒蛇盯上,那毒辣的目光刺得她浑身暴寒。
颜木赶紧低下了头,探究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瞬,方才移开。
“何乔久,今天我栽到你手里,算老子倒霉。
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的,你他妈的冲我来。”
一声怒喝把颜木的思绪拉了回来,她看到惊骇的一幕,血在地面上蔓延,无声的染红了白色的地毯。
血的中间是一张四个脚的凳子,凳子前的那双男士皮鞋,残破不堪,血迹斑斑。
在这双鞋周围,围绕着几双那种带了钢板的大头男士棕色皮鞋,每个鞋尖上都被暗红色的痕迹浸染。
离自己最近的是一双铮亮可鉴的,一尘不染的白色商务男士皮鞋后跟,被同样白色的西装裤边盖住一半。
这双皮鞋正在四平八稳的向那双鲜血直流的鞋靠近,另外的几双大头皮鞋有次序的往一边移。
“谋权篡位?
不,出卖公司机密,挪用公款,哪一样不是犯法?
挪用公款本该是要移送执法部门。
但我念在左董为集团鞠躬尽瘁的份上,于是会留你一条生路,以后只要你懂事,都能见到第二天的阳光……如些结果,左董就不必感谢了。”
男子不紧不慢道,虽是平铺直叙,却如见血封喉的毒药一般致命。
似曾熟悉而熟悉的声音传入耳膜,颜木下意识的循声抬头往上看,笔直的西装裤包裹着一双修长的腿,背在背后的双手,白色衬衣袖口那对水滴形的钻石袖扣,折射出一线刺眼的光芒。
男人修长干净的手放松的交叠在一起,小拇指——一圈红色的疤痕。
一瞬间,颜木只感觉心里猛烈的一跳,眼神挣扎着向上看,云山雾罩。
这个画面与记忆中的某个点重合,会是他吗?
“砰”的一声巨响,面前的镂空大门被突然关闭了。
颜木被这样的变故惊到了,迫往后退了两步,眼前漆黑一片。
是乔久?
还在眼前晃动那活生生的画面重新轮为尘封的记忆中,她使劲地摇了摇头,似乎这样就能把那——一圈红色的疤痕的小姆指甩出记忆。
从负一楼坐电梯到了一楼,颜木只觉得从脚底涌起无尽的寒意,身如在冰窖里一般。
从俱乐部出来,扑面而来的热风闷得她直皱了眉。
刺眼的阳光像是一支支箭似的射了过来,颜木赶紧伸手挡在额头上,不由得倒吸了一口热气,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缓过来气来。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颜姐,你听说万组长的事了吗?”
陈敏兴致盎然的说:“她栽了?”
积攒了太多的不服与不快,陈敏大有扬眉吐气的愉快:“擅做主张,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活该她的,这回看老高怎么护短。”
颜木极少接话,背靠着外墙,看着不远处的风景树。
小姑娘越来越刹不住车,开口打断她,淡淡地问了句:“陈敏,你在哪里了?”
这话泄露了她的心不在焉,突然,感觉背脊发凉,回头一看。
忽地对上一个人,一双眼。
这男人今天穿得不算特别正式,白色衬衣,能看见腰腹的线条延伸下来,与白色西装裤装恰好融合,担得起长身玉立这个词。
脚上是双一尘不染的白色商务皮鞋。
他站在明亮刺目的阳光里,英气逼人,宛如沉潭的眼中一片冰冷漠然,深邃而不可琢磨,令人不敢生出亲近。
颜木与他对视,不卑不亢,泾渭分明。
“何总,这是最终的数据。”
一位戴着金丝边眼镜,身材高大的男人边走边打开着文件夹。
姓何的男人收回了视线,伸出左手接过文件夹,水滴形的钻石袖扣,左手小拇指一圈红色的疤痕。
颜木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离开,似乎惊动未定。
“颜姐,”陈敏的电话进来了,“一起走吧!”
“一起走吧!”
颜木缓了缓神,挂了电话,朝陈敏走去。
 

上一篇 2022年10月21日 pm5:21
下一篇 2022年10月21日 pm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