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糖轩辕谨《团宠农家小糖宝》_团宠农家小糖宝全集阅读

《团宠农家小糖宝》是作者“ “风中的叶子””的倾心著作,苏糖轩辕谨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老苏家终于生闺女了
  于是,穷的叮当响的日子,火了!
  “爹,我在山上挖了一篮子大白萝卜”
  奶声奶气的小姑娘,把手里的小篮子递到了苏老头面前
  苏老头:“……”
  脑袋“嗡”的一声
  这么多野山参,得卖多少银子?
  “爹,我还采了一篮子蘑菇”
  苏老头:“……”
  身子晃了晃
  这么多灵芝,能置多少大宅子?
  “爹,我……”
  “闺女呀,你让爹缓缓……”

小说:团宠农家小糖宝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风中的叶子

角色:苏糖轩辕谨

如果你喜欢看古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风中的叶子”的一本书《团宠农家小糖宝》。讲述了​苏老头压抑着脸上的激动,拿出了大家长的架势。“老大,正经说话!”虽然嘴上这样说,心里却不知咋的,就相信了儿子的话。毕竟,他才刚经历了一场,鱼往人身上蹦的奇观。“爹,我没胡说,是真的。”苏大虎信誓旦旦的道:“我就在山脚下转了一圈,心里想着要是能逮到野鸡,娘就有鸡汤喝了,正想着呢,就听到旁边的草丛里有动静,一只大野鸡扑腾着翅膀子,向我飞了过来……”苏大虎都没有费什么劲儿,一伸手就把野鸡给抓住了……

评论专区

巫术师:渐入佳境,可以看

大替身时代:本来至少也算个干粮的,但是这古怪的断句和标点实在让我感到不适,也许看多了会好点?

敛财人生[综].:这一幕被毒了回去 感觉 穿过去的不是现代人。而是一个封建社会老太君。。。。 说规矩讲家风谈三从四德!被毒死了

团宠农家小糖宝

第9章:苏二嫂气得肝疼

苏老头压抑着脸上的激动,拿出了大家长的架势。

“老大,正经说话!”

虽然嘴上这样说,心里却不知咋的,就相信了儿子的话。

毕竟,他才刚经历了一场,鱼往人身上蹦的奇观。

“爹,我没胡说,是真的。”苏大虎信誓旦旦的道:“我就在山脚下转了一圈,心里想着要是能逮到野鸡,娘就有鸡汤喝了,正想着呢,就听到旁边的草丛里有动静,一只大野鸡扑腾着翅膀子,向我飞了过来……”

苏大虎都没有费什么劲儿,一伸手就把野鸡给抓住了。

抓住了一只野鸡,想着往草丛里再看看,然后就又飞出来一只。

再然后,就发现了一大窝的野鸡蛋。

随着苏大虎的话,所有跑来凑热闹的村民——酸呀!

太特么的酸了。

酸的牙都快掉了!

怎么人家就有这么好的运气?

别人拿着刀枪棍棒,遇到野鸡都未必能逮到。

人家倒好,空手就能抓野鸡。

还一抓就是两只!

有人酸,也有人祝福。

“苏老弟,你们家这真是吉庆有余了。”王老爷子笑呵呵的道。

“王大哥,借你吉言了。”苏老头满脸红光的,笑出了一口大牙。

“你家这小闺女真是个福星呀,给你们家带福气来喽。”王老爷子又道。

“哈哈哈……我闺女当然是个有福气的。”

一提到小糖宝,苏老头就端不住了,整个人都飘了。

王老爷子笑着摇了摇头,“瞧把你美的!”

旁边有人立刻跟着起哄打趣。

“老苏头,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老苏头,你咋不自己飞上天呢?”

……

苏老头也不生气,依然笑得志得意满。

一时间,院子里热火朝天,笑声不断。

特别是和苏老头年纪差不多,平时交情不错的几个老爷子,你来我往的彼此逗趣。

最后,苏老头笑哈哈的开始留客。

“几位老哥老弟,晌午咱都别走了,就在家里吃鱼吃鸡,今儿管够,敞开口的吃!”

