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雪阿晟《救命之恩只能以身相许》_(救命之恩只能以身相许)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救命之恩只能以身相许》是作者“梓雪儿”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云雪阿晟,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一场梦惊醒,云雪发现自己竟穿越了,如今的她是个苦命的农家女,原主本就死了亲妈,需

小说:救命之恩只能以身相许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梓雪儿

角色:云雪阿晟

现代言情小说《救命之恩只能以身相许》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梓雪儿”。精彩内容:“姐姐,你别扔下我,姐姐,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你…”“小容,暖暖伤到头得请大夫,救命要紧啊!拜托你了,我以后一定把银子还给你。”“您老可别难为我了,家里连饭都快吃不上哪来的银子?再说只是摔倒而已,您见过摔一跤就能死人的?”耳边无比吵杂,云暖只觉得头疼欲裂,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破旧的木床上。视线中的一切陌生又熟悉,脑海中突然涌出许多不属于她的回忆。“姐,姐,你终于醒了!外婆,姐姐醒了。”床边哭泣的云辉惊喜万分,顾不得擦拭眼泪急声呼喊……

评论专区

民调局异闻录:灵异冒险故事,各种特征迥异的角色,悬念迭起,柳暗花明,紧张中不失幽默。

狂蟒之灾:西安外有条江叫松花江。一条江有很多干流,啥叫支流。

深海提督:别人大建出船,他大建出女提督,身为南极人坚决不给你仙-_-||

救命之恩只能以身相许

第1章 摔一下死不了人

“姐姐,你别扔下我,姐姐,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你…” “小容,暖暖伤到头得请大夫,救命要紧啊!
拜托你了,我以后一定把银子还给你。”
“您老可别难为我了,家里连饭都快吃不上哪来的银子?
再说只是摔倒而已,您见过摔一跤就能死人的?”
耳边无比吵杂,云暖只觉得头疼欲裂,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破旧的木床上。
视线中的一切陌生又熟悉,脑海中突然涌出许多不属于她的回忆。
“姐,姐,你终于醒了!
外婆,姐姐醒了。”
床边哭泣的云辉惊喜万分,顾不得擦拭眼泪急声呼喊。
“暖暖,暖暖你感觉怎么样?”
五十多岁的老者踉跄着靠近,紧紧攥着云暖的手。
生怕一放开,就会彻底失去她。
云暖脑子很乱,面对老者那担忧愧疚的目光微微摇头:“外婆,我没事儿。”
“我就说死不了,谁家孩子没个磕磕碰碰,小题大做。”
赵荣阴阳怪气的接话。
张老太欲言又止最终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云暖的手背:“醒了就好,没事儿就好。”
这件事要从中午说起,云辉挑水时云宝跑出来捣蛋,脚下一绊摔倒了。
云宝是云振海和赵荣的小儿子,今年六岁。
当时他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云莲路过,一口咬定是云辉故意把云宝撞倒。
赵荣气的抽出扁担打云辉,云辉吃疼往出跑。
正在洗衣服的云暖听到吵闹赶到阻拦,反而被赵荣一起打骂。
为了护住云辉她摔在井边,脑袋撞在了井沿上根据目前了解的情况,她亲娘走的早,后妈赵荣进门当家做主,人前贤妻良母,人后蛇蝎心肠,对她们百般苛待,都到了要命的地步。
“我说你死不了赶紧去干活,你的衣服还没洗完呢!”
赵荣呵斥。
张老太咬牙,声音中带着颤抖:“小容,暖暖受了伤就让她歇歇吧!”
