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衍琛江知夏)江知夏薄衍琛_薄衍琛江知夏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江知夏薄衍琛》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薄衍琛江知夏,《江知夏薄衍琛》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薄衍琛心痛难抑,江知夏是一心求死吗?明明她才是受害人啊!江知夏不能死,他想她活着,她得活着……所以他不能死!薄衍琛心里只有一个执念,他不能死!死了就不能保住江知夏了!这个强烈的念头冒出,他就被一个漩涡给吸入,什么都不知道了…

小说:江知夏薄衍琛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江知夏

角色:薄衍琛江知夏

知夏,不要这样……”薄衍琛痛得眼前阵阵发黑,强撑着不闭眼,眸子死死盯着江知夏。他的确很痛,前所未有的痛。江知夏眼里明明白白要毁了他的恨意,像是火焰灼烧着他,烧得他痛苦不堪,从身到心仿佛都要被燃烧殆尽!剧痛加上失血过多,使得薄衍琛脸色青白,嘴唇颤颤,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他想说不值得。她这么做,也是毁了她自己!可是生命伴随着心口的鲜血汩汩的流走,他费尽全力,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陷入黑暗中

评论专区

我的二次元人生:前期写得不错,但有点成绩就文青了,不停虐主,让读者看不爽,自己作死

漫威之无尽异能:很不错的书,已经看了一半。

荒海有龙女:正儿八经的爽文,龙女大人无所不能,所有阴谋、坏蛋统统简单粗暴一下解决。看到现在,17个小故事,都毫不腻味。每个故事场景开始都能勾起人的看书**,再来200片龙 鳞也不嫌多。

江知夏薄衍琛

江知夏薄衍琛免费阅读第13章  

知夏,不要这样……”薄衍琛痛得眼前阵阵发黑,强撑着不闭眼,眸子死死盯着江知夏。
他的确很痛,前所未有的痛。
江知夏眼里明明白白要毁了他的恨意,像是火焰灼烧着他,烧得他痛苦不堪,从身到心仿佛都要被燃烧殆尽!
剧痛加上失血过多,使得薄衍琛脸色青白,嘴唇颤颤,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他想说不值得。
她这么做,也是毁了她自己!
可是生命伴随着心口的鲜血汩汩的流走,他费尽全力,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陷入黑暗中。
江知夏笑着推开薄衍琛,擦掉脸上溅到的血迹,再穿好外套遮掩身上染红的衣服,打开抽屉拿出一把剪刀,跑了出去。
这段时间,她摸清了江素洁被关在地下室。
看守的保镖看到江知夏快速跑过来,没什么怀疑。
关总说了,这里江知夏来去自如,除了出大门,她哪里都能去。
之前她总是到处走,也不是没来过,还扒在小窗口好奇朝里面看过。
江知夏这次没有好奇地看看就走,而是直接命令保镖:“开门,我要进去。”
保镖不疑有它,要是拒绝惹恼了江知夏,自己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江素洁哭过喊过骂过,都没有引来薄衍琛,这扇门也一直没打开过。
被关了这么久不见天日,都要麻木了。
突然,铁门传来开门的声音,她心里一个咯噔,干涩的喉头不由吞咽了几下。
“江知夏,你终于来了。”
江素洁起身,沙哑笑道:“你很得意吧?”
“想出去吗?”
江知夏的手一直放在口袋里,攥着剪刀。
江素洁一愣,警惕道:“你会那么好心?”
“怎么说你也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江知夏慢慢走到她面前,低声笑道:“横着出去也是出去呀。”
说罢就抽出剪刀,直直捅向江素洁心口。
江素洁骇然,死死握住剪刀,嘴里拼命喊道:“救命啊!
杀人了!”
保镖一惊,马上进来阻止,可是江知夏力大无穷,他们又不敢用力怕伤到她。
精神病发疯,捅死人,那人是死了也白死。
江知夏疯了似的用头狠狠撞向江素洁的额头,江素洁剧痛之下手上力气松了点,江知夏趁机用力将刀尖**去。
“啊——!”
江素洁惨叫,尖叫道:“江知夏,你杀了我,就永远别想知道安安的下落!”
“你说什么?

