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茗王丽娟《重生八零发家致富》_(夏茗王丽娟)全文阅读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是作者“风芒”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穿越重生,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夏茗王丽娟,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二十一世纪集团女高管,夏茗淡定地表示这都是小case!且看她斗极品、考大学、创业养家,在八零年代一路开挂逆袭,走上发家致富路!事业哪有我重要?夏茗看着自己存折里的一长串数字,笑了……

小说:重生八零发家致富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风芒

角色:夏茗王丽娟

小说《重生八零发家致富》是网络作者“风芒”写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详情:直到夏茗远去,确定夏茗没有威胁后,男人才收起枪。那双犀利的鹰眸,深深望了夏茗婀娜的背影一眼,随之,他利落转身,窜入浓密的树林深处。两人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都没有停留。然而冥冥之中,命运的线,却已经朝着彼此的方向,交织在了一起。夏茗找到了麻花辫村妇告诉她的小竹林……

评论专区

火影之朝佚千名:不好看,穿成小孩子你就变成小孩子了?傻不傻,幼稚不幼稚。

恶魔超正义:学姐的书,脑波对上了是粮草,对不上就一毒草

道果:设定蛮有意思,就是**太多,打斗场面一个接一个,阴谋层出不穷,有张无驰,光紧无松,看着颇累,要是作者控制下节奏,放松下,这本书就更上一层,爽点更十足了(目前放下,但没有捡起来的冲动)。完结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

第3章诬陷

直到夏茗远去,确定夏茗没有威胁后,男人才收起枪。

那双犀利的鹰眸,深深望了夏茗婀娜的背影一眼,随之,他利落转身,窜入浓密的树林深处。

两人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都没有停留。

然而冥冥之中,命运的线,却已经朝着彼此的方向,交织在了一起。

夏茗找到了麻花辫村妇告诉她的小竹林。

正值春雨季,笋尖从枯叶中冒出来,又粗又嫩,野生而鲜活,看得夏茗眼睛都亮了。

在城市化高速发展的未来,这样原汁原味的野生鲜笋,可不多见。

夏茗放下竹篓,撸起袖子,拿了小锄头就开始挖。

没长高的竹笋是很脆的,没两下,竹篓里就装进了几根新挖的竹笋。

正要挖下一根竹笋,一道尖利的声音,就打断了夏茗的动作。

“好你个贱蹄子,偷自己家的钱还不够,还把主意打到我王丽娟家头上,敢偷我家的竹笋!”

伴随着怒气冲冲的叱骂,一个黄脸干瘦的女人,朝夏茗扑了过来,“我今天非打折了你这双贱手不可,看你还敢不敢偷东西!”

夏茗心下一沉,轻身倒退两步,避开了王丽娟挥过来的手。

“贱蹄子,还敢躲?!”王丽娟被夏茗的举动激怒,眼睛都瞪圆了,挥舞着双手,朝夏茗的脸和脖子抓去。

那双干瘦如柴的手满是黄泥,指甲僵硬锋利,还沾着黑乎乎的污垢,要是被她的手指甲刮到脸,只怕能直接把脸刮出血痕。

夏茗面色一冷,反手挡掉了王丽娟挥过来的手,脚下急退两步后站定,一双明艳的大桃花眼,冷冷地盯着王丽娟。

姣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无形中竟带着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场。

这是她在集团股东大会上,面对十几个集团高层,依然能从容应对的气场。

一瞬间,王丽娟竟有种被慑住,不敢造次的错觉。

眼前的女子,不是她印象中的夏茗,这让她很震惊,莫名地忌惮。

夏茗扫一眼竹篓里的几根竹笋,危险地眯起了眼,“这片竹林,是你家的?”

“夏茗,甭给我装傻!”王丽娟扯着嗓子喝道。

她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泼辣吝啬,谁敢碰她家的东西一下,她能拿扫帚,满村子追着人喊打。

现在正是竹笋旺盛的季节,她惦记着自家竹笋,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就怕哪个不长眼的,敢打她家竹笋的主意,因此三天两头地,要翻过几座山头来“巡视”。

“我碰到花娃子和四喜了,花娃子全都告诉我了,说你这贱蹄子要偷我家笋,我还当她吓唬我,现在被我逮了个正着,我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看我今天,不把你这双贱手给废了不可!”