“她歇着谁来干活?
难不成要我来伺候她?”
张老太眼眸低垂:“我干,我去洗还不行。”
赵荣哼了声!
“那我可用不起,您老还是歇着吧!”
说罢语气一沉:“云暖,还不赶紧起来,躺那装死也没用。
你们两个白吃白喝的要账鬼,就知道偷懒耍滑,一个比一个没脸没皮。”
其实这家里的所有活,都是云暖,云辉和外婆在干。
赵荣坐等着吃喝,平日带着云莲做做女红,云宝则是到处调皮捣蛋。
这么多年,完全把她们当成奴隶。
拼命压榨,恨不得让她们累死才好。
云暖坐起身还是觉得晕,弄不好会留下脑震荡的后遗症。
见她起来赵荣暗自得意,就知道云暖会乖乖听话。
然而想法刚出现却听到一阵暗哑的声音!
语气很平,不像以前哭哭啼啼,唯唯诺诺。
“我现在头很疼,洗不了衣服。”
“你说什么?
你敢再说一遍?”
赵荣瞬间震怒,大步走向床边。
张老太被吓了一跳,连忙把云暖护在身后担心在挨打。
“我头疼。”
“不止洗不了衣服。”
“暂时什么活都干不了。”
云暖淡淡的回应。
赵荣何时被这样顶撞过,双眸泛红面露凶光:“你个贱蹄子竟然敢这样跟我说话,看我不打死你。
反正留着你也没是废物,刚才怎么不直接撞死你…” 云暖弯腰避开赵荣打过来的巴掌,趁机下地面向着床后退几步:“你说得对,大不了一死,不如咱们一起。”
她面无表情,眼底却带着几分凌厉。
尽管是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却让听到的赵荣心底颤了颤。
不知为何,她觉得有点不安。
但打出的巴掌从未失手过,对方还敢威胁她。
一时间更是恼羞成怒,顺手拿起不远处的鸡毛掸子轮了过去:“你个要账鬼,还敢吓唬我,看看我今天怎么教训你。”
“暖暖!”
“姐姐!”
张老太和云辉边喊边追出去,担心云暖在受伤。
出了门就是后院,眼角余光扫过不远处地上有个半米长圆形的木头,手腕粗细,应该是云宝拿出来玩儿的。
云暖改变方向放慢速度,赵荣紧追不舍,攥着鸡毛掸子用力向她打过去可惜每次都是擦边而过,这让她越发恼怒。
眼看着云暖的动作慢下来,她用尽全力同时身子向前倾抽打过去。
结果脚下一滑,整个人向前扑了过去。
地上有些碎石,她脸着地顿时被划破。
小院内响起凄厉的惨叫声!
等赵荣爬起来时满脸是血,看着很骇人。
这下把看热闹的云莲和云宝都吓到,前者连忙上前询问,后者则是吓得大哭不止。
张老太也吓得不轻,想要上前查看被云暖拦住。
“外婆,摔一下死不了人的,不用担心。”
听着她清冷的话语赵荣忘了疼痛,发疯般冲过去说要掐死她。
“你们在做什么?”
是云振海回来了,语气中带着不耐烦。
一见自己的男人赵荣顿时改变方向跑了过去,眼泪和血染在一起触目惊心。
“当家的,你,你怎么回来了。”
云振海见到她一惊:“你的脸怎么了?
这是怎么弄得?”
赵荣一改刚刚的泼辣,恢复往日的做作虚假,意味深长看了眼云暖后快速摇头:“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没事儿,不严重。”
云暖心中冷笑,这女人变脸的速度堪比翻书,怪不得这么多年恶事做尽却美名在外,大家都夸她是贤妻良母,对待云暖和云辉如同亲生孩子般和以往的情况无二,云振海及其失望的看了云暖一眼,查看赵荣的脸只是破了皮不严重才松了口。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男人身上带着威压,目光落在云暖身上。
“爹,不是姐姐的错,是…” “爹,是云辉先欺负弟弟,娘看不过只是说了几句就被云暖推到了。”
赵荣的大女儿云莲急声开口,打断了云辉的解释。
云振海眉头紧皱:“真是太过分了,还不给你娘道歉。”
哪怕记忆中对这个爹有些了解,此时不由分说的冷漠态度还是让云暖感到心寒。
自从赵荣进门后她和云辉过得是什么日子?
猪狗不如!
每次都是赵荣压迫欺辱他们,但云振海只相信他亲眼见到的,偏偏赵荣演技不错。
多年如一日,让他们生活在绝望的深渊中……  

上一篇 2022年10月22日 pm12:20
下一篇 2022年10月22日 pm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