“行,我回家拿坛子自己酿的高粱酒。”

“我回家说一声……”

……

几个老爷子也不客气,纷纷点头答应。

不管是回去拿酒 的,还是嘴上说回去说一声的,回来的时候都不会空手回来。

毕竟,苏老头家的日子怎么样,他们也不是不知道,哪好意思白吃苏老头家的饭?

没得自己带些米面粮油,鸡蛋青菜什么的来。

反正也不是多么贵重的东西,都是自家有的。

当然了,苏老头也 没有让这些人空手回家。

他已经和苏老太太商量过了,每人送条鱼。

用苏老头的话说就是,人家大户人家生了孩子,心里一高兴,就会摆几天的流水席,彰显自家对孩子的喜爱和看重。

如今,自家好不容易盼了个闺女来,怎么着也得好好的庆祝一下,走一下流程。

摆不起流水席,送条鱼也图个吉利,就当给闺女积福了。

于是,苏老头兴高采烈的招呼着儿子,开始送鱼。

“大虎,给你王大爷捞条鱼带回去……”

“二虎,给你李叔捡条大的……”

“小六,给你八叔……”

……

一条条的大鱼被送了出去。

凡是手里得了鱼的,那嘴都乐的快咧到腮帮子了。

这些鲤鱼和草鱼,每一条都有好几斤重。

就连那些鲫鱼,最小的都有一巴掌多长,大的怕是得有二三斤。

更何况,苏家没送鲫鱼,都是送的大鲤鱼,说是图个彩头。

钱月梅一看大鲤鱼一条条的往外送,心肝跟着一颤颤的疼。

这都是银子呀!

“孩子他爹,这么多鱼能卖不少银子,怎么能白白的给人?”钱月梅拽了拽苏二虎的袖子,低声说道。

苏二虎不耐烦的瞪了钱月梅一眼,“爹说送就送,你管那么多事儿干啥?”

钱月梅被苏二虎怼了一句,气得一滞。

若是平时,她也就偃旗息鼓了。

毕竟,这个家还是公婆做主的。

但是现在,钱月梅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肚子里的闺女立刻就给了她勇气。

于是,不甘心的叫道:“我怎么就不能管?这些鱼有我一份儿,也有我闺女一份儿!”

钱月梅说完,特意往苏二虎面前挺了挺肚子。

苏二虎的目光落到钱月梅的肚子上,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

“你肚子里的是闺女?不可能!咱娘都生了六个小子了,才生了咱妹妹,你哪里有那个福气?”

钱月梅,“……”

肝疼!

气得肝疼。

刚才是心疼,现在是肝疼。

好在,苏二虎还不太虎。

最终看了一眼钱月梅的肚子,解释了一通。

“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平时也没少帮衬咱家,现在咱家得了这么多鱼,当然要还还人情。”

苏二虎说到这儿,顿了顿,又道:“更何况,今天咱们家添丁进口,总要庆祝一下。”

钱月梅知道这件事没得商量,索性眼不见心不烦,一扭屁股进屋了。

至于做饭什么的,和她无关。

她肚子里怀着老苏家的孩子,还是个闺女,理所当然什么都不用干了。

钱月梅直接就把自己的地位,提的高高在上了。

以前婆婆怀着孩子也忙里忙外的,她这个做儿媳妇的,也不好意思十指不沾阳春水。

现在婆婆已经生了,她当然要摆摆孕妇的谱了。

其实,像苏家这样穷的叮当响的人家,女人怀了孩子,哪里就有娇气的资格?

饭都快吃不上了,还娇气个啥?

照样是洗衣做饭,喂猪喂鸡,什么都干。

有的女人甚至快生了,还在地里干活儿呢。

穷人哪里有养胎安胎的命。

不过,苏家也算是疼媳妇的人家,倒是没有苛待过儿媳妇。

赵春花也不指望钱月梅,自己杀鸡宰鱼,忙活的热火朝天。

“大盼,你帮着娘烧火。”

“知道了,娘。”

大盼虽然年纪小,但是特别听话。

赵春花满眼疼爱的看了儿子一眼,又吩咐苏六虎

“六弟,你帮着大嫂拔鸡毛。”

“好嘞,大嫂。”

苏小六满脸兴奋的点头。

拔鸡毛可是好差事。

鸡毛可以自己留起来,去和小伙伴们炫耀。

上一篇 2022年10月24日 pm5:21
下一篇 2022年10月24日 pm5:21