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晚芙刘梅)陆则江晚芙全文阅读_(陆则江晚芙)完整版阅读

《陆则江晚芙》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陆则”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江晚芙刘梅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陆则江晚芙》内容介绍:江晚芙暗暗叫苦,胖子招谁惹谁了,犯得着这么歧视吗?这时,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黑着脸进裁缝店,把一条碎花裙子往桌子上一拍…

小说:陆则江晚芙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陆则

角色:江晚芙刘梅

回来得真是时候,她刚把饭做好呢。“你怎么回来了?”江晚芙看着英俊挺拔的男人,心里暗暗吐槽。陆则是很讨厌原主的,之前一直以工作为由,吃住都在厂子里,十天半个月都不见得来这里一次。她穿越才两天就见了他三回,可真是稀奇。心里暗暗纳闷,江晚芙面上还是很客气的,毕竟欠着他钱

评论专区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越狱出来,到哪都会被**遇到……无语

太棒了,我逐渐理解一切:剧情才几章,世界观还没展开,角色特征还没建立就开始热血牺牲、社会思考、人性鸡汤。。。顶不住

施法诸天:弱智流主角,每次都有几个人密谋干掉主角并付诸行动,主角爆种反杀,然后这几个人发誓再不打主角的主意,主角放过这几人。下次这几人又来刺杀主角,主角再放过,这样的主角不死没天理啊。