王丽娟神色狰狞,一边骂骂咧咧,一边从地上捡起一截枯木当木棍,扬手就朝夏茗挥了过来。

夏茗大惊。

眼见避无可避,夏茗狠狠一咬牙,非但不避开,反而直接朝王丽娟冲上去,在木棍挥过来之际挥起镰刀,砍了过去。

啪的一声,木棍被砍开,断开一个大大的裂口。

激烈的碰撞,震得王丽娟手腕发抖,手里的木棍抓不住,被力道震得飞了出去。

“啊!”王丽娟惊呼。

她捂着被震麻的手腕,满脸的不可置信,尖利喊道:“小贱人,你还敢打人?你偷我家的东西,还敢动手打人?你还不是还要拿镰刀杀人?你爸是杀人犯,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也要当杀人犯,去牢里陪你爸吃牢饭?!”

夏茗淡淡一笑,挥了挥手里的镰刀,说:“我劝你说话客气一点,我这镰刀不长眼,说不准下一刀会砍中哪里,一个不小心,我就真成杀人犯了。”

王丽娟大惊。

夏茗要是真成杀人犯,被杀掉的人,可不就是她王丽娟吗?

这是威胁,**裸的威胁。

夏茗说得云淡风轻,但她听得心惊肉跳。

王丽娟泼辣归泼辣,但不代表她不怕死。

想到夏茗那个杀人犯父亲,再看眼前的夏茗,王丽娟头皮阵阵发麻,喉咙跟被扼住了一般,一个字都骂不出来了。

眼前的夏茗,竟让她打从心眼里发憷。

夏茗沉吟一瞬,沉声说:“你说的花娃子,是不是编着麻花辫,还背着竹篓?她告诉你,我来偷你家笋?”

王丽娟愣了一下。

夏茗的问题对她来说很奇怪,但她只以为夏茗要耍花样,觉得夏茗想找借口狡辩。

她怎么可能想得到,眼前的夏茗换了“芯”,早就不是她认识的夏茗了。

“花娃子今天是编了麻花辫,要不是她好心提醒我,我还不知道你这小贱人,盯上了我家竹笋,想要偷鸡摸狗来偷东西!”王丽娟尖声叱骂,“跟你那杀人犯的爸一样,不是个好东西,偷自己家的钱,还要偷我家的笋!”

夏茗并不理会王丽娟的态度,只是若有所思地盯着王丽娟。

照王丽娟的意思,这副身体的原主人,父亲是个杀人犯,而原主人手脚不干净,偷过家里的钱,究竟确有其事,还是王丽娟造谣,夏茗暂时无法判断。

至于偷笋一事,王丽娟看起来不像是在撒谎,那么,就是她之前在路上遇到的麻花辫村妇,也就是所谓的花娃子在撒谎了。

骗她说王丽娟家的竹笋是她家的,让她来挖王丽娟的竹笋,又骗王丽娟说她偷竹笋,怂恿王丽娟来抓包,扣一个小偷的帽子下来,让她百口莫辩。

好一个一石二鸟。

难怪那个叫花娃子的村妇,当时神色闪躲,说话言辞闪烁,不敢和她对视,原来是心存恶意,做贼心虚。

只怪当时夏茗脑门疼,没有心思往深处想,所以才着了道。

万万没想到,在明争暗斗、风波诡谲的职场都没有栽跟头的夏茗,竟在一个村妇手里栽了跟头。

夏茗微微眯起眼,暗暗记下了花娃子这个人,转头对王丽娟意味深长道:“花娃子告诉我,让我到这里来挖笋。”

“胡说!”王丽娟直接跳了起来。

她根本不相信夏茗的话,嚷嚷道:“谎话精!偷了东西不承认,还想狡辩撒谎?你家的竹笋,明明在相反的方向,和这里隔着好几座山头,花娃子比你还清楚,她能说错?!”

夏茗闻言,摆弄着手里的镰刀,眼底一片冷意。

王丽娟的话,再一次印证了夏茗的判断:花娃子睁眼说瞎话,故意陷害她!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上一篇 2022年10月24日 pm5:20
下一篇 2022年10月24日 pm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