安安在哪?
你连她的尸体也不放过?”
江知夏松开剪刀,揪住她的衣领,眼睛红得要滴血。
餅餅付費獨家。
她坠楼醒来后确实是陷入了疯魔状态,薄衍琛撞车那次才慢慢清醒。
但不管是疯了还是清醒,对薄衍琛,江知夏都自由憎恶,仇恨,和不顾一切的毁灭欲。
无论薄衍琛是怎么想的,江知夏为了复仇继续装疯卖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就要杀死江素洁了,现在看来,只是捅死她,真的太简单了。
“你和薄衍琛一起下地狱吧!”
“不是……安安还……”话还没说完,江知夏发了疯般抓起江素洁的头发,咚咚往后撞着墙,江素洁没几下就晕了过去。
终于,保镖制服了江知夏,而楼上也很快慌乱起来,被刺的薄衍琛被发现。
薄衍琛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心口也不痛了。
他低头看着紧张忙碌的医生,还有手术台上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江知夏如愿以偿了。
刚想到“江知夏”,眼前画面一转,薄衍琛就从手术室,来到了**局。
江知夏呆滞地坐在审讯室,面对**的询问,她的回答永远是那一句话,翻来覆去的说。
“我杀了人,杀人偿命。”
这样的江知夏,令薄衍琛的心尖蓦地泛起痛意,瞬间蔓延到四肢百骸。
怎么灵魂还会有痛觉?
想起江知夏决绝的眼,她是真的说到做到,豁出去报仇,然后安然接受死亡的审判。
一旁的律师掷地有声地辩解道:“她是精神病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我很正常,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你们去找专家来鉴定好了。”
江知夏笑了,脸上满是期待,“马上让我死刑吧!
我无话可说!”
薄衍琛脱口而出:“我不用你偿命!”
可是没人听得到。
“据调查,我的当事人因为丈夫关先生冷血无情的伤害自己父亲而导致早产,其后被关先生的情妇江素洁设计了丑闻,从而使得本就身体虚弱的父亲骤逝,早产的孩子又被江素洁给折腾到夭折……”“短时间内的种种打击,让我当事人失去理智,她属于被激怒之下的冲动杀人。”
一直反复认罪的江知夏听到这里,像是猛然惊醒,否认道:“不是被激怒,也不是冲动杀人,我早就想好了,要杀了薄衍琛!
他不来我也会去找他!
我恨他!”
律师的冷汗冒了出来。
“你们也看到了,叶小姐精神有点不正常,我要申请精神鉴定……她之前就是精神病患者,根本就没好。”
江知夏再次否认:“我的精神很正常,我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不止薄衍琛,我还杀了江素洁!”
似乎还嫌不够劲爆,她继续火上浇油。
“你们知道吗?
我在脑海里已经杀死他们千万遍!
不是捅死也会用别的方法,我要让他们痛不欲生!”
“这位律师,你不要替我辩解了,我认罪,我杀了薄衍琛和江素洁!”
律师不停擦汗。
真是棘手,江知夏根本不配合他!
本来他很有自信,要是薄衍琛不死,他会靠着自己的巧舌如簧,取得薄衍琛的谅解。
上了法庭再一番操作,江知夏就是缓刑都有可能!
对得起自己的金字招牌,也对得起柏远花的高价。
可如今看来,他是没有赚这个钱的命了。
“我当事人精神真的不正常,必须做精神鉴定!”
律师做着垂死挣扎,“她产后抑郁也是很明显的……”两位**面面相觑,说道:“先收监吧。”
江知夏顺从地被女**带走。
“要是关总没死,就有回旋余地。
可我看悬啊,伤得那么严重。”
**们低声说着。
薄衍琛心痛难抑,江知夏是一心求死吗?
明明她才是受害人啊!
江知夏不能死,他想她活着,她得活着……所以他不能死!
薄衍琛心里只有一个执念,他不能死!
死了就不能保住江知夏了!
这个强烈的念头冒出,他就被一个漩涡给吸入,什么都不知道了。
手术室。
就在医生们累得大汗淋漓,即将停手的时候,心电仪重新有了波动。
“心跳恢复了!”
“好了,没事了……”“还不能松懈!
快送入重症监护室,度过危险期才算!”
**局,暂时关押犯罪嫌疑人的房间。
江知夏进去后,等女警走开,屋里几个女人就围了过来。
“你是犯了什么事进来的啊?”
“看你年纪轻轻,漂漂亮亮的,真不像会作恶的人……”“你家有钱吗?
能不能捞你出去?”
江知夏一个个的回答着她们的问题。
“我杀了我的丈夫和他的姘头。”
“我当然没有作恶,我是做我该做的。”
“我没有家了,所以我根本就没想出去。”
几个女人都呆滞住了,看不出瘦瘦弱弱的,居然是个狠角色。
江知夏走到一边坐下,闭上眼,摆明不想被人打扰。
也没人敢打扰她了。
不知过了多久,审讯江知夏的**快步走来。
“江知夏,关先生被抢救过来了,那把刀只差半厘米就刺入心脏。
但他还没脱离危险期……不过那么严重都挺住了,出ICU是迟早的,你……”江知夏倏然转眼,不可置信的看向那人。
“你说什么?
薄衍琛没死?
怎么可能……”她开始剧烈颤抖,红着眼低头,瞪着自己的双手,怎么这么没用,就差半厘米?
“为什么——?
!”
江知夏疯了似的哀嚎:“薄衍琛你该死!
啊啊啊……”**不由心惊,他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可怜,并不想她被重判。
其实对江知夏来说,薄衍琛还活着,并不是个好消息!
屋里几个女人吓到了,不自觉缩到一起,朝着**喊道:“给我们换个房间吧!”
他忙打开门,让其他同事带她们去了别处。
“叶小姐,你冷静点!”
“我怎么冷静……我这么没用……”江知夏揪着头发,暴躁混乱。
薄衍琛没死,她却再也没机会了!
一想到这里她就万分的不甘!
“砰砰砰”……江知夏向后,不停用后脑勺撞着墙。
“叶小姐,请你爱惜自己,不要自残!”
**伸出手去护着。
手刚贴上她的后脑勺,就感觉腰间有什么被扯走。
江知夏有些笨拙地举着手枪,抵在自己的太阳穴,手指扣上开关。
“我没用,让我死……”

上一篇 2022年10月24日 pm2:31
下一篇 2022年10月24日 pm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