陆则江晚芙

陆则江晚芙全文免费阅读第9章  

回来得真是时候,她刚把饭做好呢。
“你怎么回来了?”
江晚芙看着英俊挺拔的男人,心里暗暗吐槽。
陆则是很讨厌原主的,之前一直以工作为由,吃住都在厂子里,十天半个月都不见得来这里一次。
她穿越才两天就见了他三回,可真是稀奇。
心里暗暗纳闷,江晚芙面上还是很客气的,毕竟欠着他钱。
“你吃饭了吗?
我刚做好饭。”
江晚芙问。
幸好多做了他那份,不然这位爷又要黑脸。
陆则一眼就看到她放在角落的那袋米,还有桌子上一大袋子食材,俊脸不由黑了下来。
就不该给她那么多钱,肯定又花光了!
江晚芙猜到他在想什么,更无语。
他在厂里可以吃食堂,可她在这儿什么都没有的,不买粮食做饭难道要饿死?
江晚芙也不强求,直接坐下来给自己盛了小半碗,淡淡扫了他一眼,“你不吃就算了。”
“谁说我不吃?”
陆则一反常态,在她旁边坐了下来,拿起碗就盛了满满一碗。
花他的钱买的,他为什么不吃?
一动筷子,他就不说话了,吃得大口大口的。
真是奇怪。
昨天吃了那碗意大利面,他就惦记上了,今天下班本来要去食堂,但是意大利面的味道一直在喉咙里转悠,再看食堂的大锅饭,他顿时就没什么胃口,然后鬼使神差又回这里来。
她今天没做那个意大利面,而是做了炒饭。
明明没放什么稀奇食材,连点肉末都没有,可就是意外的香。
米饭炒得绵糯松软,夹杂着玉米,胡萝卜和黄瓜的香甜,滋味说不出的好。
他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炒饭。
越吃越上头,脑海里的问号也越来越多。
江晚芙在江家娇生惯养,从来没下厨过,来这里之后别说做饭了,洗个碗都不肯,洗碗槽的脏碗总是堆得满满当当,发霉馊臭招苍蝇了,她也不洗。
这两天怎么回事,天天换花样下厨,还做得一次比一次好吃。
察觉到他在盯着自己,江晚芙有点别扭,“你看我做什么?”
“你……”陆则刚要说什么,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
江晚芙已经吃完了,放下筷子起身,“你继续吃,我去看看。”
结果一开门,看到一张熟悉的怒脸。
这人眉眼温和,跟陆则的高冷酷哥范儿完全相反,是特别讨女人喜欢的风度翩翩。
原主就是被这张脸迷得七荤八素,然后拼命作妖给陆则戴绿帽。
“陈,陈科长……”江晚芙尴尬得想直接关门。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原主暗恋的对象,刘梅的新婚老公,陈少荣陈科长。
气氛变得古怪僵硬。
身后的陆则放下碗筷,什么也没说,但是看江晚芙的眼神冷得像刀子。
现任老公撞见绿帽对象,修罗场既视感啊!
江晚芙尴尬到头皮发麻,很勉强才挤出一抹僵笑,“陈科长,你怎么来了?
要不要先进来坐一会儿……”陈少荣没有动,看她的眼神冷冰冰的,带着几分鄙夷,“我可不敢进你家,万一被人瞧见,传到我家梅子耳朵里,梅子误会了怎么办?”
在这位陈科长眼里,江晚芙还是纠缠他的丑八怪呢。
陆则深吸一口气,走到门口询问,“陈科长,你来找我?
是厂里出了什么事吗?”
“不,我来找你媳妇的。”
陈科长特意咬重了“你媳妇”三个字,语气夹枪带棍的。
很明显,是冲江晚芙来的。
陆则咬牙切齿,狠狠瞪了江晚芙一眼。
江晚芙却莫名其妙,“找我?
什么事?”
她穿越之后就刻意避嫌,没找过这位陆科长,应该没得罪他才对。
陈科长故意看了陆则一眼,才说:“我就不拐弯抹角了,之前你纠缠我的事,我不跟你计较,但是梅子是我媳妇,我不想看到她受半点委屈,所以希望你以后跟我保持距离,也不要找梅子的麻烦。”
这话说的就很微妙了。
好像江晚芙对他不死心,所以嫉妒刘梅能嫁给他,故意给刘梅找茬一样。
作为江晚芙名义上的现任老公,陆则简直是被人找上门来扇一巴掌,几乎颜面无存。
他脸色顿时就变了,“陈科长,江晚芙又做了什么事,你直说!”
陈科长在厂里的职位低陆则一档,本来对陆则有颇多不服,这会儿来陆则这儿打脸,心头难免有些痛快,所以说话挺不留情的。
“你媳妇说话挺难听的,故意当着大家的面数落我媳妇,让我媳妇难堪,你也知道梅子脾气好,不会跟人吵架,再生气也只会躲回被窝里哭,两只眼睛都哭肿了,明天可怎么去学校教课?
所以我希望陆主任好好教育你媳妇,让她不要再针对梅子。”
陆则脸色铁青,“我这就让她去给你家梅子道歉!”
江晚芙气笑了。
她不知道刘梅在陈少荣面前是怎么说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绝对是搬弄是非了,不然陈少荣怎么会觉得她是被欺负的小白花,跑到这儿来教训她?
还老师呢,小聪明没放在教书育人上,净想着颠倒黑白诬陷人了!
“错不在我,我为什么要道歉?
该道歉的是刘梅。”
江晚芙不服。
陆则本来压着的火被她一句话点炸了,喝道:“你还狡辩!”
江晚芙前世好歹是个老板,气势上怎么可能会输掉,她挺着胸膛,不卑不亢道:“先出言不逊的是刘梅,请你先搞清楚情况,不分青红皂白就让我道歉,不可能!”
陈少荣没想到江晚芙这么嘴硬,态度都是也有些强硬了,“陆主任,这件事给梅子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希望你好好处理。”
他了解陆则,这人刚正不阿,很讲原则,也轻易不会对女人动手。
可真惹怒了他,他发起怒来是很吓人的。
有外人在,陆则不好发难,等关起门来只有夫妻俩的时候,江晚芙少不了要吃苦头。
所以陈少荣表明了态度,转身就离开了,顺手还把门关上了。
屋里只剩两个人。
气氛剑拔弩张。
“江晚芙,我昨天警告过你要安分,否则就给我滚回老家去!”

上一篇 2022年10月22日 pm4:30
下一篇 2022年10月22日 pm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